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故事 > 脸色

脸色


  我从大学毕业,分派到K城的民族中学教语文。报到后,我就到教务处去接受教学班的课程。
  教务主任胡利金四十来岁,阴沉着脸,见到我去,就递给我一张课表,简单地说了一句:“你就按这张表上课。”说完就去写他的什么东西去了,在没有搭理我。
  我当时没有觉得什么一样,也许胡主任就是这样的性格。我接过课表走了。只是那张阴沉的脸色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课余听到学校一些老教师偶尔谈及胡主任,都说他性格内向,不苟言笑。年级主任还幽默地说他像鲁迅先生笔下的“中年闰土”一样,目光痴呆不敢与人对视。反正很难看到胡主任脸上有笑容。
  说得也是,我与胡主任多次坐公交车到学校,彼此都很少打过招呼,形同陌路人一般。
  转眼我到这学校教学两年多了。
  近来几天,奇迹发生了。胡主任每次碰见我都是笑眯眯的,还都是他先喊我。“陈老师,你早!你真是业务好又守时守纪的好老师。”脸色变得阳光铺满。
  我脑海里总是浮现那张“阴沉”脸。心想:今天怎么变得天晴了哇?也只好象征性的回应一下:“胡主任,你辛苦!”
  “陈老师,你上班去呀,我们又坐一辆车了。”胡主任又是异常的亲热,一脸的笑容可掬。弄得我一时感到不好应付,也只好回应道:“胡主任,你早!”
  我心里想:莫不是胡主任买的彩票中了大奖,心情变得好起来……也许是患上阿Q一样的精神病,我满腹疑惑的来到学校。
  我来到我的办公桌前,一张大红色的塑料袋里装着一张请帖,我打开,几行大红字映入眼帘:“恭请陈远瑞老师参加我夫人四十岁的寿诞,下午四点准时在学校四楼举行宴会。欢迎你的光临。胡利金。”
  我心里似乎明白了一点,为了同事的友好相处,我还是准时赴约。
  胡主任见我来,一脸的笑容分外灿烂,打躬作揖的表示感谢,不光对我,对来的每个人都是笑脸如花。
  我到礼房写了人情钱,也吃了宴席。
  ……
  三天后,我在上学的公交车上,又遇到胡主任。
  “胡主任,早上好!”我主动给他打招呼,胡主任没有反应,板着脸望着车窗外边。
  “你好!胡主任。”我再次提高嗓门喊他。胡主任没有吱声,略略把眼皮抬了几下……
  我仔细一看,胡主任脸色早已退去笑容,又回到以前那个阴沉的模样了。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投稿邮箱:35625244@qq.com
上一篇:风波
下一篇:不负山河不负卿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