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故事 > 心愿

心愿

过了清明,暖风将苏醒的沈北大地绣出新绿。沈北新区创建卫生、文明、食品健康城市的布告贴進了居民区,宣传车在街路广播着公告内容。
  芳兰为自家居住的小区脏乱差环境郁闷多年了,创建优美环境是她迫切的心愿。听说她住的小区列为重点整改对象,心像敞开了一扇窗。她率先到社区报名成为一名创城志愿者,主动介绍自己从事园林工作多年,愿为美化小区做点贡献。
  一天上午,芳兰把画好的小区整改规划图交到社区,领回志愿者戴的黄袖标和写有沈北新区创城自愿者的红绶带喜滋滋地回到家。
  她家阳台面向小区中心绿地。她进屋拉开窗户,扫描一眼早已被居民分割成各种几何图形小园田的院落,在多名忙活整地的人中一眼就叨住了老伴大壮:“哎!别干了。”
  大壮正在给园田里冒出新绿的白露葱和钻出土的韭菜松土,三只大芦花老母鸡在他周围亮翅撒欢,转来绕去,时而用爪子刨地,啄食。
  大壮听到老婆熟悉的声音抬头看了一眼,又弓下腰继续干活。芳兰提高了嗓音喊道:“大壮!赶紧回屋我有事儿和你说。”她见大壮没反应就转身下楼,來到了大壮跟前抢下锄头拉起她的袖头拽他回家。
  两人都已年近古稀了。芳兰一头银白色卷发蓬松着,远看像一团盛开的白菊花。她皮肤白皙,身材微胖,比例匀称,细眉俊眼,细密的皱纹爬上眼角和两腮,看上去要比实际年龄小十岁。大壮长得人高马大,头发稀疏,国字脸的额头横几道深重的抬头纹。
  他们是十多年前从沈阳市区搬来的。当年这里刚划入蒲河新城建设先导区,他们看好这处最早建成的花园式楼盘。小区周围在建几所大学,又临近国道,房价只是市内的一半,她俩认定这里有发展前景,决心在这定居养老了。芳兰是下了决心就行动的性格。这个家她是主心骨,于是卖掉市内的老房子,在这买了这套房。
  那年夏天刚搬到这里时,芳兰站在阳台望望天湛蓝湛蓝,吸一口空气清爽甘甜;楼下庭院内绿树遮荫,花坛、甬道、凉亭、座椅、布局错落有致;举目远眺有多处正在开发的建筑工地和正在开拓的道路;夜里天幕上的星星水洗过似的,亮晶晶顽皮地眨着眼,夏夜静谧又凉爽。她为这里的生活环境很满意,期待着这里繁华的未来。
  那时在这里买房的多是最早动迁失地的农民,没过两年就将小区的庭院变成了各家的菜园子,种上了各种果蔬和农作物。有的人家在阳台或楼道养起了鸡和狗,弄得楼内外鸡飞狗叫,鸡屎,狗粪、垃圾遍地。不久单元门和小区的铁大门也被夜賊拆卸倒卖了,游商小贩,车辆随便进出小区,叫卖声,汽车轰鸣声整天不绝于耳。楼道和各家的门上贴满了五颜六色的小招贴,这片成了没人管理的脏乱差居民区。更烦心的是哪家死了人在院里搭灵棚,搭戏台唱二人转,哭丧,用高音大喇叭播放震耳欲聋。每当这时,芳兰的心情被搅合得乱七八糟的,却又奈何不得。
  她去社区提意见。领导说,这些农村人还不适应城市生活,人进城了,思想和生活习惯还停留在农村呢!慢慢引导吧!将来有了物业管理环境就好了。她听了这打官腔的答复心凉了半截,后悔搬错了地方。好在有两趟公交车直通沈阳市区,她每天去市内原住地找老姊妹们玩,参加了那里的社区老年娱乐活动,早去晚归打发日子。
  大壮是农村长大的,当年芳兰当知青插队到他们村,俩人成了家。知青返城时他也粘光到沈阳当了工人。他对种地莳弄园田的活熟悉又爱干,退休了闲筋难忍,也在院子里占了片地,种上了各种菜。他干出了瘾,一天不莳弄莳弄园田就心不踏实手发痒,还利用原有的花坛搭建了鸡窝养鸡。他对自已养的鸡和种的菜像他的孩子似的呵护着。
  近些年这周围新楼盘雨后春笋般拔地而起,花园式庭院各具特色,商圈不断扩大,商贾云集,商街纵横。店铺酒家、金店影楼、歌厅洗浴……白天路上车流穿梭往来,入夜霓虹灯闪烁流光溢彩,逛街人流如潮服饰时髦靓丽,呈现一派都市繁华景象。对比之下,她家居住的小区更显破败脏乱。正在她为居住环境心烦的时候,沈北新区开展了创城活动让她喜上眉稍。
  大壮一进屋,芳兰就迎上去对大壮说:“社区张贴的布告你看了没?”大壮回道:“看啦!”
  “社区环境整改马上开始了……赶紧把你开的园田平了,鸡窝拆了,鸡杀了。”
  大壮愣了愣神儿说:“现在才开始宣传,动真格的还早呢!秋天能落实是快的。我估摸还能种一年地,各家都在整地备耕嘛!咱随大流,别干出奇冒泡的事。你看咱家的葱和韭菜发苗多好,再吃一年我种的绿色蔬菜吧!秋后看看风声再说。”
  “不行!我是党员,咱家得带头响应号召。你现在就去把葱和韭菜刨了,鸡杀了吃肉。”
  “我不是党员。我还没想通呢!”
  “大壮!你是党员家属啊!必须随着我。再说我现在是创城志愿者了。”说着用手指了指放在床上的绶带和袖标,“我还得去各家做宣传动员工作呢!咱不带个头行吗?”
  知妻莫如夫,大壮知道芳兰爱出风头,火燎腚的性子,拿定主意的事就急三火四去干。
  大壮抓耳挠腮怯怯地站在芳兰对面欲言又止,眼睛盯着她伫立着。
  “我就看不上你这肉津津,哏啾啾的样儿。”芳兰说罢去厨房取把菜刀递到大壮手边,“沙楞的,行动吧!”
  大壮木纳地原地站着不接刀。
  “舍不得是吧?还大老爷们呢!这点个人利益都豁不出去,都像你这样,环境啥时能改好?”说着她拉起大壮的手将刀把按在他手里,“别磨叽,赶紧去清场!”
  大壮瞅了瞅老婆那板着的面孔,严肃的表情,生活的经历告诉他,这事拗不过去了。他沉思了一会低声说了句:“那好吧!我听你的行了吧!”
  大壮在园田里转游好一会儿才撂下镐,心一横,拎刀直奔鸡窝走去。这当口,两只母鸡跳出鸡窝相继昂头引颈咯咯哒,咯咯哒地报蛋。大壮心一软,手里的菜刀噹的一声掉在地上。他将手伸进鸡窝摸出两个还热乎的红皮大鸡蛋看了又看,然后瞧了又瞧活蹦乱跳的母鸡,咂咂嘴,摇摇头。他亲切地抱起一只揽入怀,那鸡温顺地依偎着他,扬起冠顶鲜红的头睁着园园的眼晴瞅他,像在乞求什么。大壮的心顿觉酸酸的,于是举起精心喂养的大芦花贴贴臉儿,先后把两只鸡又放回了窝。他转身再看一眼泛着嫩绿的韭莱和葱苗还是舍不得动手刨,又想回屋和老婆商量商量再容些曰子。此刻,他眼里忽地闪岀老婆逼他清场那副威严表情,心神一抖就泄气地蔫坐在地上,眉头拧出个疙瘩,耷拉下沉重的脑袋
  这一切都让站在阳台监视他的芳兰看个清清楚楚。她理解此时大壮的心态,懂得大壮与鸡和园田长年建立起的感情,但她更明白舍小家为大家的道理。她深知要搞好创城活动不舍弃个人利益不行,如果自家人的工作都做不了还怎么去发动群众,还当什么自愿者?想到这她立马转身下楼到了地里,一手操起刀,另只手伸进鸡窝抓鸡,惊得鸡长鸣惨叫。她薅出一只鸡就放血扔到地上,鲜血顺鸡的脖颈穿出……三只鸡在地上扑腾、翻滚、挣扎,血溅了满地,有些葱苗和韭菜都被血染红了。
  大壮看这架势断了念想,打起精神,抡镐将地里的苗连根掘起,拾掇拾掇抱进了垃圾箱,然后挥镐几下就砸塌了鸡窝。
  这一幕引动多家窗户大开,业主们纷纷探出头观看。
  从此,芳兰每天身披红绶带,胸别共产党员徴章,臂带黄袖标和社区十多名自愿者挨家逐户开展创城宣传动员工作。
  居民动员起来了,在她带领下拆除违建,平整小园田,处理禁养的家禽,大型犬,清除小招贴,改变陈规陋俗,还拉大壮也加入了自愿者队伍。
  社区准了芳兰美化庭院的规划。她指导居民修花池,裁花种草,植树,画停车位……政府给重铺了小区道路,建起了院门和单元门,安装了运动器材,设立分类投放垃圾箱。
  又一个春光明媚的季节来临了,小区旧貌换新颜,绿树成荫,花香芬芳,小桥流水,亭台曲径,一个花园式庭院呈现在人们面前。
  芳兰如愿的笑了,笑得开心,笑得惬意。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逃学
下一篇:摸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