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人写什么诗,诗如其人


  什么树开什么花,什么鸟儿唱什么歌,什么乐器发什么音,什么人说什么话,什么作者写什么诗。这好像是自然之理。
  《史记•吕不韦列传》:“吕不韦贾邯郸,见(子楚)而怜之,曰:‘此奇货可居。”用商业语言来估价一个人才,见出吕不韦的商人身份。巴尔扎克《欧也妮.葛朗台》临死前对他的女儿欧也妮说:“到那边去交账!”见出一个守财奴的嘴脸。
  如果我们注意观察生活,可以找到好多这样的例子。我的一个杀猪朋友找一位老师玩。恰巧有几个女同学在。待她们走后,杀猪朋友说:“不用揣肥瘠,个个都在八十斤上,上下差不了四两。”除了杀猪人,什么人还能说出这样的话来。一个退休的老朋友跟我争论,我说:“人活着分高低,死后都化为异物,无所谓等级了。”他红着脸跟我辩论:“你说的不对,我是干部,我死后上边会来人给我开追悼会。你是老师,顶多学校给你开个追悼会。”这话正反映了一个等级观念极重的人的内心世界。一个有志者说:“人活着总得干点事,不能让时间白白地流逝了。”一个无志者说:“人活着也就是几十年,吃好喝好玩好过一辈子就赚了。”……这就是我前面讲的“什么人说什么话。”
  同样,什么人写什么诗,这也是由人的性格、气质、修养、阅历、价值观、地位、胸怀气度等因素决定的。
  “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在刘邦处的那个时代,恐怕只有刘邦能写出这样豪气盖世的诗歌。
  “东临碣石,以观沧海。水何澹澹,山岛竦峙。树木丛生,百草丰茂。秋风萧瑟,洪波涌起。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里。”除了曹操,谁能写出这么气势宏大的诗歌!
  刘邦和曹操之所以能写出这样壮美的诗歌,是由他们的英雄气质决定的,也因为他们是成功的帝王。
  “最是仓惶辞庙日,教坊犹奏别离歌,垂泪对宫娥!”这是南唐后主李煜《破阵子》的下阕。最后一句只能出自一个没出息的亡国之君之手笔。
  “妖姬脸似花含露,玉树流光照后庭。花开花落不长久,落红满地归寂中。”(南朝陈后主)这首诗活画出一位耽于安乐不理朝政的误国昏君的形象。
  “飞来山上千寻塔,闻说鸡鸣见日升。不畏浮云遮望眼,自缘身在最高层。”如果不是宰相,没有变法者的胆略和眼光,王安石是断然写不出这么立意高远的诗歌的。
  谭嗣同的一首《狱中题壁》是这样写的:“望门投止思张俭,忍死须臾待杜根;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这诗可以说豪气冲天,视死如归,不是一个坚定的变法者,绝对写不出来。
  什么人写什么诗,一点也不假。最能证明这一点的是毛泽东的诗词。据说他的《沁园春.雪》传到重庆,蒋介石看了又羡慕又嫉妒,遍寻文人学者,要求每人写一首《沁园春》,要在气势上压倒毛主席。但收集上来一看,都是平庸之作。蒋介石非常不满。国民党元老陈布雷说:毛泽东的这首诗“气势磅礴、气吞山河,可称盖世之精品。”可那是毛先生自己写的呀。我们可以这样想,若没有一个无产阶级革命家的胸怀、胆略和气魄,没有解放全中国解放全人类的远大志向,能写出这样的千古绝唱吗!
  以上举的都是政治人物的诗作,无论是正面的还是反面的,都证明了这样一种观点:什么人写什么诗。
  我们再以唐宋诗人为例说明一下。
  杜甫的诗歌,风格沉郁顿挫,多写对战乱的感慨,民生的关切,属于典型的现实主义诗歌,如“三吏三别”、《北征》,见出作者的思想性格之深沉抑郁。而他的好朋友李白,其风格飘逸洒脱,热烈奔放,想象丰富,属于浪漫主义一派。韩愈诗风奇险诡谲,白居易则浅显易懂。
  宋词,从风格上看分为婉约派、豪放派、格律派等。婉约派以李清照、柳永为代表,豪放派以苏轼、辛弃疾为代表,格律派以周邦彦、姜夔为代表。以上诗人,各人的身世性格不同,决定了他们的词风不一样。
  刘勰《文心雕龙.体性》中有一段话,很说明问题:“然才有庸俊,气有刚柔,学有浅深,习有雅郑,并情性所铄,陶染所凝,是以笔区云谲,文苑波诡者矣……若总其归途,则数穷八体∶一曰典雅,二曰远奥,三曰精约,四曰显附,五曰繁缛,六曰壮丽,七曰新奇,八曰轻靡。”这里说得很明白:人的性格、气质、学识、性情等有很大差异,那么写出诗来便有典雅、远奥等多种不同的风格。
  我们以菊韵社团两位诗人的作品为例,可以进一步说明这一点。黄金山的诗风是典雅、壮丽、新奇、大气、洒脱、深沉、严谨等方面的结合体,例如其《七律.过青石桥》
  鱼虾戏浪石桥通,脚踏清溪面爽风。
  几片落花随逝水,数声幽笛绕飞鸿。
  将门王伯知多少,富贵贫穷入渺空。
  荣辱达腾身后事,仰天大笑转山中。
  此诗意象灵动,写过青石桥之所见,引发对人生的思考,月白清风,大气洒脱,激情豪迈。
  黄老的风格完全是由其阅历、生活环境、性格气质等方面决定的。通过他的诗歌我们可以看到他的为人之正直豪爽,气质高雅不俗。
  再看张子耀的一首怀古词《临江仙.游新汴河怀古》
  汴水河边故事,历经千古风霜。曾为烽火旧兵场。戍烟雷炮震,秦楚汉存亡。
  战马刀枪已歇,新天盛世安昌。丹青诗画汴桥梁。河清增岸绿,楼榭胜天堂。
  另一首《接贤宾.感赋》:
  青山隔断又相连。绝峰耸云天。烟纱飘忽袅绕,谷壑流丹。
  少年追梦金戈横,雄风铁马征鞍。国盛家兴吾辈志,情怀世界当肩。树高风,持亮节,剑指寇倭残。
  两首词比较能代表他的风格,豪放、大气、典雅,有家国担当情怀。读起来如见古代滚滚烽烟,如闻战马嘶鸣。
  对比之下,现在一些被媒体吹上天的所谓诗人的作品则一钱不值。请看这一首受到诸多评论家吹捧的诗作:
  晴晴喊
  妹妹在我床上拉屎呢
  等我们跑去
  朗朗已经镇定自若地
  手捏一块屎
  从床上下来了
  那样子像一个归来的王
  作者:贾浅浅,《朗朗》
  不必过多褒贬,我们只说一句:比起我们菊韵社团的两位诗人的诗,这还叫诗吗?真是什么人写什么诗。反过来,文如其人!
  2021.6.10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