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第五回文本细读

第 5 回
  
  游幻境指迷十二钗
  饮仙醪曲演红楼梦
  
  
  0501
  故事梗概
  贾母怜爱黛玉如宝玉;宝钗来后,人多倾向之,黛玉不忿;宝玉视其如一,略偏于黛玉;二人因亲密 后生口角。
  贾母等去宁府赏梅。秦氏(乃贾母重孙媳妇中第一个得意之人)领宝玉去她房中安睡。梦中观看金陵十二钗正册、副册及又副册。
  
  读过《红楼梦》的人都知道,此书最关键的章节是第五回和第六回。
  第五回其实是这部近百万字的小说的真正开头。
  在小说开始时,贾宝玉做了一个梦,梦到一个叫做太虚幻境的地方,在那里他看到一些大柜子,柜子有很多抽屉。他一一打开抽屉,在每个抽屉里都会看到一张画,旁边写有几句诗。那些诗,是他一生中碰到的女性的命运。
  《红楼梦》这部小说结构特殊的地方,在于它把故事结局放到前面来写。
  很多朋友在人生彷徨的时刻,常常会到庙里抽一支签。这支签告诉你一生会碰到的事情。令人惊讶的是,所有的签都在可解与不可解之间。人对命运的依靠,好像永远没办法完全消除,因为这是对未知事物的一种好奇,谁都很想知道自己接下来会碰到什么样的事情。像在台湾,好多人会在早上买一份报纸,去看十二个星座及其近期的运势。看了以后你也很抽签的人常常觉得很准,那是因为对签你可以这样解释,也可以那样解释。
  贾宝玉打开的抽屉里的判词,就是判定一个人一生命运的词句,而这些判词都在可解与不可解之间。
  我们知道判词写的是谁,但不能完全理解很多句子真正的意思。比如“一从二令三人木”,这跟谜语一样。搞红学的人一直在猜测它到底是什么意思,知道这是王熙凤的判词。有人认为,人跟木加起来是一个“休”字,就说是她最后被贾琏休了。古代女子被休就是被婆家赶出去,是很惨的事。但是也有人不同意这个说法。曹雪芹留下很多千古难解的谜,有点像我们在庙里抽的签,你永远不知道它真正的意思是什么,而它的精彩也在这里。
  小说大结局全部在第五回,如果你想知道《红楼梦》中每一个人的命运,你就要不断回到第五回来看。因为那些诗已经放在那里,你会去印证。就像你在庙里求的签,可能是十年前抽的,你会一直放在抽屉里,隔一阵子拿出来看一看,看到底对还是不对。
  诗跟生命之间的印证关系全部在第五回当中。
  除了判词,还有十四支曲子。
  这十四支曲子也是讲书中最重要女性的命运(十四支是指包括了《红楼梦引子》和《收尾•飞鸟各投林》)。
  第五回是全书极重要的神话架构,应该说,作者从第一回开始,慢慢慢慢架起来,至此整个神话架构完成。庚辰本回目是“游幻境指迷十二钗,饮仙醪láo曲演红楼梦”。我个人比较喜欢程乙本回目:“贾宝玉神游太虚境,警幻仙曲演红楼梦”。太虚幻境很要紧,点出书中重要人物的命运。贾宝玉神游太虚幻境,是书里面最重要的章节之一。
  真与幻,人与仙,是如何借宝玉神游联结起来的呢?我们下回分解。
  0502
  这一讲,我们先来认识贾敬、贾珍、秦可卿。
  贾敬,还记得吗?这位宁国公,把世袭位子让给了儿子贾珍,自己求道炼丹去了。他生日也不要过,说不要来惹我,你们去做好了!于是做生日的时候,宁国府请贾母一群人去看戏吃饭。
  王熙凤、贾宝玉一起去了。
  宁国府有一个人在这本书里蛮要紧的,就是秦氏——秦可卿,她是贾蓉的妻子,也就是贾珍的儿媳妇。她可说是宁国府第一得意之人,大家都喜欢她,兼有林黛玉跟薛宝钗合起来的美貌。在曹雪芹心中,钗黛两个美人合在一起大概是最理想的美人了,秦氏就有这么美。在《红楼梦》书里,她也有很大的象征意义。秦,情也。曹雪芹取人名、地名,很多时候都有象征意义,看了这个梦就知道了。
  贾宝玉在梦中,跟一个叫作兼美、字可卿的女性在一块,她是太虚幻境警幻仙姑的妹妹,也是秦氏在梦境里的化身。
  第一次,宝玉尝到了性爱的觉醒。所以对贾宝玉来说,秦氏象征唤起他情欲的人。是怎么引他进入梦境的呢?
  到宁国府这天,宝玉要睡午觉,于是给他一个房间,秦氏带路。一看房间里写着:“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讲要怎么求取功名,又有什么《燃藜图》,这种东西贾宝玉不喜欢,忙说:“快出去!快出去!”秦氏说,这么漂亮的房间你也不要,那怎么办呢?只有我的房间让给你住了。别人说,宝玉是叔叔,住侄媳妇的房间不妥,秦氏就说他能多大呢!秦氏当然比宝玉大几岁,而且结婚了,没关系,就带他去看看。
  一进去就闻到一股甜香袭面而来,秦氏房间里面很香,香闺嘛!宝玉觉得“眼饧xíng骨软”——闻那个香味,骨头都软掉了。再看,墙上有唐伯虎画的《海棠春睡图》。唐伯虎画美人很有名,美人画有 秦太虚的一副对联:“嫩寒锁梦因春冷,芳气笼人是酒香。”秦太虚就是宋朝的秦观。庚辰本是“芳气笼人是酒香”。我觉得这个“笼”字不对,应该是程乙本的“袭”字,“芳气袭人是酒香”。有两个原因:第一,当然这个“袭”字比“笼”字好;第二,袭人两个字,刚刚说曹雪芹用的词没有一个是随便用的,袭人是谁?贾宝玉最贴己的一个丫鬟,而且这一回跟她有关。所以这么一句联诗,他不是随便用的。
  作者在这里暗伏了许多线索,看《红楼梦》要细心地看,每一句诗,每一句词,每一句陈述,可能都有所谓“背面敷粉法”,准备在映衬什么,很多看似不经意却都有关系的。看看秦氏房间放了什么东西?武则天当日镜室中设的宝镜,赵飞燕立着舞过的金盘,都是大美人,最性感的、最香艳的美人。还有,安禄山掷过伤了太真乳的木瓜。这是《太真外传》里写的,讲杨贵妃跟安禄山有这么一段情,安禄山拿木瓜一砸,哎哟,砸到杨贵妃的奶,那个木瓜珍贵了!这么多历代美人的东西放在这个地方,宝玉能不做春梦吗?
  梦到什么呢?出来一个美人、一个仙子。怎么形容她?
  《红楼梦》里常常有诗词歌赋,它们帮了《红楼梦》写作很大的忙。这一段像赋体,《楚辞》里面“兮”字很多,用很华丽的字句形容仙子,就像《湘夫人》、《山鬼》那些词藻,都形容得很有味道。这个仙子是什么人呢?“吾居 离恨天之上,灌愁海之中,乃 放春山 遣香洞 太虚幻境 警幻仙姑是也。”幻境,这整本小说一直在研究什么是真,什么是幻。曹雪芹常常在提这个问题。到底什么是真实的东西?什么是一场大梦?太虚幻境也是这个意思,我们心中一个理想的国度,一种幻觉的东西。宝玉带着我们来了。
  太虚幻境,是怎样的呢?我们下回分解。
  
  0503
  上一讲宝玉带着我们来到太虚幻境,一开头看见“太虚幻境”四个字,它有一联:“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假作真时”,本书一开始就借着甄士隐、贾雨村的两种生活态度,提出:是要悟道解脱,还是沉沦红尘呢?“无为有处”,什么是有?什么是无?什么是空?什么是色?贾宝玉这个时候还浑然不觉。浑然不觉的好!如果这时候懂了,就没有下文了。人生的真昧,人生的命运,警幻仙姑讲给贾宝玉听,他这时候还没有开窍。
  要等到后头,历经痛苦劫难,贾宝玉第二次再回到太虚幻境来看,那时他懂了,知道了认识的人的命运,他自己的命运,他才大彻大悟。
  现在这个时候还没有懂,他转过牌坊,宫门上面写着四个大字“孽海情天”,惊心怵目!我们处在孽海,都是一些孽债,佛家讲的都在这里。情天,一裂了以后,永远补不起来。多少人在孽海情天里面浮沉。旁有对联:厚地高天,堪叹古今情不尽;痴男怨女,可怜风月债难偿。
  贾宝玉要经历各种“情”的考验,最后才悟道。此刻,他看太虚幻境,何为古今之情?何为风月之债?他不懂。
  太虚幻境里头有什么?这个司,那个司,有很多册子,一看,也不懂。他就跑到那一个一个司去,痴情司、结怨司、朝啼司、夜怨司,各种各种,春感秋悲,还有个薄命司,一看呢,橱窗里放了很多册子。他看到有一本“金陵十二钗正册”,里面载的就是这十二钗一生的命运。除了正册以外,还有副册,里面不是金陵金钗,还有很多女孩子,像那些大丫鬟的都有!那个副册还有又副册,里边大部分讲的是丫鬟,算是第三线人物,可是对宝玉很重要,其中有两个他最关心的竟在里头。
  《红楼梦》里有一个名称叫“金陵十二钗”,指十二个最重要的女子,她们是贾家的元春、迎春、探春、惜春,林黛玉、薛宝钗、史湘云、王熙凤、巧姐、李纨,还有秦可卿、妙玉。有趣的是,不是一人一首判词,林黛玉和薛宝钗一直在同一首判词里。“玉带林中挂,金钗雪里埋”,“挂中林带玉”,用一个倒读的方法把林黛玉名字放进去了。“雪”一直是薛的谐音,在《红楼梦》当中所有提到雪的部分,都在影射薛家,“金钗雪里埋”讲的是薛宝钗。可它们是同一首诗,是不是作者觉得林黛玉和薛宝钗不是两个人,而是同一个人?或者,对于作者来讲,他一生当中最难以忘怀的两个女性就是林黛玉和薛宝钗,如何选择是一个难题,选择一个,对于另外一个将是很大的遗憾,因为林黛玉和薛宝钗是两种截然不同的生命典范。
  我觉得作者触到了生命的本质,这个本质是存在于我们的潜意识里的,是我们从来都不敢说的。你会发现你的一生中,当你决定跟一个人结婚的时候,其实对另外的人可能就是遗憾。《红楼梦》中隐含着很奇特的意思,是说人只要有选择,就会有遗憾。对作者来讲,人世间的美好幸福是不能全得的。有所取,就有所舍;有所得,就有所失。林黛玉和薛宝钗一直是很有趣的象征,好像两人合在一起才是完美,如果她们是两个人,就永远不完美。所以在作者幻想的世界里,在判词当中,她们变成了合在一起的生命形态。不管是判词还是《红楼梦》的十四支曲子,林黛玉和薛宝钗一直是一个特例,这是需要注意的一个现象。
  第二个要注意的现象是,如果说《红楼梦》是十二金钗每个人有一首判词,每一个人有一首曲子,就不会有十四支曲子。《红楼梦》的十四支曲子并不是完全在写个人。譬如最后一支曲子明显讲到“欠命的,命已还;欠泪的,泪已尽”,前世欠别人命,这一辈子要把这个命还掉,前世欠眼泪,这一世要把眼泪全部流完,这当然是讲林黛玉的故事。最后讲到“好一似食尽鸟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这里写的不是任何个体,而是写这个小说里所有人的下场。所有人来这一世,不管争名还是夺利,最后都会走,作者用了一个近似于老庄的写法,告诉我们人世间所有的繁华到最后都是空忙一场。
  第五回要一看再看,以后读到后面任何一章你都翻回来去印证第五回的结局。一部小说一开始就把结局告诉读者,这很冒险,因为如果知道结局,读者很可能就不想看下去了。可《红楼梦》告诉我们,结局不是最重要的,人怎么一步一步走向那个结局才重要。
   0504
  这一讲,我们来认识晴雯:作者疼爱的别具角色。
  宝玉先打开的是“十二金钗又副册”,第一首判词写晴雯,她是《红楼梦》里宝玉身边一个非常重要的丫头。“霁jì月难逢,彩云易散”在讲“晴”和“雯”,是她名字里的两个字。说她“心比天高,身为下贱”,是说晴雯是一个奴婢,一个丫头,可是她“心比天高”,因为她非常爱宝玉,要把自己所有的热情全部献给宝玉。当王夫人觉得晴雯在勾引宝玉以后,将她赶出贾府。晴雯落难,即将病死时,她感觉自己跟宝玉在一起的愿望完全落空了,这是写晴雯的悲剧。也许更重要的是,晴雯之所以酿成悲剧,是因为她始终心有不甘,她不肯认命。她觉得凭什么我身为下贱,就不可以心比天高?她要追求更大的生命激情和人生目标。晴雯最动人的部分是在临终的时候,把她留的三根指甲咬断,交给宝玉。一个丫头要做很多粗重的工作,她竟然留了三根慈禧太后那样的长指甲。从这里可以看出,她一直想去追求另外一个美好的世界。临死前,宝玉赶来看她,她已无法坐起来,便用最后一丝力气咬断这三个指甲,把它给了宝玉,这个场面让人震惊。她觉得这辈子白留了这三个指甲。指甲是肉体的东西,她一直爱宝玉,却没有跟宝玉发生任何关系。第一个跟宝玉发生关系的是袭人,袭人看起来是最乖的女生,很柔顺。晴雯被赶出去,是因为王夫人觉得她的头发常常梳得不正经、不规矩。可是很奇怪,真正大胆的女孩不是晴雯,却是袭人。晴雯什么也没做,所以她觉得特别冤枉。晴雯 “心比天高,身为下贱”,作者对她有一种心疼,她好像惹人厌,好像是一个不规矩的人,可是她比很多不规矩的人还要规矩。作者在看人生的时候有一种透彻,他不是在评判人的好坏,而是在阐发一个道理:人的命运悲剧是个性的悲剧。
  《红楼梦》为什么第一个用晴雯?
  要注意曹雪芹写人物,他不是单线塑造的。
  林黛玉这么一个重要的人,曹雪芹用好几个人围着她,等于都是林黛玉的化身似的,是林黛玉的镜子意象。晴雯是第一个,龄官、柳五儿……绕着,等于黛玉放在中间,旁边都是镜子,这镜子里面映出黛玉很多影像来。
  晴雯的个性、样子,都有点像黛玉,“眉眼像林妹妹”是王夫人直讲的。后来王夫人把她赶出去,就因“风流灵巧招人怨”。晴雯的命运悲惨,黛玉最后的结局也不好,曹雪芹把晴雯放在第一个并非偶然,第一个先出来,后面牵引着黛玉,黛玉的命运才是最重要的。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