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另类精彩

读《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另类精彩
  ----保尔柯察金的爱情与艳遇
  《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是一部自传式苏联小说,这本书在当时的中国是颇具影响力的。五六十年代出生的人中,不少人的名字与这本书有关,有叫张保尔,李保尔的,也有叫冬妮的,叫丽达的,甚至还有叫朱赫来的。所以说《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是我们那个年代妇孺皆知的小说,在我看来比高尔基写的《母亲》还受欢迎。
  保尔柯察金生活的年代,是苏联建立苏维埃政权,为共产主义事业而奋斗的初始阶段。主人翁保尔柯察金的形象是光辉的,他用生命诠释了“不能虚度年华而懊悔,不能碌碌无为而羞耻”的时代精神。为了信仰,他可以牺牲一切,包括爱情、幸福、甚至生命。他像一面旗帜,鼓励着那个时代的人们奋不顾身地投身革命,直面苦难,视死如归,前进走向胜利。我国也许多人以保尔柯察金为榜样,把自己身心献给了共产主义事业。少年时期的我,也认真地读过这本书。当时我对苏维埃政权和共产主义的理解是初始的、抽象的。但对小说中保尔柯察金各个阶段的爱情和艳遇经历,似乎记忆更深刻一些。
   保尔柯察金的原型是奥斯特洛夫斯基的化身,少年时期的保尔柯察金是顽皮的,淘气的,叛逆的,记仇的。因出生贫寒,经常被人欺负,而他又不愿向命运低头,对欺负过他的人是记恨在心的。那次在薛尔基的怂恿下,向瓦西里神父的面粉里撒烟丝解恨就是一个复仇的例子。十二岁被学校开除,他母亲曾低三下四求人说情,无济于事后,去当火炉工,过早地品尝了生活的苦难。
  小说对保尔柯察金外表的描述是轻描淡写的,但小说的字里行间却处处体现出保尔柯察金鲜明的个性,从小到大一直非常受人喜欢,特别是受女性的喜欢。他英俊外表和坚强的内心可以从别人的言行中感受得到,他的品行也与那些浪荡不羁的纨绔子弟完全不一样。所以,冬妮娅第一次看到河边钓鱼的保尔柯察金就产生了一种不一样的感觉,甚至觉得他跟别人打架也是颇具风采的,值得赞赏的。
  保尔柯察金对冬妮娅从不理睬,甚至有些敌意开始,到后来无话不谈,再到推心置腹。作者对自己有这样的描述:
  “一种从没有过的,模模糊糊的感情,已经偷偷地钻进这个年轻锅炉工的生活里。这种感情是那样的新鲜,又是那样不可理解地激动人心,它使这个具有反抗性的顽皮少年心神不宁了。”
  冬妮娅给好友塔妮亚的信可以看出,她对保尔柯察金的感情已经升温:
  “......前几封信里,我跟你谈到过保夫鲁沙,我原先以为,我对这个小锅炉工的感情,不过是年轻人的逢场作戏,昙花一现的恋情在生活中是随处可见的。是的,我们两个人加起来才三十三岁。但是这里面却有着某种更严肃的东西,我不知道该叫什么,反正不是逢场作戏。......”
   
  保尔在遇到水兵朱赫来之前,是好斗的,也是狭隘的。在遇到朱赫来后才渐渐懂得了一些自己还是不懂的道理,特别是朱赫来逃难时在他家住了八天,这八天他从朱赫来口中初次听到了那么多新鲜的重要的激动人心的话语,这几天对他人生是有决定性意义的。
  后来朱赫来突然被捕,保尔四处打听他的下落,一天,几个彼得留拉士兵押送朱赫来从他前面经过时,保尔出其不意地袭击了那个押送朱赫来的彼得留拉士兵,和朱赫来一起逃脱。由于丽莎看到了这一幕,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她把保尔放走一个布尔什维克的事和维克多说了,维克多本来就和保尔有仇,他就背着丽莎到城防司令部告发,还领着四个彼得留拉士兵到保尔家,抄了保尔柯察金的家,还把他抓进了牢房。
  牢笼里一共关着三个人,一个大胡子老头,一个酿私酒的老女人,一个是保尔柯察金自己。
  后来又抓进了一个姑娘,她叫赫丽丝金娜,她是因哥哥是苏维埃政权的人被抓的。那个警备司令官想奸污她,对她软硬兼施,百般欺凌。赫丽丝金娜似乎比保尔要多懂事一些,她知道在这种环境里抗争是徒劳的,最后还是无法保全自己的,她紧紧地抱着保尔柯察金轻轻地说:
  “你听着,亲爱的,我无论如何要失身了,假如不是那个军官,也就是别的那些畜生来沾污我。我给你吧,亲爱的,我给你吧。这样,那些畜生就得不到我的处女宝了。”
  “赫丽丝金娜,你在说什么?”
  她的双唇热烈而丰满,实在难以逃避。她的话语是简单而温柔的,到底他还是明白了这些话语是什么意思了。
  眼前所有的苦痛全都消逝了。他忘却了门上的锁,棕黄色头发的哥萨克兵,残酷的司令官,兽性的鞭挞,和七个令人窒息的不眠之夜。在这一瞬间有的只是温暖的双唇和被泪水浸湿了的双颊。
  突然他想起了冬妮娅。
  怎么竟把她给忘了呢?......那对美丽的,可爱的眼睛!
  于是他找到了摆脱赫丽丝金娜的力量。
  作者对一个年轻人欲望冲动的描述是入木三分的,赫丽丝金娜患难之中无奈地以身相许,体现了赫丽丝金娜爱憎分明,她宁愿把青春献给眼前的这位刚刚认识的年轻人,也不愿意被那些禽兽一样的兵痞玷污。此情此景是难以抗拒的,如果保尔克制不住,也是正义之举。但作者给了他拒绝的力量和理由────想起了冬妮娅。
  可见,保尔柯察金对冬妮娅的爱是专注的,是执着的。
  由于保尔柯察金年少,捷涅克想这个少年能犯什么罪,这个城防司令在这里都干了些什么,竟然关了这些老弱病残和少年。他问保尔是什么事被抓进来的,保尔带着有被释放的强烈愿望,说是割了哥萨克兵的旧马鞍做一只鞋底被抓的。这犯的事也太轻微了,捷涅克立即释放了这个少年。
  释放后保尔拼命地跑,其实也是逃。当保尔爬越第七道栏珊时,由于饥饿消耗了体力,再也跑不动了。停下来想想又觉得没地方去,去自己家或者去好友薛尔基家都有被抓回的危险,因为他是被错放的,不知到哪里去才安全。他还是跑,鬼使神差地跑到了冬妮娅的家门口。他想了想又不想进去,怕连累这位心爱的姑娘。冬妮娅看到保尔获得了自由很高兴,很坚决地拉他到家里。到了冬妮娅家里,冬妮娅放水给他洗了澡,让他换上了冬妮娅平时排练用的水兵装,又让他吃的饱饱的。冬妮娅还征得她母亲的勉强同意,把他安排在自己房间里的沙发上住。
  保尔想马上离开秀皮多夫卡去乌曼或基辅,要冬妮娅去找他的哥哥阿尔青和好友薛尔基。冬妮娅约了丽莎一起去找阿尔青,同时带上保尔写的纸条找到了薛尔基。
  当天晚上保尔在冬妮娅家里先后见到了哥哥阿尔青和薛尔基,哥哥安排他明天一早就走,薛尔基说没有拿回那把藏在树上的德国手枪,因为保尔家的院子里有彼得留拉士兵把守,不可能上树拿回来。
  保尔的行程安排妥当后,哥哥阿尔青和薛尔基转身离开了,保尔也转身进入冬妮娅的房间。这里又有一段精彩绝伦的描写:
  “室内静悄无声,只有时钟仍以它清晰地、不疲倦的步伐继续在行进。两个年轻人此刻谁也没有心思睡觉,因为再过六个钟头,他们就要分离了,而且说不定将永远不会再见。在这短短的时间内,他们两个人想要说的万千的思念和话语,难道能够说得完吗?
  呵,青春,无限美丽的青春呵!当情欲还未被知晓,只是从急速的心跳而模糊地被感觉到的时候;当无意间触及对方的胸脯而手儿震颤和迅速移开的时候;当青春的友情又阻止了最后的一着的时候,还有什么能比搂着颈项的爱人的手臂和像触着电流一样的热吻,更加的可亲可爱呢!
  在他们的整个友情中,这是第二次亲吻。谁也没有抚爱过保尔,除开他的母亲,别人给于他的,只是殴打。因此冬妮娅的爱抚,使她感到分外的甜蜜。
  在哪残酷的,被压迫的生活中,他从不晓得人世间竟还有这样的欢乐。
  这个在人生道路上遇到的姑娘,真是无限的幸福。
  在黑暗中他可以闻到她的发香,又似乎看到她的眼睛。他说:
  ‘冬妮娅,我是这样的爱你!我说不出多么的爱你────我不晓得怎样告诉你。’
  他的思路中断了......她那柔软的肉体是多么的诱惑呵......但青春的友情却比别的一切都更高更贵。”
  两个少男少女,在临别之际,谁又能控制青春的冲动?
   
  “保尔柯察金离开秀皮多夫卡后就参加了革命队伍,坐在炮车上,驾着一匹被割了一只耳朵的灰马,在祖国的大地上来来去去已经一年了,他已经长成一个大人了,而且更加强壮了。他已经在灾难和痛苦中成长起来了。”
  ......
  一次保尔在战斗中头部受伤,伤势很重,生命垂危。但他以顽强的生命力战胜了死亡,硬生生地活过来了。在住院期间,女护士对他的关照是无微不至的,从护士的日记里可以看出她对保尔柯察金的印象特别好,而且还带有一定的感情成份。
  出院后头几个星期保尔住在布朗诺夫斯基他们家里,冬妮娅也住在那儿,保尔立刻想吸引冬妮娅参加他们的工作。然而出身不同,信仰的不同,走的路也不同,本质和观念的差异,使他感到一向认为是那么稳固的感情开始破裂,裂痕随着后来几次交谈的深入而越来越深。
  冬妮娅怀着深深的忧愁,凝视着金黄的斜晖说:“难道我们的友谊,真像这落日的残晖吗”
  保尔凝神地注视着她,紧紧地戚着眉头,低声回答说:
  “冬妮娅,这事我们早都谈过了。自然,你晓得我曾经怎样地爱过你,而且就现在,我对你的爱情还是可以恢复的。不过在这之前,你必须和我们走同样的路。我已不再是你从前认识的那个保尔了。同样,我将是你的坏丈夫,假如你认为我首先应该属于你,然后才是属于党的。但在我这方面,第一是党,其次才是你和别的其他亲近的人们。”
  一个要追求理想,一个要享受生活,人生价值取向不同,两个少年时期的恋人最终还是分道扬镳,遗憾地没有走到一起。
   
  第二天保尔在街上看到一张由州主席签名的“契卡”布告,那个签名人是非多尔.朱赫来。保尔兴奋不已,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连吵带冲到了朱赫来办公室,此时的朱赫来已少了一条胳膊,这并不影响他们久别重逢的喜悦,他俩当时就把工作问题谈妥,保尔留下来帮助朱赫来做肃清反革命的工作。
  在工作中,保尔与共青团干部丽达相识,一次省党委会委派丽达做代表,去参加一个县人民代表大会,并派保尔做她的助手。由于列车班次少,过客和商人多,每个班次都挤的满满的,有时甚至连一个站立的地方都没有。这次也一样,那些奸商横七竖八地占着位子,丽达站在一个角落边,连身子都站不直,保尔特别过意不去,就挤到第四车厢,以检查的名义动粗动枪,才为丽达争了一个卧铺,他自己却一直坐她旁边抽烟。丽达知道保尔是因为不让她感到难为情,才不愿挨她太近。因此她开玩笑地说:
  “柯察金同志,请你把资产阶级那一套坏习气丢掉吧,来,一道躺下歇一会儿。”
  这样保尔就和他并排躺了下去,友情也由此展开。
  “在保尔的心目中丽达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她是他志同道合的朋友和同志,他的政治指导员。但她究竟还是个女人。这一点是他今天在天桥上第一次发觉的,这也是她的拥抱为什么使他如此冲动的理由。他感觉到她平匀的呼吸,她的嘴唇跟他十分靠近。这使他产生了一种要触及到那嘴唇的强烈远望。然而他终于用意志力把那愿望克服了。
  丽达似乎猜到了他的心思,所以她在暗中微笑。”
  有一天中午,丽达打电话给保尔,说自己晚上有空,叫他去她那里谈谈上次未谈完的话题:巴黎公社失败的原因。
  当保尔兴冲冲地跑到她家敲门进去时,看见一个袖章上有四颗星的军官躺在她的床上,这张床在同志们之中是没有人有资格在上面坐的,丽达还坐在他旁边双臂紧抱着他,高兴地说着什么......
  保尔非常痛苦也非常冷淡地和那军官握了手,说晚上要去卸木头而愤怒地离开了。到了天桥他对自己这样说:
  “柯察金同志,实在,我真不明白,为什么你一发觉丽达有个丈夫,就那样难过呢?丽达曾经告诉过你说,她没有丈夫吗?即使她就是这样说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你为什么要难过到这种地步呢?何况,我亲爱的同志,你一向不就是把这种关系看做是思想上的友谊吗?......你为什么要那样莽撞呢?”他讥笑地反问自己:“假如他不是她的丈夫呢?比方说,万一是她的兄弟或叔叔呢?......要是那样,你岂不是做了一桩蠢事────无缘无故地是一个人难堪?显然,你是一个地道的粗人,一点礼貌也没有。是不是她的兄弟可以打听出来。就假定是她的兄弟或叔叔,那么,你又有什么话对他说呢?不,以后还是不到她那儿去好。”
  就这样,保尔柯察金与丽达失之交臂。后来丽达也告诉过保尔,那天晚上的那个军官是她的兄弟,但保尔一句“不要在感情上再浪费你我的时间了!”毁灭了他们之间的一切。
   
  青春终于胜利了,保尔没有死于伤寒,这是他第四次起死回生,但却被误传为已死亡。
  丽达在她一月九日的日记上这样写着:
  “为什么要这样难过呢?我刚刚哭了一场,谁会想到丽达竟会哭,而且还哭得这么伤心!难道眼泪永久是意志薄弱者的象征吗?今天流泪是因为有一种难以忍受的悲痛。......在这个胜利的日子,已经有两个人为此献出了生命:克拉维赤克和保尔柯察金。”
  可见丽达对保尔还是一往情深,感情的门还是为他开着的。如果保尔活着,丽达还是会等他的。
   
  三年后,丽达参加乌克兰代表大会前的参会代表报名时,听到一个和亡友“柯察金”同姓的报名,引起了她的高度关注,会议进场时丽达终于看到了保尔,丽达毫无忌讳地拥抱着保尔说:
  “你还活着?”
  这简单的问话告诉了他,三年多来她一直不知道他的死是误传的。
  丽达持中央委员会的代表证进入会场,和保尔柯察金坐在一起。丽达直接切入主题说:
  “我要你回答一个问题,虽然已经是过去的事情,我想你会回答的:为什么当时你要终止跟我学习功课,并结束我们的友谊呢?”
  “丽达,我想你应该是完全知道的。这是三年前的事情,现在我唯有痛责保尔当时的行为了。我一生犯过许许多多的错误,而其中最大的一次,就是结束了跟你学习功课和中止了我们的感情。”
  丽达微笑了。
  “我不需要序言,我要的是回答。”
  保尔低声回答说:
  “该责备的不只是我一个,‘牛虻’和他的革命浪漫主义也给负责。哪些鲜明描写男性与典型的、坚毅的、革命精神强烈的、大无畏而且彻底献身于我们工作的任务的书,给了我深刻难忘的印象,是我怀着要和他们完全一样的愿望。所以,我‘牛虻’式地处理着我们的感情。现在在我看来这不仅是荒唐的,而是令人遗憾的。”
  “保尔,我们现在所能做的也只有遗憾了,这谈话不幸在早已该谈的三年之后。”丽达说。
  “丽达,你是不是因为我对你始终做不到比同志更进一步而遗憾呢?”
  “是的,保尔,你过去本来可以做到的。”
  “那么。事情还来得及补救吗?”
  “已经迟一点了,‘牛虻’同志。”
  丽达现在已经是三口之家中的一员,是女孩的妈妈了。
   
  爱情是永恒的主题,《钢铁是怎样炼成的》这本书的成功之处,也在于小说的各个阶段都有保尔柯察金的爱情或者艳遇贯穿其中。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