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赤壁怀古漫谈

赤壁沉埋水不流,徒留名姓载空舟。喧阗一炬悲风冷,无限英魂在内游。
  -----题记
  
  说到赤壁,熟知三国那段历史的朋友自然会想到长江上那一场大战,历史大手一挥,将那一个个真实的故事铺叠成一幅幅壮阔的画卷,随着画卷徐徐展开,一时多少豪杰个性鲜明地在我们眼前飞扬。最令人难忘的当属两位主角神机妙算诸葛孔明,羽扇纶巾、风流倜傥的周瑜周公瑾了。
  
  那是一个一盘散沙的朝代,兵乱频仍,战祸接二连三,黎民饱受疾苦,站在时光的顶峰放眼,却也波澜壮阔英雄倍出。浪涛席卷的又何止是声名显赫的英雄,那些渺小如草芥的人物,在历史洪流中也都泛起或大或小的浪花。
  
  赤壁之战,以弱胜强,以少胜多、成为历史上一个传奇。三国演义成书后,那一个又一个故事,不论真假,于坊间市井寻常百姓中广为流传。可以说脍炙人口,耳熟能详、妇孺皆知。
  
  民间百姓对自己喜欢的人物会极尽赞美,把一切美好神奇的故事加到他们身上。反之亦然,对反感的人,会想法设法对其丑化歪曲,身为文人手握如椽巨笔,更是随心所欲,不惜笔墨将众人改头换面哪怕面目全非也在所不惜。于是在普通民众心目中,桃园三结义兄弟同心,刘备仁义亲民,孔明更成为智慧的化身。曹操奸诈可称汉贼、碧眼儿孙权君臣心胸狭窄屡遭算计,鲁肃忠厚老实愚钝不堪,周瑜更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管他历史的真相如何呢?寻常百姓自是不愿去关心的。纵然赤壁之战真正的主角是周瑜,而孔明只是一个幕后又如何?草箭借船子虚乌有,真实的情形乃孙权欲探曹兵虚实被发现,曹军以箭射之因而得箭数船。是一件偶然事件又如何?诸葛亮鞠躬尽瘁的一生,早已被铭刻在历史的丰碑之上,供后人瞻仰崇拜。三顾茅庐,一曲隆中对,卧龙伸展龙躯一飞冲天,从此匡扶汉室,一生鞠躬尽瘁,出师未捷身先死,留于后人徒太息。
  
  然,演义为亲刘贬曹或是张冠李戴,或是杜撰演义,弱化弱智了鲁肃蒋干等人,真相仍是掩盖不住的。他们的真实事迹依旧不会被历史的尘埃湮灭。
  
  史载蒋干“有仪容,以才辩见称”,蒋子翼机灵巧辩虽未说服同窗周瑜,却为人公正在曹操面前赞周瑜“雅量高致,非言辞所间。”可见蒋干并不象演义中所述那般无能愚蠢。又,如没有鲁肃的斡旋促成和坚持和远见卓识,又何来诸葛孔明过江东舌战群儒,仅凭诸葛亮的口才怕也说不动吴主孙权,只怕孙刘联盟早已搁浅,也便没有了之后的扭转乾坤三分天下。或许曹操统一大计会真的实现,历史说不定说此改写。
  
  有人说,东吴的四大都督周瑜、鲁肃、吕蒙、陆逊,只有鲁肃方能算是真正身具谋略之人,能站在战略高度分析局势。其他三人不过是能将兵打战而已。曾看过一本《中国历代谋士》,鲁肃便位列其中。他不是被固化的忠厚无能的老好人,为人狂放不羁,轻财好义,曾因指囷相赠与周瑜成为好友。其对孙权献上的一番策略,与隆中对相似。
  
  虽然演义中诸多细节与真实的历史不符,与我们传统的认识大不同,真相如何已无从考证,却不影响我们对那些风流人物的欣赏。曹操的轻敌及乐观、孔明的妙算如神、关云长的自负重情义薄云天,一干人等的形象早深深已经印在我们脑海里,抹也抹不掉。
  
  你看:孔明战群儒、鲁子敬力排众议、群英会蒋干中计、草船借箭、黄盖使苦肉计。阚泽计献诈降书、凤雏巧授连环计,等等可谓是环扣一环。一以一个旁观者来看,可谓是惊心动魄,精彩纷呈。
  
  火烧战船,不同寻常的一夜,注定要载入史册,那一战曹军死伤不计其数,曹操狼狈而逃。自此后,南北形势骤变。抱着统一天下为目的的曹操,却因上天不眷顾而惨败。未能象上次官渡之战时运气那般好。这一次,命运之神站在了他的对立面。
  
  那一夜,南风忽起,旌旗翻动,长江之上,波浪汹涌。由吴军方向驶来二十只战船,第三只船首,站立一人,白须飘飘,神态郑重,目光炯炯,正是老将军黄盖。黄盖手一挥,二十只战船一齐发火。火趁风威,风助火势,船如箭发,烟焰涨天。由此拉开那一场大火的序幕……
  
  一把火死伤约84万人,这个数字在当时已是天文数字。东汉末年,百姓流离失所,曹操诗曾云“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当时人口凋零,后经休养生息,人口渐增,但一场战争,又死伤这么多人。正如宝琴这首谜语诗所言,身在其中或许不曾想身后之事,而我们旁观时却清醒地看到,英雄铸就的千古基业,背后是累累的白骨堆成。一将功成万骨枯,成就霸业会有所牺牲,只是辉煌及风光的背后,是一条鲜血铺就的道路,那些英雄霸主们是从血海中一步步踏上权力顶峰的。
  
  那一战曹操元气大伤,无限英魂尽付流水。曹操随后辞世,其子曹丕称帝,刘备孙权也随其后称帝,魏蜀吴自此三分天下。三足鼎立进入新的竞争局势。曹操虽然败了,然而最终儿子废了汉室献帝自己称帝,曹丕家祭勿忘告乃翁,魏武帝如泉下有知也当瞑目吧!
  
  历史如同一驾滚滚向前急驰的马车,缺少了哪一个零部件,马车也无法前行。又象一首命运交响曲,缺少了哪一个音符,效果也无法达到我们今天听到的效果。
  
  天下大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往事越千年,面纱下的真实情形怎样,后人又如何真正得知细节始末?我们缅怀、凭吊、感叹、抚今追昔,是为传承那一股英雄气。真假与否,反而无需也无人真的计较和细究了。
  
  关于那场大战,文人骚客作诗缅怀、凭吊,最有名的自然是唐宋八大家之一的苏轼苏东坡的那首赤壁怀古。
  元丰二年(1079年),东坡居士被贬黄州一待便是四年,心情最黯淡之时,夏与友人游览赤壁。站于长江岸,看江山如画,叹一时多少豪杰。遂著《赤壁赋》及《水调歌头赤壁怀古》。同年秋,苏轼携酒与鱼于一个月白风清之夜复游赤壁,但见山高月小,水落石出。弃盘上岸攀援登高,夜半时分顿觉肃然寂寥。
  
  遥想周公瑾的意气风发、潇洒自如,风流倜傥、志得圆满,自己何其狼狈凄凉?想到自己当下的境遇,纵使东坡先生再乐观豁达,也终不免唏嘘感慨。两相对比,是羡慕更是感喟!
  
  历史的车轮碾过有明王朝,大才子杨慎,在遭贬生涯中看透世事参透人生之际,将自己所悟赋于一首《临江仙》中,与东坡之《水调歌头》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二人均是人生最低谷时所作,不同的是杨慎比东坡更惨,一生不得回原籍,终老云南。
  
  人生一世,看尽成败是非荣辱,转瞬白头,一切成空。夕阳依旧照青山,人生几度秋凉?纵使历史如舟,载着自己的名姓在时光的长河中流传到现在又如何,不过是供后人评说。当事人,早已化作一缕尘烟。
  
  再回首秋风萧瑟,赤壁之下长江之中葬送多少英魂,逝者如斯,波涛滚滚依旧湍流不息……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