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第七回文本细读

【第七回】
  送宫花贾琏戏熙凤
  宴宁府宝玉会秦钟
  
  0701
  故事梗概
  第六回刘姥姥已经向王熙凤求得了资助,千恩万谢的走了,给刘姥姥和王熙凤之间牵线搭桥的周瑞家的,她是王夫人的陪房,她就需要找王夫人汇报接待刘姥姥的情况,这就开始了第七回的描写,送宫花贾琏戏熙凤,宴宁府宝玉会秦钟。
  这一回,第二个女主角,很重要的薛姑娘来了。
  年幼时,长辈说不同的年龄读《红楼梦》会有不同的感受,当时半信半疑。到了自己做长辈的年龄,真的有这种感觉了。现在去读它,跟年少时读的感觉是这么不一样。《红楼梦》有一个主要的架构,这个架构在讲贾府这些人的生活,一个贵族阶层的生活。《红楼梦》文学结构的最大特征是,每章以短篇小说的形式构成,都有绝对独立存在的可能。我们可以做一个特殊的实验,把《红楼梦》第七回单独抽出来,作为一个短篇小说来看。假设有些朋友没有读过《红楼梦》,只读第七回,会发现它跟其他章回小说有很大的不同,几乎没有大事发生,只是日常生活中的小事情。写这种状况其实是最难写的。《红楼梦》第七回有一点像二十四小时里没有事情发生的那个部分,就是闲话家常。一个真正好的作家,才可以把日常生活里非常平凡的事写得非常精彩。
  人们对《红楼梦》第七回谈得并不多,因为它平平淡淡地就写过去了。一开篇说刘姥姥走了以后,周瑞家的向王夫人汇报这件事。可王夫人去看她的姊妹薛姨妈了,就是宝钗的妈妈。周瑞家的就来到梨香院,知道王夫人跟薛姨妈在聊一些家常事。通常做管家的找主人,如果发现主人跟亲戚在聊天,她们是不敢打扰的,应该等一等,等人家谈完了,才来禀报。这个事情也不急,所以周瑞家的就到梨香院去找薛宝钗。薛宝钗穿着家常衣服,跟丫头莺儿刺绣聊天。过去的小姐和丫头没事的时候就学习女红,怎么刺绣或者打结编织这一类的事情。
  看到周瑞家的来了,薛宝钗说:“周姐姐坐!”虽然周瑞家的是用人,薛宝钗是主人,可是辈分上大家族的家教也很严格。周瑞家的靠在炕沿上坐下和她聊天。她问薛宝钗说:“这有两三天也没见姑娘到那边逛逛去,只怕是你宝玉兄弟冲撞了不成?”这是没话找话。当然宝钗不是这样的个性,宝钗这个女孩子非常理性,很少为一点小事闹情绪。宝钗说:“那里的话。只因我那种病又发了两天,所以且静养两日。”这样的家常聊天就引出宝钗身体有一种病。一到某个季节,她就会发病,咳嗽,有点喘,感到疲倦,这个病又总是治不好。
  曹雪芹对于东方医学有特殊的看法,东方医学认为人的身体是一个大自然,是调气的。
  宝钗跟周瑞家的有一搭没一搭地聊自己的病。周瑞家的跟她说:“也该趁早儿请个大夫来,好生开个方子,认真吃几剂药,一势除了根才是。”问宝钗最近到底吃什么药。宝钗说从小得这个病,把爸妈都快烦死了。请了所有的名医来看都治不好。宝钗家室显赫,是替皇帝采办货物的皇商。虽然薛宝钗的父亲去世了,可是势力还在,完全可以请到非常好的名医来看病。可是这个病好像很特别,怎么看都看不好。最后倒是有个秃头和尚讲得似乎有理,说这个病是打小从娘胎里面带的一股“热毒”。有人针对这个“热毒”写过关于宝钗的文章,说是热与冷相对。
  这是我们第一次近距离看薛宝钗,出场的时候,写薛宝钗只有泛泛几笔,这是写人物怎么进场的讲究。薛宝钗跟林黛玉的进场都是如此,先是低调,慢慢慢慢再拔高,以后越来越高,把整个人物立起来。凤姐是一出场就拔了很高的调子,所以作者有不同的写法。
  薛宝钗来的时候,首先讲她很懂事,长得也很美,好像还胜过黛玉。就这么几句,说完了。这是第一次出场,开始铺陈薛宝钗是怎么样一个人。你光是讲她很能干、贤慧,印象不深,《红楼梦》里的宝姑娘也是很特别的一位女性,林黛玉如果是代表性灵,代表情感,薛宝钗就代表了理性,代表了冷静。
  《红楼梦》里这些女孩子,若不细分,大致上有两种对比,一类重情,一类讲理,情与理的对比,也是这本书很重要的主题。感性人物,林黛玉为首;理性人物,薛宝钗为首。宝姑娘姓薛,“薛”,谐音雪,就是,很冷的一个女孩子,很冷静的,所以她能生存,后来成为扛大任的一个角色。这种人容易成功,感性的、重情的,很多时候在世俗的世界里是失败的,早亡的。
  这一回侧写薛宝钗,怎么点题呢?
  我们下回分解
  
  0702
  这一回侧写薛宝钗,怎么点题呢?
  周瑞家的、薛姨妈她们来了,看见薛宝钗要吃药,吃什么药呢?冷香丸!
  她那个药可不得了,各种讲究,用春天开的白牡丹花蕊十二两,夏天开的白荷花蕊十二两,秋天开的白芙蓉蕊十二两,冬天开的白梅花花蕊十二两,在春分这天晒好,再用雨水那一天的雨水十二钱,白露那一天的露水十二钱,霜降那一天的的霜十二钱,小雪那一天的雪十二钱。把这四样水调匀,配上蜂蜜十二钱,白糖十二钱,团成龙眼大的丸子,盛在旧磁坛内,埋在花根底下。若发了病时,拿出来吃一丸,用十二分黄柏煎汤送下。
  薛姑娘吃的是冷香丸,飘出来是冷香,这个女孩子的头脑清清楚楚、冷冷静静。所以曹雪芹一上来不写别的,给她一个冷香丸,读者就不会忘记了。
  这是曹雪芹写人的大章法,不管是薛宝钗身上的热毒,还是治病的冷香丸,都是一种哲理性的描写,还可以说成是对人物点题性的描写,我们就从冷香丸怎么配成,冲冷香丸的黄柏,还有冷香丸治疗的热毒这三个方面来看看,这里面曹雪芹藏了什么玄机。
  先看冷香丸的配料,他要求的是春夏秋冬白色花蕊,象征着大自然的纯洁和本真,他用的水是春夏秋冬大自然节气当日的雨露风雪,时间不能错,时辰也不能错。这就意味着一就是一,二就是二,不能含糊不清,更不能指鹿为马,如果有这么一个人必须经常补充一点大自然最纯洁最准确的东西,是不是就说明这个人身上有肮脏的毒素,不用纯洁的因素,正规的因素纠正他就不正常。那么这是个什么样的人?这是一个有时候不很正派的人。我们说有时候,因为薛宝钗是一个复杂的形象,如果她总是不正派,那不成了赵姨娘了。
  再看冲服冷香丸的煎汤,是黄柏,我们从这儿可以推测出薛宝钗命运和心灵都是很苦的。一方面她是皇商家的小姐,她虽然得到了贾宝玉的婚姻,但是她始终得不到贾宝玉的爱情,她的命运很苦。另一方面,薛宝钗一直要用封建淑女的标准来束缚自己,压抑自己,她总是要去迎合别人,她内心是痛苦的。
  治疗热毒,曹雪芹为什么不用人们最熟悉的黄连,用黄柏,这里面又有点讲究了。按照中医的理论,人体的热毒分成上焦、中焦、下焦。治疗上焦的热毒用黄苓líng,我们经常可以买到黄苓牙膏,就是这个道理。治疗中焦的热毒用黄连,黄连上清丸,不就是清胃的吗。治疗下焦的热毒用黄柏。薛宝钗的病,她的症状气喘咳嗽,这是肺热的症状。中医认为肺与大肠相表里,所以就要用黄柏汤送下,治疗的是下焦的热毒。这就暗示薛宝钗这个大家闺秀有时候行事有点下作了。以后就给大家看两个薛宝钗如何热毒发作的例子,这就是宝钗捕蝶嫁祸林黛玉。在金钏儿之死的时候,宝钗说歪理为王夫人开脱,这是我们以后要讲的。
  《红楼梦》里始终重复出现跛脚道士、癞头和尚等人,是专门来治病的,治人无法大彻大悟的病。跛脚道士、癞头和尚出现的时候,都是佛家跟老庄的观念出台的时候,作者想通过这些点醒世人。在作者看来,儒家太热衷于社会的主流价值,老庄是潇洒的,佛家是可以放下的。具体到热毒到底要怎么治?秃头和尚给了她一个药方。这里有一个专有名词叫“海上方”。
  大家都听过一个说法叫“海上有仙山”,传说古代海上有蓬莱、方丈、瀛洲三仙山,山上有长生不老药。秦始皇曾努力要去找“海上方”,求长生不老药。“海上方”的意思是指秘方。秃头和尚连药引一起告诉了薛宝钗。把药的疗效引到生病的部位的东西叫药引,药引是中医理论中非常神秘的一部分。常常听到民间戏剧里讲“千年瓦上霜”这个药引,可见药引难求。这部分有点像神话,这个秃头和尚给宝钗的药方和药引,读完你会吓一跳。曹雪芹好像在讲一个荒诞不经的故事,可《红楼梦》本来就是从神话说起。秃头和尚的药方里暗示了整个东方哲学相信生命其实是一种总平衡和大循环。身体在打坐的时候是一个小宇宙,而这个小宇宙可以通到外面的大宇宙。这是东方哲学,西方人很少这样讲。东方的医学理论认为,人的某个部位生病要考虑另外的部位来综合治疗,因为人体要保持平衡。宇宙间木火土金水这五种元素是循环的,每一个东西都可以生长另一个东西,比如水可以生木。同时,每一个东西又可以克制另一个东西,构成了宇宙之间的循环关系。
  东方整个的命理、医学、哲学系统,都建立在对自然大循环的观察上。西方有历法,东方有二十四节气。这个秃头和尚给了宝钗一个药方,竟然是用二十四节气来调理她的身体,有点像是在暗示宝钗的热毒是因为缺乏自然的秩序感。作者也许觉得大自然当中有真正的秘方,人应该学习怎么样走向大自然,而不是在人世的纠葛里热衷名利。
  
  
  0703
  上回我们讲到薛宝钗的冷香丸。
  周瑞家的问她说,和尚到底给了你什么秘方,你说给我听听,以后听到有人得这个病,我就跟别人讲有这样一个方子。宝钗说:“不问这方儿还好,若问了这方儿,真真把人琐碎坏了。”她说这个方子里的药都不贵,很容易得到,可是难的是“巧”,“要春天开的白牡丹花蕊十二两,夏天开的白荷花蕊十二两,秋天的白芙蓉花蕊十二两,冬天开的白梅花蕊十二两。”这个也还好,可为什么作者要加个“白”,而不是“红”?
  《红楼梦》的作者一直在用色彩、季节暗示很多东西。看到林黛玉我们想到的是白色和秋天,她是干净的、素色的。“素”是没有艳丽的色彩。可是宝钗是很丰润的,身上有色彩。最有色彩的是王熙凤,最没有色彩的是林黛玉。如果一个人出来永远是大红大绿,这个人是感官比较强的,因为从视网膜的光波上来讲,红跟绿都是彩度跟明度很高的色彩,很容易被看到。可是白本身就是一种素净,它是退让的,是雪的颜色,是月光的颜色。作者的用字不知不觉就把信息透露出来。宝钗的热毒恰好要静下来、素一点。而宝钗不够素,个性也比较强,她要的东西是一定要得到的,可是她不让你看出来她想要。作者此时有意识地讽刺她的热毒需要花来治疗。
  林黛玉是非常爱花的,可林黛玉的花不是春天和夏天的花。有一回写林黛玉魁夺菊花诗,她在所有女孩子里写菊花写得最好,因为菊花就是她。菊花是在秋凉以后才开花的,她从来不跟别的花去争春天与夏天的热闹。宝钗是热闹的,黛玉是孤独的。所以,这个秃头和尚的药方是春天的白牡丹花、夏天的白荷花、秋天的白芙蓉花、冬天的白梅花各十二两的花蕊,很精彩。
  科学上说都是花蕊,可是文学当然并不完全是科学,文学有一部分是用文字、词汇暗示一个生命的状态。所以这里的白牡丹花、白荷花、白芙蓉花、白梅花绝对有它的象征意义。
  只是这四种花得到了还不算,这四种花蕊要在第二年春分这一天晒干。那我们就会想,如果春分那一天没有阳光怎么办?还说要用雨水这天的雨水,所以周瑞家的说,这么麻烦,万一雨水这一天不下雨怎么办?节气有时候不准,而做这个药必须这一年刚好所有的节气都对。要小雪这一天的雪十二两,霜降这一天的霜十二两。作者其实在讲宝钗的热毒要想平衡,就要回到大自然的秩序当中,他觉得宝钗不够自然。
  读《红楼梦》你可能觉得宝钗真是识大体、懂事、聪明、漂亮,可是宝钗很多的心机完全看不出来。作者之所以给她开了这么麻烦的药方,因为在作者看来,觉得春分这一天的阳光,雨水这一天的雨水,白露这一天的露水,霜降这一天的霜,小雪这一天的雪,通过了春夏秋冬四季的循环。用东方的哲学观照宇宙之间的循环,木、火、土、金、水,没有任何一个是绝对的好或绝对的不好,而是要相互平衡。火太旺了需要水,木太多了需要金,这是一种互补的现象。
  现在东方很多人取名时还讲究这个。一个人叫鑫,他可能五行缺金。这个人叫淼,他大概五行缺水。东方的循环与平衡的哲学理论,在医药上、命理上、风水上都有体现。东方代表春天,是青色,为木;西方代表秋天,是白色,为金;南方代表夏天,是朱雀,是红色,为火;北边代表冬天,是玄武,是黑色,为水。在日本,京都向南的那个道路就是朱雀,它实际是根据五行学说来调配的。看风水的先生讲左青龙、右白虎。左青龙:东边是青色,属木。右白虎:西边是白色,属金。犯人处决叫秋决,是秋天,因为秋天是万物凋零的季节,象征肃杀,所以一定是在秋天,不会在春天杀人。春天是生发的季节,这个时候执行死刑是违反天理的。
  《红楼梦》用小说的方式传达东方哲学,把整个哲学转换成一种文学形式表现出来。
  
  
  0704
  上回我们讲到薛宝钗的冷香丸用了四种花蕊。
  这四种花蕊,经过整个大自然秩序的淘洗,最后制成丸药。可是真巧,秃头和尚跟宝钗讲这个药方的第二年,几样东西就都得到了,所以宝钗有机会治好自己的病了。通过自然的秩序,她得到了阳光、雨水、露水、霜和雪。这里的雨露霜雪都有一点让人感觉到冷,而不是热。包括春分的阳光,不似立夏的阳光温暖、温和,而是比较寒凉的,因为是治她的热毒。这个丸药放在瓷坛里,埋在花树根底下,需要的时候挖出来吃一丸。而且还要用黄柏十二分做药引煎服,黄柏是一种很苦的东西。这个热毒不光要用冷来治,还要用苦来治。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