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杏花泪

杏花泪


  一
  1976年的春天,我乘坐的绿皮火车沿着京原线在崇山峻岭间穿行。天色已晚,车窗外面漆黑一团,我借着车厢内微弱的灯光看着工作日记,上面记载着杏花沟执勤点发生的怪事,那里也是我此行的目的。
  京原线是在上世纪六十年代,由铁道兵承建的一条从北京到山西原平的战备铁路。为了保证这条战备铁路的安全,我部三营三百多名官兵奉命守护沿线几十座桥梁和隧道。不久前,部队召开执勤情况分析会,三营营长汇报了一件发生在杏花沟执勤点的怪事。事情是这样的:一个新入伍的战士,夜间在隧道口执勤时,发现隧道里有个可疑人影在晃动。他立即高声警告,那影子没反应。战士举着手电,踏着枕木,小心翼翼地搜索到隧道另一端出口,却没发现任何异常,这真是活见鬼了。后来,其他夜间执勤的战士也纷纷反映发现了那个影子,有人还听到了隧道里有女人凄厉的哭声。
  杏花沟执勤点的方班长,开始并不相信这些传言是真。为此,他还多次在班务会上辟谣,直到后来他自己也在隧道里与那个怪异的身影遭遇。剧方班长说,那影子转眼间就不知去向,这时他才感觉到事态严重,赶紧向连里汇报。连长听说后,亲自带班上岗,竟然也看到了人影听到了哭声,可反复勘查后竟然没发现任何异常。于是,连里上报到营里,三营长就把这事在团勤务会上说了出来。
  团长当即命令团政治处调查此事,作为政治处干事的我,奉命前往杏花沟。我是个党员又是部队干部,自然不信鬼神之说。根据我的经验,这件事定是有原由的。只不过需要我耐心细致,抽丝剥茧地去还原事情的真相。
  火车到达杏花沟小站时已是午夜,方班长在出站口接到我之后,将我安排在一间简陋客房休息。第二天吃过早饭,我在方班长带领下展开调查。
  桃花沟站是京原线上一个小站,主要是为了给护路部队官兵运送生活用品,因此上下车旅客很少。站台附近是一条隧道,长约两千米,东西走向。隧道里没有照明设备,一对平行的铁轨横卧在隧道中间,铁轨距离隧道边缘有两米左右宽,仅能供一人通行。隧道两侧各有一个猫耳洞,洞里仅能容纳两至三人。隧道两端出口处荒草连片,西端南侧有一高出地面的土丘,疑似坟墓。铁路延伸处,群峰耸立,拒马河蜿蜒于群山之中。战士们执勤,穿越隧道巡查需要一个多小时。
  勘查完现场之后,我让方班长召开情况分析会。会上,我再次详细询问了案情,根据大伙发言和现场查勘的结果,我做出两点推断:其一,那个魅影不是鬼而是人,很有可能是个女人。其二,那个人没有破坏隧道的意图,因为从始至终,这段隧道没发生任何大小事故。现在的重点就是要搞清楚这人是谁,目的何在。
  我决定扩大调查范围,把注意力放到附近村民身上。这本来是我按照以往经验做出的正常举措,没想到竟然发现了一段凄美的爱情故事。
  
  二
  在莽莽太行里有个叫杏花沟的小山村,小村里家家户户,院里院外,沟沟坎坎,到处都能看到一棵棵枝繁叶茂的杏树。在这个几乎与世隔绝的山旮旯里,这些杏树不仅给山村带来别样的四季风光,也给村民带来了微薄的收获。
  在山村里最古老的一棵杏树旁有一户人家,这家的房子是石头垒的,院墙是石头砌的,就连院落的地面也是用石板铺成的。这户人家一共三口人,老两口年过花甲,就像尚未加工过的山石块,朴实、淳厚,他们有个女儿叫杏花。十年前,也就是1966年的时候,杏花刚好十八岁。
  人常说“十八的姑娘一朵花”,又说“深山出俊鸟”,这两句话搁在杏花身上一点都不过分。这姑娘真是人如其名,娇艳得就像是春阳下绽放的杏花。
  在杏花十八岁那年的春天,村里驻进了一队解放军。杏花沟是革命老区,村里老一辈人对子弟兵并不陌生。当年打鬼子时,杨成武司令员领着八路军就住在杏花沟。村里的老人们还记得八路军穿的是灰军装,背着的是三八大盖。如今来的这帮娃娃兵穿的是绿军装,领口上是鲜红的领章,军帽上缀着耀眼的红五星。虽说穿的军装不一样,但却和当年的八路军一样,对群众像一家人一样亲热。
  自打部队住进村里之后,战士们每天把各家的院里院外打扫的干干净净,就连猪圈茅房都给收拾的利利索索。战士们还帮着群众干农活,帮着群众挑水砍柴,还教娃娃们唱歌,小小的杏花沟村顿时热闹起来。
  相处时间久了,大伙才知道这些战士是铁道兵,也就是专门修铁路的兵。这些战士准备把村头那座大山穿个洞,好让北京的火车开过来。小山村里的人哪里见过火车是啥,很多人一辈子连县城都没去过,就更别说是北京了。所以,乡亲们都盼着铁路赶紧修好,好看看从北京开来的火车是个啥模样。
  杏花家的西屋住进了几个战士,带队的班长姓冯。冯班长他们搬进杏花家那天,杏花家旁边的那棵老杏树上的花骨朵一夜之间全都开了。太阳升起的时候,两只喜鹊在花丛间吱吱喳喳地叫个不停。
  杏花娘对刚梳好大辫子的杏花说:“杏儿,都说喜鹊叫贵客到,快把院门打开,看看是不是有客人来了。”
  杏花一边答应着一边打开两扇院门,杏花一眼就看见了一身军装,威武帅气的冯班长,只看了这一眼,杏花就再也舍不得看别的了。冯班长站在门口,他没想到开门的是个如此美丽的姑娘。一时间,冯班长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两个人一个门里一个门外的对视着。微风袭来,片片杏花飘落,撒在了杏花和冯班长身上。
  “杏儿,是谁来了?”
  杏花娘的询问把两个被对方惊艳到的年轻人唤醒,两张年青的脸上顿时布满桃红。
  “娘,是,是。”
  “大娘,我们是部队上的,村长说今后我们几个住您家。大娘,我们是不是来早了,要不等会再来?”
  杏花娘笑嘻嘻地迎了出来,她一看到冯班长和他身后的几个战士就打心眼里喜欢。
  “你这孩子客气啥呀,快进来,早给你们把屋子收拾好了,快进来。你叫啥呀?”
  “大娘,您就叫我小冯吧。”
  于是,冯班长和他的战友就住进了杏花家。杏花娘是个有心人,她发现杏花变了,原本就勤快的杏花变得更勤快了,战士们换下来的衣服眨眼之间就被她洗得干干净净。喜欢跑来跑去的她,如今会安安静静地坐在西屋外的窗台下缝补衣衫,杏花娘知道,那扇窗子后面就是冯班长的铺位。除此之外,杏花还变得变得爱打扮了,还常常揪朵杏花戴在鬓角上,那眼神有意无意的总爱瞄着高大魁梧的冯班长。
  战士们工作一天,弄了一头的汗一头的泥,回到家里都会打盆水洗洗。别的战士洗的时候,杏花都躲在屋里,唯独冯班长洗的时候她会跟在旁边,帮着冯班长倒水洗头。俩人一边洗还一边有说有笑的,这情景让谁看了都会觉得他们是小两口,若再看看两个人的模样,那只有会从心里说出两个字:般配。
  知子莫过母,自己的闺女是啥心思,当娘的一眼就能看出来。说实话,杏花娘是巴不得杏花和冯班长能成。冯班长勤快能干,家里外头都是把好手,一看就是个能挑家过日子的人。再说冯班长人长得也精神,他老家还是平原上的,可比这小山村强太多了。这么勤快能干又精神的小伙子,是个姑娘就喜欢呀。
  可是杏花娘也清楚,人家冯班长是军人,部队上是有纪律的,禁止战士和驻地附近的姑娘搞对象。再说人家冯班长有文化、有本事,能瞧得上杏花这个山里姑娘吗?这么一想,杏花娘就在心里打起了退堂鼓,她悄悄劝杏花:“杏儿,你也是大姑娘了,以后别跟冯班长太近乎了,不好。远点,不然招闲话。”
  每次这样一说,杏花嘴上答应的很爽快,可转脸就把杏花娘的话扔在脑后,照样和冯班长说说笑笑,同进同出。俗话说“儿大不由爷,女大不由娘”,杏花娘也没了办法,只好顺其自然了。
  轰隆隆的炮声在山里响了两个多月,战士们把村前那座大山凿开了一个巨大的洞。为赶工期,小伙子们白天黑夜连轴转。村里的老少爷们见了,都说这些穿军装的娃娃们忒厉害,真像当年打鬼子的八路军。
  夏天到了,树上的杏熟了,一串串像蒜辫子似的果实压弯了枝头。乡亲们都说,今年托解放军的福,是个山杏丰收年。
  一天晚上施工回来,战士们发现冯班长的脸盆里装了满满一盆黄橙橙圆溜溜,散发着诱人甜香的山杏。战士小刘抓起一个山杏刚想往嘴里填,忽然听到冯班长说,别动!小刘尴尬地把那枚杏子放回原处,冯班长端起脸盆进了东屋。
  “大娘,谢谢您了,这盆杏我们不能收。”
  杏花娘知道这事杏花干的,但她并不想责怪女儿,只是觉得杏花不应该瞒着她。
  “冯班长,你不是常说军民一家亲嘛。山里没啥好吃的,几个山旮旯土杏,算是我们一点心意,你们要是不收,大娘可要生气了。”
  冯班长见山杏娘态度诚恳,不好拒绝,只好道了谢后端者山杏回到班里。事后,他用自己的津贴托人到县城给杏花买了一条红裙子。打那以后,人们经常看到杏花穿着一身红裙在小溪边给战士们洗军装,或是坐在院子里给战士们缝补衣衫。战士们施工回来的时候,总会远远的看见一个穿着红裙子的倩影矗立在村口的老杏树下。
  一个周日的傍晚,杏花约和冯班长在村口老杏树下见面。离开家时,杏花用小手绢兜了一兜熟透了的山杏,她想和心上人分享这最甜的山杏。杏花远远的看见冯班长正在树下张望,她连忙跑了过去。面对冯班长时,杏花早就想好的话却一句也说不出,她的心里像揣着一窝小兔子,砰砰地跳得厉害。
  “冯班长,你吃,特别甜。”
  “杏花,你说有要紧的事要告诉我,到底是啥事?”
  “其实,也没啥事。”
  “要是没事,一会还要开班务会,我得回去了。”
  杏花的脸红红的,她低着头喃喃地说:“冯班长,我,我今年十八了。”
  “我知道。”
  “等你们把山洞挖通后,你能带我走吗?”
  “杏花,我懂你的心。你等我,等我复原了之后就来接你,好吗?”
  “接我去哪?”
  “去我家。”
  “去你家干啥?”
  “结婚,生娃,过日子。好不好?杏花。”
  “嗯,我等你。”
  
  三
  从此以后,杏花和冯班长的心连在了一起,只要见了面,两个人的眼光都在对方身上。冯班长的战友、杏花的爹娘、老村长和老支书、还有很多乡亲们都看在眼里,大家嘴上不说但心里都在祝福这对年轻人,似乎一切都在向美好的方向发展着。
  冬天来了,连续两天的大雪,气温骤降,冷得出奇。这一天,杏花掐着点来到村头等着冯班长。每天的这个时候,冯班长他们就会排着队回到村里,可现在却一个人影都没见到。
  杏花站在村头的雪地里,眼睛瞄着隧道的方向,身后传来杏花娘的呼唤:“杏儿,你还在雪地里傻愣着干啥呢,小心冻着。”
  忽然迎面一辆“亥”字头的解放汽车开过来,停在村头老杏树下,人们从车上抬下来一个人,战士们都哭丧着脸。“咦,怎么没见冯班长啊?”杏花飞快的跑到近前,揭开蒙在那人脸上的沾满血污的旧军装。一声撕心裂肺的惊叫,杏花昏了过去。
  待她醒过来时,发现自己正躺在自家的土炕上。妈妈端着一碗小米粥,眼含泪水劝慰她:“杏儿,你已经睡三天了,喝点粥吧。”
  杏花摇摇头说:“我要见冯班长。”
  “杏儿,冯班长走了。”
  杏花一挺身滚下土炕,踉踉跄跄向西屋走来。大家都在,就少班长。
  “他现在在哪?”杏花问,没人回答,屋里只有阵阵啜泣声。
  在战士们纷纷开导、劝解中,杏花渐渐明白了事情经过。冯班长在施工现场遭遇塌方时,为救战友,英勇牺牲了。那天,战士们把她带到隧道口一侧的新坟前。
  “班长,杏花看你来了!”
  杏花甩开搀扶他的战士,一头扑倒在坟上,面颊紧紧地贴着那堆黄土,一声声撕心裂肺的哀嚎,让在场的那些铁血男儿不忍直观。
  一阵阵朔风刮来,匍匐在坟头上那头秀发被风吹的像一团茅草,瑟瑟颤抖。杏花的爹娘拄着木棍蹒跚赶来,他们搀扶着身体像绵花一样瘫软的女儿,一步一步,艰难地走在回家路上。
  那天晚上,战士小刘把一个小包裹郑重其事地交到杏花手上。
  “收下吧,这是班长的一颗心。”
  打开包裹,里面有一颗闪着血红光泽的五角帽徽和一个草绿色的军用挎包。杏花郑重地把五星帽徽捧在手里,贴在唇边,深情地亲吻着。
  后来,杏花沟隧道打通了,铁道兵撤走了,京原线上的火车满载乘客、煤炭穿过隧道飞驰而过。杏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不管父母亲友怎么开导,她就是忘不了冯班长。后来,她精神失常了。爹娘看在眼里,疼在心上。可是这种病即使在现代都不一定能治好,就更别说是在上世纪六十年代了,杏花家也没钱为女儿看病,更没精力对她进行有效的监护。
  再后来,杏花的爹娘去世了,杏花彻底疯了。人们常常看到她在大山里四处流浪,她似乎已经把过去的事都忘了,但是有一件事她始终没忘记。她经常在杏花沟隧道那座荒冢前痴痴地凝望、徘徊,一待就是几个时辰,有时就在那里过夜。
  当我把了解到的情况告诉执勤点的战士们之后,所有人的眼圈都红了,所有人都默默地低下了头。第二天一早,我和战士来到冯班长的墓前。大家从乱石堆里挖出山泥,把原来早已塌陷的坟冢堆高,把烈士的墓碑擦拭干净,一个用山花编成的花圈放在墓碑旁。
  调查到这一步事情基本清楚了,那徘徊在隧道里的影子,八成就是当年的杏花。这么多年过去了,也不知道她受了多少委屈,我们应该尽快找到她帮助她。由于杏花行踪不定实在是不好找,于是我决定来个守株待兔。我相信,只要杏花心里有冯班长,她就一定会再次来到冯班长的墓前的,后来发生的事实再次证实了我的判断。
  孟春的大山,春意日渐阑珊。隧道两侧,绽放着一朵朵无名的山花。夜幕降临,一轮下弦月静静地挂在两座山头之间,一抹清辉洒满哨位,山里的夜静得出奇。烈士墓前,除了用野花编成的花圈外,还多了一盘馒头两根黄瓜。幽暗的猫耳洞里放了一个军用水壶,里面装满了温水,那是给杏花准备的。除此之外,我还在隧道口增加了一名流动哨。
  三天后的一个夜晚,我和方班长以及流动哨躲在烈士墓附近的树丛后,就在困倦袭来的时候,方班长突然在我耳边说:“看,坟地有人影。”我顺着方班长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看见一个人影在晃。那人应该是发现了吃的东西,她刚要弯腰去抓,却好像是突然察觉情况异常,只见她一转身,飞快地跑进隧道。
  “拦住她,别让她跑了!”
  我大喊一声,战士们一拥而上,在隧道里把仓皇逃跑的人截住。那人拼命挣扎,正在这时,方班长一声惊叫:“不好了,火车进隧道了,快进猫耳洞!”
  我们三个架起那人,刚把她拖进洞里,方班长就惨叫了一声。我借着手电筒的光亮,看到那人一口咬住了方班长的胳膊。“咣当、咣当。”一阵阵节奏急促的撞击声由远而近,一道刺眼的灯光顿时把伸手不见五指的狭窄空间照的如同白昼,灯光下那对冒火的双眼死死盯着方班长,盯着他军帽上的红五星。她的牙关慢慢的松开了,眼里露出莫名的惊喜,她说:“冯班长,你回来了?”
  她说话了,声音是那么的温柔。没等回应,她那衣着褴褛的身躯缓缓地躺在了方班长的怀里,手里还紧紧地攥着一枚红五星帽徽。
  又是一年春草绿,又逢一季杏花开。京原线上的机车,依然还在昼夜运行,不同的是机车动力早已由电力取代了蒸汽。当年守卫在杏花沟隧道的官兵早已撤离,隧道口那座孤零零的烈士墓旁边又多了一座坟茔,一块山石做了墓碑,上面篆刻着“军人未婚妻杏花之墓。”

  一
  1976年的春天,我乘坐的绿皮火车沿着京原线在崇山峻岭间穿行。天色已晚,车窗外面漆黑一团,我借着车厢内微弱的灯光看着工作日记,上面记载着杏花沟执勤点发生的怪事,那里也是我此行的目的。
  京原线是在上世纪六十年代,由铁道兵承建的一条从北京到山西原平的战备铁路。为了保证这条战备铁路的安全,我部三营三百多名官兵奉命守护沿线几十座桥梁和隧道。不久前,部队召开执勤情况分析会,三营营长汇报了一件发生在杏花沟执勤点的怪事。事情是这样的:一个新入伍的战士,夜间在隧道口执勤时,发现隧道里有个可疑人影在晃动。他立即高声警告,那影子没反应。战士举着手电,踏着枕木,小心翼翼地搜索到隧道另一端出口,却没发现任何异常,这真是活见鬼了。后来,其他夜间执勤的战士也纷纷反映发现了那个影子,有人还听到了隧道里有女人凄厉的哭声。
  杏花沟执勤点的方班长,开始并不相信这些传言是真。为此,他还多次在班务会上辟谣,直到后来他自己也在隧道里与那个怪异的身影遭遇。剧方班长说,那影子转眼间就不知去向,这时他才感觉到事态严重,赶紧向连里汇报。连长听说后,亲自带班上岗,竟然也看到了人影听到了哭声,可反复勘查后竟然没发现任何异常。于是,连里上报到营里,三营长就把这事在团勤务会上说了出来。
  团长当即命令团政治处调查此事,作为政治处干事的我,奉命前往杏花沟。我是个党员又是部队干部,自然不信鬼神之说。根据我的经验,这件事定是有原由的。只不过需要我耐心细致,抽丝剥茧地去还原事情的真相。
  火车到达杏花沟小站时已是午夜,方班长在出站口接到我之后,将我安排在一间简陋客房休息。第二天吃过早饭,我在方班长带领下展开调查。
  桃花沟站是京原线上一个小站,主要是为了给护路部队官兵运送生活用品,因此上下车旅客很少。站台附近是一条隧道,长约两千米,东西走向。隧道里没有照明设备,一对平行的铁轨横卧在隧道中间,铁轨距离隧道边缘有两米左右宽,仅能供一人通行。隧道两侧各有一个猫耳洞,洞里仅能容纳两至三人。隧道两端出口处荒草连片,西端南侧有一高出地面的土丘,疑似坟墓。铁路延伸处,群峰耸立,拒马河蜿蜒于群山之中。战士们执勤,穿越隧道巡查需要一个多小时。
  勘查完现场之后,我让方班长召开情况分析会。会上,我再次详细询问了案情,根据大伙发言和现场查勘的结果,我做出两点推断:其一,那个魅影不是鬼而是人,很有可能是个女人。其二,那个人没有破坏隧道的意图,因为从始至终,这段隧道没发生任何大小事故。现在的重点就是要搞清楚这人是谁,目的何在。
  我决定扩大调查范围,把注意力放到附近村民身上。这本来是我按照以往经验做出的正常举措,没想到竟然发现了一段凄美的爱情故事。
  
  二
  在莽莽太行里有个叫杏花沟的小山村,小村里家家户户,院里院外,沟沟坎坎,到处都能看到一棵棵枝繁叶茂的杏树。在这个几乎与世隔绝的山旮旯里,这些杏树不仅给山村带来别样的四季风光,也给村民带来了微薄的收获。
  在山村里最古老的一棵杏树旁有一户人家,这家的房子是石头垒的,院墙是石头砌的,就连院落的地面也是用石板铺成的。这户人家一共三口人,老两口年过花甲,就像尚未加工过的山石块,朴实、淳厚,他们有个女儿叫杏花。十年前,也就是1966年的时候,杏花刚好十八岁。
  人常说“十八的姑娘一朵花”,又说“深山出俊鸟”,这两句话搁在杏花身上一点都不过分。这姑娘真是人如其名,娇艳得就像是春阳下绽放的杏花。
  在杏花十八岁那年的春天,村里驻进了一队解放军。杏花沟是革命老区,村里老一辈人对子弟兵并不陌生。当年打鬼子时,杨成武司令员领着八路军就住在杏花沟。村里的老人们还记得八路军穿的是灰军装,背着的是三八大盖。如今来的这帮娃娃兵穿的是绿军装,领口上是鲜红的领章,军帽上缀着耀眼的红五星。虽说穿的军装不一样,但却和当年的八路军一样,对群众像一家人一样亲热。
  自打部队住进村里之后,战士们每天把各家的院里院外打扫的干干净净,就连猪圈茅房都给收拾的利利索索。战士们还帮着群众干农活,帮着群众挑水砍柴,还教娃娃们唱歌,小小的杏花沟村顿时热闹起来。
  相处时间久了,大伙才知道这些战士是铁道兵,也就是专门修铁路的兵。这些战士准备把村头那座大山穿个洞,好让北京的火车开过来。小山村里的人哪里见过火车是啥,很多人一辈子连县城都没去过,就更别说是北京了。所以,乡亲们都盼着铁路赶紧修好,好看看从北京开来的火车是个啥模样。
  杏花家的西屋住进了几个战士,带队的班长姓冯。冯班长他们搬进杏花家那天,杏花家旁边的那棵老杏树上的花骨朵一夜之间全都开了。太阳升起的时候,两只喜鹊在花丛间吱吱喳喳地叫个不停。
  杏花娘对刚梳好大辫子的杏花说:“杏儿,都说喜鹊叫贵客到,快把院门打开,看看是不是有客人来了。”
  杏花一边答应着一边打开两扇院门,杏花一眼就看见了一身军装,威武帅气的冯班长,只看了这一眼,杏花就再也舍不得看别的了。冯班长站在门口,他没想到开门的是个如此美丽的姑娘。一时间,冯班长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两个人一个门里一个门外的对视着。微风袭来,片片杏花飘落,撒在了杏花和冯班长身上。
  “杏儿,是谁来了?”
  杏花娘的询问把两个被对方惊艳到的年轻人唤醒,两张年青的脸上顿时布满桃红。
  “娘,是,是。”
  “大娘,我们是部队上的,村长说今后我们几个住您家。大娘,我们是不是来早了,要不等会再来?”
  杏花娘笑嘻嘻地迎了出来,她一看到冯班长和他身后的几个战士就打心眼里喜欢。
  “你这孩子客气啥呀,快进来,早给你们把屋子收拾好了,快进来。你叫啥呀?”
  “大娘,您就叫我小冯吧。”
  于是,冯班长和他的战友就住进了杏花家。杏花娘是个有心人,她发现杏花变了,原本就勤快的杏花变得更勤快了,战士们换下来的衣服眨眼之间就被她洗得干干净净。喜欢跑来跑去的她,如今会安安静静地坐在西屋外的窗台下缝补衣衫,杏花娘知道,那扇窗子后面就是冯班长的铺位。除此之外,杏花还变得变得爱打扮了,还常常揪朵杏花戴在鬓角上,那眼神有意无意的总爱瞄着高大魁梧的冯班长。
  战士们工作一天,弄了一头的汗一头的泥,回到家里都会打盆水洗洗。别的战士洗的时候,杏花都躲在屋里,唯独冯班长洗的时候她会跟在旁边,帮着冯班长倒水洗头。俩人一边洗还一边有说有笑的,这情景让谁看了都会觉得他们是小两口,若再看看两个人的模样,那只有会从心里说出两个字:般配。
  知子莫过母,自己的闺女是啥心思,当娘的一眼就能看出来。说实话,杏花娘是巴不得杏花和冯班长能成。冯班长勤快能干,家里外头都是把好手,一看就是个能挑家过日子的人。再说冯班长人长得也精神,他老家还是平原上的,可比这小山村强太多了。这么勤快能干又精神的小伙子,是个姑娘就喜欢呀。
  可是杏花娘也清楚,人家冯班长是军人,部队上是有纪律的,禁止战士和驻地附近的姑娘搞对象。再说人家冯班长有文化、有本事,能瞧得上杏花这个山里姑娘吗?这么一想,杏花娘就在心里打起了退堂鼓,她悄悄劝杏花:“杏儿,你也是大姑娘了,以后别跟冯班长太近乎了,不好。远点,不然招闲话。”
  每次这样一说,杏花嘴上答应的很爽快,可转脸就把杏花娘的话扔在脑后,照样和冯班长说说笑笑,同进同出。俗话说“儿大不由爷,女大不由娘”,杏花娘也没了办法,只好顺其自然了。
  轰隆隆的炮声在山里响了两个多月,战士们把村前那座大山凿开了一个巨大的洞。为赶工期,小伙子们白天黑夜连轴转。村里的老少爷们见了,都说这些穿军装的娃娃们忒厉害,真像当年打鬼子的八路军。
  夏天到了,树上的杏熟了,一串串像蒜辫子似的果实压弯了枝头。乡亲们都说,今年托解放军的福,是个山杏丰收年。
  一天晚上施工回来,战士们发现冯班长的脸盆里装了满满一盆黄橙橙圆溜溜,散发着诱人甜香的山杏。战士小刘抓起一个山杏刚想往嘴里填,忽然听到冯班长说,别动!小刘尴尬地把那枚杏子放回原处,冯班长端起脸盆进了东屋。
  “大娘,谢谢您了,这盆杏我们不能收。”
  杏花娘知道这事杏花干的,但她并不想责怪女儿,只是觉得杏花不应该瞒着她。
  “冯班长,你不是常说军民一家亲嘛。山里没啥好吃的,几个山旮旯土杏,算是我们一点心意,你们要是不收,大娘可要生气了。”
  冯班长见山杏娘态度诚恳,不好拒绝,只好道了谢后端者山杏回到班里。事后,他用自己的津贴托人到县城给杏花买了一条红裙子。打那以后,人们经常看到杏花穿着一身红裙在小溪边给战士们洗军装,或是坐在院子里给战士们缝补衣衫。战士们施工回来的时候,总会远远的看见一个穿着红裙子的倩影矗立在村口的老杏树下。
  一个周日的傍晚,杏花约和冯班长在村口老杏树下见面。离开家时,杏花用小手绢兜了一兜熟透了的山杏,她想和心上人分享这最甜的山杏。杏花远远的看见冯班长正在树下张望,她连忙跑了过去。面对冯班长时,杏花早就想好的话却一句也说不出,她的心里像揣着一窝小兔子,砰砰地跳得厉害。
  “冯班长,你吃,特别甜。”
  “杏花,你说有要紧的事要告诉我,到底是啥事?”
  “其实,也没啥事。”
  “要是没事,一会还要开班务会,我得回去了。”
  杏花的脸红红的,她低着头喃喃地说:“冯班长,我,我今年十八了。”
  “我知道。”
  “等你们把山洞挖通后,你能带我走吗?”
  “杏花,我懂你的心。你等我,等我复原了之后就来接你,好吗?”
  “接我去哪?”
  “去我家。”
  “去你家干啥?”
  “结婚,生娃,过日子。好不好?杏花。”
  “嗯,我等你。”
  
  三
  从此以后,杏花和冯班长的心连在了一起,只要见了面,两个人的眼光都在对方身上。冯班长的战友、杏花的爹娘、老村长和老支书、还有很多乡亲们都看在眼里,大家嘴上不说但心里都在祝福这对年轻人,似乎一切都在向美好的方向发展着。
  冬天来了,连续两天的大雪,气温骤降,冷得出奇。这一天,杏花掐着点来到村头等着冯班长。每天的这个时候,冯班长他们就会排着队回到村里,可现在却一个人影都没见到。
  杏花站在村头的雪地里,眼睛瞄着隧道的方向,身后传来杏花娘的呼唤:“杏儿,你还在雪地里傻愣着干啥呢,小心冻着。”
  忽然迎面一辆“亥”字头的解放汽车开过来,停在村头老杏树下,人们从车上抬下来一个人,战士们都哭丧着脸。“咦,怎么没见冯班长啊?”杏花飞快的跑到近前,揭开蒙在那人脸上的沾满血污的旧军装。一声撕心裂肺的惊叫,杏花昏了过去。
  待她醒过来时,发现自己正躺在自家的土炕上。妈妈端着一碗小米粥,眼含泪水劝慰她:“杏儿,你已经睡三天了,喝点粥吧。”
  杏花摇摇头说:“我要见冯班长。”
  “杏儿,冯班长走了。”
  杏花一挺身滚下土炕,踉踉跄跄向西屋走来。大家都在,就少班长。
  “他现在在哪?”杏花问,没人回答,屋里只有阵阵啜泣声。
  在战士们纷纷开导、劝解中,杏花渐渐明白了事情经过。冯班长在施工现场遭遇塌方时,为救战友,英勇牺牲了。那天,战士们把她带到隧道口一侧的新坟前。
  “班长,杏花看你来了!”
  杏花甩开搀扶他的战士,一头扑倒在坟上,面颊紧紧地贴着那堆黄土,一声声撕心裂肺的哀嚎,让在场的那些铁血男儿不忍直观。
  一阵阵朔风刮来,匍匐在坟头上那头秀发被风吹的像一团茅草,瑟瑟颤抖。杏花的爹娘拄着木棍蹒跚赶来,他们搀扶着身体像绵花一样瘫软的女儿,一步一步,艰难地走在回家路上。
  那天晚上,战士小刘把一个小包裹郑重其事地交到杏花手上。
  “收下吧,这是班长的一颗心。”
  打开包裹,里面有一颗闪着血红光泽的五角帽徽和一个草绿色的军用挎包。杏花郑重地把五星帽徽捧在手里,贴在唇边,深情地亲吻着。
  后来,杏花沟隧道打通了,铁道兵撤走了,京原线上的火车满载乘客、煤炭穿过隧道飞驰而过。杏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不管父母亲友怎么开导,她就是忘不了冯班长。后来,她精神失常了。爹娘看在眼里,疼在心上。可是这种病即使在现代都不一定能治好,就更别说是在上世纪六十年代了,杏花家也没钱为女儿看病,更没精力对她进行有效的监护。
  再后来,杏花的爹娘去世了,杏花彻底疯了。人们常常看到她在大山里四处流浪,她似乎已经把过去的事都忘了,但是有一件事她始终没忘记。她经常在杏花沟隧道那座荒冢前痴痴地凝望、徘徊,一待就是几个时辰,有时就在那里过夜。
  当我把了解到的情况告诉执勤点的战士们之后,所有人的眼圈都红了,所有人都默默地低下了头。第二天一早,我和战士来到冯班长的墓前。大家从乱石堆里挖出山泥,把原来早已塌陷的坟冢堆高,把烈士的墓碑擦拭干净,一个用山花编成的花圈放在墓碑旁。
  调查到这一步事情基本清楚了,那徘徊在隧道里的影子,八成就是当年的杏花。这么多年过去了,也不知道她受了多少委屈,我们应该尽快找到她帮助她。由于杏花行踪不定实在是不好找,于是我决定来个守株待兔。我相信,只要杏花心里有冯班长,她就一定会再次来到冯班长的墓前的,后来发生的事实再次证实了我的判断。
  孟春的大山,春意日渐阑珊。隧道两侧,绽放着一朵朵无名的山花。夜幕降临,一轮下弦月静静地挂在两座山头之间,一抹清辉洒满哨位,山里的夜静得出奇。烈士墓前,除了用野花编成的花圈外,还多了一盘馒头两根黄瓜。幽暗的猫耳洞里放了一个军用水壶,里面装满了温水,那是给杏花准备的。除此之外,我还在隧道口增加了一名流动哨。
  三天后的一个夜晚,我和方班长以及流动哨躲在烈士墓附近的树丛后,就在困倦袭来的时候,方班长突然在我耳边说:“看,坟地有人影。”我顺着方班长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看见一个人影在晃。那人应该是发现了吃的东西,她刚要弯腰去抓,却好像是突然察觉情况异常,只见她一转身,飞快地跑进隧道。
  “拦住她,别让她跑了!”
  我大喊一声,战士们一拥而上,在隧道里把仓皇逃跑的人截住。那人拼命挣扎,正在这时,方班长一声惊叫:“不好了,火车进隧道了,快进猫耳洞!”
  我们三个架起那人,刚把她拖进洞里,方班长就惨叫了一声。我借着手电筒的光亮,看到那人一口咬住了方班长的胳膊。“咣当、咣当。”一阵阵节奏急促的撞击声由远而近,一道刺眼的灯光顿时把伸手不见五指的狭窄空间照的如同白昼,灯光下那对冒火的双眼死死盯着方班长,盯着他军帽上的红五星。她的牙关慢慢的松开了,眼里露出莫名的惊喜,她说:“冯班长,你回来了?”
  她说话了,声音是那么的温柔。没等回应,她那衣着褴褛的身躯缓缓地躺在了方班长的怀里,手里还紧紧地攥着一枚红五星帽徽。
  又是一年春草绿,又逢一季杏花开。京原线上的机车,依然还在昼夜运行,不同的是机车动力早已由电力取代了蒸汽。当年守卫在杏花沟隧道的官兵早已撤离,隧道口那座孤零零的烈士墓旁边又多了一座坟茔,一块山石做了墓碑,上面篆刻着“军人未婚妻杏花之墓。”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梅雪纷争又一春
下一篇:人生的答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