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第六回文本细读

【第六回】
  贾宝玉初试云雨情
  刘姥姥一进荣国府
  
  0601
  故事梗概
   “贾宝玉初试云雨情,刘姥姥一进荣国府"。好像是把两件事并列来,但是贾宝玉初试云雨情的情节非常简略,只是把他梦游太虚境了结了一下,而且把袭人描了一笔,重点是写的刘姥姥一进荣国府。
  这一回的“贾宝玉初试云雨情”,发生在宝玉做梦神游太虚幻境之后,宝玉做了一场春梦醒来。书中写到:“却说秦氏,因听见宝玉从梦中唤他的乳名,心中自是纳闷,又不好细问。”因为一个女孩子,不好意思去问一个男孩子,你怎么知道我的小名?“彼时宝玉迷迷惑惑,若有所失。”宝玉醒了,却还没有完全清醒。一个十三岁的男孩子第一次梦遗,他吓了一跳,恍恍惚惚地,仿佛丢掉了什么重要的东西,又不敢跟别人讲。
  “众人忙端上桂圆汤来,呷gā了两口,遂起身整衣。袭人伸手与他系裤带时,不觉伸手至大腿处,只觉冰冷一片沾湿,唬xià的忙退出手来,问道是怎么了。”宝玉涨红了脸。他是在别人家里,还在秦可卿的卧房。宝玉捏了一下袭人的手。“袭人本是个聪明女子,年纪本又比宝玉大两岁,近来也渐通人事,今见宝玉如此光景,心中便觉察了一半,不觉也羞红了脸,遂不敢问。”女孩子生理发育比男孩子早,袭人比较懂事,她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她没有当众问,因为碰到的是男女之间最私密的东西。“仍旧理好衣裳,遂至贾母处来,胡乱吃毕晚饭。”
  之后袭人才跟宝玉谈这件事情。“袭人忙趁众奶娘丫环不在旁时,另取出一件中衣来,与宝玉换上。”中衣就是内衣,然后“宝玉含羞央告道:‘好姐姐,千万不要告诉别人要紧。’”袭人也有点不好意思,可是又很好奇,问他说:“你梦见什么故事了?是那里流出来的那些脏东西?”今天的男孩和女孩私底下也不会讲这些话,他们还要伪装一下,可是《红楼梦》就直接在讲。所以这本小说是最真实的故事,没有隐藏也没有虚伪。“宝玉道:‘一言难尽。’说着便把梦中之事细细说与袭人听了。”袭人变成了宝玉在青春期第一个跟他有共同心事的知己,从此,他们俩之间有了很特殊的关系。
  作者用最真实的方法去触碰青春期男女孩子最私密的东西,不让社会对这种事情的伪装成为干扰。宝玉跟袭人“说至警幻所授云雨之情,羞的袭人掩面伏身而笑。宝玉亦素喜袭人柔媚娇俏,遂强袭人同领警幻所授云雨之事”。宝玉强迫这个丫头跟他一起做警幻仙姑教的事情。第五回、第六回的重要,是因为宝玉的第一次性幻想。幻想其实是不可能实现的,宝玉幻想的人是秦可卿、薛宝钗、林黛玉,现实中跟他发生关系的是袭人。幻想跟真实是两极的,有时候你不太知道跟你发生关系的男子,想的是谁,很可能他想的是另外一个人,这种幻想与行为分离现象,很少有小说会直接碰触。《红楼梦》的有趣,在于它的直截了当,决不做任何伪装。
  在现实世界中,宝玉决不会跟袭人说,我刚才幻想的对象是秦可卿、林黛玉、薛宝钗,袭人会以为就是她,“袭人素知贾母已将自己与了宝玉的,今便如此,亦不为越礼。”她给自己找一个解释,就是今天这样,贾母是会允许的,“遂和宝玉偷试一番”。这里的“偷试”两个字非常有意思。青春期的事件一旦被发现,大家都觉得这个小孩子天生就是坏的,可其实他不是,他就是偷试。在青春期里面的性,有时候是小儿女们之间在玩,这个“偷试一番”是作者用了最真实的方法在写,并没有责备之意。
  袭人这个角色上回我们谈过,宝玉所需要的女性角色她都扮演了。他给宝玉母性式的照顾、慰藉与保护,对他嘘寒问暖,对他的前途,他的一切呵护备至。宝玉的肉体、肉身,他真正在俗世上给了的只有袭人,因为袭人对他来说,是完整女性的代表。宝玉跟袭人是一份俗缘。宝玉出家,袭人嫁给了蒋玉菡,蒋玉菡跟贾宝玉也有特殊的关系,所以最后花袭人跟蒋玉菡结了婚,等于说,贾宝玉在这个世上跟一个女性发生的一段俗缘就是花袭人,跟男性发生的俗缘就是蒋玉菡,后来这两个人结合,成为贾宝玉在世俗上面的两个肉体合而为一的俗缘的完成。他自己的佛身出家走了,他的肉身、俗体,留在这个世上,让花袭人跟蒋玉菡完成他在世上的俗缘。所以《红楼梦》非常复杂、非常微妙,看的时候要注意,不是贾宝玉出家走了,追求了他的解脱,完成了他顽石历劫的命运就完了,它等于是一个佛家的寓言。却又不仅如此,贾宝玉这个人有好多缘分,尤其是名字中有“玉”的,都不是普通的缘。他跟黛玉两块玉,跟蒋玉菡是另外一个玉,跟妙玉是第三块玉,又是另外一种。在这本书里这个“玉”字要紧的,都有很特殊的意义。
  太虚幻境很重要的神话架构之后,一转眼又回到现实,从一个很高的天眼,又看到人世间的芸芸众生。
  接下来很有趣,作者忽然跳转,讲完了宝玉第一次性经验,接下来要讲什么呢?贾府上上下下有三百多个人,每一天大大小小有一二十件事情,像乱麻一样,到底要从哪一件说起呢?写小说的人很少自己出来这样讲话,然后他忽然说,有一个人家,远远地投奔贾家来了。这个人不大不小,也不是重要的事情,可我们就从她说起吧。这一段是文章的转折。这里就牵扯到小说的结构,有点像电影的剪接技巧。怎么去把上一段和下一段接起来,接得不好会很尴尬,作者就用了这样一个巧妙的转法。
  那么下面要写的是谁呢?
  我们下回分解。
  
  0602
  这一讲,我们来了解一位从来没有出场的人物:刘姥姥。
   “刘姥姥一进荣国府”,曹雪芹真是大天才,无所不能。他之前写的都是些王公国戚、公子千金,这些人物写得好,大概跟曹雪芹自己也很相近。现在他写刘姥姥,一个村妇,一个乡村老太太,也写得活灵活现,有趣极了,为这本书带来一股新鲜的空气。
  刘姥姥是什么人?她跟贾府有什么关系?
  贾政的太太是王夫人,她哥哥叫王子腾,王子腾的侄女就是王熙凤。王家势力非常大。在二十年前,也有一个姓王的人,叫王成,做了一个小官,因为两家都姓王,就结拜了干亲。王成官小,有一点巴结的意思,就认了侄子,连了宗。之后王子腾这一支官越做越大,王成一家却丢官了。王成死后,孩子狗儿跑到乡下去种田。狗儿娶了一个刘姓太太,生了男孩板儿和女孩青儿,可是日子越来越艰难,他们就接了岳母刘姥姥来照料两个孩子。
  刘姥姥是个老寡妇,很聪明,她就说,你们总得想个办法,这样下去一家人都要饿死。狗儿说有什么办法,难道要去偷人抢人不成?她说,也不必去偷抢啊,你们以前跟王家有过关系,现在人家是不得了的家族,好歹也要从这一条线上想想办法。狗儿说,我哪里敢去?刘姥姥就说,总也应该碰一碰。
  刘姥姥是非常有趣的乡下老太婆。对于她而言,生命中最重大的事情是日子过不下去,没有饭吃。这个事情跟前面宝玉的性经验是两个决然不同的世界。可是作者竟然把它们放到同一章中。前面讲宝玉的性经验,后面讲刘姥姥活不下去。人都觉得自己生命里的事情是唯一的大事。一个十三岁的男孩在性幻想里,永远不会想到有人会饿到没有饭吃。刘姥姥也不会知道对于一个十三岁的男孩子,性的事情有多么重要。作者把这两件事情放在一起,其实告诉我们,人是很难替别人着想的,大多时候我们会认为只有自己的事才是大事。
  《红楼梦》的章法是编织,把很多线编在一起。第六回的回目是“贾宝玉初试云雨情,刘姥姥一进荣国府”。《红楼梦》的回目常常是两个事件并置。这一回把贾宝玉初试云雨情和刘姥姥一进荣国府两个完全不相干的事件放在一起。宝玉初试云雨情,是青少年文学;刘姥姥这样一个穷得活不下去的故事是写实主义或者乡土文学。通常一部小说读一次以后你不想再读,因为这部小说只有一条线,他没有编织。可是在《红楼梦》里你到处都可以看到复杂的编织。在这一回里,作者把宝玉性的经验和刘姥姥饿得活不下去这两条线编织在一起。
  刘姥姥一出场,小说语言完全变了风格。刚才还都是优雅细腻的语言,而到了这里就变得非常粗。她骂女婿,说你就会在家里“拉硬屎”。意思是说一个人很穷,可是又不愿意去求人。作者刚才还是秦可卿,现在就变成了刘姥姥。
  曹雪芹最后十年写《红楼梦》,穷到举家靠别人施舍稀饭过日子。他身上有一部分是宝玉,有一部分是刘姥姥,能看到苦难跟富贵的对比。一个人只有遭遇了非常大的变故,才能看到两种不同的东西。如果一生都在富贵当中,永远不会理解刘姥姥这样的生命;如果一生处在穷困当中,也不会知道什么叫富贵。
  刘姥姥进了荣国府,当然是见掌管荣国府的王凤姐。
  凤姐的出场,第三回讲过了!那个气派,作者对这个人物的精心描写,把凤姐塑造成《红楼梦》里面、甚至小说史里面不可磨灭的一个人物。
  曹雪芹从各种角度来写她,之前已经从林黛玉的眼光看过她出场了;现在又从刘姥姥的眼光来看凤姐,又是另外一个视点。
  曹雪芹写人物,往往不是说他自己看凤姐怎么怎么样,这样的话,不生动!而且作者讲的,你未必信。如果从另外一个人物的眼光来看,如果你相信那个人,你就对他所看见的凤姐形象,在心里加倍地深刻了。
  刘姥姥是一个乡下老太太,她哪里见过荣国府的那种派头。林黛玉进贾府,看了凤姐已经觉得了不得了,林黛玉是见过世面的,林家也是官家,可林黛玉看凤姐已经是高高在上,刘姥姥看她更是不得了。
  
  
  0603
  刘姥姥怎么样进国公府?
  先得通过荣国府的仆人这一关,来至荣府大门石狮子前,只见簇簇轿马,刘姥姥便不敢过去,且掸了掸衣服,又教了板儿几句话,然后蹭到角门前。只见几个挺胸叠肚指手画脚的人,坐在大板凳上,说东谈西呢。刘姥姥只得蹭上来问:太爷们纳福。”
  不到两百个字,真是把人情世态写绝了,贾府的家奴,挺胸叠肚,指手划脚,刘姥姥想跟他们说几句话,也给把衣服掸一掸,还得溜到门前,蹭上去,给他们说话。这么几个词,就把侯门似海,穷人的胆怯写的活灵活现的。刘姥姥还把老百姓对当官的称呼"太爷"拿出来叫这些奴仆。她给他们说,我要找周瑞。
  刘姥姥打扮起来,带着板儿走了一天的路。走到荣国府门口,看到两个石狮子,看到这么高大的门,她都吓呆了。很多人在门口忙来忙去,没人理她,她不知道怎么办。她等了半天,想想也不能白来,总要见见人吧。这里用了好几次“蹭”字,“蹭”就是脚都提不起来,在地上磨。这是因为害怕。我们很少看到宝玉走路是蹭着走的,刘姥姥就是蹭的,因为她第一次见这样的阵势,吓呆了。
  她只好蹭过去,说大爷大爷,我要找周瑞。那个人就从头到尾、上上下下打量她。这种大户人家负责通报的人,眼睛一看就知道来者是什么身份。荣国府已经富有了一百年,每天不晓得有多少穷亲戚、穷朋友来要钱,或者乞丐来讨点东西,他们已经非常有经验。看到刘姥姥穿得破破烂烂,说你坐到那边去吧,在那边等着,等一下周瑞就出来了。这些人根本就没把她当回事。
  刘姥姥命很好,有一个老管家就说,你们何苦耍她,她从乡下来,干吗让她一等就等一天。这里让人感到一种心酸。对于这种阶级差距,刘姥姥根本就不知道。她对那些人的话信以为真,让她等着她就等着。她本来就没有吃饭,也不可能在京城里买东西吃,就那么饿着肚子等。老管家有一点不忍,跟刘姥姥说,周瑞不在家,到南边收地租去了,他太太倒是在家,但是不住在这里。这是第一个线索,至少让刘姥姥有机会可以见到周瑞家的。
  刘姥姥千恩万谢,绕到后面。大户人家的后门,跟前门的景象是不一样的,摊贩出现了,“闹闹吵吵,三二十个小孩子在那里厮闹”,这些小孩是用人和管家的孩子。刘姥姥拉住一个问:“我问哥儿一声,有个周大娘可在家么?”那个孩子说:“那个周大娘?我们这里周大娘有三个呢,还有两个周奶奶。”陪房都是同一家人,所以姓周的人很多。刘姥姥说是太太的陪房周瑞。这个孩子就说:“这个容易,你跟我来。”
  这个孩子“跳蹿蹿引着刘姥姥进了后门”,小孩走路不好好走,一面跳一面蹿,扭来扭去的。都是在走路,形容刘姥姥是“蹭”,形容小男孩就用了“跳蹿蹿”。《红楼梦》里有很多非常活泼的民间语言。“至一院墙边,指与刘姥姥道:‘这就是他家。’又叫道:‘大大妈!有个老奶奶来找你呢!’周瑞家的在内忙迎了出来,问:‘是那位?’周瑞家的认了半日,方笑道:‘刘姥姥,你好呀!你说说,能几年,我就忘了。’”这些语言都非常短,完全是北方土语,从宝玉、黛玉的口中听不到这样的话,语言风格完全转到了民间。
  刘姥姥一面笑说道:“你老是贵人多忘事,那里还记得我们了。”这是民间的一句话,有一点奉承对方,另一方面也有一点嗔怪,意思是我们现在不行了,你怎么会记得我们。
  下面就问到重点。周瑞家的问刘姥姥:“今日还是路过,还是特来的?”刘姥姥就说:“原是特来看看你,二则也请请姑太太的安。若可以领我见见更好,若不能,便借重嫂子转致意罢了。”这里讲得很委婉,她要见王夫人,因为见到王夫人才可能拿到钱,可是她不敢讲。她知道自己高攀不起王夫人,所以她说特地来看你周瑞家的,然后才说如果可以见见太太就见见,如果见不到就麻烦周瑞家的帮她转达她来看王夫人的意思。周瑞家的当然马上就听懂了,猜到了她是来要钱的。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