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筝的季,风筝的节

三月末,二月初

此时的,风还未全暖,带了点顽皮似的吹在脸上,夹带着怅然的冰冷,在漫步中,踽踽的用温柔小心着,渐渐地推开了忧郁。

恰巧的是

此时的天空,还未全蓝。它也是不敢放开自己的胸怀的,只能接纳着,可以接纳的,也接受着,不可以接受的,变着法的转换着角色。

比如,未褪去的雨水,就会打湿哪些不曾放开的领地——因为美丽还未出现,罪恶还不能得逞——在这块领地里,只能隐藏起罪恶。

比如,最合时宜的微风,弱弱的轻抚起翠绿,撑起哪些放开的领地——翠绿色,就是一种明显的美——在这块领地里,就可以堂堂正正的隐藏罪恶了。

也许最和时宜的,就是最美好的吧!

因为,

此时的草,还未全绿,稚嫩的身体,沾满了骄傲,露珠晶莹的衬托着荷尔蒙,美丽在生长中绽放。

此时的花,也未全开,粉色的、红色的、白色的挂在枝条深处……远远的看,近近得玩。挂在远处的看着像墙,挂在近处的看着像蜜。还未打开的世界,早被邪恶的自私,抖落了一地,在现在的智能中,被巧妙的勾勒出追求中虚幻——殊不知,这种幻彩是被修饰过的。

因为美,而休憩的人

在翠绿色的躯体上,恣意妄为的来回穿梭,传递着自以为是的快乐,骄傲在践踏中,黯然的失去青春的气息。

根根丝线,在牵绊中承受着期盼中的期盼,欢快中的欢快——欢快也许永远是群聚性的。

殊不知,有些时候的快乐,是在隐藏了自身的悲伤中才会快乐。

被悬挂在高空的快乐,在空旷中撑起了一片风景的支柱,只是,这些支柱是有些忧伤的影子的。

“跑,跑,快跑,快跑……”

风筝,在欢呼中被托起希望,悲哀在手中、在脚下,延伸着罪恶。

还是跑了吧,

远离这种欢快,让悲哀不能再继续,特别是不能在慈悲中继续。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