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杏花开时

杏花开时


  
  玫瑰坐在窗边,神情木然地盯着窗外。窗外有一棵树,一棵杏树。
  今天是大年三十,过了今夜,明天将是新的一年。新年新气象,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她在心里一直反复念叨着这句话,眼睛始终没有挪开窗外的那棵杏树。
  杏花开得早,天气一暖和,它就会萌芽绽蕾,缀一身白色的花朵。等到桃花梨花绽放的时候,它早已开始酝酿果实。正是缘于此因,她更喜欢杏花。
  然而这个时节,杏花是决然不会绽放的。此时此刻,她突然发现窗外的那棵杏树竟然开花了,沉甸甸的,压满枝头。她扳住窗扇,打开了一条缝隙,一股寒风夹杂着怪声冲过窗隙,她打了一个寒噤,迅速把窗扇又关上了,随后裹了裹身上穿着的一件单薄的睡袍。
  外面很冷,朔风呼啸。其实她知道,那压满枝头的不是杏花,而是白雪。
  昨夜一夜的雪,她竟然浑然不知。此时此刻,外面的世界一片洁白,岂止是近处的这棵杏树,就连远处的那些高大的槐树、杨树都缀满了白色的花朵。
  她收回放远的目光,依然盯着窗前的这棵杏树,神情专注地瞅着,瞅着瞅着,她的眼前出现了幻觉:这棵杏树真的开花了,她仿佛听到了蜜蜂绕树发出的嘤嘤嗡嗡的响声,仿佛嗅到了那丝丝缕缕的异香。她沉醉其中,有些忘我。
  玫瑰微微闭上了眼睛,眼角滚下了两行热泪。
  今年对她来说是不幸的一年。不久前,她刚刚被确诊为白血病。雪上加霜的是,在她的病情刚刚确诊之后,她的丈夫就卷款跑路了,只留给了她这所尚能遮风避雨的破房子。
  那个没良心的东西,真是错看他了。她如此咕哝着,苍白的脸上显现出一丝愠怒。她只是咕哝了一句,心情又平静下来,会发生今天这样的事情,她不怪任何人,也没有权利去怪罪任何人,此时此刻,她只觉得后悔,后悔查人不实,嫁错了人。
  玫瑰自小父母双亡,是患有肺痨病的大哥一手把她带大的,辛劳可想而知。当初她远嫁到这个陌生城市,大哥极力反对,然而她却一意孤行,吃了秤砣铁了心,非要嫁给这个男人。大哥了然亲妹妹的执拗性格,叹了口气,妹子,咱娘走得早,我得对你负责任。婚姻可不是儿戏,你说你嫁到吉林,离的那么远,哥哥放心不下啊!我都打听了,那可是个苦寒之地,咱们对那个男人不了解,又没处打听,你说大哥我咋能放心呢!
  玫瑰垂首不语。
  大哥语重心长,妹子,那个男人比你大了十几岁,他到底哪里好?你怎么这么迷恋他啊!
  她嗫嚅着说,他……每天都会买我的……玫瑰花。
  大哥苦笑着摇摇头,只说了一句,你这个傻丫头啊!
  那时候,她还是个卖花姑娘。
  她是个勤劳的卖花姑娘,每天都会从花市批发一些玫瑰,然后跑到青州城里的超市门口,抑或是广场公园里兜售。众多的鲜花之中,她独睐紫玫瑰。紫玫瑰不比红玫瑰鲜艳,却显得神秘,且不张扬,透着厚重内敛;淡淡的幽香,舒缓清淡,更让人陶醉。
  她挎着一篮子一篮子的紫玫瑰几乎转遍了整座青州古城。因此,好多人都认识了她,认识那个热情又漂亮的卖花姑娘,都称呼她为“玫瑰天使”。她的“玫瑰”的名字就是这么来的。
  天长日久,她几乎将自己真实的姓名都忘记了,她喜欢“玫瑰”这个名字,如果姓名好改,她真想多跑几趟民政局,把自己的名字改成“玫瑰”。
  那是去年六月份的一个午后,天空下着濛濛细雨,玫瑰挎着一个盛满玫瑰的花篮,站在超市门口等待着买花的顾客。或是因了下雨的缘故,那天生意并不好,一上午也没卖出去几支。她一直执拗地站在雨中,见了人就主动上前兜售。
  她今天必须要把这些玫瑰卖出去,不然,第二天这些花儿都会蔫了,那么她就做了亏本生意。她可不能做亏本的生意,因为家里还有个患有肺痨病的大哥,需要她赚钱买药治病。
  一个男人走到她身边,彬彬有礼地问了一句,玫瑰花多少钱一束?她循声抬头看他,那是她第一次看他。
  他身形伟岸,一副典型的大北方汉子的特征,隆鼻挺拔,浓眉大眼,一双炯目透着无限爱惜。他不但长相俊朗,且西装革履,谈吐非凡,看上去更像一个体面的绅士。那次,他大方地甩给了她一笔钱,买走了她所有的鲜花。
  翌日她又到市中心广场卖花,那天生意仍然不景气,她正愁眉苦脸的时候,他又出现在她眼前,又慷慨大方地甩给了她一笔钱,买走了所有的鲜花。
  奇怪的是,无论以后她到哪儿卖花,他都能奇迹般地出现在她眼前,既而买走她所有的鲜花。如此往复,她便跟他熟识起来,给他留了家庭住址还有电话号码,对他也有了进一步的了解——他是吉林人,是来青州做生意的。
  再后来,他向她表达了爱意,说自己家里有良田千顷,只要她愿意,就带她回自己的老家,还向她保证,一定让她过上衣食无忧的幸福生活。
  她吭吭哧哧,不敢轻易答应。
  他似乎了然她的心思,笑眯眯地说道,我知道你不放心家里那个生病的大哥,这个你不必担心,我有车,想家了,开着车两天也就回来了。他回头指指身后停着的一辆豪车,又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银行卡拍到她手里,自信地说,这是五万块钱,先给你大哥,以后他需要,咱们再给他转款。
  她实在没经住金钱的诱惑。两天后,她就和他在一起了。
  
  二
  
  
  玫瑰执拗地出嫁了,嫁到了一个被称为“永胜村”的小屯子。
  结婚那天,丈夫亲自开着豪车去山东老家接她,他们走走停停,五天后赶到了他的吉林老家,也是她未来的新家。婚礼礼仪虽然没摆什么排场,但她依然觉得很满足,也觉得很浪漫。一路上他带她看风景,讲典故,她像只小鸟般依恋着他,觉得他博学多识,愈发爱他了。
  玫瑰嫁到了吉林新家之后,实际上转天就跟着丈夫去田野劳作了。九月份,正是东北农村秋忙时节。她终于见识到了他所说的“家有良田千顷”,一望无垠的漠北平原席卷尘沙,冷风阵阵,她也第一次认识了这里的土特产:打瓜,毛嗑以及大麻籽。打瓜就是西瓜,瓤难吃,籽儿却个顶个的大;毛嗑就是向日葵种子;大麻籽就是蓖麻。这些植株在山东老家也种,只是籽儿比这里的扁瘪而已。
  秋收只有短短的半个月就结束了。这里大片大片的庄稼地看似面积广阔,却是收获甚少。靠天吃饭,收成自然好不了。
  秋收结束后不久,东北特有的漫长的冬眠期拉开了帷幕。干柴烧灶膛,墙壁和炕头都缓和起来。所有人都窝在屋里,像这样的日子要捱到明年的四五月份。
  这段时日怎么打发?玫瑰一度陷入沉闷。在山东老家的时候,冬天她也不闲着,她会和一帮闺蜜们跑到制花厂,买一些原材料回家,捏弄一些塑料假花,然后拿到集市上、抑或是县城里去卖,收益依然不菲。
  然而在这里却行不通,第一场雪之后,外面的气温已经骤降到零下二十度,这样的鬼天气,上个厕所都容易把屁股冻没了,况且即使编出假花也没地方卖。丈夫说最远的开通市离着这里二百多公里,即使最近的新发乡相距也有一百多公里呢!
  没办法,她只能龟缩在这栋低矮破旧的平房里,日夜与他呢喃细语,温情脉脉。然而这样的日子只是暂时的,最近她发现他经常外出,而且彻夜不归。她问他去哪儿了。他说跟朋友谈生意。
  她又问他,你的车呢?怎么不见了?她最近一直没看见他的那辆豪车,他们结婚的时候,他曾开着它去山东接过她。
  他涨红着脸,神情紧张地说,朋友借去了,过几天就还回来了,今天我还得去市里谈笔生意,过两天就回来。说完,又裹上裘衣皮帽匆匆出门了。
  丈夫不在家的日子,她苦闷到了极点。丈夫是个孤儿,家里没有父母更没有姐妹,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她想给山东老家的大哥打个电话,可是手机却没有信号,这里仿若与世隔绝。
  她曾对丈夫提过这个要求,说要给家里人打个电话,报个平安。他说屯子里没有电话,新发乡的乡党委办公室倒是有一台座机,等哪天天气暖和些了,就带她去乡镇上走一遭,顺便打个电话。可他只是说说而已,一个月下来,外面都是北风呼啸,天寒地冻,天气啥时候才暖和啊!
  她对这个村子已经有所了解。所谓的永胜村说是个村子,实际上并没有几户人家,零零星星的几栋泥顶土舍分布甚广,散在广袤的东北平原里,好似在阴霾天空里看到的几颗若隐若现的星星。即使如此,这些泥舍有人居住的已经寥寥无几,这些年关内的生活条件好了,他们大都搬迁到南方生活了。这也难怪,人择优而居,况且这些居户大都是当年闯关东的时候搬迁过来的,他们在关内还留着自己的老家。
  玫瑰苦笑一声,慨叹了一句,我也是傻了,人家都往关内跑,我却往关外钻。听得出来,她的言词间略带悔意。
  我必须要把这个孤独而漫长的冬天打发过去,不然,真会憋出抑郁症。她如此想着,想到了东邻。
  东邻泥舍一墙之隔,应该住着人。因为泥房顶的那根烟筒青烟袅袅,没人住怎么会有烟火呢?可她从来没见过东邻的主人,甚至都没听到任何动静。她感到很奇怪,曾经问过丈夫,东邻是什么人。丈夫嗫嚅着回答,一个与你不相干的人,那家人有神经病,整天神神叨叨的,你最好别去打扰他们,省得惹祸上身。
  丈夫的回答让她愈发感到神秘了。
  玫瑰实在憋不住无休无止的孤独,于是怀着强烈的猎奇心,举手敲响了东邻的院门。
  一个老太出来开了门,并盛情地把她迎进了家里。她盘在她家的炕头上,与老太热情攀谈。她发觉老太并不像丈夫所说的有什么神经病。相反,老太和蔼可亲,热情好客。
  后来她知道老太姓霰,便热情的称呼她为“霰婶儿”。她觉得霰婶儿的姓很奇怪,便问她缘由。
  霰婶儿笑着说,我这个姓可是祖传的,听我爷爷说,我们家原来姓朱,还是明朝皇室后裔。清军入关之后,皇族人四散逃离,往东逃跑的人姓了东,往西逃命的人姓了西,为了活命,反正都改了真实姓名,我们家为啥姓了霰呢?相传我们霰姓祖宗逃命的时候,正赶上天降大雨,又四散分离,取其字意,便姓了“霰”。
  霰婶儿笑着问,闺女,咋想到嫁到我们这个地方来呢?不等得玫瑰回话,霰婶儿又笑着说,人家都往关内跑,你反而往这里跑,我们这个破地方啊!一年只刮两次风,一次就刮半年啊!
  霰婶儿的这句玩笑话,她并未觉得可笑,心情反而愈发沉重起来。
  从那天开始,玫瑰便成了霰婶儿家里的常客。逐渐的,两人无话不谈。那天,霰婶儿跟她说了一桩足以使她崩溃的话,她对丈夫终于也有了彻头彻尾的了解:他是二婚,十年前,他的前妻领着两岁的儿子离他而去,原因就是他嗜赌如命。她才知道他彻夜不归,所谓的谈生意都是措辞,实际上是跑到县城里赌博去了。可他哪来的那么多钱呢?她想起了他豪掷给她的那些买花钱,还有那张存有五万元的银行卡,原来那些钱都是他赌博赢来的。霰婶儿还补充了一件事儿,那辆豪车也是他租来的。
  她一阵眩晕,自己倾心的这个道貌岸然的男人,竟然是个名符其实的垃圾货。他彻底后悔了,后悔当初没听大哥的话。
  她琢磨着,等明年春暖花开,她就离开这个男人,离开这个让她极度压抑的家。
  她听从霰婶儿的嘱咐,与他再见面时,仍然表现出原来的那种亲昵,好像什么事儿也没发生。她想等到明年开春,平安地离开这里,她平安地走了,不想给霰婶儿留下任何麻烦。霰婶儿说了,这种垃圾人,没必要跟他费口舌,悄悄离开他是最好的选择。
  一个星期后,她病倒了。在她的央求下,丈夫带她去县城医院检查病状。本以为是平常的头疼感冒,检查结果出来之后,丈夫彻底懵了。
  回到家,丈夫又说出去做生意,抬脚就走了,走得急急火火,好像丢了魂儿一样。
  丈夫这一走杳无音讯,原来在外面待三五天就回家,这次近一个月了都没回来。
  丈夫不在家的日子,她病在炕上不想动弹,霰婶儿便每日待在她家里照顾她。
  某一天,霰婶儿握着木梳帮她梳头,梳下了一大把毛发。霰婶儿觉得蹊跷,问她前些日子去医院做检查,到底得了什么病。她笑着说,没啥病,就是感冒发烧。
  霰婶儿说,感冒发烧哪有这么长时间还不好的,你找找病历,看看到底得了啥病。
  她费了好大的劲儿才从炕席底下找出那张病历,凝神一看,彻底傻了眼。白血病。
  霰婶儿叹口气,我知道那个瘪犊子为啥失踪了,他不会再回来了。
  她获知了自己的病情,极度懊恼,脸色苍白,泪水刷刷滚落。
  霰婶儿安慰她,姑娘,别灰心,这病能治,我听说到大医院换骨髓就能治好。
  她没作声,自顾泪流。霰婶儿说的事儿她也知道,可是“骨髓移植”这种手术不是一般人能做得起,那需要一笔近乎天文数字的费用。她连想都不敢想。
  霰婶儿见她如此,心如刀绞,抚摸着她的头哽咽道,好苦命的丫头啊!眼里滚下了两行老泪。过了一阵子,霰婶儿又嘟嘟囔囔地说,这么多年我都不请神了,今天就破例为你请一次,你心地善良,福人多福报,命不该如此啊……
  霰婶儿说着,从炕头的笸箩里捏出一根卷好的烟卷儿,点燃了,叼在嘴里狠命地嘬着,嘬了几口,开始说话,竟是男声,还说是佛祖附体。她说道:
  小主为人善好,幸福不日即到。
  待到杏花开时,必有贵人相报。
  霰婶儿这番话让玫瑰感到惊讶,她跟她交往了这么长时间,从来没听她用这样的嗓音说过话,也从来没见过她摆出如今这副架势。丈夫曾经对她说过,说东邻霰婶儿神神叨叨的,有神经病。难道她真是精神不正常?一
  
  玫瑰坐在窗边,神情木然地盯着窗外。窗外有一棵树,一棵杏树。
  今天是大年三十,过了今夜,明天将是新的一年。新年新气象,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她在心里一直反复念叨着这句话,眼睛始终没有挪开窗外的那棵杏树。
  杏花开得早,天气一暖和,它就会萌芽绽蕾,缀一身白色的花朵。等到桃花梨花绽放的时候,它早已开始酝酿果实。正是缘于此因,她更喜欢杏花。
  然而这个时节,杏花是决然不会绽放的。此时此刻,她突然发现窗外的那棵杏树竟然开花了,沉甸甸的,压满枝头。她扳住窗扇,打开了一条缝隙,一股寒风夹杂着怪声冲过窗隙,她打了一个寒噤,迅速把窗扇又关上了,随后裹了裹身上穿着的一件单薄的睡袍。
  外面很冷,朔风呼啸。其实她知道,那压满枝头的不是杏花,而是白雪。
  昨夜一夜的雪,她竟然浑然不知。此时此刻,外面的世界一片洁白,岂止是近处的这棵杏树,就连远处的那些高大的槐树、杨树都缀满了白色的花朵。
  她收回放远的目光,依然盯着窗前的这棵杏树,神情专注地瞅着,瞅着瞅着,她的眼前出现了幻觉:这棵杏树真的开花了,她仿佛听到了蜜蜂绕树发出的嘤嘤嗡嗡的响声,仿佛嗅到了那丝丝缕缕的异香。她沉醉其中,有些忘我。
  玫瑰微微闭上了眼睛,眼角滚下了两行热泪。
  今年对她来说是不幸的一年。不久前,她刚刚被确诊为白血病。雪上加霜的是,在她的病情刚刚确诊之后,她的丈夫就卷款跑路了,只留给了她这所尚能遮风避雨的破房子。
  那个没良心的东西,真是错看他了。她如此咕哝着,苍白的脸上显现出一丝愠怒。她只是咕哝了一句,心情又平静下来,会发生今天这样的事情,她不怪任何人,也没有权利去怪罪任何人,此时此刻,她只觉得后悔,后悔查人不实,嫁错了人。
  玫瑰自小父母双亡,是患有肺痨病的大哥一手把她带大的,辛劳可想而知。当初她远嫁到这个陌生城市,大哥极力反对,然而她却一意孤行,吃了秤砣铁了心,非要嫁给这个男人。大哥了然亲妹妹的执拗性格,叹了口气,妹子,咱娘走得早,我得对你负责任。婚姻可不是儿戏,你说你嫁到吉林,离的那么远,哥哥放心不下啊!我都打听了,那可是个苦寒之地,咱们对那个男人不了解,又没处打听,你说大哥我咋能放心呢!
  玫瑰垂首不语。
  大哥语重心长,妹子,那个男人比你大了十几岁,他到底哪里好?你怎么这么迷恋他啊!
  她嗫嚅着说,他……每天都会买我的……玫瑰花。
  大哥苦笑着摇摇头,只说了一句,你这个傻丫头啊!
  那时候,她还是个卖花姑娘。
  她是个勤劳的卖花姑娘,每天都会从花市批发一些玫瑰,然后跑到青州城里的超市门口,抑或是广场公园里兜售。众多的鲜花之中,她独睐紫玫瑰。紫玫瑰不比红玫瑰鲜艳,却显得神秘,且不张扬,透着厚重内敛;淡淡的幽香,舒缓清淡,更让人陶醉。
  她挎着一篮子一篮子的紫玫瑰几乎转遍了整座青州古城。因此,好多人都认识了她,认识那个热情又漂亮的卖花姑娘,都称呼她为“玫瑰天使”。她的“玫瑰”的名字就是这么来的。
  天长日久,她几乎将自己真实的姓名都忘记了,她喜欢“玫瑰”这个名字,如果姓名好改,她真想多跑几趟民政局,把自己的名字改成“玫瑰”。
  那是去年六月份的一个午后,天空下着濛濛细雨,玫瑰挎着一个盛满玫瑰的花篮,站在超市门口等待着买花的顾客。或是因了下雨的缘故,那天生意并不好,一上午也没卖出去几支。她一直执拗地站在雨中,见了人就主动上前兜售。
  她今天必须要把这些玫瑰卖出去,不然,第二天这些花儿都会蔫了,那么她就做了亏本生意。她可不能做亏本的生意,因为家里还有个患有肺痨病的大哥,需要她赚钱买药治病。
  一个男人走到她身边,彬彬有礼地问了一句,玫瑰花多少钱一束?她循声抬头看他,那是她第一次看他。
  他身形伟岸,一副典型的大北方汉子的特征,隆鼻挺拔,浓眉大眼,一双炯目透着无限爱惜。他不但长相俊朗,且西装革履,谈吐非凡,看上去更像一个体面的绅士。那次,他大方地甩给了她一笔钱,买走了她所有的鲜花。
  翌日她又到市中心广场卖花,那天生意仍然不景气,她正愁眉苦脸的时候,他又出现在她眼前,又慷慨大方地甩给了她一笔钱,买走了所有的鲜花。
  奇怪的是,无论以后她到哪儿卖花,他都能奇迹般地出现在她眼前,既而买走她所有的鲜花。如此往复,她便跟他熟识起来,给他留了家庭住址还有电话号码,对他也有了进一步的了解——他是吉林人,是来青州做生意的。
  再后来,他向她表达了爱意,说自己家里有良田千顷,只要她愿意,就带她回自己的老家,还向她保证,一定让她过上衣食无忧的幸福生活。
  她吭吭哧哧,不敢轻易答应。
  他似乎了然她的心思,笑眯眯地说道,我知道你不放心家里那个生病的大哥,这个你不必担心,我有车,想家了,开着车两天也就回来了。他回头指指身后停着的一辆豪车,又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银行卡拍到她手里,自信地说,这是五万块钱,先给你大哥,以后他需要,咱们再给他转款。
  她实在没经住金钱的诱惑。两天后,她就和他在一起了。
  
  二
  
  
  玫瑰执拗地出嫁了,嫁到了一个被称为“永胜村”的小屯子。
  结婚那天,丈夫亲自开着豪车去山东老家接她,他们走走停停,五天后赶到了他的吉林老家,也是她未来的新家。婚礼礼仪虽然没摆什么排场,但她依然觉得很满足,也觉得很浪漫。一路上他带她看风景,讲典故,她像只小鸟般依恋着他,觉得他博学多识,愈发爱他了。
  玫瑰嫁到了吉林新家之后,实际上转天就跟着丈夫去田野劳作了。九月份,正是东北农村秋忙时节。她终于见识到了他所说的“家有良田千顷”,一望无垠的漠北平原席卷尘沙,冷风阵阵,她也第一次认识了这里的土特产:打瓜,毛嗑以及大麻籽。打瓜就是西瓜,瓤难吃,籽儿却个顶个的大;毛嗑就是向日葵种子;大麻籽就是蓖麻。这些植株在山东老家也种,只是籽儿比这里的扁瘪而已。
  秋收只有短短的半个月就结束了。这里大片大片的庄稼地看似面积广阔,却是收获甚少。靠天吃饭,收成自然好不了。
  秋收结束后不久,东北特有的漫长的冬眠期拉开了帷幕。干柴烧灶膛,墙壁和炕头都缓和起来。所有人都窝在屋里,像这样的日子要捱到明年的四五月份。
  这段时日怎么打发?玫瑰一度陷入沉闷。在山东老家的时候,冬天她也不闲着,她会和一帮闺蜜们跑到制花厂,买一些原材料回家,捏弄一些塑料假花,然后拿到集市上、抑或是县城里去卖,收益依然不菲。
  然而在这里却行不通,第一场雪之后,外面的气温已经骤降到零下二十度,这样的鬼天气,上个厕所都容易把屁股冻没了,况且即使编出假花也没地方卖。丈夫说最远的开通市离着这里二百多公里,即使最近的新发乡相距也有一百多公里呢!
  没办法,她只能龟缩在这栋低矮破旧的平房里,日夜与他呢喃细语,温情脉脉。然而这样的日子只是暂时的,最近她发现他经常外出,而且彻夜不归。她问他去哪儿了。他说跟朋友谈生意。
  她又问他,你的车呢?怎么不见了?她最近一直没看见他的那辆豪车,他们结婚的时候,他曾开着它去山东接过她。
  他涨红着脸,神情紧张地说,朋友借去了,过几天就还回来了,今天我还得去市里谈笔生意,过两天就回来。说完,又裹上裘衣皮帽匆匆出门了。
  丈夫不在家的日子,她苦闷到了极点。丈夫是个孤儿,家里没有父母更没有姐妹,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她想给山东老家的大哥打个电话,可是手机却没有信号,这里仿若与世隔绝。
  她曾对丈夫提过这个要求,说要给家里人打个电话,报个平安。他说屯子里没有电话,新发乡的乡党委办公室倒是有一台座机,等哪天天气暖和些了,就带她去乡镇上走一遭,顺便打个电话。可他只是说说而已,一个月下来,外面都是北风呼啸,天寒地冻,天气啥时候才暖和啊!
  她对这个村子已经有所了解。所谓的永胜村说是个村子,实际上并没有几户人家,零零星星的几栋泥顶土舍分布甚广,散在广袤的东北平原里,好似在阴霾天空里看到的几颗若隐若现的星星。即使如此,这些泥舍有人居住的已经寥寥无几,这些年关内的生活条件好了,他们大都搬迁到南方生活了。这也难怪,人择优而居,况且这些居户大都是当年闯关东的时候搬迁过来的,他们在关内还留着自己的老家。
  玫瑰苦笑一声,慨叹了一句,我也是傻了,人家都往关内跑,我却往关外钻。听得出来,她的言词间略带悔意。
  我必须要把这个孤独而漫长的冬天打发过去,不然,真会憋出抑郁症。她如此想着,想到了东邻。
  东邻泥舍一墙之隔,应该住着人。因为泥房顶的那根烟筒青烟袅袅,没人住怎么会有烟火呢?可她从来没见过东邻的主人,甚至都没听到任何动静。她感到很奇怪,曾经问过丈夫,东邻是什么人。丈夫嗫嚅着回答,一个与你不相干的人,那家人有神经病,整天神神叨叨的,你最好别去打扰他们,省得惹祸上身。
  丈夫的回答让她愈发感到神秘了。
  玫瑰实在憋不住无休无止的孤独,于是怀着强烈的猎奇心,举手敲响了东邻的院门。
  一个老太出来开了门,并盛情地把她迎进了家里。她盘在她家的炕头上,与老太热情攀谈。她发觉老太并不像丈夫所说的有什么神经病。相反,老太和蔼可亲,热情好客。
  后来她知道老太姓霰,便热情的称呼她为“霰婶儿”。她觉得霰婶儿的姓很奇怪,便问她缘由。
  霰婶儿笑着说,我这个姓可是祖传的,听我爷爷说,我们家原来姓朱,还是明朝皇室后裔。清军入关之后,皇族人四散逃离,往东逃跑的人姓了东,往西逃命的人姓了西,为了活命,反正都改了真实姓名,我们家为啥姓了霰呢?相传我们霰姓祖宗逃命的时候,正赶上天降大雨,又四散分离,取其字意,便姓了“霰”。
  霰婶儿笑着问,闺女,咋想到嫁到我们这个地方来呢?不等得玫瑰回话,霰婶儿又笑着说,人家都往关内跑,你反而往这里跑,我们这个破地方啊!一年只刮两次风,一次就刮半年啊!
  霰婶儿的这句玩笑话,她并未觉得可笑,心情反而愈发沉重起来。
  从那天开始,玫瑰便成了霰婶儿家里的常客。逐渐的,两人无话不谈。那天,霰婶儿跟她说了一桩足以使她崩溃的话,她对丈夫终于也有了彻头彻尾的了解:他是二婚,十年前,他的前妻领着两岁的儿子离他而去,原因就是他嗜赌如命。她才知道他彻夜不归,所谓的谈生意都是措辞,实际上是跑到县城里赌博去了。可他哪来的那么多钱呢?她想起了他豪掷给她的那些买花钱,还有那张存有五万元的银行卡,原来那些钱都是他赌博赢来的。霰婶儿还补充了一件事儿,那辆豪车也是他租来的。
  她一阵眩晕,自己倾心的这个道貌岸然的男人,竟然是个名符其实的垃圾货。他彻底后悔了,后悔当初没听大哥的话。
  她琢磨着,等明年春暖花开,她就离开这个男人,离开这个让她极度压抑的家。
  她听从霰婶儿的嘱咐,与他再见面时,仍然表现出原来的那种亲昵,好像什么事儿也没发生。她想等到明年开春,平安地离开这里,她平安地走了,不想给霰婶儿留下任何麻烦。霰婶儿说了,这种垃圾人,没必要跟他费口舌,悄悄离开他是最好的选择。
  一个星期后,她病倒了。在她的央求下,丈夫带她去县城医院检查病状。本以为是平常的头疼感冒,检查结果出来之后,丈夫彻底懵了。
  回到家,丈夫又说出去做生意,抬脚就走了,走得急急火火,好像丢了魂儿一样。
  丈夫这一走杳无音讯,原来在外面待三五天就回家,这次近一个月了都没回来。
  丈夫不在家的日子,她病在炕上不想动弹,霰婶儿便每日待在她家里照顾她。
  某一天,霰婶儿握着木梳帮她梳头,梳下了一大把毛发。霰婶儿觉得蹊跷,问她前些日子去医院做检查,到底得了什么病。她笑着说,没啥病,就是感冒发烧。
  霰婶儿说,感冒发烧哪有这么长时间还不好的,你找找病历,看看到底得了啥病。
  她费了好大的劲儿才从炕席底下找出那张病历,凝神一看,彻底傻了眼。白血病。
  霰婶儿叹口气,我知道那个瘪犊子为啥失踪了,他不会再回来了。
  她获知了自己的病情,极度懊恼,脸色苍白,泪水刷刷滚落。
  霰婶儿安慰她,姑娘,别灰心,这病能治,我听说到大医院换骨髓就能治好。
  她没作声,自顾泪流。霰婶儿说的事儿她也知道,可是“骨髓移植”这种手术不是一般人能做得起,那需要一笔近乎天文数字的费用。她连想都不敢想。
  霰婶儿见她如此,心如刀绞,抚摸着她的头哽咽道,好苦命的丫头啊!眼里滚下了两行老泪。过了一阵子,霰婶儿又嘟嘟囔囔地说,这么多年我都不请神了,今天就破例为你请一次,你心地善良,福人多福报,命不该如此啊……
  霰婶儿说着,从炕头的笸箩里捏出一根卷好的烟卷儿,点燃了,叼在嘴里狠命地嘬着,嘬了几口,开始说话,竟是男声,还说是佛祖附体。她说道:
  小主为人善好,幸福不日即到。
  待到杏花开时,必有贵人相报。
  霰婶儿这番话让玫瑰感到惊讶,她跟她交往了这么长时间,从来没听她用这样的嗓音说过话,也从来没见过她摆出如今这副架势。丈夫曾经对她说过,说东邻霰婶儿神神叨叨的,有神经病。难道她真是精神不正常?
  她正惶惑间,霰婶儿却打了个哈欠回过神来,神情严肃地问,刚才佛祖对你说什么了?
  她摇摇头,佛祖是谁,不知道。
  霰婶儿又问,刚才我对你说什么了。
  她将霰婶儿刚才念叨的四句诗又磕磕绊绊地复述了一遍。
  霰婶儿闻言突然高兴起来,笃定地说,闺女,佛祖都这么说了,咱们得信,等着吧!等到杏花开了,就会有神仙贵人相助,你就会好起来的。
  
  三
  
  再漫长的冬天终有熬过去的那一天。东北的春天来得格外晚,直到纯阳月末,窗外的那棵杏树才迟迟开花。开花了,开花了,她望着那棵树痴痴地笑。
  直到今天,她似乎完全相信了霰婶儿的那番神神叨叨的话,她宁愿去相信,因为那是她唯一的精神寄托,也是她活下去的所有的希望。
  她都打算好了,等到杏花开败,假如那时候还等不到希望,她就买票回家,死也要死在故乡的那片土地上。
  杏花正艳的某一天中午,霰婶儿领着一个年轻人踏进了她家的院门。霰婶儿进了内屋就盯着她高兴地说,闺女,你的家人来看你来了。
  她凝神打量,这是一个看上去三十岁左右的男子,军绿色的棉帽子下扣着一张相貌平平的脸膛,身子外面套着一件军绿色的棉大衣,罩着他略显臃肿的身形。她盯着他打量许久,问道,你是?她并不认识眼前的这个人。
  男子忙自我介绍,说他叫双喜。是从关内的青州市过来的,一直在找她,直到找到了她大哥,得知她远嫁到吉林去了。他又循着地址一路寻找,终于找到了她。
  她愈发纳闷,我不认识你啊!
  他笑着说,你肯定不认识我,不过,你救过我。
  救过你?她更加疑惑。
  他笑着说,或许你忘了,这也难怪。还记得六年前,在市人民广场,你送给我的那束玫瑰花吗?
  她仍然摇头,看来真没什么印象。
  他说,那时候,我还是个乞丐,就坐在人民广场的浮雕底下,你想起来了吗?
  她紧蹙眉头,突然显现出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看来,她想起来了。
  六年前,她才十六岁。那是她第一次卖花,她上了很少一部分货,拿到广场去卖,当她仅剩最后一束玫瑰花的时候,天空骤然下起了雨。所有人都往能遮风避雨的地方跑,她也跟着众人跑,跑过广场浮雕的时候,她发现一个乞丐坐在大理石地面上,凝固着抱膝垂头的姿势。乞丐蓬头垢面,根本就看不清他的面相。
  她本来已经跑了过去,却突然动了恻隐之心,又顿住步子,返身回来,将身上披着的一件油纸布披在了他身上。她往乞丐身上披油纸的时候,他抬头看了看她。她也打量了他一眼,将手里仅剩的那株紫玫瑰朝着他伸了过去,就这一支了,给你吧!
  乞丐伸手将那株玫瑰接在手里。她随后跑开了。
  回忆到这里,她愈发困惑,联想到霰婶儿请神时曾说过的那番话,不仅心生疑问:难道……他就是佛祖说的神仙?贵人?
  双喜虽不是神仙,但他绝对是玫瑰的贵人。六年前,他还是一个乞丐。那年,他二十四岁,做乞丐已经有一年的光景了,才一年的时间,他就把乞丐这个行业做得很成功。他之所以做乞丐,是因为一年前的一次精神打击。他是个生意人,应该算是个精明的生意人,生意本来做得风生水起,却被最好的朋友给骗了,欠下了巨额外债。
  他无法接受这个现实的打击,一度精神失常,沦落为了乞丐。他觉得做乞丐也挺好,衣食无忧,心态平和,那段日子,他甚至感悟出了为人的至高境界:做人。正当如此。
  六年前的一株玫瑰花,彻底改变了他的命运。
  他拿着玫瑰花回到了他的家。他哪有家啊!所谓的家,只是一孔遮挡了洞眼的桥洞。他将玫瑰花插进一个他捡拾回来的脏兮兮的破花瓶,反复端详着,须臾,他心里生出一种疑问:这么美的花儿,怎能插进这个脏花瓶呢?
  于是,他开始动手清洗花瓶,花瓶焕然一新,再插进那株玫瑰花的时候,就显得匹配了。
  他全神贯注地端详那株插在花瓶里的玫瑰,神情有了些得意。蓦然,他的眼神凝住了,花瓶后面站了一个男子,一个邋遢肮脏的男子。男子与他紧紧对视着。那是谁?他疑问。他试着眨动眼睛,对面的男子也眨眼睛,他又试着晃动身子,对面的男子也晃动身子。
  他突然想起来了,那里摆了一面镜子。一年多了,他从来没照过镜子,都忘了镜子是为何物。忘了镜子就等于忘了他自己,如今他终于又看到了自己,一个邋遢的自己,这样的自己怎么能配得上这支娇艳的玫瑰花呢?
  他痛痛快快地洗了个澡,重新站到了镜子对面,他看到了一个全新的男子,这才是他本来的样子啊!一个充满自信、阳光帅气的大男孩。他决定带着这株玫瑰花走出这孔桥洞,重新寻找真实的自己。
  六年后,他找回了自己,做生意发了财,成了知名的企业家。他年轻有为,慕名而嫁的女孩子自然不在少数,可他一概拒绝,只说自己已经有意中人了。他心中的意中人是谁?毋庸置疑,便是那个送给他玫瑰的卖花姑娘,人家都叫她“玫瑰天使”。
  有了一定的经济实力之后,他决定寻找自己的梦中情人。他一直在想,她当时赠他玫瑰,或许是无意的,正是她的一次无意之举,使他脱胎换骨,彻底改变了一生的命运。这也许就是所谓的“赠人玫瑰,手留余香”吧!
  她一直听着他讲完了自己的故事,早已泪眼朦胧。
  他朝着她伸出一只手,动情地说,玫瑰,跟我走吧!霰婶儿已经跟我说了,你的病,一定会治好的。
  她使劲儿点点头,朝着他伸出一只手。
  他没有接那只手,而是弯腰将她抱在怀里,向着院门口走去。
  院门外停着一辆豪车,一辆跟她结婚时坐过的一模一样的豪车。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