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落雪

落雪

窗外的雪还是那样漫天飞舞着,一刻也没有要停的意思。都说云遮不住月的光芒,可是雪挡住了一切,让旭阳感觉不到一丝的温暖。杜旭阳抬头看了看外面鹅毛般的大雪,使劲裹了裹盖在身上的被子,蜷缩在已经没有热气的炕上,叹了一口气。
  透风的四壁,争鸣的窗户,簌簌的落雪,没有亲人的夜晚,人世还有什么比这更悲催的呢?杜旭阳此刻感觉自己的境况是如此的凄凉。五年前的自己可不是这样的。
  五年前,他还是一个意气风发,有着美好理想的热血青年。虽说山区的贫穷,瘦瘠的土地,家庭的艰苦,父母的病体,但他最起码还有疼他爱他的爹娘,有他心心念念的家。贫穷的境遇让他萌生出了一个念头:走出大山,到外面的世界去闯一闯。他不相信老天对自己这样不公,命运会这样不济,他决心用自己的双手改变现在的生活。烟花绚烂的元宵节,听着外面的鞭炮声,看着娘婆娑的眼睛,听着爹厚重的喘气声,他的心隐隐作痛。背着家里唯一一床新花棉被,怀揣着浸透父母汗水的500元钱,他走了,带着爹娘的期待,隐没到南下打工的队伍中。
  明媚的江南春节刚过,到处一片温暖的气息。北方傲雪的腊梅在温和的江南开得是如此的烂漫,与北方还是雪花飞舞的天气截然不同。在这里,旭阳的心也暖暖的。他是一个要强的孩子,他有一股不服输的精神。他相信凭自己的力量,一定会有个光辉灿烂的明天。可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他天天像一只无头的苍蝇飞串于大街小巷,去寻找可以满足温饱的地方。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之间木棉花开了,可是旭阳还是没有找到工作。他很是焦急,带来的500元钱付房租都不够。他沦落到在垃圾桶里翻检别人丢弃的东西的境地,哪里还有什么自尊和自信可言!此时的旭阳好想念千里之外的家乡,虽然家里很是贫穷,可是毕竟有家的温暖,有爹娘的疼爱。每每夜深人静的时候,旭阳就会呆呆地看着天上的一轮明月,只有它能给自己带来一丝安慰。
  一天,杜旭阳拖着疲惫的身躯,徘徊于繁华的街上。四周嬉闹的人群和震耳欲聋的喇叭声让旭阳感受到了一点烟火气息。可是他知道,这里的繁华,这里的欢声笑语,这里的一切都不是自己的,他与这里无缘。他依然低着头走自己的路。忽然,一声紧急的刹车声伴随着骂人的话语传入耳际:“找死啊,乡巴佬!”一声娇叱传入了迷迷糊糊的旭阳耳中。他抬起眼睛,原来自己在红灯的时候闯进斑马线,与一辆车来了一个檫肩而过。要不是司机刹车快,他可能已经……“对不起,对不起。”旭阳一边道歉,一边往旁边一闪,想让这辆车过去。那车打着双闪在旭阳面前停了下来,从车上走下来一位美女,这是怎样的一个美人啊?只见她肤如凝脂,手若柔夷,一袭红色的长身风衣紧裹住玲珑曼妙的身姿。真有一种“减一分太短,增一分太长。不朱面如花,不粉肌如雪。”的感觉。她也被刚才的情景吓了一跳,脸上带着一种愠怒,稍微有点气喘。“别这样不礼貌,湘儿!”随着话语刚落,从车上走下一个比较绅士的男士,气质中透着老板的派头。“你没事吧,要不要拉你去医院看看?刚才小女没有礼貌,还望你见谅!”“没事,不用了。”旭阳说着一瘸一拐地往前走去。看着旭阳转身的背影,那个绅士仿佛看到了当年自己初到这里打拼的情景。“等一下,你是从农村来的吧?找到了工作没?”说着,他不经意地看了旭阳一眼,“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可以去找我,我还有个会议需要参加。”说着,他递给旭阳一张名片。拿着这烫金的名片:某某公司的董事长,旭阳很是激动,他好像看到了希望的旭光。看着快速离去的跑车,心也莫名的震颤一下。
  第二天一大早,旭阳把自己收拾得利利落落的去了那位老板的公司。他感觉这是上天给了他一个机会,自己一定要把握住,好好干,干出成绩,让家中的二老也跟着自己享福。他甚至幻想着自己将来在这座城里可以有自己的一席之地,拥有娇媚的妻子,把父母从乡下接过来,自己和儿女承欢在父母的膝下,让他们享受天伦之乐。旭阳不自觉地面带微笑,他感觉自己的名字起得真好,旭阳,旭阳,冉冉升起的朝阳!他加快了脚步,向公司方向走去。
  希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旭阳没想到人心如此难测,他以诚待人,可别人却对他笑里藏刀。大家轻视他是农村出来的,什么脏活累活都分给他干。“旭阳,帮我去楼下的快餐店买杯奶茶。”“旭阳,我的包裹到了,麻烦你帮我送上来吧!”“好咧。”旭阳总是笑呵呵地答应每一个找他帮忙的人,从不计较工作的苦和累。不管是属于他的本职工作,还是不属于他的事情,他都是乐呵呵地不遗余力地去完成。时间在旭阳的繁忙劳碌中一点点过去了,旭阳觉得挺开心的,他感觉凭着他对大家的热心,会得到大家的认可的。
  转眼一年过去了,任劳任怨地旭阳很快乐,他也感觉自己同大家相处的很是融洽。这一年里,公司的发展变化也挺大的,宿舍由八人合住变成两人一间的公寓化管理,公司要求大家报名统计一下,旭阳也报了名。可是事情的发生却与预想的完全不一样。一天,旭阳被政务处叫了过去,政务处通知他:你的舍友都反映你不注重个人卫生,一致要求你搬出宿舍,出去租房子住。旭阳惊呆了,他没想到辛辛苦苦为大家服务了一年,最后会是这个样子。他感到命运对自己如此的不公!他找政务处理论,找同事们打探,甚至找到曾经帮助他的公司领导那里。领导无奈地说:“这是大家的意见,我也帮不了你什么。”无助的旭阳简直都快发疯了,他知道这是莫须有的罪名,明明是他,每天总是第一个起床,把自己的床铺整理好,把宿舍的卫生打扫好,并且在离开之前为舍友们打满一壶热水备用。没想到,会是这样一个结局。他如同掉进了冰窖,一点点冰下去,他不明白大家为何会如此对他。后来有人透露给他一个消息:可能是他在做保安的时候,不小心得罪了某位公司上层,因而人家想把他挤走,就找了这样一个理由。
  明白了,一切都不是自己的错,可仿佛一切也都是自己的错。这个人世太让人寒心了,旭阳垂头丧气地想。忽然一阵悦耳的电话铃声打断了旭阳的思路。他懒懒地拿起听筒:“喂,请问您找谁?”“我找你啊,大兄弟。”旭阳听出是本单位的卫大姐。卫大姐一直对他照顾有加,她最经典的一句口头禅就是:出门在外不容易。也正因为这,她常常带一点自家做的饭菜给旭阳,时不时给旭阳一定的帮助,让旭阳这个远离家乡的人感受到家的温暖。“噢,大姐,有事吗?”“兄弟,怎么听声音兴致不高啊?姐已经知道你的一些事情了,姐相信你的为人,也相信是金子在哪里都会发光的。我找你有点事,这样吧,今天傍晚我在大门口等你。”说完不等旭阳回应就把电话挂了。
  卫大姐会找我啥事啊?旭阳心里泛起了嘀咕。日暮时分,旭阳看到卫大姐在门口的树荫下等着自己。他快步走过去,“姐,谢谢你关心我,找我啥事啊?”“也没啥事,就是想让你跟我回家吃顿饭,安慰安慰你……”卫大姐略带着玩笑的口吻说。“那你家大哥他……”“放心,他在,就是他让我喊你到我家吃饭的。自从我把你的事情告诉他,他对你一直放心不下。”“大哥真是好人啊……”旭阳哽咽着。“走吧,别婆婆妈妈的了。”卫大姐拽着旭阳往家的方向走去。
  “做的啥好饭招待我兄弟啊,在门口就闻到香味了。”卫大姐掏出钥匙,打开房门,对着屋里说。“兄弟,进来,不用换鞋。”闻声而来的卫姐老公上前接过卫姐的手提包,顺手放在门旁的桌子上,笑着说:“洗洗手,准备吃饭。”旭阳不好意思地说:“麻烦大哥了。”“兄弟说哪里话,也没有啥,只是家常便饭,兄弟不嫌弃就行!”说着,径自走向厨房。卫大姐也说:“兄弟,到了这就跟自己家一样,别见外,随便点。”随着话音也走向厨房。旭阳坐下来环顾四周,只见富丽堂皇的,左边镂空隔板上是几个古董瓷瓶,右边镂空隔板上又是几瓶好酒,看得出有些年份了,肯定价格不菲。旭阳有些疑惑:大哥究竟是做什么的?抬头看到客厅的正上方挂着一张结婚照,卫大姐幸福地偎依在老公身旁,脸上洋溢着笑容,看得出这是一个幸福的家庭。
  很快,饭菜摆上了桌。看着一桌子的鸡鸭鱼肉,旭阳的眼圈红了,一年了,他没有感受到家的温馨了。为了钱,不论是节假日还是星期天,只要公司需要加班,他总是抢着加,不管多晚。因为他知道,自己在公司上班一天可以抵上父母在田间一月的劳作。整整一年了,他都没有回去看过爹娘。好想自己那个破烂不堪的家,好想家中的爹娘,尤其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有时梦中想来,眼角还带着泪珠。现在,旭阳重又感受到了家的温暖。
  大姐看到旭阳这样,轻轻地说:“兄弟,别这样,以后姐这里就是你的家了,有什么委屈,什么困难跟姐和姐夫说说。”卫姐的老公也端起酒杯说:“兄弟,一切都会过去的,来,咱兄弟俩喝一个,所有的烦恼都在这酒里了。”说着一饮而尽。旭阳也端起酒杯,紧跟着喝完了这一杯充满着酸甜苦辣的酒。酒至酣处,他们谈到了旭阳的这件事情上,卫姐的老公说:“兄弟,不是我说你,何必在一棵树上吊死呢?既然这个地方不留咱,何不再找一份工作呢?说不定会柳暗花明呢?”旭阳大着舌头说:“哥啊,说得容易,工作是那么容易找的吗?你不知道,当初我找这份工作多不容易啊!”说着,他一五一十地把自己找工作的遭遇告诉了所谓的哥。“没事,兄弟,哥这有个工作,就是在郊区,离城里有点远。不过你放心,工资一点不比你现在的少。”说着他去卧室拿了一沓钱出来,“先用着,在家容易出门难。”“不用,大哥我怎么能要你的钱?”旭阳说着,急忙推了回去。“那好,兄弟,如果有什么事情,看得起大哥,就跟我说一声。”酒酣饭饱,旭阳告别了卫姐夫妇,踉跄着回到了宿舍。
  没过几天,卫大姐就找上了旭阳。“兄弟,我家你大哥给你找了个轻松的差事,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干?”“大姐,我干,这个地方我早呆够了,勾心斗角的,咱适应不了。”“那好,我告诉你哥一声,放心,不会让你吃亏的。”说完,卫大姐露出了月牙般的微笑。晚上,卫大姐喊旭阳去家里吃饭,酒足饭饱之时,大哥向旭阳交代了工作。也不是什么繁重的工作,就是替人看管仓库。不过报酬却比现在的工资多得多,着实让旭阳兴奋了好一阵子。他觉得自己一个打工的,却能有这么轻松的工作,而工资却又如此之高,真是天上掉馅饼了。他心里自然对卫姐夫妇感激涕零。他在心里把他们当成了一家人。临了,大哥拍了拍旭阳的肩膀说:“兄弟,咱是一家人,所以我替你谋了这个既轻松又挣钱的工作,可得好好干啊。”听到这里,旭阳自然是千恩万谢,并且发誓说:“大哥放心,今后我会好好努力的,大哥如果有用得着兄弟的地方,兄弟一定会为大哥赴汤蹈火,在所不惜的。”大哥笑笑,卫姐接上话语:“这家伙,连江湖义气也用上了。”大哥意味深长地说:“也许以后真有用得着兄弟的地方。”
  第二天,旭阳搬离了原来的公司,到仓库上班了。卫姐夫想得可真是周到,在仓库的一角为旭阳谋划了一处地方,用木板搭起一个小房间作为卧室,卫姐还特意挑了一盆兰花放在那里,显得很浪漫,温馨。旭阳把仓库整理得井井有条,没有一丝杂乱。卫姐的老公很少来,只偶尔来几次,也是来跟别人交接东西的。他放在嘴边的一句话是:“兄弟,咱是一家人,哥不相信你相信谁呢?”正是这番话把旭阳的心温得暖暖的,并且,他还时不时地给旭阳一些零用钱,美其名曰红包。
  后来,他连跟其他老板交接的事情也全权教给了旭阳,这让旭阳又感动又感激!日子一天天的在旭阳手中溜走,旭阳的腰包也一天比一天鼓起来了。有时,旭阳心里会犯嘀咕:大哥到底做的啥生意啊?就仓库这些东西怎能如此……可是旭阳又轻轻地拍打自己的脸一下,大哥待自己如此的好,自己怎能有这种念头?他放下了心中的疑问,一心一意地干着自己的工作。
  一天夜里,大哥忽然来了电话:“兄弟,我今晚有点事情缠住了,不能去跟香港来的老板交易,你能不能代我跑一趟?”“没问题,大哥,我马上去。咱们在哪里跟这个老板交易?”“一会儿我把地址发给你,东西我让你姐送给你。”“好的,哥,放心吧!”这样的事情旭阳已经做了几次,可以说轻车熟路。到了约定地点,把东西一交就万事大吉了。就在他将箱子递给那个香港老板的时候,几束光远远地射来,晃得旭阳睁不开眼睛。紧跟着,几声“不许动,蹲下,手抱在头上!”吓住了旭阳!他听话的用手抱住头蹲了下来,可是他再一看,那个香港老板不知道什么时候趁着混乱不见了!他被包围了。
  在审讯室里,旭阳知道了事情的原委:原来卫姐和丈夫是做毒品交易的,风险太大,他一直想物色个人替自己去冒险。正好旭阳是乡下来的,非常符合他们的标准,于是旭阳就进入了他的视野,他和卫姐就导演了这样一出戏。
  “天啊,为什么人心会如此难测啊?为什么自己付出真情会屡次被别人践踏呢?真心交个朋友怎么就这么难呢?”旭阳不停地拍打着自己的脑瓜。还好因为他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触犯的法律,量刑比较轻,只判了一年多。窗外的雪还是那样漫天飞舞着,一刻也没有要停的意思。都说云遮不住月的光芒,可是雪挡住了一切,让旭阳感觉不到一丝的温暖。杜旭阳抬头看了看外面鹅毛般的大雪,使劲裹了裹盖在身上的被子,蜷缩在已经没有热气的炕上,叹了一口气。
  透风的四壁,争鸣的窗户,簌簌的落雪,没有亲人的夜晚,人世还有什么比这更悲催的呢?杜旭阳此刻感觉自己的境况是如此的凄凉。五年前的自己可不是这样的。
  五年前,他还是一个意气风发,有着美好理想的热血青年。虽说山区的贫穷,瘦瘠的土地,家庭的艰苦,父母的病体,但他最起码还有疼他爱他的爹娘,有他心心念念的家。贫穷的境遇让他萌生出了一个念头:走出大山,到外面的世界去闯一闯。他不相信老天对自己这样不公,命运会这样不济,他决心用自己的双手改变现在的生活。烟花绚烂的元宵节,听着外面的鞭炮声,看着娘婆娑的眼睛,听着爹厚重的喘气声,他的心隐隐作痛。背着家里唯一一床新花棉被,怀揣着浸透父母汗水的500元钱,他走了,带着爹娘的期待,隐没到南下打工的队伍中。
  明媚的江南春节刚过,到处一片温暖的气息。北方傲雪的腊梅在温和的江南开得是如此的烂漫,与北方还是雪花飞舞的天气截然不同。在这里,旭阳的心也暖暖的。他是一个要强的孩子,他有一股不服输的精神。他相信凭自己的力量,一定会有个光辉灿烂的明天。可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他天天像一只无头的苍蝇飞串于大街小巷,去寻找可以满足温饱的地方。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之间木棉花开了,可是旭阳还是没有找到工作。他很是焦急,带来的500元钱付房租都不够。他沦落到在垃圾桶里翻检别人丢弃的东西的境地,哪里还有什么自尊和自信可言!此时的旭阳好想念千里之外的家乡,虽然家里很是贫穷,可是毕竟有家的温暖,有爹娘的疼爱。每每夜深人静的时候,旭阳就会呆呆地看着天上的一轮明月,只有它能给自己带来一丝安慰。
  一天,杜旭阳拖着疲惫的身躯,徘徊于繁华的街上。四周嬉闹的人群和震耳欲聋的喇叭声让旭阳感受到了一点烟火气息。可是他知道,这里的繁华,这里的欢声笑语,这里的一切都不是自己的,他与这里无缘。他依然低着头走自己的路。忽然,一声紧急的刹车声伴随着骂人的话语传入耳际:“找死啊,乡巴佬!”一声娇叱传入了迷迷糊糊的旭阳耳中。他抬起眼睛,原来自己在红灯的时候闯进斑马线,与一辆车来了一个檫肩而过。要不是司机刹车快,他可能已经……“对不起,对不起。”旭阳一边道歉,一边往旁边一闪,想让这辆车过去。那车打着双闪在旭阳面前停了下来,从车上走下来一位美女,这是怎样的一个美人啊?只见她肤如凝脂,手若柔夷,一袭红色的长身风衣紧裹住玲珑曼妙的身姿。真有一种“减一分太短,增一分太长。不朱面如花,不粉肌如雪。”的感觉。她也被刚才的情景吓了一跳,脸上带着一种愠怒,稍微有点气喘。“别这样不礼貌,湘儿!”随着话语刚落,从车上走下一个比较绅士的男士,气质中透着老板的派头。“你没事吧,要不要拉你去医院看看?刚才小女没有礼貌,还望你见谅!”“没事,不用了。”旭阳说着一瘸一拐地往前走去。看着旭阳转身的背影,那个绅士仿佛看到了当年自己初到这里打拼的情景。“等一下,你是从农村来的吧?找到了工作没?”说着,他不经意地看了旭阳一眼,“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可以去找我,我还有个会议需要参加。”说着,他递给旭阳一张名片。拿着这烫金的名片:某某公司的董事长,旭阳很是激动,他好像看到了希望的旭光。看着快速离去的跑车,心也莫名的震颤一下。
  第二天一大早,旭阳把自己收拾得利利落落的去了那位老板的公司。他感觉这是上天给了他一个机会,自己一定要把握住,好好干,干出成绩,让家中的二老也跟着自己享福。他甚至幻想着自己将来在这座城里可以有自己的一席之地,拥有娇媚的妻子,把父母从乡下接过来,自己和儿女承欢在父母的膝下,让他们享受天伦之乐。旭阳不自觉地面带微笑,他感觉自己的名字起得真好,旭阳,旭阳,冉冉升起的朝阳!他加快了脚步,向公司方向走去。
  希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旭阳没想到人心如此难测,他以诚待人,可别人却对他笑里藏刀。大家轻视他是农村出来的,什么脏活累活都分给他干。“旭阳,帮我去楼下的快餐店买杯奶茶。”“旭阳,我的包裹到了,麻烦你帮我送上来吧!”“好咧。”旭阳总是笑呵呵地答应每一个找他帮忙的人,从不计较工作的苦和累。不管是属于他的本职工作,还是不属于他的事情,他都是乐呵呵地不遗余力地去完成。时间在旭阳的繁忙劳碌中一点点过去了,旭阳觉得挺开心的,他感觉凭着他对大家的热心,会得到大家的认可的。
  转眼一年过去了,任劳任怨地旭阳很快乐,他也感觉自己同大家相处的很是融洽。这一年里,公司的发展变化也挺大的,宿舍由八人合住变成两人一间的公寓化管理,公司要求大家报名统计一下,旭阳也报了名。可是事情的发生却与预想的完全不一样。一天,旭阳被政务处叫了过去,政务处通知他:你的舍友都反映你不注重个人卫生,一致要求你搬出宿舍,出去租房子住。旭阳惊呆了,他没想到辛辛苦苦为大家服务了一年,最后会是这个样子。他感到命运对自己如此的不公!他找政务处理论,找同事们打探,甚至找到曾经帮助他的公司领导那里。领导无奈地说:“这是大家的意见,我也帮不了你什么。”无助的旭阳简直都快发疯了,他知道这是莫须有的罪名,明明是他,每天总是第一个起床,把自己的床铺整理好,把宿舍的卫生打扫好,并且在离开之前为舍友们打满一壶热水备用。没想到,会是这样一个结局。他如同掉进了冰窖,一点点冰下去,他不明白大家为何会如此对他。后来有人透露给他一个消息:可能是他在做保安的时候,不小心得罪了某位公司上层,因而人家想把他挤走,就找了这样一个理由。
  明白了,一切都不是自己的错,可仿佛一切也都是自己的错。这个人世太让人寒心了,旭阳垂头丧气地想。忽然一阵悦耳的电话铃声打断了旭阳的思路。他懒懒地拿起听筒:“喂,请问您找谁?”“我找你啊,大兄弟。”旭阳听出是本单位的卫大姐。卫大姐一直对他照顾有加,她最经典的一句口头禅就是:出门在外不容易。也正因为这,她常常带一点自家做的饭菜给旭阳,时不时给旭阳一定的帮助,让旭阳这个远离家乡的人感受到家的温暖。“噢,大姐,有事吗?”“兄弟,怎么听声音兴致不高啊?姐已经知道你的一些事情了,姐相信你的为人,也相信是金子在哪里都会发光的。我找你有点事,这样吧,今天傍晚我在大门口等你。”说完不等旭阳回应就把电话挂了。
  卫大姐会找我啥事啊?旭阳心里泛起了嘀咕。日暮时分,旭阳看到卫大姐在门口的树荫下等着自己。他快步走过去,“姐,谢谢你关心我,找我啥事啊?”“也没啥事,就是想让你跟我回家吃顿饭,安慰安慰你……”卫大姐略带着玩笑的口吻说。“那你家大哥他……”“放心,他在,就是他让我喊你到我家吃饭的。自从我把你的事情告诉他,他对你一直放心不下。”“大哥真是好人啊……”旭阳哽咽着。“走吧,别婆婆妈妈的了。”卫大姐拽着旭阳往家的方向走去。
  “做的啥好饭招待我兄弟啊,在门口就闻到香味了。”卫大姐掏出钥匙,打开房门,对着屋里说。“兄弟,进来,不用换鞋。”闻声而来的卫姐老公上前接过卫姐的手提包,顺手放在门旁的桌子上,笑着说:“洗洗手,准备吃饭。”旭阳不好意思地说:“麻烦大哥了。”“兄弟说哪里话,也没有啥,只是家常便饭,兄弟不嫌弃就行!”说着,径自走向厨房。卫大姐也说:“兄弟,到了这就跟自己家一样,别见外,随便点。”随着话音也走向厨房。旭阳坐下来环顾四周,只见富丽堂皇的,左边镂空隔板上是几个古董瓷瓶,右边镂空隔板上又是几瓶好酒,看得出有些年份了,肯定价格不菲。旭阳有些疑惑:大哥究竟是做什么的?抬头看到客厅的正上方挂着一张结婚照,卫大姐幸福地偎依在老公身旁,脸上洋溢着笑容,看得出这是一个幸福的家庭。
  很快,饭菜摆上了桌。看着一桌子的鸡鸭鱼肉,旭阳的眼圈红了,一年了,他没有感受到家的温馨了。为了钱,不论是节假日还是星期天,只要公司需要加班,他总是抢着加,不管多晚。因为他知道,自己在公司上班一天可以抵上父母在田间一月的劳作。整整一年了,他都没有回去看过爹娘。好想自己那个破烂不堪的家,好想家中的爹娘,尤其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有时梦中想来,眼角还带着泪珠。现在,旭阳重又感受到了家的温暖。
  大姐看到旭阳这样,轻轻地说:“兄弟,别这样,以后姐这里就是你的家了,有什么委屈,什么困难跟姐和姐夫说说。”卫姐的老公也端起酒杯说:“兄弟,一切都会过去的,来,咱兄弟俩喝一个,所有的烦恼都在这酒里了。”说着一饮而尽。旭阳也端起酒杯,紧跟着喝完了这一杯充满着酸甜苦辣的酒。酒至酣处,他们谈到了旭阳的这件事情上,卫姐的老公说:“兄弟,不是我说你,何必在一棵树上吊死呢?既然这个地方不留咱,何不再找一份工作呢?说不定会柳暗花明呢?”旭阳大着舌头说:“哥啊,说得容易,工作是那么容易找的吗?你不知道,当初我找这份工作多不容易啊!”说着,他一五一十地把自己找工作的遭遇告诉了所谓的哥。“没事,兄弟,哥这有个工作,就是在郊区,离城里有点远。不过你放心,工资一点不比你现在的少。”说着他去卧室拿了一沓钱出来,“先用着,在家容易出门难。”“不用,大哥我怎么能要你的钱?”旭阳说着,急忙推了回去。“那好,兄弟,如果有什么事情,看得起大哥,就跟我说一声。”酒酣饭饱,旭阳告别了卫姐夫妇,踉跄着回到了宿舍。
  没过几天,卫大姐就找上了旭阳。“兄弟,我家你大哥给你找了个轻松的差事,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干?”“大姐,我干,这个地方我早呆够了,勾心斗角的,咱适应不了。”“那好,我告诉你哥一声,放心,不会让你吃亏的。”说完,卫大姐露出了月牙般的微笑。晚上,卫大姐喊旭阳去家里吃饭,酒足饭饱之时,大哥向旭阳交代了工作。也不是什么繁重的工作,就是替人看管仓库。不过报酬却比现在的工资多得多,着实让旭阳兴奋了好一阵子。他觉得自己一个打工的,却能有这么轻松的工作,而工资却又如此之高,真是天上掉馅饼了。他心里自然对卫姐夫妇感激涕零。他在心里把他们当成了一家人。临了,大哥拍了拍旭阳的肩膀说:“兄弟,咱是一家人,所以我替你谋了这个既轻松又挣钱的工作,可得好好干啊。”听到这里,旭阳自然是千恩万谢,并且发誓说:“大哥放心,今后我会好好努力的,大哥如果有用得着兄弟的地方,兄弟一定会为大哥赴汤蹈火,在所不惜的。”大哥笑笑,卫姐接上话语:“这家伙,连江湖义气也用上了。”大哥意味深长地说:“也许以后真有用得着兄弟的地方。”
  第二天,旭阳搬离了原来的公司,到仓库上班了。卫姐夫想得可真是周到,在仓库的一角为旭阳谋划了一处地方,用木板搭起一个小房间作为卧室,卫姐还特意挑了一盆兰花放在那里,显得很浪漫,温馨。旭阳把仓库整理得井井有条,没有一丝杂乱。卫姐的老公很少来,只偶尔来几次,也是来跟别人交接东西的。他放在嘴边的一句话是:“兄弟,咱是一家人,哥不相信你相信谁呢?”正是这番话把旭阳的心温得暖暖的,并且,他还时不时地给旭阳一些零用钱,美其名曰红包。
  后来,他连跟其他老板交接的事情也全权教给了旭阳,这让旭阳又感动又感激!日子一天天的在旭阳手中溜走,旭阳的腰包也一天比一天鼓起来了。有时,旭阳心里会犯嘀咕:大哥到底做的啥生意啊?就仓库这些东西怎能如此……可是旭阳又轻轻地拍打自己的脸一下,大哥待自己如此的好,自己怎能有这种念头?他放下了心中的疑问,一心一意地干着自己的工作。
  一天夜里,大哥忽然来了电话:“兄弟,我今晚有点事情缠住了,不能去跟香港来的老板交易,你能不能代我跑一趟?”“没问题,大哥,我马上去。咱们在哪里跟这个老板交易?”“一会儿我把地址发给你,东西我让你姐送给你。”“好的,哥,放心吧!”这样的事情旭阳已经做了几次,可以说轻车熟路。到了约定地点,把东西一交就万事大吉了。就在他将箱子递给那个香港老板的时候,几束光远远地射来,晃得旭阳睁不开眼睛。紧跟着,几声“不许动,蹲下,手抱在头上!”吓住了旭阳!他听话的用手抱住头蹲了下来,可是他再一看,那个香港老板不知道什么时候趁着混乱不见了!他被包围了。
  在审讯室里,旭阳知道了事情的原委:原来卫姐和丈夫是做毒品交易的,风险太大,他一直想物色个人替自己去冒险。正好旭阳是乡下来的,非常符合他们的标准,于是旭阳就进入了他的视野,他和卫姐就导演了这样一出戏。
  “天啊,为什么人心会如此难测啊?为什么自己付出真情会屡次被别人践踏呢?真心交个朋友怎么就这么难呢?”旭阳不停地拍打着自己的脑瓜。还好因为他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触犯的法律,量刑比较轻,只判了一年多。
  在监狱里,旭阳多次想到自己的父母,他知道二老依然在盼望着旭阳能光宗耀祖,他不敢想象,当父母知道自己现如今的情况后会怎么样。他极力恳求监狱的教员,千万不要告诉自己的二老,他怕他们承受不住这样的打击。现在的他只希望好好改造,争取早日归家。
  旭阳在狱中改造得比较不错,他提前释放了。兴冲冲地踏上回家的列车,旭阳的心激动地都快跳了出来。他使劲嗅着空气中散发的自由的气息,感觉外面的天地真好!五年了,没有踏上故乡这块热土了,一天一夜的行程,变成了漫长的煎熬!当他踏在家乡的土地上,他用手抓了把脚下的泥土,那芬芳直入心脾。顾不得再看那山山水水,此刻的旭阳就想快点回家,给二老一个惊喜。
  到了,到了,家就在眼前了。映入眼帘的还是那座破旧的小屋,四周围是竹篱笆围成的院墙,家一点也没变。旭阳轻轻地推开轻掩着的竹篱笆门,慢慢地走进了家门。家门也没有上锁,可以说比他离家的时候还要破旧。椅子还是那把老旧的椅子,锅台上的灰尘落了满满的……丝丝缕缕的蜘蛛网缠的到处都是。能够看出来,这家好长时间都没人住了。旭阳不由得大声呼喊起来:“爹,娘!你们在哪里啊?”他急急地叫着向门外跑去。
  来不及喘息,旭阳一溜小跑到了叔叔家。他看到了叔叔伛偻着腰在门口劈柴,岁月真是催人老啊,五年的时间,叔叔也老了。叔叔站了起来,用手擦了擦昏花的流着眼泪的双眼:“是旭阳啊,”没等叔叔说完,旭阳焦急地打断叔叔的话,“叔,我爹娘呢?”“孩子,你爹娘他们已经没了。”“啥,啥叫没了,叔叔你什么意思啊?”旭阳拽着叔叔的胳膊追问。“哎,在你走后,你爹老毛病就犯了,上不得山,下不得地,家里都是你娘操持,也累病了。我们就商量着给你去封信,可是你爹不让,怕影响你工作,就这样硬抗着。你给的钱他们也不舍得用,都攒着想给你找个媳妇。后来他们的病越来越严重,我们本家商议着找一下你,可是你原来的地方却找不到你了。”旭阳这才想起,自己离开原来那家公司之后,几乎都不太给家里来信,想打个电话可是山区贫穷要费很多周折,因而他电话也打得很少,尤其在监狱这一年,他简直和家庭失去了联系,更别说找他了。
  哎,自己竟然连爹娘的最后一面都没见到,真是不孝啊。旭阳狠狠地扇了自己一个耳光!“叔,我爹娘埋在哪里了?”“在后山你家的那块苹果地里,快去看看吧,你爹娘如果在天有灵,也会很高兴的。”
  旭阳跌跌撞撞地来到了爹娘的坟前,只见枯黄的野草在坟前瑟瑟发抖,像极了父母风中的白发。一株松树上还挂着丝丝缕缕的白幡。几朵不知名的小花在风中摇曳着。旭阳“噗通”一声跪倒在爹娘的坟前,他的眼睛模糊了,风抚着他的脸颊,多像娘的双手在抚摸着自己。他仿佛看到娘轻轻地捧起他的头,轻轻地为他擦去挂在脸上的泪珠,嘴里念叨着:“我娃回来了,我娃真的回来了!”这时的天空变得异常清冷,云彩布满了天空,下雨了。旭阳跪在那里,任凭雨丝打湿了自己的头发,他觉得自己亏欠父母的太多太多了……
  逝者已矣,活着的人还将继续下去,可如今的旭阳却不知道自己的路该怎么走。他有点怕了这个世界,更厌倦了这个世界。他开始破罐破摔了。日出日落,花开花败,在浑浑噩噩中度过了又一个春秋。
  寒风呼啸中,拥在被子中的旭阳呆呆地等待着新的一天的到来。他的眼神中全然没有了往日的生机,他把自己与这个世界完全隔离了。他觉得父母的死是他造成的,父母的遗憾也是自己造成的。
  “赵旭阳,赵旭阳……”一声声由远而近的呼叫传入了旭阳的耳中。“谁还能在这样的风雪天来看自己呢?”旭阳心里想着。他慢吞吞地爬起身来,走到灶间打开了房门。一股风携带着风雪扑面而来。好大的风雪!旭阳不由打了一个冷战。他来到院子中,踩着厚厚的积雪又打开了院门。映入眼前的是两个浑身挂满雪的人,他们身上是雪,头上是雪,就连眼睫毛也挂满了雪花。“支书,你咋来了!”旭阳不由惊奇得问一句。“你这孩子,都邋遢到什么地步了?你看这院子的雪,就不会扫扫吗?”“支书,我”旭阳搔着头有点尴尬。”“快别说了,赶紧扫扫院子吧,别让人家林同志笑话。”旭阳这才定睛打量了跟在支书身后的那个人。高高的个子,瘦瘦的身材,带着和蔼的笑容。“真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了。”说着,旭阳想把二人让进屋里。其实屋里跟外面也没多大的差别,冷得跟冰窖似的。“没事,我们一起扫雪吧。”说着,这位素不相识的林同志抢先干了起来。支书和旭阳也一人拿起了铁锹,一人拿了扫把扫了起来。
  扫完雪之后,旭阳将二人让进了那四壁透风的屋子里。支书这才慢慢道出了事情的原委。原来是镇领导了解到旭阳的情况后,委派这位干部到家来慰问的。说着,那位领导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些钱,连带着身体的温暖递给了旭阳。并且说道:“同志,我们已经了解了你的过去,千万别灰心,你还年轻,没有过不去的坎,要好好生活,咱们党和国家是不会丢下你的。一切都向前看,生活还是很美好的。”接过钱的一刹那,旭阳的心暖暖的。自从自己遭受欺骗和打击后,他感觉万念俱灰,心已经变冷了,没想到,没想到,党和国家没有放弃自己!
  这时,下了一天一夜的大雪停了,窗外明晃晃的日光正普照大地……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死里逃生
下一篇:清明扫墓的故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