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程与命运在远方

台风“梅花”的入侵,使城市的上空树木摇摆、晃动,风的吼声从窗玻璃的缝隙中挤了进来,发出尖锐如哨声一般,起身站在窗口目视前方,虽看不到很远,但我心里却能看到远方的孩子们,担心着他们是否安全地到达家中。思绪里又想起小小莲儿老师的绝品微小说《远方》,一股母爱的浓情流淌,闭上眼,满脑子都是那篇微小说中的渴望“远方”的一双眼,渴望知识的那份真情,如今那孩子应该已经圆上城市之梦了吧。
  
  一
  小小莲儿老师在绝品微小说《远方》里,用第一人称的手法描写了“我”在高考结束后接到录取通知书时的向往远方的生活以及全家人为“我”上大学的费用着急而努力的情境。
  微小说以《远方》为题,并没有写明这“远方”指的是哪一座城市哪一所学校。小小莲儿老师以“远方”寓指小说中主人公的前程以及今后的命运。在一个黄土地里土生土长的孩子,有一天能“跳龙门”,是一种幸运,是家人的幸福,是村里乡邻们的期望。
  《远方》描写的是一家人的所言所行,但每个人的眼里对“远方”都有一种自己的解读。家人们在喜悦与兴奋之后,用一种纯朴的爱来支持“我”和鼓励“我”,将“我”送向“远方”。
  微小说《远方》以一张高考通知书为载体,将人们对黄土地的厚重情感与渴望知识追求美好的明天紧密地联系起来,描绘出一幅渴望与现实撞击下的人性考量之美。以“羊”为纽带,突出小弟对羊的不舍与对“我”的敬重,为了让“小羊”吃饱吃好,冒险去了“北坡”,还差一点送了小命。
  
  二
  小小莲儿老师,用散文体的笔调,以朴素真实为底色,抒发了浓浓的乡土气息与拳拳感恩之情,诗意的语言,简短的文字结构,给人以简洁洗练之感。
  微小说中对“娘”着墨不多,却生动传神。当得知“我”录取时,哭声“像急雨赶来,又像是风在嘶”,寥寥数笔,形象地描写了一种母爱透之骨髓。“娘起得比爹还早”,短短七字,将农村妇女善良勤劳的性格描写到位。当“娘”数钱后,怯生生的样子,体现出农村人以男人为天,从无多余的言语。当“哥”挖了村里的药材,“爹”要打“哥”时,“娘疯了般冲过来,张开双臂像护小牛犊子般”,一种母爱超越了平日里的那种“逆来顺受”,虽然“娘的声音带着哆嗦”,但是母爱胜过一切。
  《远方》中对“爹”的描写,虽然不能说起到主导作用,但是至少是一位核心人物,朴素的性格,倔犟的脾气,“爹趷蹴在村口老槐树下跟几个乡邻闲谝,夯实的黄土地把他熏得粗卑又浓重”,着墨不多,形神兼备。“浑浊的眼,虾米一样佝偻的背”,生活的压力在这位黄土地的汉子身上也留下了痕迹。当得知“我”被录取的事,“瞪着牛一样的暴眼,冲着我大骂,兔崽子——然后神经质地大笑,皱褶里的煤灰跟着爹的笑声一起飘出了院子”,生活的艰辛里一旦有了喜讯一下子真能改变一个人的习惯,严肃的一面突然有了笑意,竟然能让读者笑中带泪。此处的描写也充分体现了普通人的不普通性格之美,从而使人物形象立体饱满,鲜明生动。
  此篇微小说中,小弟的描写,是点睛之笔。七岁的小弟得知“我”录取后,“亦步亦趋跟在奶奶屁股后面,兴奋地大叫大嚷”,寥寥数笔,将一个七岁孩童的活泼与可爱呈现在读者面前,然后当得知要卖了羊,“仰着头,泪汪汪地扯着爹的胳膊”,一种无奈,一种童心的善良,小弟分明知道卖了羊后,哥就能上大学,而羊又是他的“宠物”,没有羊,他也没有了陪伴。在这样矛盾着的小生命里,一种放弃自我的精神与生俱来,小弟决定冒险在北坡放羊,将羊吃得饱饱的,以便能多换几个钱。读此段描写小弟的心理与行动,我几次流了泪,真正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如此懂事,又如此可爱的孩子,怎不叫人心痛呢。
  
  三
  微小说《远方》最大的特点便是语言之美,“我捧着它腾云驾雾般飘进了院子”,寥寥十四字的描写如见其人,“腾云驾雾”指的是心里的激动,快速地奔跑以及如梦般的思绪等等,一个“飘”字着重强调了急速与兴奋的样子。这样的语言是一般写作者无法驾驭的。“哥天天像风一样刮进刮出”,从侧面刻画了哥的性格,做事匆忙又年轻有力,有着风一般的速度,有着风一样的力量。
  《远方》,无论是简短的句式,还是跳跃式的语言,都是独特的,一流的,是小小莲儿老师独有的细腻的写作之笔法。成功之处,我总结一下,在于三点。
  第一点体现了小小莲儿老师的幽默风趣的人物描写之张力。比如说:“爹蹲在院子里,擎着那支老烟杆,吧嗒、吧嗒,抽得云朵压了下来。”此处的“云朵”是借喻,比喻心里的压力。又有幽默的元素,读来能让人心紧了似的,这幽默能让人落泪,是一种捂着胸口叫好的那种感觉。
  第二点又有着典雅庄重式的独特字词组合,能感受到诗意般的语言之美。比如说:“奶奶提着磨得霍霍亮的菜刀,跛着脚一挺一挺地满院追赶着那只正下蛋的老母鸡。”这画面感立体形象,既有“奶奶”行动不便的描写,又有“奶奶”内心激动高兴的体现,语言传神动人,有一种诗意般的美。
  第三点更有那含蓄凝练般的遣字造句,内中蕴藏着音乐之美。比如说:“爹霍地站起,瞥一眼躲在娘身后的小弟,长叹一声,摔门而去。”“霍、瞥、叹、摔”四字暗示着四种心态,“霍”字是突然想起某件事,“瞥”字是怪小弟看病用了钱的一种怨恨,“叹”字暗示着家中没钱供“我”上大学而又不能放弃的一种无奈,“摔”字带着个人感情,也是表现出一种粗矿与直接。连起来读,真有那种音乐之“叮当”作响,曲调与声律之美。
  
  四
  小说中,最难写的便是微小说,微小说(亦叫小小说)通常在二千字左右,简单地说:就是“篇幅短小,蕴含丰富”的一种小说表现形式。如果说,微小说是小说里的“微雕艺术”一点也不为过,“以小见大”是微小说的特色与特点。
  微小说写作中最大的难处在于“开头”与“结尾”。如何从一个侧面,一个瞬间进入故事的叙述中,大都是运用几种写法,一种是“平铺直叙”,一种是“设疑悬念”,一种是“倒叙挖掘”等等。而这些方法中最难运用的是“平铺直叙”法,没有用夸张的悬念与思考来吸引读者的眼球,没有过渡的“包袱”,在有限的篇幅里,要快速地吸引读者眼球,全靠语言的功底来完成。如何结尾更是微小说中难之又难的问题,不单单要有故事的完整性,又要有“留白处”让读者有想像的空间。既有合理的结尾又要有“出人意料”的结局,以便更加地深化主题。
  小小莲儿老师此篇绝品微小说《远方》,用简单的“平铺直叙”式的开头,“高考结束”,交待了时间。“我昏天黑地睡了三天三夜,终于醒了”,交待了人物。“然后……”交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在第四自然段便出现了高潮,“我”捧着录取通知书告诉家人,以后的叙述更是此篇微小说的骨血。如此的开头看似“平淡”,恰似那一锅热油“无声无息”暗自翻腾,从而使人物和故事达到顶级高潮。
  “远方”的结尾部分,让人不得不佩服小小莲儿老师的运笔之绝。“村庄越来越远,远方越来越近”,从而达到点题,并留有“空白”之处,让读者自己去想像。这远方到底是哪里,这离开村庄的人而心里存着村庄,带着村庄里人们的那份暖意走向新的起点,便是“我”和全家人以及村民们心中的“远方”。
  
  五
  品读小小莲儿老师的绝品微小说《远方》是一种文字大餐般的享受,“一滴水可以见太阳”虽说是谚语,用在《远方》上一点也不夸张,将微小说中的“小、新、巧、奇”运用得淋漓尽致,浓缩的文字,精确地捕捉到黄土地的朴素民众之爱,以及渴望知识的社会层面之情,读来让人心颤,让我心中暗暗呐喊“知识就是力量”。
  贫瘠的土地,情感富有的黄土地民众,让人感动。有着深厚的乡土气息的微小说,给人以欣慰,愉悦之感。
  此时我的眼中台风似乎小了些,心中的暖意分明又增添了几分。在远方,那个曾经的“我”,想来一切都好吧。
  
  原文链接:【八一】远方(微小说·家园)
  https://www.vsread.com/article-895661.html
前程与命运在远方来源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