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妙的 “三打”

近日翻阅旧书,再次读到《孔乙己》《范进中举》《鲁提辖拳打镇关西》三篇文字。这三篇文作者不同、时代不同、描写的对象也不同,然而有一个情节却相同,那就是“打”。三篇文章都有“打”的场面,都体现作家的精心构思,巧妙用“打”。我们浅析一下“打”的妙用,有助于理解小说的主题和人物形象。
  《孔乙己》中的孔乙己好喝懒做,还做一些偷窃之事,因此免不了要挨打。作者鲁迅匠心独具,巧设孔乙己投了丁举人家里的东西,被丁举人打折了腿,使之成为孔乙己悲惨死去的直接原因。这一打,打得深刻而悲凉:一个沿着科举制度的阶梯爬上去的丁举人,毒打爬不上去的穷途潦倒的孔乙己,这就极其深刻地揭露了封建制度,尤其是封建教育制度的罪恶,有着强烈的讽刺力量。如果是短衣帮或者掌柜来打折孔乙己的腿,就达不到这一效果。这一打,打出了及第者的凶残和落第者的悲哀。孔乙己的坏习气也不是生来就有的,而是封建教育制度腐蚀了他的灵魂所致。孔乙己的遭遇使人们认清封建教育科举制度对人的毒害,激发起人们对封建科举制度的痛恨。
  《范进中举》中的打,是胡屠户为治理范进的疯病而打的。这一细节的设计,表明了作家对科举制度的态度。范进苦苦追求功名,一只考到老年,才中了一个举人。却因此喜而发疯。更可笑的是,治疗这个疯病的唯有“打”这一个良方。这一打,打得讽刺意味全出,打好了范进的病,却打得胡屠户的手弯不过来。是真的弯不过来吗?实际是封建等级制度在作怪,胡屠户是个“凡人”,打了天上的“文曲星”,他怕下到地狱去受磨难。因此手“弯”了。更耐人寻味的是,这个方法是报录人提供的。这些报录人见多识广,对范进这类人的精神状态都是了如指掌。读书人对功名利禄的追求,到了如痴如狂的程度,科举制度扭曲了他们的灵魂。对于疯癫的范进,只有打,才能促其清醒。这里的打,是对封建科举制度的无情嘲讽和鞭挞!
  《鲁提辖拳打镇关西》中的打,是正义的打,打得痛快淋漓,打得大快人心。嫉恶如仇,伸张正义的英雄人物总是被作家赋予照人的光彩。那个提辖官鲁达本来在潘家酒楼喝酒,听见隔壁有人哭泣。就去管闲事,打听得是郑屠强骗了金翠莲,害得金老父女流落无依。于是这个鲁达就来个仗义,为贫民百姓打抱不平。看那鲁达,来到郑屠肉铺前,当众几次戏弄郑屠,灭其威风,引发郑屠来与它打斗。鲁达施展武艺,提起醋钵儿大小的拳头,选准落脚点,一连三拳就把这个欺压良民。讹诈钱财、为非作歹的恶霸镇关西惩治了。这一打就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打。在黑暗的封建社会,官官相卫,百姓无法去打赢官司,惩治恶人唯有一打,其它别无选择。打死恶霸,才使得人们和读着心花怒放,感到十分解恨。鲁达这一打,打出了他嫉恶如仇,不畏强暴。伸张正义,慷慨救人的好汉形象!
  从被打者看,《孔乙己》中打的是追求功名的失败者,是读书人成功者对读书失败者的欺凌,是封建科举制度对读书人从灵魂的毒害,到对肉体的摧残。《范进中举》中被打的是追求功名的一个小成功者,是市侩人物给举人“治病”,“治病”的良方就是要打,真是对封建教育制度对读书人的至深嘲讽;《鲁提辖拳打镇关西》遭打的是恶人,是正义与邪恶的决斗,是除暴安良地壮举。再看打人的这一方,丁举人统治一方,一掌遮天,对弱小的孔乙己出手很重,打人后不了了之,完全不顾后果。胡屠户为了整酒爱婿,做的事善事。他集聚爱和怕于一身,对打人顾虑重重,为了只好女婿的病,不得不打几巴掌;鲁达是路见不平,义愤填膺,惩治邪恶,毫不留情,结果出手失误,致死了郑屠,打得痛快。从艺术效果看,《孔乙己》中的打,批判中蕴含悲凉;《范进中举》中的打,讽刺中寄寓嘲弄;《鲁提辖拳打镇关西》中的打,体现正义对恶行的惩处,也闪耀鲁达的智慧和人格的光芒。因此,这“三打”就是:一悲一喜一解恨;一揭露一嘲讽一歌颂。这“三打”真可谓看似寻常却奇妙,匠心独具出绝招!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