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读《沁园春.雪》有感

近日网上看到关于毛泽东的宏篇诗作《沁园春.雪》为何36年写成到45年才发表的转帖,颇有联想。华夏二千多年的历史,若论帝王之气且有帝王之才的莫属毛泽东为首。他的诗词,起点高,豪情足,充满革命的浪漫主义,不论从思想内容或表现形式都是历代文豪所未有。翻阅历代帝王的诗作,窃以为只有和尚出身的朱元璋倒有一些气概之作,例:杀退江南百万兵,腰间宝刀血还腥,老僧不识英雄汉,只管哓哓问姓名。再如:燕子矾兮似枰砣,长虹作杆又如何?天边弯月似钓勾,称我江山又几多!又如:百花发,我不发,我若发,都骇杀!要与西风斗一场,遍身穿就黄金甲。除此还有唐末农民起义的领袖黄巢,秀才造反却富有豪情壮志,在他的诗句《赋菊》《题菊》诗中表现十分雄起。例: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再有:飒讽西风满园载,蕊寒香冷蝶难来,他年我若为青帝,报于桃花一处开!又有:记得当年草上飞,铁衣著尽著僧衣,天津桥头无人识,独倚栏杆看落晖。这是他造反失败后桥头观落日的感叹。
  除此唐太宗李世民也写过不少诗句,但表现豪迈气概的却不常见,他的“以铜为镜可以整衣冠,以史为镜可以知兴衰,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之句倒是流芳千古的名句。
  再回来看一下毛泽东的诗句,饱含豪气的句子那是不胜其数了!
  从毛的孩提时代就有出句不凡的诗句:《咏蛙》中有:春来我不先开口,哪个虫儿敢作声!《呈父亲》中有:孩儿立志出乡关,学不成名誓不还,埋骨何须桑梓地,人生何处不青山!又有面对滚滚长江有:“把酒酻滔滔,心潮逐浪高“的思虑;有桔子洲头“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的底气;有登上六盘山“今日长缨在手,何时缚住苍龙“的壮志;有长征路上“山,刺破青天锷未残,天欲坠,赖其柱其间“的雄心;有“而今我谓昆仑,不要这高,不要这多雪,安得倚天抽宝剑,把汝裁为三截,一截遗欧,一截赠美,一截还东国,太平世界,环球同此冷热“的志向;等等等等不胜枚举,可以说英雄豪气,雄才伟略始终贯穿在毛泽东的诗词句中,史上无人可敌,无人可比拟!
  再回到1936年写的那首《沁园春.雪》词上,为何一直没发表,窃以为那是低调,36年正是长征到延安不久,我军尚未强壮,此时发表“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的词句,时机尚不成熟。直到日军投降,我军从抗日战争中争得人强马壮,足能与蒋介石平起对话的条件下,在国共重庆谈判关于建立民主联合政府之机,在重庆遇上好友柳亚子向毛泽东索句,毛才送出这首宏幅巨作。有毛赠柳的诗句有“饮茶粤海未能忘,索句渝州叶正黄“的句子为证,1945年九月正是重庆(渝州)秋季黄叶时节。送出此诗后,朝野顿时大震,反响极其热烈。连蒋中正自叹不如说:作诗打仗我都不如毛泽东,唯有一事毛泽东不如我,那就是我比他辛苦!
  毛泽东在此词里先描述了中国江山风光的壮丽多娇,然后笔锋一转,引出无数英雄为此竞折腰的历史,从秦皇汉武,唐宗宋祖,成吉思汗一一数过来,只觉得这些帝王级人物也就或是略输,或是稍逊,所以就有“数风人物,还看今朝“的底气。伟哉高兮,引以为豪,东方毛泽东!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是金子必须发光
下一篇:李白的醉舞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