当前位置:主页 > 故事 > 拒宴

拒宴

石光明从市直下派到安平镇担任镇长,决心改变这个镇长期以来没有发展的旧面貌。他一上任就查看《安平镇镇志》了解历史,还决定拿出三个月时间逐村走访了解实情。
  那天上午,石光明带着小王秘书,让镇上司机老齐开车到离安平镇最远的红沙沟村去查看。一路上,石光明看到大片良田荒废,杂草盈尺,还有许多茅草瓦房,心里油然升起一股酸楚的感觉。
  一家低矮的瓦房,门前坐着一个花白头发的老人。石光明叫司机停车,步行走到老人身边。一看老人穿着短对襟衣服,满脸皱纹。老人见有干部模样的人来,佝偻着身子站起来,拉出一条旧木凳说“请坐”,接着就进屋去了。
  石光明见这老人屋里没有什么其他人,房子顶上的瓦分明破漏了好多处,阳光从瓦破洞里穿出来,照到地上成为鸡蛋大的影子。心想:这老人该是贫困户了。
  老人从屋里端出清茶放到矮凳上。“请喝茶!”接着又把手里的两匹叶子烟递给石光明“来!抽烟!我自己种的。”石光明本来连纸烟都不抽,但是看到老人满脸虔诚,知道这草烟凝聚着老人的心情,于是就双手捧接过来。
  谈话中,石光明了解到这位老人名叫黄粱山,今年八十五岁,老伴去世多年,一个儿子单身在外打工,自己孤独地留守在家里,根据自己的体力适当种点蔬菜等过活。石光明还了解到,这个黄粱山是从朝鲜战场退下来的老兵,在上甘岭战役中还立过二等功。如今依旧无怨无悔地隐居在山里。
  石光明告别老人,走进村委会办公室,见到接待桌上摆满了高档饮料和各种水果,还有一条《大中华》香烟。村主任一见石光明,“镇长请喝茶抽烟!”村主任一见面就热情地喊个不停,把一包“大中华”递过来。司机秘书都是一人一包香烟。
  石光明与村主任谈话,村主任粗略地汇报了村里情况。当石光明问起具体问题时,村主任还竟然回答不上来,石光明心里很是纳闷。没说上几句话,村主任说是吃饭时间到了,就把石光明一行带到村里高雅的凤仙酒店聚餐。
  宴席很是丰盛,酒是茅台老窖,菜除了猪蹄,鸡爪,腊肉等外,还有鲤鱼,大龙虾,一桌子从上叠下,起码二十个盘子。那香气老远就能闻到。
  宴席上,村主任带着村里其他干部三人轮番向石光明敬酒,频频劝菜。石光明想到途中遇到的留守老人,心里感到不安。石光明想,村里还有如此贫困的老人,他们住着漏瓦房,吃着自己种的青菜,而村干部却在酒楼里大吃大喝,这种习气不能允许继续下去,非得制止不可。石光明心里拿定主意——拒绝这宴席。
  放下酒杯。石光明把小王秘书喊来说:“去!把我们今天这餐宴席的伙食账结清。”
  小王秘书心里感到好笑,你石镇长又不是天外来客,我们下村吃了几百上千次,哪回是自己结账的。可是新镇长安排了又不得不照办。
  小王秘书去找村里财务主任接伙食账,村财务主任说:“不要,我们多年来接待上面来客都是不收费的。”
  小王秘书左右为难。
  在红沙沟村办完事出来。下午石光明又按照安排,到店子湾村走访。店子湾村同红沙沟村一样给以接待,而且还多加了一道按摩洗澡。
  石光明安排秘书去结账。小王得到同红沙沟村一样的回答:“我们多年来接待上面来客都是不收费的。”
  回到镇政府,石光明问起结账的事,小王秘书只能如实相告。
  石光明决定,从明天起,我们下村,首先要给村打招呼:“坚决拒宴!”办完事后,石光明就带着秘书和司机到农户家吃便饭。
  第三天早晨,石光明准备下到长春沟村。镇办公室主任马上来告诉他:“司机老齐不愿给你开车了,小王秘书也申请要调换工作……”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65个电话号码
下一篇:风雪之夜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