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搜索别楚的结果,共75条记录

觅春

除非穿过十里桃花 在猫儿满世界呼朋引伴的深夜 偷偷摘下那朵出墙的红杏 你才知春的妙 也许在晨昏里抚弄一树带雨的梨花 追赶在太阳下嚼一口芳草滚一身黄花 才是你人生的第一春 如果拖着不治…

逛习水东风湖湿地公园

1, 巍巍群山,座座碧黛,环坐下 一方来者不拒,接纳泥沙滚石,浊流雨水的洼地 不挺竹,不秀木,冰凉里,杂草丛生 在现代机器大刀阔斧,轰轰烈烈 开路铺石,劈山搭栈,挖坑平地,移花接木…

进山入林

众树成林,绿叶不托不掩花笑 花笑不招不惹鸟鸣 蜂儿嗡嗡,蝶儿翩翩 和风徐徐来去,自然各得所乐 群山绵延,放养着声色变幻的 林子,放养着狩猎的 摘果的,采药的,修行的 他们都会留下生生…

暴风

枪林弹雨里走来的 人人都携带着暴力的基因 一代代在遗传中进化 无法根治,一如家暴,校暴 哪里有人,哪里就有暴力的手 施展降人的魔力 掴出的是掌中的威风 刮掉的是藏污纳垢的乌纱 暴露的…

往日不在

那时,奈何上,终于搭建了 一条独木之桥 百里挑六,挤过河的 都在彼岸做了此岸供奉的神 后来,开放了一片自由的海 多少裸泳的人儿 自然轻松地找到了鱼水之欢 如今,桥越搭越多越建越宽 多…

被神仰望的人

风光中,每一滴水 都能在地球上自力更生的循环 人啊,你却不能死而复生 你怀抱的那个垄断世界的帝国 那也只是一部短寿的收割机 谁能不老?除了真理 长生在活着的人心中;时间里 在她面前,…

习水

不知云贵高耸的乳峰 孕育了多少籍籍无名的小溪 只知每条欢快的溪儿 都有一个追寻所爱滋润的梦 不怕粉身碎骨,逃离清寒 飞驰而下,在峡谷汇成一股 势不可挡的激流 左奔右突,冲向山外的远方…

做人

开始做人后 睡觉 就只能见机行事 囫囵吞枣了 那个抱着所爱 酣睡的 是含乳入眠的婴儿 那个抱着自己 死睡的 是落荒而逃的亡灵 为了活出一口精气神 我的心 在咖啡与药之间 跳来跳去…

晶莹剔透,棱角分明 养在人所不知的高寒里 飘向人间,只想听听 菜市场的吆喝 呼啸碾压的车轮 广场舞持久蹦哒的节奏 落地时,这些 全都不见了,唯我独白…

人没那么复杂

多少人拜江山为师 得其形神而传世的一二者 谁弄明白了 草木禽兽的存在;石头的沉默 学人仍在仰望星空 打探浩瀚宇宙的成因和模样 谁收了正果 留下的全是一个个猜想 每一枚脑袋都装着宇宙、…

幸福在过程

一骠飞骑,从古老的时间深处 穿越一路红尘,飞奔而来 妃子笑了 剥出一枚枚可口可心鲜嫩的爱 奉献给开怀的帝王 多么幸福的人生,也给了自己 稍纵即逝啊!生之短,鲜之短 欲得其乐,唯快以求…

潜海人

多少次潜入,四处打探 见了多少沉舟,就是不见我要的 你的心儿 你养了好多,好多,世上的珍奇 我只捞糊口的,带走 你的气息 痴情不改哟,我用一生征服大海 却无法征服自己,那枚 想你的心…

奔波的影子

除了孩子,还关心谁 牵牵爱,也是看风筝在否 饿了,才会记起自己 来一顿将就 热了脱;冷了穿 冷暖自知,理所当然 兢兢业业追业绩 只是爱她清点的票子 视而不见影子 奔波在孩子与票子间…

路过美国木头铺陈的栈道

收获溪鸣、鸟叫、虫叹的浅吟低唱 呼吸草木自然的清气 多么豪华奢侈啊,在黔地正安 穷到不能再穷的郊外山野湿地公园 不知城里人,是否心存感激 用着全县山里人的奉献,奢侈着 自己的日子…

害娃记

婆娘怀孕,想吃榴莲 跑遍了水果市场 没货。用互联网也打不到 一如芯片 投一万个亿,也只能打水漂 漂啊,漂,漂过海了 几十万鱼儿,也被潜回 害娃呀!那就眼巴巴,看看 货架上填空的塑料榴…

求人

去寺庙拜神的 衣服整洁,身体干干净净 不求这,就求那 去教堂祈祷的 内心都带着自责的罪过 在忏悔中,求宽恕 长亭桥廊里的 一个个风尘仆仆身心疲惫 避雨歇脚,只为赶路 人啊,可否少修寺庙…

霜降

大地真的老了,晨起赶路 遥见四野隐隐约约的霜花时 才相信 草木上每一滴露珠,都有自己 如花的傲骨 南飞的雁儿呀,别揪心地叫了 我知道 你也是身不由己,才丢下 养育你的,衰老的来处 此去…

一场山火

一触即发。火神点燃森林 火舌舔舐的青山 在无法拯救中挣扎,一寸寸裸露 火借风威,风乘火力 席卷,在你追我赶的扩大中 向着炽烈,一级级攀升 看不见你,抓不住魂 投入火海的只有现在,你的…

守护

送灵的香点燃了 就不能熄 好好守护吧,放下一切 兢兢业业 奉上一枚枚虔诚燃烧的心 直到灵归山野 就这样我们守护着 点燃的爱 燃烧着青春岁月…

为生者祈祷

默哀三分钟 为那些死于天灾的;人祸的 没活过天命的我还侥幸的活着 多少南征北战的;拼过天命的 已在丢盔卸甲中靠药活着 我还在幸存的空旷中练着金鸡独立 为了活着,你还在 违心的见人说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