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评论 > 念《湘夫人》

念《湘夫人》


   楚辞敬九歌,偏有湘夫人在沅江。江北有小洲,秋风瑟瑟,悬月轻浮,横挂岳阳楼侧,一缕清辉渲染洞庭流波。秋风起,吹皱一池亘古诗韵,白云飘逝,帝子乘风。黄昏之后,可见湘夫人斑斑凝泪。
   湘水正呜咽。染绿了潇湘春雨。九嶷山下,一支斑竹,隐没在千万里。谁人路过,谁人何从。一支竹篙赋千秋。曾说湘君路过的地方,到处都开着白芷,却见湘君归来时他脸上有两行泪,一行叫女英,一行叫娥皇……后读九歌,仿佛楚辞已凝固成两岸青山,湘夫人啊,你的脸上也有两行泪,一行是沅江,一行是湘江……
   那夜,杜若正芬芳四溢。一把断弦的琴就这样在忧伤中潺潺飘响,娥皇女英的传说扣响绝美的音符,一季典雅的芳华黯然憔悴,剪不断的思绪落英缤纷。蓦然回首,双眸仍是岚烟氤氲的洞庭。
   君山无语,斑竹无声。
   再说那位湘水之神——湘君,他走在秋风袅袅的湘水边,等待,遥望,追寻。几度悲催,几度徘徊。
   水一方,晨雾掠起,湘夫人迟迟未归。湘君求而无果,于是就在湖边止步不前,看尽秋晨最后一抹夕阳。
   袅袅秋风木叶下,谁人知湘君坐等山色,看空蒙处,雨落湘江。花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湘夫人夙愿难了,终将衣袖丢入水中,将蝉衣扔向澧水之滨。在汀洲采摘的杜若,可以围成半亩花田。
   我读九歌,欲语泪先流。我说这是一个美丽的秋天,微风吹拂,洞庭扬波,木叶飘飘,虽有秋寒,可是在这样的时间里追寻心中的佳人,岂不是给自己注入无限温暖?
   袁行霈在《屈原的人格美及其诗歌的艺术美》中说:“他看到湘夫人在一片秋色的衬托下,远远地降临北渚,那神态是真能撩人几番愁思啊。”可不是吗?寒秋里,湘君登高骋望,期待与佳人约会,朦胧中他好像看到了湘夫人近在眼前,撩起他无限愁思,那愁思就是他对生活的热情,这就是温暖。尽管他刚才的“看到”是一种幻觉,佳人并未真正到来,这个结局让他困惑,让他怀疑自己的求爱是否不得其所。于是恍惚间他看到本应在蓝天上飞的鸟儿却聚集到水草边来,本应潜在水里的渔网却挂在树上,渺茫的等待触发了这种乖戾反常,没有正常归位的自然想象,风吹叶儿落,等待成惘然。但是只要心中尚有一分希望,他就要望眼欲穿他的秋水伊人。尽管有无限等待,尽管前方迷茫,所谓一切忧从中来。
   “思公子兮未敢言”。念是一种无声的言,不需要过多的言语表达,更不需要对天长啸,对日呼喊,对月垂泪,静静的等待里,那望向远方的迷糊的双眼,那静观潺潺流水的眼眸,分明透露着几分急切,又有几分失望。可是湘君对湘夫人是安静的无声的思念,此时无声胜有声啊!越安静,越是担心,这是一种忍,思念越深,忍受越痛,在安静的等待中事情好像出现了转机,湘君好像看到了什么:麋鹿不是在山野中的吗?怎么来了庭院里?蛟龙不是在深潭里吗?怎么来到了水边?吕晴飞在《古诗鉴赏辞典》里认为:“当他看到麋来庭中,蛟出水崖的时候,就认为是一种好的兆头,奇迹是有可能实现的。于是他又朝驰夕济,前迎佳人。”能在普通的场所见到不易见到的麋鹿和蛟龙,我相信这是好兆头,好兆头给了湘君继续追求和等待湘夫人的动力,为他给湘夫人后面筑爱巢的行为提供了无限的可能性。有些解读说这些是错位的景象,好像预示着他的等待也终将是错位的,我却不以为然,因为上文已有错位现象,这里又出现错位现象,确实“复直无味”,还是用“好兆头”来给湘君一些希望和动力吧。
   “合百草兮建芳馨“。在等待里,湘君好像出现了一种幻觉,听到了佳人的召唤,召唤他一同携手远去。这时的湘君突然没了刚才安静的态度,一下子忙碌起来。他在忙什么呢?忙着筑爱巢来了。筑室在水中,用荷叶、紫贝、桂木、兰木、辛夷、白玉等等名贵材料来建造房子,用白芷、薜荔、杜若、石兰等等各种香草来装饰房子,整个爱巢内外芳馨,实在让人艳羡。湘君越忙活,越是让我们看到一个真正有心的湘君,他不仅是内心思念,还体现在行动里,他精致的装饰和唯美的品位让我们对湘君又多了一份现实中有浪漫、浪漫中又现实的认识。除了装饰爱巢,湘君还邀请各路神仙好友捧场,如云的山神都前来庆贺。
   吕晴飞在《古诗鉴赏辞典》里认为:“九嶷山的众神纷纷出动,如云之众忽而接走了湘水女神;湘君的一切等待,一切盼望,一切准备,一切幻想,全部落空!”我私下认为这是不够准确的解读。袁行霈在《屈原的人格美及其诗歌的艺术美》中说:“瑰奇雄伟只是屈原诗歌艺术美的一个方面。与瑰奇雄伟一起呈现出来的,是绚丽璀璨之美。”这时候众神出动,神灵们一起降临,这是多么绚丽多彩的盛大场面啊!在湘君的眼里,湘夫人配得上这么隆重的迎接仪式。李白的《梦游天姥吟留别》中也有一个仙宫里绚丽璀璨的重大欢迎仪式:“青冥浩荡不见底,日月照耀金银台。霓为衣兮风为马,云之君兮纷纷而来下。虎鼓瑟兮鸾回车,仙之人兮列如麻。”为了迎接一个重要人物的出场,他们都营造这种绚丽的璀璨的热闹氛围,这该是多么浪漫多么温馨。
   “捐余袂兮江中 ,遗余褋兮澧浦 。” 这是我所读九歌以来,感到最纠结,最思绪叫板的一节。说的是湘君内心的无限思念,他身心都在忙活,也许这就是痴情的湘君。可是结果呢?湘夫人还是千呼万唤不出来,我们旁观者都在焦急观望,都为湘君叫屈叫不值了,可这位男神会如何反应呢?没想男神这时候走向了凡夫俗子的一面,他把袖子甩到江里去,把汗衫丢到水里去。内外兼修的唯美湘君这会儿有一点小脾气,全然不顾自己树立起来的美好形象,在你眼里是不是顿时减分了?可是我还真不这么认为,湘君是神,可是这会儿他是人,是恋爱中人,如此真性情让湘君的形象颇为直观,至真至情全部都流露而出,他也有不开心的时候,他也有闹情绪的时候,把不开心通过正当方式发泄出来,没有伤害到谁,这是在跟躲闪不见的心上人发脾气,这是在告诉湘夫人你不来我就生气,你来了我就万事大吉了,你湘夫人就是我唯一的那个系铃解铃人。这个恋爱中的男人不仅可爱、真实不造作,还有点小脾气来为这个男神增添人性的温情,湘君具有人的色彩以后就更加真实了吧!
   “聊逍遥兮容与”,事情总要发生变化,不过话说回来,如果文章在湘君发脾气中就这样结束了,我可能对湘君的看法减分。因为他至多只是个可爱的男神,有着人的喜怒哀乐,至真至纯,简单坚持,但是我不能给他的形象打满分,后面湘君出现一个细节动作,立马让我改变了对他的这种看法。这么生气了他还能 “搴汀洲兮杜若,将以遗兮远者”,湘君能快速冷静下来,继续采摘香草来赠送给远方的湘夫人,继续他的爱,执着前行,还自我安慰“时不可兮骤得,聊逍遥兮容与”。这时候的湘君变得更加稳重了,散发着成熟的魅力,因为他在等而未果急切生气的时候能在短时间内平复刚才急躁的心情,能继续采摘自己认为美好的香草,能继续等待,能逍遥周游从容自在,面对这种等而未见求而未得,这就是稳重,这就是大气,这就是成熟。譬如余秋雨在《苏东坡突围》中写道:“成熟是一种明亮而不刺眼的光辉,一种圆润而不腻耳的音响,一种不再需要对别人察颜观色的从容,一种终于停止向周围申诉求告的大气……”湘君此时就有这种成熟,这让他更加伟岸俊朗。如果说刚才的生气让他的形象丰满了很多,那么这时的从容淡定会让他的形象高大了很多。
   湘君为我们谱写了一首爱情的绝唱,我曾一次次反复咀嚼着文字,读至湘君与湘夫人两首祭祀的歌谣时,不禁莞尔一笑。原来神在恋爱的时候,也如同普通男女一样,会心焦,会彷徨,会互相误会。
   《九歌》是楚国祭祀神祇的乐歌,其中湘君与湘夫人两位都是湘水之神。二神大概是约定了见面的时间地点,然而二者在赴约之时却未能见到对方。湘君是男神,遍寻心上人未果,便继续赴约等待;湘夫人是女神,虽然内心情感热烈,但是表达会略微含蓄。找不到湘君,便一边寻觅一边规划与他的未来。难能可贵的是,二者在相恋时,他们的地位是如此平等。诗歌的字里行间里布满了芳草,流水,意象美好。这也是我喜欢九歌的原因之一。
   屈原塑造的男神形象就是这么完美,这其中,应该也有他自己的影子,体现了他的生命品质,也寄托了他的人生理想。真希望如果时光倒转,不管是湘君还是屈原,在前行的漫漫道路上,少一点障碍,多一份圆满,因为我们太感动他们的用心和真情,更钦佩他们那份在求而不得的结果面前的淡定和成熟。
   我曾看九歌字里行间,滴滴情深。曾念湘夫人一颗卑微之心,虔诚轮回。以上拙笔,均属个人有感而发,各位看官,皆可笑谈。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