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的那边,还是山

我常常撑着脑袋望向窗外,灰黑瓦砾的背后是几十年如一日的山,假如那个冬天不太冷,那么,春夏秋冬的交替都不会改变它的模样。

可我看够了山的冷漠,拼了命地想看海。我带着“天气好,我们就去看海”的承诺踏上奔向大海的旅程,最后,却拎着包裹在连绵雨季里再次回到窗前,又开始,撑着脑袋望向窗外。

无人懂,那份渴望。就像无人懂,高考失利后的那份失落。

用眼泪来祭奠这份遗憾终究是太轻了。同学的动态评论区里公布了自己的高考分数,我默默点完赞后悄悄设置了“不再看她空间”的权限,我怕那些色彩斑斓的大学生活会动摇我不去复读的决心。

班级群聊也因为高考成绩的公布变得活跃起来,我为了逃避班长统计大学录取情况,慌张地退出了群聊,可那些热心的同学总会不厌其烦地发来一条又一条的短讯,班长的电话也打进了父亲的手机,我的逃避终究还是掩盖不了这残酷的事实。

填报志愿的那天,出奇的炎热。我第一次踏进班主任的家,也是第一次看他笑得那样和蔼和亲切。他一直劝说着希望我去复读,可我已经没有力气回答“不用了”这三个字了。时间对于年轻的我来说是青春,但对于年迈的父母来说却是生命。那些破旧的被褥和衣物堆放在凌乱狭小的宿舍,床架上放着某天作为晚餐的泡面的包装袋,还有沾满灰尘和泥土的水杯……那些场景似乎不受控制地浮现在我的脑海里。

我早就默默做好了决定,宁愿饱受着自尊的折磨、承受着他人带着惋惜的目光,也要一个人坚强地走完剩下的路,父母也就没必要如此辛苦的再过一年了。只要我表现出来得足够开心,他们也就乐意去同别人分享我的高考情况。但每一次,都是对我的凌迟。心底里,一直有个声音在抗拒、在尖叫、在抓狂、在央求,但它也被脸上明媚的笑容欺骗了,最后悄无声息地坠入了深渊,除了我自己,没有人知道它来过。

后来,父亲送我上学,我们撑着伞在偌大的城市里寻找学校的大门。父亲手足无措地询问着路人,直到他发现学校的名字后惊喜地指给我看,我才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雨伞微微仰起,雨滴落在我的脸上,冰冰凉。而此刻,父亲却带着满意的笑容望着它,他坚毅的脸此刻也变得温柔,不像是小时候那个板着脸只会训斥我的人了。

如今,即使是在大学里成为了专业第一,即使大一就获得了跟随班主任做实验的优待,即使毫不费力的就获得了校级荣誉称号,也没有那样开心,因为失去的有些东西太过珍贵,我还是无法说服自己心甘情愿地去交换。

但我成长了,因为这个于我而言更加特别的人生转折点。我变得更加脚踏实地了,我再也不会好高骛远地为自己制定不适合我的目标,比起他人嘲笑我不值一提的理想,我更不愿意为了不可能做到的事情而郁郁寡欢。

现在,我准备守着这些好不容易得来的机会,带着那份沉重,继续走下去,是它告诉我,人生不是只有一种可能,人生也不会因为失去了那些所有人都觉得很重要的东西而丧失光彩。

就像,虽然山的那边还是山,但只要勇敢翻越,渐渐地,山会变小,海的轮廓也出现了。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