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第四回文本细读

第 4 回
  薄命女偏逢薄命郎
  葫芦僧乱判葫芦案
  
  
  0401
  故事梗概
  雨村补授应天府,薛蟠与冯渊争买玉莲,冯渊被打死。雨村欲拿薛蟠,当日葫芦庙小沙弥、如今雨村门子阻其发签,说薛家乃护官符上之雪(薛)。雨村听门子之计,徇情枉法。
  薛家百万之富,薛母乃王子腾之妹,与贾政夫人王氏一母所生。
  薛蟠要自家另住,薛姨妈要和王夫人厮守几日。进贾府后住梨香院。
  
  这第四回中,接续第三回,说黛玉进贾府的第二天早上,她给贾母请完安,又到王夫人房里请安,发现王夫人很忙,在看一封信,原来王夫人的妹妹薛姨妈家出了人命官司。
  十二三岁的小孩子也不懂人命官司到底怎么回事,也不太方便打扰王夫人办事情,就到李纨那里去了。作者借着这个机会,介绍了一下贾珠的太太李纨。
  李纨是十二金钗中的一位。她是贾府女性当中最守传统妇德的。这里有几句话带出李纨:“姊妹们遂出来,至寡嫂李氏房中来了。原来这李氏即贾珠之妻,珠虽夭亡,幸存一子,取名贾兰,今方五岁,已入学攻书。”贾兰就是后来振兴贾家家业的人。作者介绍李纨说:“这李氏亦系金陵名宦之女,父名李守中。曾为国子监祭酒。”国子监有点像今天的国立大学,它是国家最高学术单位,“国子监祭酒”有点像大学校长。“祭酒”这个词现在还在用,指各行各业当中最优秀的人。比如国子监要祭孔子的时候,去祭酒的一定是地位最高的人。李纨爸爸李守中就是国子监祭酒。他们家是一个书香世家,“族中男女无有不诵诗读书者。至守中承继以来,便说‘女子无才便有德’。故生了李氏,便不十分令其读书,只不过将些《女四书》、《列女传》、《贤媛集》等三四种书,使他认得几个字,记得前朝几个贤女事迹便罢了,却只以纺绩井臼为要。”这里很明显地点出李纨家的家庭观念其实很传统,她的三从四德的个性跟家里的教育很有关系。“纺绩”,就是刺绣或者织布;“井臼”,就是打水或者做家务事。过去认为女性就是要做家务事情。“取名李纨,字宫裁。因此这李纨青春丧偶,且居处于膏粱锦绣之中,竟如槁gǎo木死灰一般,一概无闻无见。”她住在贾府吃穿都不必愁,可是却如槁木死灰一般,这是讲李纨的心情。李纨青春丧偶,十几岁嫁过去丈夫就死掉了,自己带着一个孩子。她觉得应该遵守所有女性的规矩与道德,一心想着把孩子养大,什么事情都不管。在十二金钗里,李纨几乎是完全没有自我的表现。她后来进大观园,也是贾母让她去陪着这些弟弟妹妹读书而已。
  李纨是十二金钗中一个特别的人物。她的年龄跟王熙凤差不多,可王熙凤豁达锐利,要去抓权,要去表现自我。李纨的人生是悲剧性的,才十几岁就已经心如止水,没有任何欲望,激不起任何波澜。
  作者接下来笔锋一转,开始谈贾雨村。
  我们下回分解。
  
  0402
  第四回里最重要的一部分是贾雨村上任伊始,就遇上了一桩人命官司。
  他刚开始觉得官司非常简单,只要把凶手抓来问罪就可以了。雨村大怒,讲出来的是非常粗的话,他说:“岂有此放屁的事!打死人命竟白白走了,再拿不来的?”因发签差公人立刻将凶犯族人拿来拷问。然后就准备发签。古代抓人时要拿着签,就是令牌,相当于现在的逮捕令。“令他们实供藏在何处;一面再动海捕文书。”古代的城都有城门,晚上都会关城门,在城门上会贴通缉犯的画像,把他们的名字写出来,叫做海捕文书。动海捕文书,等于布下天罗地网。
  这里特别提到,他要发签的时候,案边立着的一个门子使眼色,不令他发签,他就退堂了。
  门子是谁呢?
  书中讲到雨村在密室里跟门子对话。雨村觉得门子十分面善,一时想不起来。门子就笑了,他说:“老爷一向加官进禄,八九年来便忘了我了?”雨村其实没有认出他。因为门子以前是和尚,剃着光头,现在留了头发穿着衙役的服装,所以他就没认出来。那个门子笑道:“老爷真是贵人多忘事,把出身之地竟忘了。”这个“出身之地”,是指他们八九年前都住过的葫芦庙。
  文学中常常有双关语,出身之地是我们每一个人生命的本源。贾雨村这几年都在做官,他没有想到当年落难,有人帮过他的忙。他答应去找甄士隐,也答应帮甄士隐找被拐卖的女儿。可是这些年他一直忙着做官,把这些都忘了,以至于门子说你加官进禄竟然把出身之地都忘了。
  文学的有趣在于它常让你忽然一惊,我们通常会一下子想不起生命最本源的那个东西。《红楼梦》里面常常有这种双关的禅机之语。
   “‘把出身之地竟忘了,不记当年葫芦庙里之事了?’雨村听罢,如雷震一惊,方想起往事。”雷震一惊,才记得这个门子本是葫芦庙内一个小沙弥。“沙弥”是梵文,就是小和尚的意思。葫芦庙被火烧了以后他无处安身,本来要到别的庙去修行,继续做和尚,可是又难耐清冷的境况。这个门子大概本来就六根不净,而且也年轻,就趁机蓄了发,做了门子,不再做和尚了。
   “一时间雨村那里辨得是他,便忙携手笑道:‘原来是故人。’又让坐了好谈。”贾雨村是大官,这个门子是衙役,贾雨村叫他坐,他不敢坐。门子的反应非常有趣。接下来几段我们看小说时容易忽略掉。雨村跟他说:“贫贱之交不可忘,你我故人也。”又解释说,这里是私室,不是在外面,所以不要守这些礼节,我们要好好地长谈,岂有不坐之礼。“这门子听说,方告了座,斜签坐了。”签,就是庙里抽的签,签筒里的签都是斜靠在签筒里的。意思说他并没有真正地坐,他是靠在椅边的。《红楼梦》里有很多小细节非常活泼。这是形容他的肢体语言,只几个字就把那个感觉形容出来了。这个门子跟贾雨村的关系也就充分表达出来了。
  然后贾雨村就问到了重点,说你刚才为什么做手势使眼色不让我发签。门子道:“老爷既荣任这一省,难道没抄一张本省的‘护官符’来不成?”他点出了一个东西——护官符。
  所有做官的人都有一张单子,这个单子写的是不可得罪的人,叫护官符。雨村忙问:“何为‘护官符’?我竟不知。”贾雨村是贫寒出身,对这种牵连世家的东西不了解。亲戚的关系都是非常紧密的,在社会上要用这种方式来维护一个特权,不管是权力还是财富都必须用这样的方法来维护。这个门子听了以后就说:“这还了得!连这个不知,怎能作得长远!”
  他说:“如今凡作地方官者,皆有一个私单,上面写的是本省最有权、有势、极贵 大乡绅的名姓,各省皆然;倘若不知,一时触犯了这样人家,不但官爵,连性命还保不成呢!”这个门子点出了护官符的重要性。他说:“方才所说的这薛家,老爷如何惹得他!这一件官司并无难断之处,皆因都碍着情分脸面,所以如此。”他一面说一面从口袋里取出一张抄写的护官符来,可见这个门子是个心机很重的人,否则不会没事就带一个护官符的。他已经认出贾雨村,他要找到适当的机会把这个护官符交给贾雨村。他是关心贾雨村吗?显然不是,他很可能是想借这个机会钳制这个做官的人。就是说他交给贾雨村护官符,这个案子只有他知道,有一天他也可以用这个来要挟贾雨村。这就是官场,作者非常懂这些。虽然他也厌恶,但他十分了解这人情世故,所以他就把这些写得极好。
  雨村拿护官符一看,都是本地大族名宦之家的谚俗口碑,其实就是民间的歌谣。民间常常会把官宦的情况编成一种民谣来传唱,有点类似顺口溜,一听就知道现在当政的是谁。
  曹雪芹非常了解现实社会,所以《红楼梦》好看,一方面神话架构了不得,一方面它的写实主义也是到顶点的。这里稍稍点出贾雨村这个角色的人格,后来贾家没落的时候,贾雨村果然对有恩的贾家加踹一脚,这正是官场反复无情的写照。
  这个护官符写的什么呢?我们下回分解。
  
  
  0403
  上一讲,我们说道门子给贾雨村一个护官府,这个护官符上写着:“贾不假,白玉为堂金作马。”这里面有典故,同时也在讲他们的富有,就是用白玉做房子,用黄金来做马。下面注解是宁国公、荣国公开创这个基业,宁国、荣国二公之后,共二十房,除宁、荣亲派八房都在京都外,在原籍还有十二房。这样就可以了解到贾家的势力之大,蔓延在各个地方。
  第二个就讲史家:“阿房宫,三百里,住不下金陵一个史。”表明史家的势力很大,就连秦始皇盖的阿房宫都容纳不下。这个史家是保龄侯尚书令史公之后。他们的第一代是保龄侯尚书令,史家一共分为二十房,都中现住十房,原籍十房,贾母就是这个家的小姐。史家的小姐嫁到了贾家。贾母的侄孙女史湘云也是这个家庭出来的。
  第三个是王家:“东海缺少白玉床,龙王来请金陵王。”东海龙王也要到金陵的王家来借白玉床,表示金陵王家很富有。王家最早是都太尉统制,也就是武官出身,到了这一代就是王子腾,就是王熙凤的父辈。他们一共十二房,都中有二房。
  第四个就讲到了薛家:“丰年好大雪,珍珠如土金如铁。”雪和薛是谐音,一直在暗示薛家。他们使用珍珠、黄金就像使用土和铁一样。第一代是紫薇舍人薛公,紫薇舍人是秘书省里的一个官位,是一个文官。“现领内府帑tǎng银行商,共八房。”皇宫里用的钱叫“帑”,就是说国库是由他们家管的,有点像近代的孔祥熙这种角色,他们行使造钱币之类的职权。
  这个门子跟他说,贾家、薛家、史家、王家四家连络有亲,他们彼此都是亲戚。王子腾的妹妹嫁给贾政,就是王夫人;一个妹妹嫁到薛家,就是薛姨妈,所以王、薛都有关系。史太君嫁到了贾家,王熙凤又嫁到贾家,彼此间互有牵连。《红楼梦》的后补四十回也是薛宝钗嫁给贾宝玉,又是薛家跟贾家联姻。
  门子告诉贾雨村:“四家皆连络有亲,一损皆损,一荣俱荣,扶持遮饰,皆有照应的。才告打死人之薛,就是丰年大雪之‘薛’。不单靠这三家,他的世交亲戚,在都在外者,本自不少。老爷如今拿谁去?
  贾雨村刚刚做官,还是有一点直率,他就说:“却怎么了结此案?你大约也深知这凶犯躲去的方向了?”门子就笑了说:“不但凶犯逃躲的方向,我已知道;并这拐卖之人,我也知道。”
  这个门子是非常有心机的。当年,他家里的房子刚好租给那个拐子。因为他知道英莲有一个胎记,就明白这个英莲是被拐骗来的。后来门子慢慢从她嘴里套出了真话,知道她就是甄士隐的女儿英莲。按说贾雨村能够做官最应该感谢的就是英莲的爸爸,因为甄士隐当年给了五十两银子助他上京赶考。这是一个大好的机会可以回报当年的恩情,而且从做官的角度,也应该秉公执法。可是,他有今天是贾家帮的忙,所以他必须维护薛蟠。
  这个事件带出的另一个人,就是冯渊:“自幼父母早亡,又无兄弟,只他一个,守着些薄产过日。长到十八九岁上,酷爱男风,不喜女色。这也是前生冤孽,可巧的遇见这拐子卖丫头,他便一眼看上了这丫头,定要买来作妾,立誓再不交结男子,也再不娶第二个了,所以三日后方过门。谁知道这拐子又偷卖与了薛家,他意欲卷了两家的银子,再逃往他乡去。谁知又不曾走脱,两家拿住,打了个臭死,都不肯收银,只要领人。那薛家公子岂肯让人的,便喝着手下人一打,把个冯公子打了个稀烂,抬回家去三日死了。”
  薛蟠本来要带妈妈和妹妹到京城去,只是偶然在路边看到了人家卖丫头,他说喜欢就要买回来。薛蟠这个角色写得非常精彩,真正写出了豪门子弟的可怜。他绝对不是什么坏小孩,如果放在一个好的家庭,好的教育环境里,他不会是这样子的。可是他家里太有钱,爸爸早逝,妈妈宠他,以至变得无法无天。他甚至都不清楚自己到底闯了什么大祸,因为他闯了任何祸都有人替他收拾摊子。我们千万不要马上判定他是一个坏孩子,社会上这样的小孩大多都是因为家里纵容到他根本就没有法律的观念,因为所有的事情都有人包庇。
  薛蟠本来打算进京的,谁知闹出事来。“既打了冯公子,夺了丫头,他便没事人一般,只管带了家眷走他的路。”他好像没事一样,可见他以前也做过类似的事情。尤其打死的如果是穷人,他们赔一些钱也就算了。“他这里自有兄弟奴仆在此料理,并不为此些微小事,值得他一逃的。”
  门子告诉他这一段故事之后,又问贾雨村:“老爷你道这被卖丫头是谁?”贾雨村说我怎么会知道。
  这个丫头是谁呢?我们下回分解。
  
  0404
  上一讲我们说道薛蟠打了冯公子,夺了丫头,这个丫头是谁呢?
  门子说,这人还是老爷的大恩人呢,就是葫芦庙旁住的甄老爷的女儿,小名英莲。英莲,是谐音,就是应该可怜的意思,是说这个女孩子薄命,一生都非常惨。第四回的回目是“薄命女偏逢薄命郎”,她好不容易碰到冯渊,命运有机会转变好,结果又失去了。
  贾雨村如果有正义感,就应该去救英莲,可是这么做的结果将特别麻烦。贾雨村吓了一大跳,说原来是她,五岁的时候被人拐去,怎么到今天才卖?门子说,这种拐子单拐五六岁的女儿,五岁六岁拐来养在一个僻静的地方,养到十一二岁的时候,看她容貌长得好不好,带到他乡再去转卖。门子说英莲眉心中原有米粒大的一点胭脂计,他就认出了英莲。接下来的问题是,贾雨村到底要怎么处理这个事情呢?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