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棚瓜架女如诗

《聊斋志异》是我国文言小说的巅峰之作,郭沫若评价它“写鬼写妖高人一等,刺贪刺虐入骨三分”。作者融唐传奇范式、词章类小说优点于一炉,着眼志怪,上承史记体例,神接《西厢》《牡丹亭》,下启红楼气韵,除官场、科场文字外,更倾情塑造了众多栩栩如生的女性形象,她们反抗强暴,追求自由幸福,萌发着女性意识,成为男尊女卑社会的空谷幽兰。而那个满怀孤愤的三家村学究,也定然有着深沉的痛苦。
   一、聊斋女性意识的来源
  (一)潦倒书生白日梦
  1.科场、官场、情场
  公元十七世纪的1640年,注定是中国文言小说史上不平凡的一年。在这年的山东省淄川县洪山镇蒲家一个败落的中小地主和商人之家,一个貌似病僧的婴儿呱呱坠地。此子长成后取名蒲松龄,字留仙,一字剑臣,别号柳泉居士,世称聊斋先生。从他出生到1715年正月离世,在漫长的七十多年人生岁月中,蒲松龄经历了少年成名、中年落魄、老年无依的尴尬困境。十九岁应童子试,连取县、府、道三个第一,补博士弟子员,声价一时震天。谁知此后几十年屡试不第,功名之路再无寸进,其中康熙二十六年(1687年)因越幅被黜。直到康熙五十一年(1712年)他去世的前两年,才以七十二岁高龄援例补岁贡生。科考失利,家境贫困,蒲松龄除了三十岁赴江苏宝应为同乡孙蕙知县做幕宾一年,其余以坐馆为生:1673年始在本邑王敷正家坐馆,1675年到唐梦赉家做西宾,1678年到刑部侍郎高珩家坐馆,次年到本邑大族毕继友家坐馆,后与神韵派盟主王士祯相识,约在康熙四十八年(1709)年才离开毕家回乡。
  可以说除了十九岁考取秀才那次,科场之地是蒲松龄一生的梦魇。他空有满腹经纶,却一生蹭蹬,对科考中的黑暗腐败、贿赂公行有切肤之痛,血泪之耻,这成为《聊斋志异》科考文字的生活来源。这类文字揭露控诉,无情嘲讽,悲哀无奈,有着同题材前人所没有的思想深度和艺术魅力。蒲松龄一生不曾做官,《聊斋志异》却有着不少官场文字,抨击贪腐,揭露丑恶,《梦狼》一篇更是揭露了欺下媚上的封建官场规律,所谓“刺贪刺虐入骨三分”。这类官场文字得益于作者给孙蕙做刀笔师爷的经历,和在刑部侍郎高珩家坐馆的耳濡目染。但是,《聊斋志异》最华彩的还是它的情场文字。尤其书中女性人物性格各异,命运不同,或以常人面目出现,更多披着花妖狐魅鬼怪的外衣示人。“子夜荧荧,灯昏欲蕊;萧斋瑟瑟,案冷疑冰。集腋为裘,妄续幽冥之录;浮白载笔,仅成孤愤之书”,这位潦倒书生用自己一生的才情爱意,开辟出封建礼教压榨下别样的女性世界,塑造了一大批理想女性,闪耀着前卫的女性意识,成为封建社会最懂女性的人——这背后,站着影响他一生的女性,也有着牵缠一生的感情密码。
  2.两个女人的影响
  蒲松龄的发妻刘氏是封建礼教下标准的贤妻良母。她是一位乡村秀才的女儿,出嫁后上敬公婆,下疼夫君,守着几亩薄田,拖着一堆儿女,里里外外一把手,织布绩麻,累出胳膊疼的毛病。蒲松龄外出坐馆,全家有点肉都舍不得吃,一直留着,直到腐烂变质。她和丈夫相濡以沫五十多年,支撑起他的现实世界,她恪守妇道,勤俭耐劳,通情达理,蒲松龄对她感情很深。聊斋女性中有不少具有传统美德,忍辱负重,克勤克俭,无疑有着刘氏的印记。
  而《聊斋志异》中还有更多的情场文字,落魄书生与花妖狐魅的种种遇合。那些美丽多情的女性,大胆追求爱情自由,个性独立,命运缠绵悱恻,凄楚动人,她们身上却又镌刻着另一个女性的影子,她就是让蒲松龄纠结终生的梦中情人顾青霞。
  蒲松龄三十岁赴江苏做孙蕙幕宾,结识同道,流连花街柳巷,遇见一个懂音律歌舞又会吟诗的美丽女孩顾青霞,昵称可儿。她的生父为世家子,私娶其母,保守的公婆责备生父伉俪“因乱成婚,为欢废礼”而棒打鸳鸯,其时顾青霞尚在母腹。青霞少女时落入欢场,饱尝屈辱,托蒲松龄寄书其父,遂与蒲松龄有了亲密关系,甚至期望能赎身相从。阴差阳错,顾青霞成为孙蕙的侍姬。蒲松龄曲表衷肠,屡次上书、献诗恩主,期待孙蕙将可儿赏赐自己,最终有缘无分。数年后顾青霞病夭,成为蒲松龄一生的伤痛,他写过大量诗篇怀恋这位梦中仙姬,更在《聊斋志异》中托身鬼狐,寄托思念与哀怨。现实的世界如此逼仄,巫山神女终成虚幻,作者用书生酸楚的悲情,绮丽诡异的想象,超现实主义的笔法,创造出生动于礼教法条之外的女性世界。
  有趣的是蒲松龄笔下还有一些悍妇形象,这可能与他不贤的嫂子有关。这位尊嫂苛毒凉薄,掠夺本应属于弟弟的家产,给蒲松龄留下人生阴影,也给聊斋女性长廊增添了另类艺术形象。
  (二)女性意识在封建男权社会的艰难萌发
  1.明末清初的社会动荡与民主思想
  《聊斋志异》诞生于清初明末天崩地解、改朝易鼎之际,它所蕴含的前卫女性意识是和时代背景及当时文化土壤密不可分的。
  在蒲松龄出生的1640年前后,正逢大明数尽,张献忠、李自成扯旗造反,北方满清入关,神州大地腥风血雨,人民流离涂炭。然而,每逢大厦将倾之际,封建专制的铁屋子总会从疮孔中透进一些光亮来,照亮人们的思想与灵魂。只不过因为封建秩序的顽固性,使先进思想萌芽屡被扼杀,导致旧的野蛮专制政度循环轮替。
  诚然,封建社会中女性意识的萌发是艰难的,孱弱的,却也是女性觉醒必然的产物。现代女性意识是女性通过后天学习萌发出来的自我意识,在对自身性别认同的前提下,将自己定位为一个具有独立人格的自然人,具备独立思考能力,能够对社会赋予自己的责任与义务有鉴别地接受。她们对生产生活、教育、爱情婚姻,参政权利,人身自主权利等都会有获得的诉求。但是,传统封建社会以男权为中心,女性处于附属地位,“三纲五常”“女子无才便是德”“存天理灭人欲”条条束缚,女性被愚化奴役,沦为生育机器和玩物,甚至连缠足等戗害妇女身心健康的陋习都被国家化。这种对于女性越益严苛的礼教约束,扼杀了她们的精神健康和成长空间。
  从明朝中后期开始,随科技与生产力提高,市井文化得到发展,《三国》《水浒》《西游》及三言两拍相继出现。反礼教,追求爱情自由的《西厢记》《牡丹亭》出现,受到青年男女暗中追捧。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反对人性束缚”,倡导思想启蒙的泰州学派出现,“独抒情灵,不拘格套”的公安派继之。接着出现了明末三大思想家王夫之、黄宗羲、顾炎武。他们抨击僵化唯心的宋明理学,提倡唯物主义,反对封建专制,宣扬“不以天下私一人”。他们倡导“工商皆本”“授民以田”,尊重妇女,反对男尊女卑。虽然这股思潮泯灭于清代的思想禁锢,但余绪犹存。这种思想文化的传播是十七世纪中国女性意识萌发的根源,也是聊斋前卫女性形象产生的现实基础。
  2.作者同时代的西方女性意识的发展
  十七世纪是人类社会深刻变化时期,蒲松龄所在的古老东方帝国,正处在朝代更迭战乱频繁之中;西方社会,主要指文明程度领先的欧洲,虽有局部战乱,但经过文艺复兴、宗教改革和持续进行的工业革命,科技水平提高,生产力较快发展,社会繁荣,科技生产力和思想文化繁荣程度大幅领先世界各地。这时的部分欧洲女性占领政治舞台一角,展现出女性智慧与坚韧品格。基于文化传统,虽然也是男权主导的社会,西方女性地位历来好于东方。古希腊神话中,女神缪斯、雅典娜和宙斯、阿波罗齐名。罗马妇女的地位则被“十二铜表法”“罗马法”保护。
  欧洲政治长期分裂,大小公国、王国林立,上层女眷形成强大的外交团体,在政治舞台施展女性特有魅力。教会中修女能够学习掌握文化知识,妇女也可在教会布道。较为宽松的社会氛围使西方女性的生存环境、社交环境、受教育机会均优于东方女性,因此相同比例的西方知识女性高于东方。她们在知识结构上,不局限于文学哲学,在数学、天文学等领域都有涉猎。从十四世纪开始,欧洲多国冒出一个又一个女王,英、俄、荷兰、卢森堡、西班牙……多位女性幸运地站在权力的金字塔尖。
  1640年,蒲松龄在东方出生。同年,查理一世召开长期议会,标志着英国资产阶级革命拉开帷幕。以后的岁月,英国妇女通过参政选举、募捐等方式参与革命,拒做男权附庸、家庭主妇,走向社会,争取男女平等。
  “我本可以忍受黑暗,如果我不曾见过太阳”,18世纪英国女权主义者玛丽如是说。
  这女性意识觉醒的宣言,东方的蒲松龄没有听到,他已长眠地下。但这个动情的声音早已回荡在聊斋女性的心中,时空阻隔,表达方式不同,她们却都在用生命诠释着东方女性的心灵渴望。
  二、三个女人一台戏
  说到女性意识,不少聊斋女性身上或多或少都有体现。下面我将选取三个典型人物进行阐述,她们分别是婴宁、聂小倩、黄英。我认为她们身上的女性意识有某种内在的逻辑联系:天然淳朴的婴宁为适应礼教社会,一步步丢掉女性本我意识;为恶鬼挟持失掉人身自由的聂小倩依附男性,最终找回女人的自我意识;黄英思想前卫,打破偏见,实现财务自由,进入超我之境,其进取精神值得今人借鉴。
  (一)婴宁的笑与不笑
  按照弗洛伊德的分析,人的意识有本我、自我、超我三种,婴宁这个由鬼母养大的狐女十六岁前几乎未涉人世,在空翠爽肌的山中花海生活,社会经验接近空白,所以本我意识强大,自我意识薄弱,超我意识全无。婴宁二字,最初源于《庄子大宗师篇》,指一种心宁不为外物所扰的精神境界。婴宁幽居山野,不谙人间是非,嗜花爱笑,“嬉不知愁”,年十六而“痴呆如婴儿”,其实是天真淳朴的人生至境,无数被封建礼教摧残到失去本真的女性们若和婴宁对视,定会羞愧不能自持。在蒲松龄心中,婴宁是女性们本该有的样子,是他的最爱,寄托着作者女性解放的最美的人格理想。
  婴宁善笑,笑态百端,或拈花而笑,或隔窗吃吃而笑,或“掩其口,笑不可遏”,或爬树摘花,“见生狂笑欲堕,且下且笑”,被生揩油捉腕,“女笑又作,倚树不能行”,新婚行礼,“笑极不能俯仰”,令与男宾相见,“浓笑”,“母促令出,始极力忍笑,又面壁移时,始出。才一拜,翻然遽出,放声大笑,满室妇女,为之粲然”……
  作者精工细刻婴宁笑态,声色跃于纸上,读者也会莞尔。婴宁并非患了“笑痴”,而是心中充满无忧的快乐,尘世之人,礼教之事,往往触其笑点,就有了千般笑声,笑破千年男权制度,笑破三纲五常,将礼教藩篱笑得稀碎。“但善笑,禁之亦不可止。然笑处嫣然,狂而不损其媚”。
  这笑声并非没心没肺,婴宁的情商智商可不是一般高。上元节遇王子服,诘其“个儿郎目灼灼似贼”,遗花地上,笑语而去,看似无心,实是初步试探留情。待王生寻上门去,出枯花表白,她则佯痴装傻,以守为攻,步步设机,将男儿心思尽数“审判”明白。她尽力尊上,对婆母黎明即来省问;体恤下人,为她们开脱求情;爱花成癖,卖首饰购置花草。但当西邻色徒意欲对她不轨,她的嫣然一笑竟成夺命毒药。古代女性文学《快嘴李翠莲》女主与之有三分性格相像,李翠莲嬉笑怒骂尽天下礼教事。可李翠莲流于嘲骂一切,不知进退分寸,不顾人情道德底线,近于恶俗,最后出家了事。以她的个性,最后难免骂翻尼姑和尚。《婴宁》与之对比,思想艺术价值高下立判。
  蒲松龄毕竟深知生活三味,本我张扬的婴宁最终绝难容于礼教社会,于是鬼母责备,婆婆面命,丈夫约束,直至恶作剧害死西邻子,几乎给全家惹来一场大祸,她才“幡然醒悟”,从此“矢不发笑”,世间再无婴宁笑声。
  婴宁自嫁王子服,被人类社会接纳的过程,也是被社会教训失去本真的过程,自然的女儿性被约束,本我失去,女性意识被彻底压制。她虽有狐的狡黠,有女性的细腻多思,终究抵不过封建礼教的强大,从一个天真烂漫的少女,变成一个终生不会发笑的妇人。作者对婴宁失去笑声是心怀遗憾的,他和无数读者更喜欢的还是未被礼教束缚的婴宁,那才是健康社会、健康女性该有的笑声,该有的精神风貌。婴宁的矢不复笑,反衬了男尊女卑社会对女人天性的强大摧残扭曲功能,也是女性意识毁灭之殇。
  婴宁山野时期的精神风貌,是健康女性意识的自然流露。
  (二)聂小倩男权依附下的自我救赎
  有句流行语说,当今社会“男人通过征服世界来征服女人,女人通过征服男人来征服世界”。此话很好地说明了男人、女人和这个世界相互缠绕、相互依存、相互征服的关系。人类社会强者为王,男人的体质精力、生产劳动打仗等方面都强于女人,逐渐取得社会的主导地位,是造成历史以来的女性相对弱势的客观原因。但女性也有自身的优势,细腻缜密,柔能克刚,男女世界互补才能和谐共生。所谓女性意识,就是相对男权社会才有的命题,男人离不开女性不成世界,而女人离开男人也无法单独生存。双方需要共存共荣,相对弱势的女性要在这个世界争取自由幸福,离开男性扶助是很难的。女人可以依赖男性获得自己的幸福,这并不丢脸,前提需要她的动机是健康的,她的方式是清白的,她的努力是两情相悦的,她的结果是男女双赢的。蒲松龄笔下的聂小倩就是依靠男性实现自身的救赎,从而获得人生幸福。她并没有被人所鄙视,因为她付出了巨大的真诚和勇气,她的自我救赎没有走弯路,她的女性意识是清醒的,她知道自己该要什么,同样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