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第八回文本细读

【第八回】
  比通灵金莺微露意
  探宝钗黛玉半含酸
  
  0801
  故事梗概:
  这一回有两段非常有意味的故事,一是虚幻的“金玉互识”,另一个是真实的“木石同行”。我们从情节溯源,宝黛钗的故事并不在第3回和第5回黛玉宝钗进府开始,而在第8回的“金玉互识”中形成三角关系。这使第8回《比通灵金莺微露意,探宝钗黛玉半含酸》具有特殊的重要性。
  这一回目的说法较多。突出“金玉互识”的有两种:比如庚辰本,己卯本,梦稿本都是“比通灵金莺微露意,探宝钗黛玉半含酸”;而甲辰本和程乙本是“贾宝玉奇缘识金锁,薛宝钗巧合认通灵”。而突出故事地点转换的有甲戌本,回目是“薛宝钗小恙梨香院,贾宝玉大醉绛芸轩”,己酉本,俄藏本回目是“薛宝钗小宴梨香院,贾宝玉逞醉绛芸轩”。戚序本,王府本回目是“拦酒兴李奶母讨厌,掷茶杯贾公子生嗔”则突出贾宝玉的活动。
  我个人喜欢“贾宝玉奇缘识金锁,薛宝钗巧合认通灵”,这里以幻为真,突出了“金玉互识”,表现了“事体情理”的真实。
  从写实角度看,这一回“金玉互识”是“假语”,不可信,但在象征意义上,“金玉”与“木石”的冲突是《红楼梦》爱情悲剧的无穷意蕴和魅力之源。我们知道,在曹雪芹的构思中,从顽石变化而来的“通灵宝玉”兼玉石二性。本性为自然之物,“天不拘兮地不羁”的顽石与同样为自然之物的绛珠仙草,灵性相通;而作为富贵象征俗物的宝玉则与“珠宝晶莹黄金灿烂的”俗物金锁质地相配。蕴含着灵与肉,精神与物质,高贵与世俗,超越与顺应等等内涵的“木石”与“金玉”的矛盾,从这一回开始,既充满小儿女的恩怨尔汝,又有着丰富的弦外之音。这是宝黛钗三角关系的最早显现。这时宝黛尚处于青梅竹马阶段,但黛玉心中一种排他性的感情已经萌芽。
  这一回,黛玉在吃醋,在嫉妒,因为宝钗来了,对她来说是个很大的威胁。
  宝钗长得很漂亮,而且很得人缘,很通情达理,学问也好,处处不输给黛玉。
  宝钗是另外一表,是姨表,黛玉是姑表,地位差不多,的确构成威胁。
  女孩子之间吃醋很正常,表姐妹之间吃醋也很正常,但吃醋不见得含酸,庚辰本这个“酸”字我不是太喜欢。黛玉,林姑娘,何许人物?酸字用不到她身上。若说凤姐“酸”,那是对的!有一回,凤姐吃醋,因为贾琏跟一个鲍二家的有苟且之事,被凤姐抓到了,吃醋!那一回程乙本叫“变生不测凤姐泼醋”,泼醋含酸用在凤姐身上恰如其分,而这里,用在黛玉身上,不妥。
  刚才我们说了,程乙本的回目好,“贾宝玉奇缘识金锁,薛宝钗巧合认通灵”,真正点题出来,而且虚实结合。
  曹雪芹用笔一方面非常写实,一方面象征的意义非常好。比如写薛姑娘,作者并不讲一大堆,只讲她吃冷香丸。薛宝钗,冰雪聪明的女孩子,像雪一样,头脑冷静,主观的感情用一种很特殊的客观象征:冷香丸,一下子就讲明了了。这是第一次我们看薛宝钗,焦点在她的冷香丸。第二次,也就是这第八回,焦点又在她身上了,什么东西呢?一把金锁!又是象征,有什么象征意义呢?
  我们看原文:
  宝钗见贾宝玉来了,就说:听说你那块玉非常有名,让我看看!一看,上面有字,写的是:“莫失莫忘,仙寿恒昌。”宝钗很聪明,看到之后不作声。她的丫鬟莺儿不懂,惊喜地说:姑娘你身上的那把锁也有几个字,怎么好像两个对起来的?
  可不是嘛!“不离不弃,芳龄永继。”你看,是不是对起来的?
  这一对,是金玉良缘,金跟玉对在一起了。
  曹雪芹真会安排,贾宝玉身上是一块玉,这块玉的象征意义很是复杂,很多红学家,大约从王国维就开始解释了。这块玉是天生而来的一种性灵的东西,意思是说人生下来的时候,像一块璞玉,干干净净,非常有灵性,到了红尘里,慢慢被红尘污染,最后那个玉不灵了。其实我们每个人生下来的时候都具有赤子之心,慢慢也被红尘污染了,各种七情六欲都来了,最后我们的心也不纯净了,要洗涤一番,才能归真返璞。
  宝姑娘用的什么象征物呢?金,黄金,而且是把锁。一把金锁把她锁住。
  金子很沉,还用一把锁嵌在身上,更沉,更重。
  金子是最世俗的东西,但真金不怕火炼,也是最坚强的东西。玉可能碎掉,金子不怕炼。别忘了,最后贾府要靠宝钗来撑大局。贾府衰败,王熙凤死了,贾探春远嫁,撑起贾府就靠薛宝钗,难怪是把大金锁锁在她身上,这么重的担子要她来扛。难怪薛宝钗步步为营,一举一动都合乎儒家那一套宗法社会的规矩。
  有的人不喜欢薛宝钗,大概因为她把贾宝玉抢走了,大家同情林黛玉,这对宝姑娘不太公平。
  如果往大处看,也只有她能撑,那两块玉——宝玉、黛玉,都撑不起来。只有这把金锁才能够撑起大局。所以金跟玉两个人这么一比,就比出一段很重要的姻缘。
  莺儿一看,说两个怎么对起来了?有了玉,又有金,林姑娘听了当然受不了。你有玉,人家就有金来配你,她自己没有金,也没有后来史湘云的那个金麒麟。
  一把金锁还不够,又跑出个金麒麟来,黛玉简直受不了。
  黛玉忘掉她自己本身就是一块玉,不必配,她跟宝玉两人根本就是心心相印,这两块玉根本就是心灵上结合成一块的。其实林姑娘不必担心,贾宝玉当然对很多很多女孩子都留情,但是他真正的知己,他真正的知音,是黛玉。名字已经配上了,玉嘛!
  《红楼梦》里边名字不是随便取的。黛玉跟宝玉不必再多要一块玉来对应,他的那块玉也是她的玉,两人心心相印,是一段仙缘,神瑛侍者跟绛珠仙草的一段仙缘。
  然而到了尘世里面,当然又有很多这世上的规矩让林姑娘寝食难安,所以她也就一会儿吃醋,一会儿不开心。
  这也难怪,太多女孩子喜欢宝玉,林姑娘当然会非常没有安全感。这一回,黛玉讲了一些话,是有点酸溜溜,不过还是很高雅的,吃醋也吃得很高雅,也是暗暗的那么一刀一枪。
  那作者是怎么写吃醋情节的呢。
  我们下回分解。
  
  02
  上一讲我们了解了这一回的故事梗概。
  我们知道,第八回,两个小故事:“金玉互识”和“木石同行”都是生活细节,作者的描写方法是轻描淡写,透露出家族真正的现状。
  书中讲:
  宝玉回到家,最关心的是他能不能跟刚刚认识的好朋友秦钟一起去读书。他就赶快回明贾母要去上学的事情。贾母觉得这个孙子一向不爱读书,现在忽然爱读书了,高兴都来不及,说:你要跟谁读书我不在乎。凤姐在旁边添油加醋说秦钟人品好,贾母高兴,就让他们一起读书了。
  这一天贾母到东府去看戏。前一天王熙凤才去过,喝酒做客打麻将,现在又去看戏。可见这两家没事就是你请我我请你,宴会不断。焦大看在眼里定会很生气,第一代那么艰苦创业,到第四代就剩下每天喝酒、打牌、看戏了。
  贾母带了王夫人、林黛玉、宝玉去看戏。“至晌午,贾母便回来歇息了。王夫人本是好清净的,见贾母回来,也就回来了。然后凤姐坐了首席,尽欢至晚,无话。”王熙凤爱热闹,所以她就坐在了首席。
  王熙凤在东府看戏的故事不再讲了,作者回头来讲宝玉。
  宝玉陪着贾母回来,是中饭以后,本来他想吃完中饭再过去看戏。结果他又想起前一阵子听说宝钗生病了,还没有去看她,“意欲去望他一望。若从上房后角门过去,又恐遇见别事缠绕,再或可巧遇见他父亲,更为不妥,宁可绕远路罢了。”他想绕远路,可是绕远路碰到了其他人。
  宝玉本想偷偷摸摸去看宝钗,可他是不能单独出门。他的身份太特殊了,一站起来就有人跟着站起来,他一走就有人跟着他走,丫头、众嬷嬷一大堆人。“当下众嬷嬷、丫环伺候他换衣服,见他不换,仍出二门去了。”他根本没有出门,他只是要到后门去看宝钗而已,所以他不肯换衣服。“众嬷嬷、丫环只得跟随出来”,因为不知道他要去哪里,可是贾母跟王夫人的命令是宝玉到哪里都要跟着。他几乎没有独处的机会。十二三岁,刚发育的男孩子,很希望独处。
  大家都以为他要到东府去看戏,结果他过了穿堂,便向东北,绕厅后而去,往梨香院走。“偏顶头遇见了门下清客相公詹光、单聘仁二人走来”,这些清客相公不是小说里的主角,可是他们代表了封建文化里非常有趣的生态。“一见了宝玉,便都笑着赶上来,一个抱住腰,一个携着手,都道:‘我的菩萨哥儿,我说作了好梦呢,好容易得遇见了你。’”姿态和感觉都出来了,一个抱着腰,一个携着手。宝玉,这个十三岁的男孩被称为菩萨哥,他们觉得碰到宝玉是天大的荣幸。“说着,请了安,又问好,唠叨半日,方才去了。”
  宝玉最烦这些人,结果偏偏碰到了这些人。在十三岁小男孩的心目中,这些人是最虚伪的,他们永远在奉承人,拍马屁。宝玉想要活出真性情,一直受到一种阻碍。好不容易这一批人过了,老嬷嬷又叫住问他们:“是往老爷跟前去的不是?”老爷是指贾政,宝玉的爸爸。这一批门下清客非常有趣,他们都知道宝玉怕爸爸,就点头说是,老爷在梦坡斋小书房里睡午觉,他们跟宝玉暗示说,不妨事,你别怕。所以连宝玉也笑了,宝玉知道他们在讨好自己,故意偷偷透露一个信息,这就是门下清客的嘴脸。养在这种家里,他们要讨好贾政,也要讨好宝玉。贾政骂宝玉的时候,他们要出来打圆场,等贾政不在的时候,他们又会讨好宝玉。
  这个时候宝玉就转弯向北奔梨香院来,却又碰到第二批人。“可巧银库房的总领名唤吴新登与仓上的头目名唤戴良,还有几个管事的头目,共有七个人,从账房里出来。”这个家族很大,有管仓库的头领,还有家里面专门管账的人。“独有一个买办名唤钱华的,因他多日未见宝玉,忙上来打千儿请安。宝玉忙含笑携他起来。”这些人大概都是四五十岁的中年人,他们要跪在地上给一个十三岁的小男孩请安,宝玉还要请他们起来。
  这个钱华说:“前儿在一处看见二爷写的斗方。”这里宝玉被称为二爷,他才十三岁,可是这些中年男人叫他二爷。斗方儿是三十公分见方的一种书法。宝玉才十三岁,他的字已经被外面的人拿来挂在家里了,是他写的字好,还是说大家觉得因为是贾府公子写的,我们也弄不清楚。这些买办在奉承宝玉,说:“字儿益发好了,多早晚儿赏我们几张贴贴。”这些话从管账的口中说出,我们真的没有办法判断,宝玉的字是不是真的写得好,因为这些人一定会这样说,这是奉承小主人的。宝玉也搞不清楚天高地厚,他说这还不简单,说给我的小幺儿们听就好了。这时候宝玉也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大人物,一个书法家了。
  宝玉被训练成一个小大人,这里有一种很有趣的尴尬,这个小孩搞不清楚他的身份到底是大人还是小孩。他有两个身份,一个是在贾母怀中打滚儿撒娇的小男孩;一个是到外面别人会立刻跪下来跟他请安的小少爷。
  接下来,作者要表现宝玉小男孩的一面,写的什么事呢?我们下回分解。
  03
  上一讲,我们说到宝玉去见宝钗,中间受到了两层阻碍,一个是门下清客,一个是账房里的人。这两堆大男人,在宝玉面前个个打躬作揖,宝玉必须作出一个很大人的样子。“一面说,一面前走,众人待他过去,方都各自散了。”这些人,要等宝玉走了才敢散,这是主仆之间的规矩。
  宝玉探病,“闲言少述,且说宝玉来至梨香院中,先入薛姨妈室中来。”薛姨妈,就是宝钗的妈妈,薛姨妈正在跟丫头们做针线活儿。宝玉跟薛姨妈请了安,薛姨妈忙一把拉了他抱入怀笑道:“这么冷天,我的儿,难为你想着来,快上炕来坐着罢!”
  宝玉立刻变了,刚才是一个少爷,现在忽然变成了小男孩,被薛姨妈一把搂到怀里去了。宝玉如果个性古怪一点,就会把薛姨妈推开说,我这么大了,你干吗抱我?可是现在他立刻就变成小孩。有人觉得宝玉有多重个性,可我一直觉得宝玉就是典型的青春期小孩,对什么东西都好奇,他学着做大人,在外面摆出他的排场,可是一到奶奶、姨妈、妈妈面前立刻就变成小孩。他们就开始讲一些家常话。宝玉说:“哥哥不在家?”这个哥哥就是薛蟠,薛姨妈叹道:“他是没笼头的马,天天逛不了,那里肯在家里一日。”在此,用宝玉的口带出另外一个没有严格家教的薛蟠。薛蟠爸爸过世了,没有人管束,他变得无法无天,也对比出宝玉真的很可怜。
  宝玉接下来问:“姐姐可大安了?”他是为了宝钗来,要看看宝钗的病有没有好。薛姨妈说:“可是呢,你前儿又想着打发人瞧他。他在里间呢,你去瞧他,里间比这里暖和。”薛姨妈把宝玉带到里面。
  “薛宝钗坐在炕上作针线,头上挽着漆黑油光的发儿,蜜合色棉袄,玫瑰紫二色金银鼠比肩褂,葱黄绫洒线裙,一色半新不旧,看去不觉奢华。”蜜合色,有点像蜂蜜、琥珀那种颜色,这种颜色是中性色调。作者对色彩非常敏感,他能把色彩变成性格。所以我一直觉得曹雪芹如果做画家,也是一个了不起的画家。“玫瑰紫二色金银鼠比肩褂”,就是身上穿一件这样的褂子,有点像小背心,玫瑰跟紫都不是大红或者大蓝这样的强色调,用这个中性色调把宝钗身上的色彩压得比较温和,而不是像王熙凤那么扎眼。“葱黄绫洒线裙”,葱黄就是大葱的颜色,绿里面带黄,也不是原色。黄就是原色,可是葱黄色把明度压低了。她的衣服看起来半新不旧,不是那么亮。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