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负山河不负卿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参军入伍,光荣选择。”
  “优秀青年立志从军,热血男儿精诚报国。”
  “保家卫国终不悔,驰骋疆场献青春。”
  “祖国挑选你,人民信任你,我们支持你。”
  在碧水县陈屯镇镇直村的各条主要街道上都悬挂着振奋人心的宣传条幅,孟倩晓兴高采烈地挽着男朋友张晨骁的手臂,边走边随意地说:“你看,又到征兵的时间了!”
  孟倩晓说完半天,也没有得到张晨骁的回应,忍不住抬头去看他,这才发现张晨骁正拿着一张征兵宣传单认真地读着,忍不住好奇地问道:“你又不去当兵,看这个做什么?”张晨骁咧了咧嘴,随口说道:“谁说我不能去当兵!”
  孟倩晓猛地站住了脚,有些不能理解地问道:“你还想去当兵?”张晨骁终于从征兵宣传单上挪开了目光,望着孟倩晓气鼓鼓的脸庞,不禁失笑:“怎么又生气了!我去当兵有什么不好的?我可以……”
  “不可以!”孟倩晓不等他说完,就匆忙地打断他的话,忙冲过来抱着他认真地说道:“我们刚刚大学毕业,我不想再和你分开,还有,我们不是说好了一起考家里的事业编吗?我们不是都规划好了未来了吗?”张晨骁抓着孟倩晓的双臂,也认真地回答她道:“我们是在一起规划未来的生活来着,但是我每次提出来去当兵的想法都被你否定了,但是这不代表我就放弃了!晓晓,去当兵一直是我的梦想,我一直梦想着,有一天我能够穿上军装用我的所学、我的汗水守护这片河山……”
  “那我呢?”孟倩晓红着眼眶,声音颤抖地问道:“那我们以后怎么办?分隔两地至少两年的时间,你知道两年的时间都会发生什么吗?你知道吗?”话音未落,一串泪珠早已落在了孟倩晓的发梢上,也滴落在张晨骁的手臂上,酸涩又灼热,张晨骁抱着孟倩晓哭得发抖的身躯,忍不住心疼,他知道孟倩晓对他们的感情有多重视,他知道孟倩晓担心他,他知道只要他说一句“不去当兵”,就能让这个女孩破涕为笑,但是他不想欺骗这个镶在他心里的女孩,也不想欺骗自己的心,他要去当兵,要去在部队里锤炼,要把自己的青春和汗水挥洒在最需要的地方!
  就在张晨骁深深呼吸、想要劝慰孟倩晓的时候,孟倩晓从他的怀里挣脱出来,强忍着泪意,哽咽道:“你可以去当兵,但是你想好了,我不会一直站在原地等着你!”说完转身跑回了家,把紧跟其后的张晨骁狠狠地关在了门外。
  看着吃惊地望着自己的孟庭山、姜玉绵夫妇,张晨骁有些讪讪的,几经挣扎还是把自己的想法和孟庭山讲了一遍,退伍军人孟庭山听了,笑哈哈地用蒲扇一样的手掌拍了拍张晨骁的肩头:“好啊,好啊,好小子,有想法!去当兵,我支持你,当兵也就苦两年,不当兵却会后悔一辈子……”姜玉绵听了狠狠地拧了一下他的后背,孟庭山“哎呦”一声,却不敢说什么,忙向张晨骁使眼色,张晨骁忙走过去抢过姜玉绵手里的药壶,径直走到园子里喷药去了,姜玉绵又气又心疼,在后面追着喊:“晨子,你快给我!哎呀,可不用你干这活儿啊,哎呀,你这衣服啊……”
  孟庭山笑呵呵地看着这一幕,觉得这个女婿人选还真是不错,他正乐呵呢,一瞥眼看见女儿孟倩晓正睁着大圆眼瞪着自己,他忙走过去安慰女儿:“你看你啊,生什么气啊,晨子去当兵是正事儿,你怎么还给他甩脸子看?”孟倩晓又哽咽了起来:“他去当兵,家里怎么办?我们还结不结婚?两年里要是发生什么事情,能指望上他吗?”孟庭山笑着说:“你们出去上学这些年,家里就没事啊?你们不回来,我们这几个老的就啥也办不成了吗?”孟倩晓气鼓鼓地说:“他就是逞能,那么多人去当兵,也不缺他一个!”孟庭山听了这话,一脸的笑容一下子就不见了,好像一股狂风卷走了一样,他指着家门口上的“光荣之家”门牌,认真地说道:“这是啥?这是荣誉,没有人会把军人的荣誉拿去逞能!要都按你这个想法,咱们都不去当兵,谁保家卫国?你这些年的书算是都白读了!”
  说完这些话,孟庭山转身离开了,带着点怒气的脚步沉甸甸的,在孟倩晓的心头一步一步踩过去,“咚咚”作响,孟倩晓只是一时气愤,才说出的气话,被原本百般宠爱的父亲抢白了一顿,更觉得委屈,只好躲到屋子里去偷偷地哭泣。
  转眼间,孟倩晓和张晨骁已经冷战了一个月了,张晨骁发的微信、打的电话,孟倩晓都不敢看、不敢听,不知道是在担心自己会心软答应,还是担心张晨骁会作出让自己不能接受的决定,每天都装作若无其事地复习考录事业编的题库,其实内心百般煎熬。
  姜玉绵看在眼里,急在心上,正在犯愁这两个孩子可怎么好的时候,一抬眼,张晨骁的母亲赵玉兰匆匆赶来了。姜玉绵本是气鼓鼓地,可是当她看到赵玉兰手里拎着,肩上扛着,一路风尘仆仆,满头大汗的样子,这胸中的气早就散了一大半,又听着赵玉兰不住嘴地说抱歉,姜玉绵也红了脸,不好意思再端着了,忙让座端水的,老姐俩又像往常一样热乎乎地聊上了天。
  赵玉兰一边擦着汗一边说:“小绵啊,可对不住了,我早该来把这两孩子的事儿和你商量商量……”姜玉绵把水杯往她身前挪了挪,接口说道:“我还不知道你家里啥样啊,那一堆儿的活儿,离了你可还行!”赵玉兰忙咽下一口水,又急着说道:“小绵啊,晨子想去当兵这个事儿,让晓晓受委屈了,我和晨子聊了,我说他了,怎么能不管不顾晓晓的想法呢,有事儿就该好好商量啊,他可倒好,直筒倒豆子,‘当当当’地,谁能受得了!”姜玉绵瞥了一眼躲在门后偷听的女儿,默默地叹了口气,说道:“兰姐,我知道晨子是啥想法!那年,咱们家这儿发大水,他把晓晓护在大盆里往外跑,自己差点……要不是抢险的战士救了他们小哥俩……兰姐,我都不敢想!我知道,打那儿开始,这孩子就心心念念要去当兵,要不是担心晓晓一个人在外地上大学受委屈,怕是他四年前就去了部队了!”
  藏在门后的孟倩晓早已忍不住掉起了眼泪,赵玉兰听见声响,忙起身去抱住她,轻声安慰道:“哎呀,我的老闺女,咱可不哭了,看把眼睛哭坏了!大娘知道,我们晓晓不是为了自己个儿,是担心那个臭小子!”孟倩晓被说中心事,觉得之前的委屈、担心都找到了出口,忍不住伏在赵玉兰的怀里哭了起来。
  姜玉绵也红着眼眶来劝道:“晓晓啊,你大娘大老远的来一趟,手拎肩扛的,可累了够呛,你快别哭了,让你大娘坐下歇一歇,也好说一说,晨子的事儿!”赵玉兰一拍大腿说:“你看看,我这个记性!晨子让我给晓晓捎来的东西,我都给忘了!”说着起身去背包里拿出一个资料袋来,郑重地交给孟倩晓:“老闺女,你看看,晨子怕你不见他,准备了好几天的东西让我拿来了,你快看看!”
  孟倩晓哭着接过资料袋,平复了一下忐忑的心情,才敢打开资料袋,里面是厚厚的复习资料,每一页上都用不同颜色的笔做了标注,看到这里,孟倩晓的眼泪更是成串的掉了下来,复习资料里还夹着一个信封,她忙擦了擦眼泪,急迫地打开了信封,里面只有一张白纸,上面是张晨骁写下的力透纸背的两句话:“韶华易逝情金坚,不负山河不负卿!”
  姜玉绵和赵玉兰看着资料上密密麻麻的字迹早就花了眼,都满怀期待地望着孟倩晓,却看着这孩子把一张纸紧紧捂在心口,哭得更厉害了,两个人面面相觑,不知道这两个孩子到底是怎么了,就在两个人不知所措的时候,泪眼朦胧的孟倩晓抬起头,哑着嗓子问道:“大娘,他呢?”
  赵玉兰一愣,随即笑着指指门外:“喏!”
  孟倩晓顾不得擦干眼泪,就急急忙忙地跑出门口,一个高高大大的身影就在门口笔直地站着,黑黝黝的脸上是亮晶晶的汗珠,孟倩晓眨着眼睛,努力不让眼泪落下来,使劲儿瞪着他:“傻子,站这儿做什么?”张晨骁咧嘴一笑:“给你站岗!”
  孟倩晓忍着高兴故意嘟着嘴说:“你不是要去给祖国站岗吗?”张晨骁盯着她红红的脸认真地说:“给祖国站岗,也给你站岗,站一辈子!”
  孟倩晓抬头望着他,他那明亮的眼睛里满满的都是笃定和坚毅,孟倩晓心底的柔软被记忆里的橄榄绿和此刻的承诺一起温柔地紧紧包裹,渐渐融化了忐忑不安和深深的不舍,她慢慢伸出手,紧紧地握住他的手,哽咽道:“好好站岗!我是你的靠山,永远的!”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投稿邮箱:35625244@qq.com
上一篇:脸色
下一篇:老魏开会(外一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