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故事 > 一个都不能少

一个都不能少


  八十年代末,江小月收到来自深圳工作的妹妹的电报,电报上的字特别醒目,像小孩面前那一颗颗甜蜜的酥糖:高薪,速来。她挺心动的,因为(高薪)它确实是个诱惑!但她不能去,至少这两年不能去。她偷偷地把电报藏起来,也没有把详情告诉丈夫。
  丈夫三番五次地催江小月辞掉代课这个工作,还处处刁难她,甚至威胁要离婚。有一次,江小月灯下夜间备课,突然电就没有了,房间一片漆黑。跑出门外一看,人家的灯火通明。江小月明白是丈夫断电来要挟她就范,泪水不禁掉下来。她找丈夫论理,丈夫竟然跟江小月摊牌:“你这做代课老师钱太少了,真的不足以养家糊口。再这样下去,我们只有喝西北风了。跟你说多少次了,你都当耳边风。这回要不离婚,要不去深圳和你妹妹进厂打工。”说完还狠狠地瞪着江小月,仿佛立马把她撵进厂里。
  进厂干那肯定是比在这大山里做代课教师好得多。妹妹不知多少次对她说过:“姐,既然姐夫都不支持你去做代课老师,不如与我到深圳进厂吧。你有文化,在厂里一定拿着高薪。姐,不要浪费你的青春,埋没你的才华。现在算算,你文化比我强二十倍,我工资比你高二十倍。”
  何止是二十倍!其实江小月很会算这笔帐。但自已的得失与这帮孩子的得失,是小巫见大巫。她几乎是流着泪,激愤地对丈夫说:“当初你也是支持我代课啊,现在做得正好,你却跳出来叫我辞职,你教我如何舍得大山里这帮孩子啊……”
  这帮孩子,是江小月五年前嫁来这大山里才认识的。个个天真可爱,整天无所事事,东游西荡,或玩耍、或钓鱼,只是没有书读。原因都是这大山里的条件太苦了,外面的老师不愿来。
  不愿来这大山里教书的老师说,从山外进来要爬七斜八陡山,行八拐九弯路,走三坳五弄远,大半天才能到达山里。
  山里这等吓人,不苦谁,只苦了这帮适龄学习的孩子。那一年开学了,学生等了十天半月等不来老师。江小月默默地听完大山里那些学生家长及大叔婶伯的诉说,又看看孩子们那个渴望的眼神,她立马决定:“我来教他们!”
  江小月有如惊涛骇浪的决定,不仅仅喜极了孩子,也感动了所有的家长。他们对江小月的决定报以长时间热烈的掌声。从此,三尺讲台上的江小月的教鞭下,多了一双双渴望的眼睛和一颗颗充满求知欲望的心……
  初为人师,江小月处处以身作则。她每天早起晚睡,认认真真备好课,然后传授给那帮求知的孩子们。
  孩子们很乖,特别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机会,人人学习刻苦用功。面对这帮小可爱,江小月看在眼里,喜在心上,她倾囊相授。她想,这帮大山中的孩子,就是一只只金凤凰,一定会飞出大山,走向更高的学府!
  江小月时时刻刻都在描绘那富含希望与美好的蓝图。然而这幅画成功与否都需要付出许多辛苦,许多汗水!
  由于这些孩子入学晚,学习基础很差。针对这种情况,江小月免费开了补习班,专门辅导那些成绩不好的学生。
  补习班有一个名叫小平的小女孩,平时很散漫也不守纪律,喜欢搞小动作,常常人家上课了才进教室。她的成绩也很一般,上课总是思想开小差。
  有一次刚好上课,那天小平又迟到了,推门进教室也不打报告,匆匆忙忙就走向座位。江小月皱了皱眉,走到她的桌前敲了敲她的桌子,并提醒她下次早一点来上课。课后,江小月叫来小平,慢声细语地向小平问询:“小平,你家里是不是有什么事?”
  “没有。”
  “没有事你就应该早点来校上课呀。上课不迟到早退,难道你忘了吗?遵守纪律,才能认真学习,认真学习,才能有好的成绩。你这段时间上课总不能聚精会神,思想开小差是学习的拦路虎哦……”
  “新竹高于旧竹枝,全凭老干来扶持。明年再有新生者,十丈龙孙绕凤池。”郑板桥的《新竹》,此时用于江小月身上,更是恰如其分。
  江小月的支持、鼓励、关怀和引导,孩子们如同早禾吸吮晨露,已经在成长、在进步。
  江小月以校为家,吃住都在学校。为了孩子的未来,她呕心沥血。她为自己立下目标:所有学生升学率必须百分百,一个都不能少!
  一个都不能少,这又谈何容易!江小月独自扛着全部学生的所有课程,工作量大可想而知。但她毫不退缩,学生有问题也好,自己家庭有矛盾也好,她竭尽全力将心用在教学上!
  教学挑战的难度非同寻常!江小月通过对学生的检测,她把基础好,悟性强的学生划到重点班,把差生划到普通班。然后加强普通班的课外辅导,更对差生提供小灶,重力把关,对差生的学习不放松,从而逐渐提高了成绩。
  成绩是一面镜子,从它可以看得见一个老师的授课水平。当江小月以一个代课老师的身份,亮相八五年第一个教师节并站到年度全区升学率最高学校的领奖台上时,她笑得很开心很知足!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嬗变
下一篇:叶落归根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