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搜索瘦马的结果,共26条记录

冬雾

冬雾 一 小寒这天早上,大雾弥漫,海西县徐集卫生院院内能见度还不到三米。隔着浓雾,人们便觉得彼此间好似隔了座大山,家院里若有点要紧要慢的事,人们也顾不得斯文,扯着嗓子就喊开了。…

我心向海

我在海西生活很多年了,海西这座小城的名字虽然带个“海”字,但离海边还有近两百里。海西原先隶属淮海市,海西是近年国家行政区域调整后划入港城的。海西人对淮海市有着一种难以割舍的…

沉入心海的“三角形”

我出生在浙江中西部的一个普通村庄,那个村子叫上江村。村子不大,有四五十户人家。那时化肥农药奇缺,要想地里多长点粮食,就得靠村民的勤劳,仅稻田除草一项就让我深深地体会到在土地…

竹林里的故乡

一 小时候,村子里竹子特别多。一进村子,低头是竹子,抬头还是竹子,可谓是:房在竹园建,路从竹园过。我所在的村子是七里八乡出了名的竹子村。 一过春分,竹笋便迫不及待地破土而出了。…

“田螺”班长

我刚上小学时,班里男女同学人数差不多,只是男同学岁数都一般大,而女同学的岁数则参差不齐。男孩一到虚八岁,各家忙不迭地把小男孩送到学校。那时上小学是免费的,男孩在家除了淘气惹…

九妹

一 一个五十开外的精瘦高个男子,腋下夹着把黑伞,伞柄朝后,急匆匆地走进了上江村。上点年纪的村民都知道,腋下夹把黑伞,且伞柄朝后,这是报丧人特有的装束。人们远远地站着,惴惴不安…

同桌的你

一 我年少时很讨厌上学,可阴差阳错我这辈子竟然在学校里呆了整整18年。这18年里,我有过很多的同学,可随着自己渐渐变老,记忆力也一年不如一年了,有的同学我虽然记得他们的容貌,但实…

一堂终生难忘的课

我在西安上学期间,曾有幸听过陈忠实先生讲课。那时,学校为了拓宽学生的视野,常会邀请西安文化名人到学校举办讲座。我人近中年才开始学习英语,又喜欢胡写文章,学习压力比较大,空闲…

金花山寨

一 时间过得可真快,不经意间,30年就过去了,阿亮又回到了这个生他养他的山寨。  走进山寨,那漫山遍野的碧树和鲜花,把造物主对山寨的青睐一览无余地展现在阿亮眼前。清澈的山泉映着天…

陪伴

一 七月底,我得知大哥病危,便星夜兼程赶回浙江。到了医院,我发现大哥下身已经失去了知觉,医生说,这是癌细胞扩散压迫脊柱所致。我问医生:大哥还有没好转的可能?医生苦笑道:“除非…

石桥上的遐想

老家村子的西北角有一座石桥,石桥离村子有里把路。由于年代久远,石桥是哪年修建的,现已无据可查。记得小时候,桥西的溪滩上立有一块高约两米,宽约四十厘米,厚约十厘米的功德碑。功…

石桥上的遐想

老家村子的西北角有一座石桥,石桥离村子有里把路。由于年代久远,石桥是哪年修建的,现已无据可查。记得小时候,桥西的溪滩上立有一块高约两米,宽约四十厘米,厚约十厘米的功德碑。功…

走进马镇

就要离开故乡了,我心里不太定当,老觉得还有啥事没办妥。我寻思:按来时的计划,该拜访的人都拜访了,该办的事也办好了。沉思良久,我终于明白,我还没有去马镇看看。去马镇虽未列入我…

陈叔

早上,天特别闷热,屋内返潮,地板湿漉漉的,像刚用湿拖把拖过似的。我暗自说道:“这天又要下大雨了。”果不其然,刚吃过午饭,豆粒大的雨滴便噼里啪啦地落下了。不一会,家院里便积起…

白枇杷青杨梅

枇杷成熟的时候,正是江南老家雨天最为稠密的时节。这天好似被高温胀裂出许多口子似的,没完没了的雨,让人觉得身上都快发霉了。此时,城北白山上的杨梅还只是青豆粒大小的青疙瘩。或许…

百大麻子

一 百北高大魁梧,大眼浓眉,高鼻方嘴,只是脸上有许多的坎坎洼洼,背地里,人们都叫他“百大麻子”。据说,他这一脸的“高低起伏”是小时候捅马蜂窝留下的印迹。无论他真笑,还是假笑,…

烟雨飘过乌桕树

一 夏未午后,马镇的日头分外毒辣。街尾溪边,马镇最高大的那棵乌桕树的树叶都给晒蔫了。树上的绿衣蝉有今朝没明日似地叫着。戴着斗笠的男男女女依旧在水田里忙碌着。眼瞅着立秋了,这秧…

女人不哭

一 魏子二十三岁了,书也不读,事也不做,一天到晚就知道和一帮狐朋狗友鬼混。 父母叫他到外面打工,或学门安身立命的手艺,他虽叽叽歪歪嘴上答应。可屁股一转,依旧我行我素。父母嘴皮子…

建在木头上的良心桥

《建在木头上的良心桥》 村西一里多路的溪面上有一座青石桥,桥长二十来米,桥宽约一米半。桥的中间有两个青石条砌成的桥墩,桥墩呈棱柱状。桥的两岸各有一堵用青石块垒砌成的石墙,一并…

消失的马兰头

江南春早,正月一开头,浅睡一冬的植物便迫不急待地复苏了。田塍、沟堤、路边、溪滩上的马兰头和各色各样的野菜、野花、小草便伴着和煦的春风滋滋地疯长了。 马兰头是老家最普通的野菜,…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