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搜索周围的结果,共115条记录

幸运

在幽静的山谷 我遇见了 一株清香四溢的蕙兰 无疑 我是幸运的 而更幸运的 是它杂草一样的外表 几缕恰到好处的斑驳阳光 腐烂的树叶予以滋养 风声和鸟鸣 寂寞时也会来撩拨它 它脚下那片扎根的…

人间三月

我以为 三月 是人间最美的时节 春池涨起青波 绒鸭初试水暖 垂柳因风起舞 雨燕结伴斜飞 当然 远不止这些 还有你看不见的美好 正悄悄地走近 就像尘封的心事 会在三月里 吐露芳蕊…

叛离

我在翅膀稍硬的年纪 告别了故里 后来娶个媳妇 也是外地的 哺育过我的乡亲 我却早已把他们忘记 从不指望 那片贫瘠的土地 再来填饱我的肚皮 异域的笙歌 驱走了思乡的梦 只是每逢佳节 醉酒后会…

心迹

秋天 你走了 我没敢去追 我担心 慌乱的脚步 各奔东西 冬天 飘雪了 我终于找寻到 雪地上 你轻轻踏出的 一片心迹…

致敬边疆卫士

边关那弯冷月 自古守望着 腥红挺立的石碑 但总难守住 握手言和划定的界线 一群年轻的生命 告别父母出征 从此捍卫着 祖国神圣的尊严 青春的年纪 就与民族紧紧相牵 稚嫩的臂膀 却肩负起时代的…

漆黑的夜 分不清 是车灯照亮了道路 还是道路牵引着灯光 疲惫来袭的时候 眼前驶过一辆交会的车 它闪耀着一柱变换的光 像是一声亲切的招呼 激发出力量 我即将要去的城市 正是他归来的远方…

留住时光

年轻的时候 父亲走路很快 像是总有一条无形的鞭子 悬在头顶 而今 不见了那道鞭影 他走得 越来越慢 拖鞋甚至发出 一串沉重的叹息声 我懂 那是他想拖延时光 来缓和 这人间的行程…

写给故乡的评语

如何评价故乡? 我只写下四个字: 不善言辞。 只有叮咚的河水, 只有喔喔的鸡鸣, 只有怒吼的山风, 只有凄凉的布谷, 只有稻米的清香, 只有炊烟的摇曳。 只有母亲低声的啜泣, 只有父亲啪…

吃斋饭

深山的寺庙 每逢初一和十五 要为香客们 施舍一顿斋饭 正午时分 香客饿成灾民 围着掌勺的住持 挤作一团 他们唯恐 这口大黑锅里 少了自己的一碗 倒是树上的乌鸦 像是一排优雅的绅士 安静地等着…

时光

年轻的时候 父亲走路很快 像是总有一条无形的鞭子 悬在头顶 而今 不见了那道鞭影 他走得 越来越慢 拖鞋甚至发出 一串沉重的叹息声 我懂 那是他想拖延时光 来缓和 这人间的行程…

俯下身子

父亲教我 做人一定要 学会俯下身子 第一次 我俯下身子 躲过了 一群毒蜂的袭击 第二次 我俯下身子 吓跑了 几条追着我咬的野狗 第三次 我俯下身子 摁住了 许多嫉妒仇恨的目光…

立春

这一天 宣告了冬已远走 而暖暖的春 正朝着我们走近 枝头 泛发着绿意 耳朵里 比平日多出些鸟鸣 这绝不是幻觉 是一种渴望的心境 只要你懂 人间的冷暖 春天 就与你同行…

质问诗人

你以貌取人 你玉石不分 为什么要去赞美 孤芳自赏的梅 而不赞美 那一堆 替我驱走严寒 陪我过冬的 静卧在墙角的那堆 黑的煤…

人生启寤

人生中 不可能每顿饭 都令你愉快可口 有时需要凑合 有时需要忍受 如你正行走的路 有崎岖 也有坦途 今天遇见美好 而明天 或许会碰上丑陋…

那个冷酷的女司机

酒 这个十恶不赦的东西 一段悲伤的往事 随着倒地的空瓶子 烧心溢出 我一边踉跄地走 一边招手叫了出租 去最高的桥! 那个冷酷的女司机 也没有问我 半夜了 为什么要去那里…

后半辈子

无论是谁 指着一堆大麦或稻谷 厂门口坐着的稚嫩孩子 都甜甜地喊它们 酒 孩子打小玩在酒厂 父亲是酿酒的 每次 听到这样的回答 父亲总是笑得合不拢嘴 他说 孩子好眼力 看穿了 酒 是粮食的后半…

春夏秋冬

雨 是苍天的泪 我只在春天 感动一次 风 是火辣辣的情 总在夏天 忆起我们初见 汗 换来沉甸甸的五谷 面对金黄的秋 父亲的腰疼病又犯了吗 雪 是天空盖在大地的衾被 冬眠的生灵 正做着温暖的梦…

期待

我期待 一朵樱花绽放 那时 一定有朵云 如约飘过 我仰望的天空 我开始数着 时间的鼓点 听着它 悄悄走近的声音 心儿像是一条 渴望奔涌的河 冬日暖阳下 慢慢融化…

我爱这土地

我爱这土地 爱这先人留下的足迹 我爱这土地 爱这稻麦丰熟的气息 我爱这土地 爱这翻天覆地的生机 我爱这土地呀 甘愿做一只柔软的蚯蚓 蜷缩你的怀抱活动着筋骨 我爱这土地呀 幻想做一只翱翔的…

诅咒病毒

你究竟来自哪里 为什么妄想毁灭人类 我诅咒你 病毒 你逼着大家戴上口罩 阻止我们自由地呼吸 节日不能聚会 亲人也要隔离 景区遭到封闭 经济持续低迷 我诅咒你 病毒 你狡猾而又凶狠 人类的显微…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