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赌王

赌王


  乌狗要请肥猪吃肉喝酒,就到村中小店里赊了半只卤鸡和一斤老酒。他的腰包被钞票塞得鼓鼓的,只是这钱还不能动用,还要让它赚取更多的钱。回到家,摆了两把椅子,却只放了一只碗,倒了半碗老酒。肥猪是他前世修来的大福星,理当要请来吃肉喝酒,但现实条件不允许真请,就假设把肥猪请来了,坐另一把椅子上和他猜拳行令,吃肉喝酒。一顶恭喜呀,五登魁呀,你输了,喝,不对,我喝!八匹马呀,四季发财呀,你又输了,你喝,不对,我喝,说好了的,赢的喝酒!六六大顺呀,十个统到呀,他激动了,站起来喊,还是你输,我喝,我再喝!随后给自己灌了一大口老酒,又夹了一块鸡肉塞进嘴里咀嚼起来。
  十五年前,也就是分山分田单干那年,一个偶然的机会,乌狗与人玩扑克牌,玩着玩着就痴迷上瘾,刹不住了。十五年来,搓牌技术日益进步,尤其是练就一手看牌记牌的绝技:看着人家洗牌,无论洗的动作有多快多诡,洗好的牌叠放在桌面上,他能一口报出正副司令分别处在第几张;或者从中任意抽出一张让他猜是什么牌,他一准猜对。无奈,玩牌的江湖实在太深,输输赢赢,赢赢输输,并没有发家致富,空得了个赌王的名号而已;相反,田地荒芜了,山林废弃了,屠宰手艺生疏了,没有人叫他干屠宰活了。
  前天,石壁村的王大槐来到乌狗家,说是从山外来了一个收购木材的老板,包里有的是钱,也喜欢玩两下子扑克牌,就在他家,机会难得。乌狗立即跟王大槐走。到王家,那个老板起身相迎:做生意来到贵地,听说乌老哥牌技高超,顺便向乌老哥讨教;哦,我姓朱,叫我小朱好了。除了朱老板,还来了四个赌徒,是周边乡村的,乌狗跟他们过过招,老熟人了。客套几句之后,王大槐拿出两副崭新的扑克牌往八仙桌上一扔。朱老板说:很高兴见到赌王,很高兴认识诸位朋友,我先说一句,玩牌玩牌,玩的是开心,讲的是情分,我不在乎输赢,特地准备了见面礼,权当诸位朋友头几轮的赌注,赢了归诸位,输了算我的。说完就往每人面前放一个红包。拆开一看,两张簇簇新刮刮响的百元大钞。按说,赌场上都是刺刀见红的敌人,没有朋友。朱老板未赌先送、化敌为友的豪阔,让乌狗眼界大开。牌局一开,乌狗发现,那四个赌徒下注时果真不像以前那样缩手缩脚了。收场子的时候,三人赢三人输,乌狗是赢家,朱老板是输家,其他两个输家因为有朱老板送的红包托底,实际上没有输钱。王大槐只是旁观没有参赌,白捡了一个大红包。朱老板输的钱加上送出去的钱……嗨,真是一头任人宰割的肥猪,乌狗就给他起了“肥猪”的名,当然,只是在心底叫,面上叫的还是朱老板。
  昨天,赌牌还是在王大槐家进行。与前天不同的是,有头肥猪任人宰割的消息传开,周边乡村前来参赌的人就多了。烂冬瓜是从来不赌博的,也抵挡不住白捡一个大红包的诱惑,将家里出售一头大肥猪所得的三百八十二元钞票悉数揣进口袋,急猴猴地赶来王家报到。朱老板,不,肥猪看着越聚越多的参赌者,将随身携带的皮包拉开,抽出一沓百元新钞分发:来来来,每人两百,见者有份;拿着,不要客气;生意可以不做,朋友不可以不交;还有没拿到的吗?都拿到了?好……烂冬瓜双手接过红包,喜滋滋地往贴身口袋里装。牌局开始,众赌徒围着一张八仙桌纷纷下注,烂冬瓜退出圈外,想趁机开溜。守在门口的王大槐见状,瞪了烂冬瓜一眼,掏出刚得的两张百元大钞举在空中,当着烂冬瓜的面往牌桌上用力一掷。烂冬瓜没法开溜了,从卖猪款中数出两张皱巴巴的十元钞,小小心心地放了下去。赌博就是这样,投了第一注,就会投第二注第三注……直至将口袋里的钱输光为止,或者将他人口袋里的钱全赢到自己口袋里为止。
  乌狗发现一个特点,凡是肥猪坐庄发牌,自己往往能发到好牌,比如正副司令,比如手中已有三个2的情况下的第四个2,比如可以凑成五顺子的8。会不会是肥猪施了千术?乌狗有过这样的怀疑,但一想到哪有让自己输、让他人赢的千术,也就打消了怀疑。一定是财神爷显灵了!他在心底感叹着时来运转,在心底感激着财神爷的保佑。
  收场子的时候一盘点,乌狗是全场唯一的赢家。肥猪仍然是最大输家,却还是一副谦恭的姿态:老哥不愧为赌王,小弟心服口服。脸上漾着轻松的笑,看不出丝毫痛惜的表情,真是个视金钱如粪土的人。王大槐是输得最少的,只输了一个大红包,对乌狗连连哈着腰说:恭喜发财,恭喜发财。烂冬瓜盯着乌狗那胀鼓鼓的腰包,哭丧着脸说:乌叔腰包撑破了,不在乎我的一点小钱,朱老板送我的红包不要了,把我的卖猪款还给我,我一辈子感您的大恩大德!因为乌狗是唯一的赢家,赢头确实大,一个山乡农民劳苦一辈子,也挣不下这么多钱。
  瞧,结识肥猪才两天,赌运就亨通了,肥猪不是乌狗前世修来的大福星,还是什么?
  
  二
  乌狗是有一碗老酒的量的,之所以只倒半碗,是因为今晚还有一场赌局,他要保持足够的清醒。放下碗筷,出门看天色。天还没有落黑,夕阳的余晖将村中几座三层小楼房的屋顶染得通红。这通红刺痛了他的眼睛,他合上了眼皮,不敢再看。十五年前,家家户户住得都是跟他一样的泥墙屋,可是现在,除了个别没有劳动力的贫困户,都盖起了两层三层的水泥钢筋结构的小楼房。
  回屋,在财神爷的牌位前点燃一炷香,跪下,叩头,叩头,再叩头,祈求财神爷保佑,保佑他赌运亨通,保佑他发财,保佑他早日盖起和邻居一样的三层小楼房。拜完之后,又到门口放炮仗。炮仗放得比往常都高,都响亮,他想,财神爷一定是收到他的诚意了。
  天一擦黑,他就出发了。尚没有出村口,猛然听到不远处烂冬瓜家传出翻箱倒柜的声响,接着是摔锅扔碗的声响,再接着是烂冬瓜女人凄厉的哭喊:天杀的,天杀的,我整整养了一年的大肥猪一忽儿就没了,咋不死在外头啊!这日子没法过,我不活了!乌狗循声望去,在朦朦胧胧的夜色中,只见烂冬瓜女人冲出家门,向村外的池塘跑去,她的身后,一个十二三岁的女儿和一个七八岁的儿子边喊着娘,边向娘追去。
  眼前这一幕,跟他的经历何其相似啊!他的女人十年前离家出走,现在都不知道下落;他的大儿子不到十八岁,尚不能自立,就跟他分了家,单独另过;他的二儿子初中没毕业就辍了学,跟壮劳力一样上山拖毛竹;他的女儿十七岁就催促她嫁人,为的是获得一点可怜的聘礼作为赌资;他的老母亲哭瞎了眼睛,七年前抑郁而终……他的鼻子一酸,两颗滚烫的泪珠就溢出了眼眶,沿着脸颊无声地滑落下来。
  不错,他痛心过,悔改过,下过无数次戒赌的决心,然而,赌博这漩涡,一旦陷落进去,岂是说逃离就能逃离的呢?输了要翻本,赢了想再赢,漩来转去,斗来争去,输输赢赢,越陷越深。前天昨天已连赢两个大局,应该说把以前的亏本都补回来了,盖一座三层的小楼房的钱也差不多够了,要戒赌的话,现在是最好时机。他抬袖揩了一下眼眶,想,就此转身回家吧,两儿一女都已经成人,把他(她)们叫到跟前,跟他(她)们说,往后爹再也不会赌了,要重新做人了,让他(她)们去找娘。要是能找回来的话,跪在她面前自己打自己两个嘴巴子;然后腰杆挺起来,把荒芜的田地拾掇一下,赶紧栽上春苗;农闲了,把生锈的屠宰刀找出来,磨一磨,走村串户去杀猪,挣点手头活钱。一家人过日子,吃喝不愁呀。
  然而,今天是他与肥猪的最后一场赌局,他刚拜过财神爷,无论从技术上看,还是从运势上看,都是准赢的,就此收手,岂不可惜?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呀。况且,道上规矩,约好的赌局而不赴赌,轻者遭围殴唾骂,重者可要引来杀身之祸呀。
  赌博是要戒的,只不过不是现在;赢了今晚最后一局再戒,不迟!就这么定了。他向朦胧的前方跨出一步,又跨出一步,接着跨出了连续的步子,向黑暗深处走去,最后消失在黑暗中。
  
  三
  这最后一场赌局,约定在野外一座烧制砖瓦的窑洞里进行。从洞口猫着腰钻进去,却是一个可容纳二十余人的葫芦型空间。之所以选择这里作为决赌场所,是因为这里隐蔽性好,只要把洞口用砖块一堵,一丝亮光、一丁点声响也不会透泄出去;夜间的野外本来就少人走,即使有人从附近走过,看到窑顶的烟道有烟或弱光泄出,也以为在烧制砖瓦呢。
  松枝兹兹地燃烧着,把整座窑洞照得通亮。
  肥猪昨天就把收购木材的全部资金输光了,今天手上又拎着一个比昨天更大更鼓的帆布包。乌狗的第一感觉是,今天的赢头比昨天还大。当年,他为了筹措赌资卖自己身上流的血,让自己的女人陪别的男人过夜,骗取女儿的婚礼聘金……所以,他很清楚,作为一个输红了眼的赌徒,哪怕拿身家性命抵押,也要筹措赌资作最后一搏。所以,他深信那帆布包里是肥猪今天筹措到的赌资。
  经过昨天一通收割,除乌狗和肥猪之外,其他人都拿不出赌资了,因而,今天这场赌博,是乌狗和肥猪两人之间的对决,其他人只能作为见证人,在一旁观赌。
  肥猪不发大红包了,将那帆布包往砖台上一顿,直接向乌狗宣战。
  乌狗的眼睛闪烁着攫取的光,脱下外套,向在场人举着拍了拍,然后,朝砖台上一扔。他来之前已将全部赌资缝在这件外套里。
  王大槐知道,那鼓鼓的帆布包里,装的是一块空心砖,那件外套,却是真金白银。他凑到乌狗跟前说:老哥,能赢这一局敢情好,那一帆布包钱您一辈子也花不完;但如果输了,您可就把前两天的赢头加上原先的老底全输光了,要想仔细喽!朱老板一个外地人,咱乡里乡亲的,劝您一句,见好就收吧。
  烂冬瓜没想到今天不发大红包,又听得王大槐对乌狗一通劝说,越发觉着情形不对,拽住乌狗的衣袖说:乌叔,王叔说得对,咱见好就收吧!实在要赌,把我的卖猪款退给我再赌,那可是我家养了一整年的大肥猪啊,过年添衣,儿女上学,买油盐酱醋化肥农药,全指望它了……话没说完,被王大槐捂住嘴拉下去了。
  肥猪一双虎眼斜睨着乌狗,与昨天的谦恭姿态简直判若两人。他激将道:怂了?
  乌狗反激将道:谁怂谁孙子!
  骰子在当赌桌的砖台上翻滚几圈后落定:肥猪坐庄。肥猪将一叠牌一分为二,两只手的大拇指和中指分别钳住半叠牌,食指顶在牌背稍稍发力,这两手中的牌,就连贯地均匀地弹射出去,在空中划一个小小抛物线,落下时自动交叉穿插在一起。这是洗牌的另一种方法,既不同于别人,也不同于昨天;洗过的牌更乱,更让人看不清、记不住、摸不透。然而,也没有逃过乌狗的眼睛——已经把牌的排列顺序默记在心。乌狗快六十岁了,十多年的赌博生涯,让他拥有年轻时的敏锐目光和壮年时的成熟思维,看牌记牌绝技宝刀未老。
  朱老板,再洗一遍吧。乌狗试探性地说。
  不用啦,乌老哥。肥猪脸含微笑,把洗好的牌托举到乌狗面前,请切牌。
  看来,肥猪对自己洗牌的功夫过分自信。乌狗就很随意地切了牌。
  随后发牌。肥猪右手的无名指总是向里弯曲着,伸不直,还时不时地痉挛一下。由于右手残疾,他用左手发牌。别看他用的是左手,发牌的娴熟老练毫不逊色。正如乌狗所料,第几张是什么牌就是什么牌,该来什么牌就来什么牌。哈哈,今天是要把那帆布包提回家,当枕头垫着睡觉了,乌狗抑制不住内心的兴奋,抬起手要拍自己的大腿,顿觉失态,又轻轻放下了。
  但是,当牌发到第二十五张的时候,出现偏差了,本该是方块J,却意外地飞过来一张红桃J。难道是看错记错了?乌狗揉了揉眼睛,往下看肥猪继续发出来的牌。让过三张牌,乌狗认定是红桃A,就瞪圆了眼珠子盯住肥猪发牌的左手。没发现异常。待那张牌发到跟前,掀起一角翻看,却是黑桃Q,额上就急出了汗珠。他对自己那屡试不爽的绝技充满自信,不会看错记错的,一定是肥猪施了千术。短暂的惊慌之后,乌狗将全部注意力转移到肥猪那握牌的右手上。再让过四张牌,该是方块8,只见肥猪左手发牌的同时,右手那根残疾的无名指痉挛了一下,乌狗掀起牌的一角,却是毫无用处的花草9,眼一黑,就昏过去了。
  
  四
  乌狗清醒过来的时候,想不起窑洞里的情景了,不知道自己怎样将缝着全部赌资的外套交给肥猪,不知道怎样离开的窑洞,不知道怎样回的家,甚至连自己吃过饭没有、肚子饿不饿、怎么会躺在自家床上都不知道。但是,他知道,除了这座屋顶漏雨四面透风的泥墙屋,以及自己正躺着的、稍一翻身就咯吱作响的木床外,他已一无所有了:身上没有一分钱,柜里没有一件衣,灶上没有一根柴,缸里没有一粒米……
  他终于明白,千术就在那根貌似残疾的右手无名指上:以右手中指和尾指遮挡他人视线,无名指以快如闪电般的速度向内一勾,将底牌勾出列;左手发牌,看似按顺序抽取顶牌,实际上抽取的是已经出了列的底牌。他终于明白,这项千术要在高超的看牌记牌基础上才能施行,也就是说,肥猪看牌记牌的功夫不在他之下。他终于明白,正是自己的赌王名声,才被肥猪盯上,以做木材生意为幌子找上门来,以王大槐为托子,精心设置了一个圈套。他终于明白,这圈套设置得够高明:先送红包,把周边乡村的赌徒都吸引过来,把赢盘做得足够大;佯装输牌,滋长他人骄气,麻痹他人斗志;小施诡诈,把所有赌徒的赌资都集中到赌王一人口袋里,让他成为全场唯一的赢家。至此,只需劫去一个钱袋,等于收割所有人的赌资;制服赌王一人,等于制服全部赌徒;赢取最终一局,等于赢取所有赌局。至此,肥猪撕下伪装,千术出手,那根无名指轻轻一勾,乾坤倒转。他也终于明白,自己是先被人养肥、再被人宰杀的肥猪,不是赌王,而肥猪不是肥猪,是老谋深算的赌王。
  明白是明白了,但一切都晚了。愿赌服输,还能怎么样?
  他起床了,要穿外套,这才想起已没有外套了;找吃的,翻遍碗柜,卤鸡肉一块不剩,摇了摇酒瓶,还有小半瓶老酒;端起酒瓶一口倒进嘴里。他向门外走,猛然感觉到从未有过的疲乏,就顺手拿了根竹棍,拄着竹棍走出家门。
  午后的阳光真好,照在身上暖融融的,不穿外套也不会觉着冷。走不几步,又踅回来,他在想是不是跟两儿一女告个别,是不是跟亲戚邻居告个别。两个儿子都住在本村,女儿嫁在邻村,都不远,但都好长时间没来看他。亲戚呀邻居呀,这些年也都没把他当亲戚邻居看,基本断绝了来往。除了牌桌上认识的朋友,路上碰到熟人,连个招呼都懒得跟他打。唉,算了算了,就这样悄无声息地走吧。
  他拄着拐杖,蹒蹒跚跚地走上村道,向出村的方向走。
  他这一次出走,就再也没有回来过。在他出走后的半年时间内,他的两儿一女分头去周边城镇村庄寻找过几次。有人说,他掌握了勾牌的千术,东山再起了,赌遍几个县市无敌手,真正成了雄霸一方的赌王。有人说,他戒了赌,在外地打工,将来也许会回到村里来。也有人说,他觉得无脸见人,走得远一点,在没人看见的地投河而死,永远也回不来了。说归说,谁也没见着,到底怎样,谁知道呢?

  乌狗要请肥猪吃肉喝酒,就到村中小店里赊了半只卤鸡和一斤老酒。他的腰包被钞票塞得鼓鼓的,只是这钱还不能动用,还要让它赚取更多的钱。回到家,摆了两把椅子,却只放了一只碗,倒了半碗老酒。肥猪是他前世修来的大福星,理当要请来吃肉喝酒,但现实条件不允许真请,就假设把肥猪请来了,坐另一把椅子上和他猜拳行令,吃肉喝酒。一顶恭喜呀,五登魁呀,你输了,喝,不对,我喝!八匹马呀,四季发财呀,你又输了,你喝,不对,我喝,说好了的,赢的喝酒!六六大顺呀,十个统到呀,他激动了,站起来喊,还是你输,我喝,我再喝!随后给自己灌了一大口老酒,又夹了一块鸡肉塞进嘴里咀嚼起来。
  十五年前,也就是分山分田单干那年,一个偶然的机会,乌狗与人玩扑克牌,玩着玩着就痴迷上瘾,刹不住了。十五年来,搓牌技术日益进步,尤其是练就一手看牌记牌的绝技:看着人家洗牌,无论洗的动作有多快多诡,洗好的牌叠放在桌面上,他能一口报出正副司令分别处在第几张;或者从中任意抽出一张让他猜是什么牌,他一准猜对。无奈,玩牌的江湖实在太深,输输赢赢,赢赢输输,并没有发家致富,空得了个赌王的名号而已;相反,田地荒芜了,山林废弃了,屠宰手艺生疏了,没有人叫他干屠宰活了。
  前天,石壁村的王大槐来到乌狗家,说是从山外来了一个收购木材的老板,包里有的是钱,也喜欢玩两下子扑克牌,就在他家,机会难得。乌狗立即跟王大槐走。到王家,那个老板起身相迎:做生意来到贵地,听说乌老哥牌技高超,顺便向乌老哥讨教;哦,我姓朱,叫我小朱好了。除了朱老板,还来了四个赌徒,是周边乡村的,乌狗跟他们过过招,老熟人了。客套几句之后,王大槐拿出两副崭新的扑克牌往八仙桌上一扔。朱老板说:很高兴见到赌王,很高兴认识诸位朋友,我先说一句,玩牌玩牌,玩的是开心,讲的是情分,我不在乎输赢,特地准备了见面礼,权当诸位朋友头几轮的赌注,赢了归诸位,输了算我的。说完就往每人面前放一个红包。拆开一看,两张簇簇新刮刮响的百元大钞。按说,赌场上都是刺刀见红的敌人,没有朋友。朱老板未赌先送、化敌为友的豪阔,让乌狗眼界大开。牌局一开,乌狗发现,那四个赌徒下注时果真不像以前那样缩手缩脚了。收场子的时候,三人赢三人输,乌狗是赢家,朱老板是输家,其他两个输家因为有朱老板送的红包托底,实际上没有输钱。王大槐只是旁观没有参赌,白捡了一个大红包。朱老板输的钱加上送出去的钱……嗨,真是一头任人宰割的肥猪,乌狗就给他起了“肥猪”的名,当然,只是在心底叫,面上叫的还是朱老板。
  昨天,赌牌还是在王大槐家进行。与前天不同的是,有头肥猪任人宰割的消息传开,周边乡村前来参赌的人就多了。烂冬瓜是从来不赌博的,也抵挡不住白捡一个大红包的诱惑,将家里出售一头大肥猪所得的三百八十二元钞票悉数揣进口袋,急猴猴地赶来王家报到。朱老板,不,肥猪看着越聚越多的参赌者,将随身携带的皮包拉开,抽出一沓百元新钞分发:来来来,每人两百,见者有份;拿着,不要客气;生意可以不做,朋友不可以不交;还有没拿到的吗?都拿到了?好……烂冬瓜双手接过红包,喜滋滋地往贴身口袋里装。牌局开始,众赌徒围着一张八仙桌纷纷下注,烂冬瓜退出圈外,想趁机开溜。守在门口的王大槐见状,瞪了烂冬瓜一眼,掏出刚得的两张百元大钞举在空中,当着烂冬瓜的面往牌桌上用力一掷。烂冬瓜没法开溜了,从卖猪款中数出两张皱巴巴的十元钞,小小心心地放了下去。赌博就是这样,投了第一注,就会投第二注第三注……直至将口袋里的钱输光为止,或者将他人口袋里的钱全赢到自己口袋里为止。
  乌狗发现一个特点,凡是肥猪坐庄发牌,自己往往能发到好牌,比如正副司令,比如手中已有三个2的情况下的第四个2,比如可以凑成五顺子的8。会不会是肥猪施了千术?乌狗有过这样的怀疑,但一想到哪有让自己输、让他人赢的千术,也就打消了怀疑。一定是财神爷显灵了!他在心底感叹着时来运转,在心底感激着财神爷的保佑。
  收场子的时候一盘点,乌狗是全场唯一的赢家。肥猪仍然是最大输家,却还是一副谦恭的姿态:老哥不愧为赌王,小弟心服口服。脸上漾着轻松的笑,看不出丝毫痛惜的表情,真是个视金钱如粪土的人。王大槐是输得最少的,只输了一个大红包,对乌狗连连哈着腰说:恭喜发财,恭喜发财。烂冬瓜盯着乌狗那胀鼓鼓的腰包,哭丧着脸说:乌叔腰包撑破了,不在乎我的一点小钱,朱老板送我的红包不要了,把我的卖猪款还给我,我一辈子感您的大恩大德!因为乌狗是唯一的赢家,赢头确实大,一个山乡农民劳苦一辈子,也挣不下这么多钱。
  瞧,结识肥猪才两天,赌运就亨通了,肥猪不是乌狗前世修来的大福星,还是什么?
  
  二
  乌狗是有一碗老酒的量的,之所以只倒半碗,是因为今晚还有一场赌局,他要保持足够的清醒。放下碗筷,出门看天色。天还没有落黑,夕阳的余晖将村中几座三层小楼房的屋顶染得通红。这通红刺痛了他的眼睛,他合上了眼皮,不敢再看。十五年前,家家户户住得都是跟他一样的泥墙屋,可是现在,除了个别没有劳动力的贫困户,都盖起了两层三层的水泥钢筋结构的小楼房。
  回屋,在财神爷的牌位前点燃一炷香,跪下,叩头,叩头,再叩头,祈求财神爷保佑,保佑他赌运亨通,保佑他发财,保佑他早日盖起和邻居一样的三层小楼房。拜完之后,又到门口放炮仗。炮仗放得比往常都高,都响亮,他想,财神爷一定是收到他的诚意了。
  天一擦黑,他就出发了。尚没有出村口,猛然听到不远处烂冬瓜家传出翻箱倒柜的声响,接着是摔锅扔碗的声响,再接着是烂冬瓜女人凄厉的哭喊:天杀的,天杀的,我整整养了一年的大肥猪一忽儿就没了,咋不死在外头啊!这日子没法过,我不活了!乌狗循声望去,在朦朦胧胧的夜色中,只见烂冬瓜女人冲出家门,向村外的池塘跑去,她的身后,一个十二三岁的女儿和一个七八岁的儿子边喊着娘,边向娘追去。
  眼前这一幕,跟他的经历何其相似啊!他的女人十年前离家出走,现在都不知道下落;他的大儿子不到十八岁,尚不能自立,就跟他分了家,单独另过;他的二儿子初中没毕业就辍了学,跟壮劳力一样上山拖毛竹;他的女儿十七岁就催促她嫁人,为的是获得一点可怜的聘礼作为赌资;他的老母亲哭瞎了眼睛,七年前抑郁而终……他的鼻子一酸,两颗滚烫的泪珠就溢出了眼眶,沿着脸颊无声地滑落下来。
  不错,他痛心过,悔改过,下过无数次戒赌的决心,然而,赌博这漩涡,一旦陷落进去,岂是说逃离就能逃离的呢?输了要翻本,赢了想再赢,漩来转去,斗来争去,输输赢赢,越陷越深。前天昨天已连赢两个大局,应该说把以前的亏本都补回来了,盖一座三层的小楼房的钱也差不多够了,要戒赌的话,现在是最好时机。他抬袖揩了一下眼眶,想,就此转身回家吧,两儿一女都已经成人,把他(她)们叫到跟前,跟他(她)们说,往后爹再也不会赌了,要重新做人了,让他(她)们去找娘。要是能找回来的话,跪在她面前自己打自己两个嘴巴子;然后腰杆挺起来,把荒芜的田地拾掇一下,赶紧栽上春苗;农闲了,把生锈的屠宰刀找出来,磨一磨,走村串户去杀猪,挣点手头活钱。一家人过日子,吃喝不愁呀。
  然而,今天是他与肥猪的最后一场赌局,他刚拜过财神爷,无论从技术上看,还是从运势上看,都是准赢的,就此收手,岂不可惜?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呀。况且,道上规矩,约好的赌局而不赴赌,轻者遭围殴唾骂,重者可要引来杀身之祸呀。
  赌博是要戒的,只不过不是现在;赢了今晚最后一局再戒,不迟!就这么定了。他向朦胧的前方跨出一步,又跨出一步,接着跨出了连续的步子,向黑暗深处走去,最后消失在黑暗中。
  
  三
  这最后一场赌局,约定在野外一座烧制砖瓦的窑洞里进行。从洞口猫着腰钻进去,却是一个可容纳二十余人的葫芦型空间。之所以选择这里作为决赌场所,是因为这里隐蔽性好,只要把洞口用砖块一堵,一丝亮光、一丁点声响也不会透泄出去;夜间的野外本来就少人走,即使有人从附近走过,看到窑顶的烟道有烟或弱光泄出,也以为在烧制砖瓦呢。
  松枝兹兹地燃烧着,把整座窑洞照得通亮。
  肥猪昨天就把收购木材的全部资金输光了,今天手上又拎着一个比昨天更大更鼓的帆布包。乌狗的第一感觉是,今天的赢头比昨天还大。当年,他为了筹措赌资卖自己身上流的血,让自己的女人陪别的男人过夜,骗取女儿的婚礼聘金……所以,他很清楚,作为一个输红了眼的赌徒,哪怕拿身家性命抵押,也要筹措赌资作最后一搏。所以,他深信那帆布包里是肥猪今天筹措到的赌资。
  经过昨天一通收割,除乌狗和肥猪之外,其他人都拿不出赌资了,因而,今天这场赌博,是乌狗和肥猪两人之间的对决,其他人只能作为见证人,在一旁观赌。
  肥猪不发大红包了,将那帆布包往砖台上一顿,直接向乌狗宣战。
  乌狗的眼睛闪烁着攫取的光,脱下外套,向在场人举着拍了拍,然后,朝砖台上一扔。他来之前已将全部赌资缝在这件外套里。
  王大槐知道,那鼓鼓的帆布包里,装的是一块空心砖,那件外套,却是真金白银。他凑到乌狗跟前说:老哥,能赢这一局敢情好,那一帆布包钱您一辈子也花不完;但如果输了,您可就把前两天的赢头加上原先的老底全输光了,要想仔细喽!朱老板一个外地人,咱乡里乡亲的,劝您一句,见好就收吧。
  烂冬瓜没想到今天不发大红包,又听得王大槐对乌狗一通劝说,越发觉着情形不对,拽住乌狗的衣袖说:乌叔,王叔说得对,咱见好就收吧!实在要赌,把我的卖猪款退给我再赌,那可是我家养了一整年的大肥猪啊,过年添衣,儿女上学,买油盐酱醋化肥农药,全指望它了……话没说完,被王大槐捂住嘴拉下去了。
  肥猪一双虎眼斜睨着乌狗,与昨天的谦恭姿态简直判若两人。他激将道:怂了?
  乌狗反激将道:谁怂谁孙子!
  骰子在当赌桌的砖台上翻滚几圈后落定:肥猪坐庄。肥猪将一叠牌一分为二,两只手的大拇指和中指分别钳住半叠牌,食指顶在牌背稍稍发力,这两手中的牌,就连贯地均匀地弹射出去,在空中划一个小小抛物线,落下时自动交叉穿插在一起。这是洗牌的另一种方法,既不同于别人,也不同于昨天;洗过的牌更乱,更让人看不清、记不住、摸不透。然而,也没有逃过乌狗的眼睛——已经把牌的排列顺序默记在心。乌狗快六十岁了,十多年的赌博生涯,让他拥有年轻时的敏锐目光和壮年时的成熟思维,看牌记牌绝技宝刀未老。
  朱老板,再洗一遍吧。乌狗试探性地说。
  不用啦,乌老哥。肥猪脸含微笑,把洗好的牌托举到乌狗面前,请切牌。
  看来,肥猪对自己洗牌的功夫过分自信。乌狗就很随意地切了牌。
  随后发牌。肥猪右手的无名指总是向里弯曲着,伸不直,还时不时地痉挛一下。由于右手残疾,他用左手发牌。别看他用的是左手,发牌的娴熟老练毫不逊色。正如乌狗所料,第几张是什么牌就是什么牌,该来什么牌就来什么牌。哈哈,今天是要把那帆布包提回家,当枕头垫着睡觉了,乌狗抑制不住内心的兴奋,抬起手要拍自己的大腿,顿觉失态,又轻轻放下了。
  但是,当牌发到第二十五张的时候,出现偏差了,本该是方块J,却意外地飞过来一张红桃J。难道是看错记错了?乌狗揉了揉眼睛,往下看肥猪继续发出来的牌。让过三张牌,乌狗认定是红桃A,就瞪圆了眼珠子盯住肥猪发牌的左手。没发现异常。待那张牌发到跟前,掀起一角翻看,却是黑桃Q,额上就急出了汗珠。他对自己那屡试不爽的绝技充满自信,不会看错记错的,一定是肥猪施了千术。短暂的惊慌之后,乌狗将全部注意力转移到肥猪那握牌的右手上。再让过四张牌,该是方块8,只见肥猪左手发牌的同时,右手那根残疾的无名指痉挛了一下,乌狗掀起牌的一角,却是毫无用处的花草9,眼一黑,就昏过去了。
  
  四
  乌狗清醒过来的时候,想不起窑洞里的情景了,不知道自己怎样将缝着全部赌资的外套交给肥猪,不知道怎样离开的窑洞,不知道怎样回的家,甚至连自己吃过饭没有、肚子饿不饿、怎么会躺在自家床上都不知道。但是,他知道,除了这座屋顶漏雨四面透风的泥墙屋,以及自己正躺着的、稍一翻身就咯吱作响的木床外,他已一无所有了:身上没有一分钱,柜里没有一件衣,灶上没有一根柴,缸里没有一粒米……
  他终于明白,千术就在那根貌似残疾的右手无名指上:以右手中指和尾指遮挡他人视线,无名指以快如闪电般的速度向内一勾,将底牌勾出列;左手发牌,看似按顺序抽取顶牌,实际上抽取的是已经出了列的底牌。他终于明白,这项千术要在高超的看牌记牌基础上才能施行,也就是说,肥猪看牌记牌的功夫不在他之下。他终于明白,正是自己的赌王名声,才被肥猪盯上,以做木材生意为幌子找上门来,以王大槐为托子,精心设置了一个圈套。他终于明白,这圈套设置得够高明:先送红包,把周边乡村的赌徒都吸引过来,把赢盘做得足够大;佯装输牌,滋长他人骄气,麻痹他人斗志;小施诡诈,把所有赌徒的赌资都集中到赌王一人口袋里,让他成为全场唯一的赢家。至此,只需劫去一个钱袋,等于收割所有人的赌资;制服赌王一人,等于制服全部赌徒;赢取最终一局,等于赢取所有赌局。至此,肥猪撕下伪装,千术出手,那根无名指轻轻一勾,乾坤倒转。他也终于明白,自己是先被人养肥、再被人宰杀的肥猪,不是赌王,而肥猪不是肥猪,是老谋深算的赌王。
  明白是明白了,但一切都晚了。愿赌服输,还能怎么样?
  他起床了,要穿外套,这才想起已没有外套了;找吃的,翻遍碗柜,卤鸡肉一块不剩,摇了摇酒瓶,还有小半瓶老酒;端起酒瓶一口倒进嘴里。他向门外走,猛然感觉到从未有过的疲乏,就顺手拿了根竹棍,拄着竹棍走出家门。
  午后的阳光真好,照在身上暖融融的,不穿外套也不会觉着冷。走不几步,又踅回来,他在想是不是跟两儿一女告个别,是不是跟亲戚邻居告个别。两个儿子都住在本村,女儿嫁在邻村,都不远,但都好长时间没来看他。亲戚呀邻居呀,这些年也都没把他当亲戚邻居看,基本断绝了来往。除了牌桌上认识的朋友,路上碰到熟人,连个招呼都懒得跟他打。唉,算了算了,就这样悄无声息地走吧。
  他拄着拐杖,蹒蹒跚跚地走上村道,向出村的方向走。
  他这一次出走,就再也没有回来过。在他出走后的半年时间内,他的两儿一女分头去周边城镇村庄寻找过几次。有人说,他掌握了勾牌的千术,东山再起了,赌遍几个县市无敌手,真正成了雄霸一方的赌王。有人说,他戒了赌,在外地打工,将来也许会回到村里来。也有人说,他觉得无脸见人,走得远一点,在没人看见的地投河而死,永远也回不来了。说归说,谁也没见着,到底怎样,谁知道呢?
赌王来源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最动人的诗
下一篇:残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