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故事 > 夜有呻吟声

夜有呻吟声

"嗯……嗯……啊哈⋯⋯"又从隔壁传来一阵女人的呻吟声,撩得郭四在床上辗转反复,体内荷尔蒙有种要爆发的感觉。他甚至冲动地想摸出床下工具箱里的铁钎,去把那三合板墻壁砸个洞,冲过去⋯⋯
  住进这个用三合板临时搭建的工棚区快一个月了,几乎每晩隔壁都要传来女人的呻吟声。"这对狗男女,真是好精力,天天晩上做。"郭四心里恨恨地骂了一句。他找了两个医用棉球,将自己的两只耳朵塞住,强迫自己安静下来。但一闭眼,就是隔壁房内翻云覆雨的春宫图。完了,这个晩上怕又是要失眠了。他索性披上衣,轻轻岀门去。白天喧嚣的工地此时一片安宁,几个搅拌机输送带上还有残留的水泥汁在慢慢的滴。四爷点上一支烟,仰向苍穹,望着家乡的方向,有几颗星星在天空一眨一眨的,更加撩起了郭四的思绪。他脑子里像过电影一样,把刚刚结束但又渐行渐远的学校生活筛了一遍又一遍,几个曾经牵动过自己心里最柔软地方的女孩在眼前一个一个浮现:喜儿、安读月、经典、小红⋯⋯
  唉,等干完这一年,回去就和小红完婚吧,他想。差不多抽完了一包烟,估摸着隔壁那对鸳鸯把事情都办完了,郭四才回房来。果然,隔壁已经没有声响了,郭四躺上床,努力地想睡进梦乡去,但心里已是千军万马,翻腾得厉害,一闭眼,就是隔壁一幅活色生香的图景⋯⋯这一夜,他是彻底失眠了。
  第二天,他想找个机会与隔壁的工友沟通沟通,可这事,怎么说得岀口呢?他只见过那男的一次,古铜色的脸,身材高大威猛。一个月前,郭四经人介绍,远离老家,以工程师身份来到这个工地,被安排住到工棚区时,与这个男人打过一次照面。但显然这个男人是在隧道里干重活的,郭四白天根本碰不到他。所以郭四抽个空,特意去隧道里转了转,可楞是没有找到这个男人。也罢,晚上直接到他房间串门去,请他们尽量"安份"点,这一个月,确实被他们折腾得没睡过一个安稳觉。
  “我不反对你们的性福,但至少可以克制点不发出那么大的声音吧。”郭四想,就这样委婉而近人情地说说,人家应该可以理解的。
  收工回来,郭四去食堂吃了晚饭,然后去洗澡房洗澡。不知怎么的,也许是一种自然的生理反应,在澡堂一脫光,他耳边就有夜夜听到的那女人的呻吟声响起,下体膨胀得难受⋯⋯唉,都怪小红,郭四本想带她来工地的,但她非要跟着喜儿她们去了省城。郭四洗完澡回到寝室,心里又将设计的台词默念了好几遍。轰轰隆隆了一天的工地已经安静下来,傍晚,估摸着隔壁这对男女都回来了,郭四喝一口水,润了润喉,然后走出门,径直去敲隔壁的门了。
  "哪位,门没锁,请进。"里面有个男人道。
  郭四轻轻推开门,一眼就看见对面床上有个女人卧躺在那,已经裸露着上背,而那个男人一双手正在抚摸⋯⋯郭四一见,极其窘况,忙说:"对不起,对不起,想不到你们这个时候就⋯⋯"那男人站起来,一脸憨笑:"没啥,没啥,我们商量着这个推拿按摩还是早点做,每次推拿,她都有些疼,会发岀声音,这些工棚住房三合板不太隔音,所以想以后早点干完,不影响邻居们⋯⋯"
  郭四一脸疑惑,进去一问,才知道他们都来自贵州的贫困山区,家里人一直反对他们的婚事,两人私奔出来已快两年了。最近,女人得了偏瘫脑梗后遗症,半身不遂,他们没钱住院治疗,听说推拿按摩和针炙很有治疗效果,所以男人特意去学了,然后在每晩下班回来后,替女人推拿,针炙……
  "很庆幸,她有些疼痛感了,能叫岀声来了⋯⋯"男人高兴地说。接着他有些歉意地说:"只是夜晚怕影响邻舍工友们,我们今天起早点做治疗⋯⋯"
  郭四一听,眼角湿润,他斩钉截铁地说:"大哥,不影响,啥时都不影响!你刚从工地下来,应好好休息下,晩一点再做!"
  这一晚,隔壁没有了任何声响,可郭四更加辗转,怎么也不能入睡。第二天,郭四发动工友们,大家捐了一点钱送给这对真情鸳鸯,同时送上了真心的祝福。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陪伴
下一篇:青春那些年的男欢女爱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