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故事 > 摸金

摸金

三十年前我在县城求学。我的一个表姑妈(姑祖母的长女)住在县城,姑妈单位离家就几十米,所以姑祖母常住那里,因为方便照看。祖父姐弟情深,总要我顺道去看望看望。姑祖母慈祥和蔼,特恋旧的,如果知道娘家来人,她一准老远老远地接和送。
  有一次我又去姑妈家玩,姑祖母当时还住在那里。老人家问我:“你认不认识一个叫胡二爹的人?”
  “不知道您说的是哪一个胡二爹?”
  “就是那个好像叫胡精强二爹,隔壁永利村的。”
  “哦!认得的。您怎么会说起他呢?”
  于是姑祖母告诉了我不久前的一件小故事:
  某天,姑祖母一个人在家闲坐,突然听到有人敲门。门刚一打开,一个戴草帽满脸风尘的老头冲着姑祖母叫了声“姑娭毑!”。姑祖母不认识来人:“您找错地方了吧?”
  “没有搞错了,找的就是姑娭毑您老人家。”
  “可我不认识您呀!您是哪一个咯?”姑祖母用心打量了一下,来者褐色的皮肤,沧桑满布。
  “我叫胡二爹,逍遥组六爹是我舅舅呢!”
  “我家里六爹?”
  “是的。”
  “几十年了,我从来没有见过你这个人呀!”
  “下屋里六爹是我舅舅。”
  “哦,那还差不多。”
  姑祖母问我晓不晓得这其间的人际关系。我告诉老人家,我们组有俩个六爹,其一是我的祖父,另外一个是下屋里的,是本家,两人平辈。胡精强胡二爹的婆婆(妻子)是那个六爹的妹妹,他是以其孙辈的口吻称呼我姑祖母的。
  我问老人家:“姑娭毑,胡二爹为什么事情找您呢?”
  “他其实要找的不是我,是找你姑爹帮忙。”
  原来胡二爹的长子胡旺财因为摸金一事东窗事发被县公安局抓起来了。姑父时任公安局预审股长。胡二爹竟然想央求姑父放其子一马。
  那个年月确有很多人发地下财的,其中不乏一夜暴富的,一时之间神州大地蔚然成风。因为都是背地里的事儿,又由于某些管事的部门不愿“多事”,装聋作哑,所以摸金校尉们都比较逍遥自在。也是活该胡旺财命里多桀,犯了大忌,不该盗错了主。其实墓主的后裔都定居美国了,多少年来都不曾回来看过。凑巧传言那一年后裔们打算回乡祭祖,而祖坟却被人刨了,这可急坏了上上下下好些官儿们。为什么?因为新任国务院第一副总理是他们家很近很近的亲戚,这还了得!官儿们惶恐不安---倘若副总理阁下雷霆震怒,乌纱帽能否戴得稳还真的很悬呢(后来的种种迹象显示副总理胸怀全局,宽宏大量,应该不屑于此类琐事的)。所幸那些人没有回乡,总之没有引起官场太大的震动,但是这一干摸金校尉还是被关押了相当长时日,以备不测之虞。
  2020年9月5日星期六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心愿
下一篇:风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