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寻晚年生命的绚烂

司药老师的江山精品小说《白雪与我》的叙述始于这样白描式的心理独白:“白雪老了,乖张,一天不去广场,就没精神。去就去吧,反正我也想去。心里想着,就见吴心向我一送胯。”到底是白雪想去广场,还是“我”想去广场?白雪想去广场,也许只是“我”想去广场的一个由头罢了。主人公亦真亦假的心理独白,既让读者疑窦重生,又使故事情节得以顺利展开。开篇埋下的伏笔与巧设的悬念让小说彰显出巨大张力,成为故事情节得以展开、叙述得以进行的引子与铺垫。
  一、真情把脉,体察退休老人的心理渴求
  作者并不急于蓄意去构架波澜起伏的故事情节,也不着力刻画血肉丰满的人物形象,而是以形而上的哲思、精致婉约的叙述语言曲笔衔妙,虚法透巧,将耳熟能详的生活中的琐琐碎碎、细枝末节,信手拈来,恰到好处地与内心深层的省思与况味巧妙契合,让随机性与偶然性与层层推进的故事情节水乳交融,通过细腻的笔触、朴实的语言、温馨的场景,披露一位退休老人的稳秘心事,让读者在饶有兴趣的阅读中跟着作者的思绪走进主人公的内心深处,真切体察其起伏的心潮与波动的情绪,产生情感共鸣,让读者觉得自己不只是在品文,而是与一个老友倾心而谈,聆听她诉说邻里友朋的家长里短。
  小说中的人物并不多,但在作者笔下鲜活起来的一个个人物,无一不活出了独一无二的人生,演绎着与众不同的晚年生活。作者将一腔真情贯穿始终,娓娓叙说落单老年人晚年的凄凉与悲苦,引导世人关注体察老年人孤寂落寞的心境,寻求解决老年人问题的方法与路径。
  推动小说叙述前行的,除了上述形式与内容的相辅相承之外,更重要的是主人公潜情感、意识的波动:从退休前的名声在外到退休后的无所事事,心理的逆差、情感的起伏、精神的触动是小说节奏感的“震源”。
  吴用是小说的主人公。退休前,神外一把刀,名声在外。院长“吴老、吴老”地捧着,神外一班人老师、主任称呼着,病人家属毕恭毕敬地跟着,可是退体后,却成了广场舞的吃瓜观众。小说借助一位退休神外科医生、一位落单老人人生的际遇,间接呈现当下退休老人老求所依、老求所养、老求所乐、老求所乐安的心灵渴望与精神诉求。
  文本中,嫁接吴用情感诉求的桥梁,是女儿送他的那只名叫白雪的狗,吴用的故事,也在他和白雪的心灵诉说和琐碎回忆中层层推进。文中,狗狗白雪对天上情妹妹的迷恋所隐含的何尝不是落单老人群体对开启新生活、新情感的渴望!
  二、抉幽探微,直击人人关注的社会养老命题
  可以想见,作者笔下一吐为快的这篇短篇佳作,应该是一个发酵了很久的故事。这么多年,司药老师退休居家,享受着儿孙承欢膝下的天伦之乐,也深切关注着身边退休老人的晚年生活。小说中既有对社会养老现象人情事态的描述,也何尝没有隐含了作者自我的精神追求、自我情感的认识,自我心际的披露!一篇风格鲜明,弥散着浓郁的生活气息短篇佳作,其中的事件与场景都不难在现实生活中找到相似的影子,发人深省,耐人寻味。尤其是读到与自己或是亲朋好友晚年境遇吻合的情节,不觉喟然长叹。
  小说题材源于作者耳熟能详的退休生活,直击社会人人关注的养老问题,充满了感情认知上的举重若轻和内涵挖掘上的举轻若重:耐读耐品,下接地气,将叙述意图隐含在咫尺兴波的故事情节之中。
  其实,吴用精神上的“落单”,早在老伴离逝的那一刻开始就已存在了。这里的落单,既是空间的(老年人的孤独生活状态),又是时间的(角色变化所带来的巨在的精神落单),既是主观的,又是客观的。他抛不开曾经让他名声显赫的荣誉光环,放不下“一把刀”神外主任的身段;因循守旧,抱残守缺,无法融入退休老人的群体。在他眼中,广场舞者“都多大年纪了,还舞胳膊弄腿的,不成样子。”他的思想观念不能与时俱进,消费观无法与年轻人接轨,对女儿租房居住的消费方式极度反感、极力排斥,死活不愿与女儿居住在一起。他渴望梅开二度,开启柴米油盐的新生活,却不懂得如何与博美的主和谐相处,不清楚该以什么样的方式向自己怀有深深好感的吴心表明心迹。而博美主人对他“糟老头”的称谓更是让他的自我认知遭到彻底的颠覆和瓦解,这也注定了他的情感走向与命运归宿。
  落单的吴用怀想着已故夫人对她的百般好,连昔日一向讨厌的唠叨现在想来都是那么温馨而甜蜜。“老太婆在的时候,我过得水滑。她走,把河水带走,空余我这干绑绑的河床。”朴实的话语,形象的比喻,道出了过往夫妻相濡以沫和谐夫妻生活给他带来的愉悦与满足。孤独寂寞的落单生活给他带来的落寞与惆怅。小说中最具“魔幻现实主义”的一笔,并非作者借用白雪来和主人公对话披露心声,而是主人公在精神追求与情感饥渴时产生的幻觉:“他看见吴心走进屋里,烧火煮饭,吴心、吴用地跟他闲谈……”内心渴望与精神幻象的契合与呼应,让理想与现实隔空对话,展现了退体的落单老人群体内心深处的不安和焦虑,也指向了退休的落单老人在精神、心理、情感的夙愿与追求。作者正是以这种虚生相生的叙事方式,发出了对社会养老这个敏感而沉重的社会命题的忧思与叩问。
  三、寻踪觅源,探寻老有所乐的路径
  小说中,吴用的女儿不可谓不孝。对日渐老去的父亲关心体贴,送白雪做伴,接身边小住,常煲话粥,嘘寒问暖,思想开明,劝父亲重组家庭,寻到情感的寄托,但是仍然远水难解近渴,相依为伴的白雪更是难以抚慰吴用的孤独与寂寞。小说中,作者以纡回的笔触,试图找到解决人口老龄化的通幽曲径。
  小说中的主人公吴用从神外的岗位上退下来,渴望能尽快适应退休后的生活,并且也试图着走向了广场,极想融入老年人的群体文化生活,重新找到自己的生存价值与意义。他遇见吴心后,有了隐秘的想望,希望吴心能走进他的生活,柴米油盐,一起搭伙过日子。却一直迟迟未能向吴心表明自己的心迹,那是因为他褪去了荣誉的光环,缺少直面平淡生活的信心与勇气,尚未找到寻求真爱的方法与路径。小说巧借吴用与狗狗的对谈,切入社会现实的纵深脉络。从社会现实的森严壁垒间撬开一道裂缝,透过这道裂缝,让当下人人关注的社会养老问题有了多重的指涉意义。
  小说结尾,当心有所系的吴用牵着白雪又去了广场,只见放风筝的老头,却不见舞蹈队,也不见吴心。只好独自坐回石凳。作者寥寥数语的叙述背后,透露出的是对以吴用为代表的退休老人隐秘的内心世界冷静的审视,对退休老人晚年生活境遇的深切关注。
  小说中,吴心是作者着墨较多的人物。跟吴用一样,也是一位落单老人。
  小说中,有吴心的这样一段对话,“早些伺候孩子,晚些时候伺候瘫痪在床的老公。老公去了,倒真的成了无心。”退休之后,侍亲育孙,天伦之乐,充实了她的生活,也丰盈了她的内心。她口中说着家里一摊子事,但累并快乐着。可是当孙儿长大,老公离逝,她的心被硬生生地淘空。落单的孤雁也要奋飞,随遇而安的她仍然想把一个人的日子过好。广场舞让她找到了生活的寄托,广场舞领队让找到了精神的支撑。
  家家有老人,人人都会老。我们国家人口日益老龄化的现实越来越受到社会各界关注。我想,司药老师旨在借这篇小说的创作,力图真实还原老年人原汁原味的晚年,真实呈现退休老人的生存处境与生活状态,通过主人公看似零乱而琐屑情感故事和琐碎生活的细枝末节,凸显退休老人晚年的孤苦。作者以文字的形式对吴心心灵世界和精神生活生动再现,正是借此希望退休的落单老年人精神世界得以滋养、情感得以升华、心灵得以安顿。作者就是想透过这篇养老题材小说发声,尽可能使社会阶层、各年龄段的人了解退休老人真实的生活状态和情感诉求,为进一步营造尊老敬老的社会氛围,为有效应对人口老龄化、构建和谐社会提供文化支撑。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