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雪散文集《花落人独立》

梦雪是我的网友,准确地说,是我在《榕树下》文学网站通过彼此的阅读与欣赏所结识的文友,在这个比较优秀的文学网站里,有两个人气很旺的文学社团,一个叫“雀之巢”,是以中年人为主体的精神家园;一个叫“橄榄情”,是侧重于军警文学的创作园林。在“雀之巢”,我是编辑,她是优秀的作者;于“橄榄情”,她是媒介,我是热心的读者。梦雪像是一个小蜜蜂,往复穿梭于这两个“血缘”很近的文学社团,除了她自己的审美标准和价值取向,也因为大家都很宠爱她,因为她是中年人这个群体里的“小妹”,她是军营里引人注目的“女兵”,更因为她的美丽,她的聪颖,她的率直,她的单纯,当然,还有她在文字中所表现出来的淡淡的忧苦为人关注。
  除了常用“梦雪”的这个名字,她还有个笔名叫“情泪女”。说实话,起初我并不太喜欢这个名字,似乎觉得有点矫情和做作。不过当我读过了读多了她的文字,特别是当我了解了理解了她的人生,也便渐渐知道了怎是“言为心声”,何谓“名副其实”。在中国,一个人名字,大都寄托着父母的希望;一个人的笔名,主要诠释着自己的生命。于是我从“梦雪”和“情泪女”的名字和文字中,一方面,读到一种美丽神奇的“梦境”,一种洁白晶莹的“雪景”;另一方面,也读到一种痛彻肝胆的“情殇”,一种写满心笺的“泪痕”。“梦雪”是唯美主义者,是相当执著的理想主义者,是一个从小就愿意做梦并在梦乡中不愿醒来的女孩,是一个希望心境同时也希望环境洁白如雪的女人,她从小喜欢美丽的“白雪公主”,她始终景仰纯洁的“冰雪女神”。“情泪女”也是悲观主义者,甚至带有虚无主义倾向,是一个很难接受生活中任何污点与噪音并且多少有些洁癖和清高的女子,是一个不再相信童话中的美丽爱情乃至动过出世念头的女人,她为“白雪公主”和“冰雪女神”流尽了眼泪,她的许多文字便是这眼泪结成的冰凌。
  “梦雪”与“情泪女”是一个人:一个梦想爱情甜蜜、梦想亲情温暖、梦想友情纯真的女人;“梦雪”与“情泪女”是两个人:那雪已经化做泪,那情已经结成冰,一个个严峻而冷酷的现实击碎了一场场美好而温馨的梦想。而“梦雪”与“情泪女”两者的统一与对立,完整与支离,理想与现实,“白雪”与“污泥”的强烈反差,或者说是灵魂的挣扎与撕痛,生活的雪崩及奇景,构成了《花落人独立》的文学基调和审美特色,难怪许多文友读罢梦雪的文章大都有一种苦涩于舌尖痛楚于心头的感觉,而最为感动我的也主要是,那种饱含炽情热泪浸透字里行间的悲剧力量,好在苦也是一种美味,痛也是一种美感。
  梦雪的文字散发着浪漫的气息,梦雪的文字氤氲着忧郁的烟霭,然而,梦雪的文字也是冷静而从容的——不羡“微雨燕双飞”,何惧“花落人独立”,想必梦雪将晏几道的这句悲情经典选做书名,主旨并非描绘春残花败的凄凉,而是表达迎风独立的坚强,个中要义莫过于一个“独”字。岂止书名,现实生活中的梦雪正是一个特立独行的职业女性。据我所知,在家里是“公主”,在部队是“兵花”,在律师行当中伶牙俐齿,在记者生涯中妙笔生花的梦雪,极具反叛精神,无论对于溺爱她的父母还是对于疼爱她的丈夫,无论对于偏爱她的领导还是对于关爱她的朋友,她都会为了坚持自己的原则而断然说“不”。日前,我们俩还在QQ上为了序言的某些内容争论的不甚愉快……你说这人,从去年就央求我帮她“做嫁”,临近“过门”了却翻脸不认娘家人,非要坚持用自己选择的“盖头”,当然,事后仔细想想,她的观点不无道理。也正是因为这种个性,梦雪的文字极具特色而不落窠臼,或在内容上独出心裁,或在形式上独辟新径,总之,她这个人就是不怕“花落人独立”乃至孤芳自赏之。文学需要成本,而这文学的成本往往与生活的代价成正比——梦雪的“花落人独立”使她在文学中得到了很多很多,也使她在生活中失去了很多很多。
  从借用晏几道的绝妙好词做书名,我还想到梦雪文中屡次出现的另一位宋代词人李清照。显然,这位在中国文学史上独树一帜的女词人,无论为人为文都给予梦雪以深刻恒久的影响,特别是李清照在爱情和婚姻中的幸与不幸,以及荣华过后的颠沛流离,客居他乡的凄风苦雨,皆让命运不无相似的梦雪感慨颇深,共鸣悠长。梦雪的心空,也曾有过“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的孤寂;梦雪的客舍,也曾有过“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的阴冷;梦雪的子夜,也曾有过“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的苦楚。一个江南女子,最怕北方的干燥和寒冷,籍以湿润和温暖身心的便只有那梦与酒了。在梦雪的故事里,便不乏这样的离愁与醉笑。于是,《落花人独立》的作者和读者也当再一次感谢苦难,感谢流浪,感谢命运与生活。
  除了易安居士,还有两位当代才女令梦雪心仪,那就是张爱玲与三毛。读梦雪的文字,如梦如幻,时而给你跳跃和飞旋的感觉,像意识流,像蒙太奇,更像被她随手甩出的石片在水面上漂起一连串的水花,使你难以揣度作者那么多稀奇古怪的念头究竟是打哪儿来的,于是需要猜,需要悟,恍然间拍案叫绝——目随那“水漂”抵达最后一朵奇葩!如此随心所欲的笔调确有几分“看似胡乱说,实有佛道气”的《张看》风格,也是散文的大境界,即:无章法而有精神。当然,如此功夫不仅需要修炼,而且需要天赋,才情是必不可少的。曾在网上看过梦雪的照片,说不清是眉目还是神情,的确有几分三毛的模样,特别是那齐齐的盖住额头的刘海,那黑黑的垂落胸前的直发,极像撒哈拉的三毛,而更为相像的则是她们的执拗,她们的任性,她们的简单,她们的勇敢,她们的寂寞,她们的孤傲。每每看着梦雪那些在黑夜中咀嚼孤寂的文字,说真的,我在深深感动的同时也曾有过隐隐的担心。就在几天前,梦雪还在QQ里说:我喜欢张爱玲绵长而温婉的才情,更喜欢三毛短暂却绮丽的生命。这温婉的韵律和这绮丽的色彩在《花落人独立》中兼而有之,如诗如画,尽管在许多方面只是临摹而仅仅形似,但已让人喜欢。
  《花落人独立》是梦雪的处女作,亦是她在而立之年第一次回眸人生的来路。可以说,读罢这一个又一个真实的故事,读懂这一段又一段真挚的感情,也便知道了梦雪的前生、今生和来生,也便知道了梦雪的开心、伤心和忧心,也便知道了梦雪的亲情、友情和爱情。在《人生篇》里,我们看到的是作者的价值论和爱情观,是爱情的甜蜜与苦涩,是青春的回放与收藏,是人生的探索与思考;在《旅途篇》里,我们看到的是作者心中最难忘的风景,是“榕树下”的笑声,是“愚人节”的泪痕,是“那湖那山”、“那次踏夏”,是“那座城市”的“特快专递”;在《心情篇》里,我们看到的是作者心中的鸟语花香,而且,那“鸟语”多是“夜莺”在歌唱,那“花香”多是“玫瑰”的绽放,譬如《今夜心情》,譬如《今夜,我要在梦里做一回远行》,譬如《网中玫瑰》,譬如《玫瑰呢喃》窃以为,梦雪的“心情三原色”应当是“雪花白”、“月光蓝”和“玫瑰红”;在《军旅篇》里,我们看到的是作者心中的“橄榄情”和“军营梦”,是那个“激情燃烧的岁月”,是那些“阳光灿烂的日子”,是一个女孩眩晕的初吻,是一个女兵挺拔的军礼;在《回忆篇》里,我们看到的是作者心中的珍藏,听到的是作者梦中的呼唤,那里有她的童年,她的田野,她的“稻草人”,她的“牛仔裤”,她的闺中女友,她的“二胡军嫂”,而她越是拒绝现实,拒绝成长,也就越是迷恋回忆的梦乡;在《怀念篇》里,我们看到的是作者心中的祭奠,那阴阳两隔的挚爱亲朋,有疼爱她的外公,有她依恋的大哥,有在异国他乡“笑着去了天堂”的欣欣,有临死前仍在问“我们,算不算有缘”的竹风,如此怀念,是梦雪心中永远的痛;在《思考篇》里,我们看到的是作者心中不断迸发的思想火花,其中有关于“迷雾”的思考,关于“灰色”的思考,关于“战争”的思考,关于“死亡”的思考,关于“金钱”的思考,关于“爱情”的思考,关于“日记本”的思考,关于“情人节”的思考,总之,这个单元的文字更接近于理性散文,又不乏梦雪固有的妙曼与灵动。如此回眸,便是梦雪的花季与逆旅。
  作为“引言”,说到这里该是住口的时候了,否则便有喧宾夺主之嫌。此刻,窗外春雪飞扬,又把北国染成白色,不过这白色的覆盖很快就会融化蒸发的,或是渗入沃土,或是露出污泥。于是我更想告诉梦雪:那晶莹无暇的童话世界本来是不存在的,我们不必过于“理想”而盲目乐观,以为生活如同一片洁白的雪野,美丽而纯洁,当然,我们也不必过于“现实”而陷入悲观,觉得人生充满雪融之后的泥泞,没有干净地。人类应当有梦,梦乡应当有雪,可是,我们不能永远沉睡在“梦境”里流连在“雪景”中。恰如奥古斯特-谢诺阿所言:“缺乏思想的纯粹的现实主义,仅仅是一张呆板的照片,而纯粹的理想主义只是一种毫无生气的幻影”。这句话,为人为文皆有裨益,让我们共勉吧。如今,梦雪再一次回到了阳光灿灿的南方,希望你偶尔还会走进白雪皑皑的梦乡,更希望你在梦醒时分能够坦然面对现实生活中的污泥浊水,欣然接受融化了的不再洁白的雪水仍会滋润生命,那样,你的生活中便会少了些许“情殇”,你的文字里便会少了些许“泪痕”。因为,做为你的朋友,我们更愿意看到的是快乐如风轻舞飞扬的梦雪。
  其实,这一篇篇美文,不就是一片片飘落在梦乡的雪花吗?
  
  阿明丙戌年惊蛰于沈水之阳
  (原创)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