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故事 > 母爱

母爱


  母爱(小小说)
  
  
  儿子病了,母亲带着他跑了好多医院,中医西医看了不少,就是不见好。病越来越重,母亲的心也越来越着急,天天在家里焚香祈祷,到处寻医问药。最后,在一乡下,寻到一个民间的老中医。
  望闻问切,五行五气,五窍五华,白发长须,静想细思。开了药方,叮嘱:“娃的便啥时臭了,就好了。五天一换方,隔几天必须尝尝粪的味儿。”
  母亲悬着的心终于落地了:“只要能好,怎样都行。”
  从此,每天母亲早早起来,熬药煎汤。儿子排便,母亲则背着儿子,含泪尝便,辩其味,儿子却一点也不知道。
  斗转星移,日子一天天过去了。甘味浅了淡了。药方调了又换,换了又调。三个月后,母亲惊喜,终于尝出了便臭,心方才放了下来。
  又过了一个月,儿子的病好多了,脸色红润,食量大増,又开始能跑能蹦了。母亲心开了花:“谢谢老天。”鬓发又白了许多。
  多年以后,儿子中医学院毕业,拜老中医为师,从老中医处得知,母亲为他治病,偷偷尝便。闻知,嚎啕大哭,望着白发苍苍的母亲,跪地:“妈呀……”
  
  她是我老婆(小小说)
  
  去乡下办事,耽搁了点时间,眼看天快黑了,公交车也没了,正左顾右盼寻思着怎样回家。焦急中,一辆破黄河牌面包车突然来到面前,戴着鸭舌帽的司机探出头来问我走不走。一番讨价还价后,司机答应五元钱把我拉回城里。我一听五元钱,立马拉开副驾驶的车门,果断地坐了上去。
  车眼看就要进入城里了,突然被两名警察拦下来。其中一个男警察走过来。我正想开口,司机抢先就解释上了:“您好,警察大哥,我可不是无证营运,是我爷爷病了在住院,我这是急着拉我老婆和亲戚去医院呢!”
  男警察打开车门,往车里看了看。我正想说话,司机又嚷上了:“真的是我老婆……”说着胳膊还伸了过来,搂住了我,然后急急的说道:“老婆!你咋那么胆小?见了警察你也不至于成了哑巴,快跟咱警察大哥解释解释呀……”
  我被司机这举动弄得不知所措,尴尬极了,愣在那里不知说什么好。
  “你跟我来!”警察生气地瞪了我一眼,拿着鸭舌帽司机的一把证件走了。
  停了一会儿,鸭舌帽司机嘟嘟囔囔回来:“倒霉!这一个月白干了,还给人白当了一回老公。”
  车上其他的乘客哄的一声笑了起来。我瞅了瞅鸭舌帽司机说:“我更倒霉!让你这一弄,回家指不定解释得清不清了!”
  “你有什么解释得清不清的,我们只是做个样子给警察看罢了……”鸭舌帽司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耸耸肩对我说道。
  我瞅了瞅他无奈地说:“你呀,真给我找事!刚才那个警察是我老公,心眼小着呢……”
  
  
  三八二十三(小小说)
  
  小镇上有一个不会算账的卖菜人,名叫三旺。
  三旺自卖菜的笫一天起,就把人们逗乐了,因为他把乘法囗决都记错了,三五一十四,三七二十,三八二十三,七九六十一,九九七十九。人们都说他糊涂,傻蛋瓜种,所以,都爱买他的菜,也很少有人问他的价钱。因为,他们深知,傻瓜不骗人,更何况人们都想占他的便宜。有句俗语,见便宜不占,那是笨蛋,何况如今的人,个个比猴还精,比鸟都灵,个个眼睁得大大的,恨不得把别人衣袋里的金银细软看个清楚看个透遍。
  这样以来,三旺名声远扬,有些人竟慕名而至,想借买菜想探个究竟,想弄清卖菜人的子丑寅卯,是光脸还是麻子,妻子儿女如何。这样以来,更火了三旺的生意,弄得其它同行的菜摊又妒又恨,他们都想不通,一个傻三旺竟然火了起来,媳妇又漂亮又会讲话,真是老天不争眼。但不管怎的,三旺整天风里来雨里去的,脸上无半点儿难色,乐呵呵的,嘴又甜,不用吆喝,自有亲人顾客送钱来,而且每天最后的菜叶打蔫了,他不是见钱就卖,让顾客出价,就是送给一些老顾客,突出了他的傻劲儿和瓜种像。但他确在不知不觉中聚了人气,旺了财气。
  有些人很纳闷,三旺那样算账,岂不亏死了,而有些人确说,卖菜利润大,只不过赚的少些,人家傻三旺也不容易,一年四季,风吹日晒的,还有老婆娃和父母,辛苦得很。
  其实,人们有所不知,傻三旺的乘法囗决是他家的媳妇灵灵创编的,说这是发财秘笈,致富宝典,给三旺强化训练了近一个月才背熟记住的。没想到,真灵。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老魏开会(外一篇)
下一篇:消失的房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