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故事 > 活见“鬼”

活见“鬼”

“唉,真倒霉!”我走在返乡的路上,明天就是中元节,也是我死去老爹的生日,打算赶回去祭拜他。可是误车了,都怪那个狠心的老板逼着我们加班。
  初秋的夜晚非常寂静,死一般的静,没有一丝风,没有一点儿虫子的叫声,这是通往家乡的乡村公路。估计走到天亮,可以到家。空中一轮皎洁的明月在向我诡异地笑着,我不禁回头四处张望,后面猛然出现了一辆大巴车。还是静悄悄的。我站在路边拼命地喊着,希望它能停下来捎我一程,可是司机就像聋子一样,仍就将车慢慢地往前开。我拼命地追上去,猛敲大巴的后窗玻璃,还是敲不出一点儿声音,隐约看见里面的乘客面对面静静地坐着,不说话。
  “快停下来!”总算听到了一个人的声音,他好像是我的工友王龙。奇怪,他不是跟我一起出发的吗?怎么先上了车呢?……只见他拼命敲击司机的椅背,司机猛的一刹车,所有的人都纹丝不动,只有王龙摔了一个趔趄,趴到了司机的身上。我的头也猛地磕在了车玻璃上,奇怪的是,没有一点疼痛的感觉。这一切,都没有声音。
  车停了,门突然打开。我上了车,冲着大家微笑。除了王龙,没有一个人理睬我。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包括司机在内,都缄默不语,个个脸色苍白,神情诡异,似乎都想吃了我。我全身不禁颤抖起来,悔不该上了这辆黑车。
  “你怎么上了这辆车?”我问王龙。
  “这是咱们工地老板的车……”
  他还没有说完,我心里一阵发寒,全身毛发悚然竖起:老板除了压榨我们的劳动价值,还会有这么好心?何曾听说他会开大巴车?
  正在此时,司机回头看了我一眼,眼露凶光,像只吃人的胖狼,他果然是老板周得财。我不禁倒吸一口气。向他提出了一系列的问题。
  可是,我的声音完全发不出去,仿佛进入了冥界的空灵世界。最后,我说的话连我自己都听不见了,只是一个人在那拼命地比划着,奇怪的是王龙也不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我。这到底是怎么了?
  我想下车,拼命地拍打车门,仍旧没有一点儿声音,也没有一个人理我,汽车继续缓缓地前进,比我跑步时快不了多少。我真的急了,扑在老板的身上,使劲地敲打他的后背,他没有理我,奇怪的是我居然敲下了无数的黑色蟑螂,一只只拼命地往我身上钻,弄得我浑身奇痒无比。我去踩老板的刹车,车子总算停下来了。老板回头静静地看着我,整个人慢慢地变成了恶狼的模样,伸出两只锋利的前爪,露出长长的大獠牙,向我猛扑过来。我吓出了一身冷汗,极力地躲闪。后面的乘客一下子变了脸,成了一张张熟悉的工友面孔,除了王龙,其他的人脸上渐渐地血肉模糊,“咔嚓”一声,一个人手臂断掉了,回头一看,正在周得财的嘴里啃呢!他啃得脆脆地响,像吃饼干一样。我非常奇怪,这下怎么又有了声音?
  周得财一连吃了好几个人,竟然没有一个反抗的,没有一个求饶或逃跑的,任由他伤害,他也永远不知道吃饱,那个大肚子简直就是个无底洞。
  我一个不留神,被他摁在了爪子之下,我拼命地呼喊救命,车上剩下的工友没有人理我,我又拼命地挣扎,还是无济于事,成了一只待宰的羔羊。“嘎嘣”一声,我的后脑被他啃掉了一小块,一股热流从我的脖颈上直往下淌,用手一摸——殷红的鲜血。我知道,我已经完了,生命即将结束。
  突然,一个人箭一般地扑过来,撞开了周得财,他就是我的工友王龙。周得财开始撕咬他,一转眼,他血肉模糊,脑袋一会儿就不见了,我还没有反应过来,他已经被吃掉了一半。车箱里满是血腥味,只能听到周得财“嘎嘣、嘎嘣”啃人骨头的声音。
  我拼命地拉门,想逃走,这次竟然很轻松地打开了车门,可刚一下车,车翻了,重重地压在了我的身上……
  我痛苦地呻吟着,陷入了绝望之中,此时飘来了一个白衣人,他就是王龙。
  “怎么你没有……”
  “我不是活得好好的吗?走,我背你回家。”
  非常奇怪,他只轻轻一拉,我便从车底下出来了,片刻时间车子也不见了。我到家时,他却神秘地失踪了。
  第二天,我才知道,那天傍晚,周得财为了赶工期,开车载着王龙等十几个工人去另外一个工地加班,结果出了车祸,全部死亡,包括他自己,原来这不是梦。其实,我向他请过假,他不准,是偷偷地跑回来的。
  此事一经曝光,引起了上级领导的高度重视,最终周得财榨来的钱财赔给了死难的工友,陪个精光。王龙的妻子几年前难产而死,我收养了他可怜的孩子。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投稿邮箱:35625244@qq.com
上一篇:风雪之夜
下一篇:爷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