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暖情

暖情


  一
  月上中天,赵德旺躺在床上,睡意全无,一个女人的身影浮现在眼前。
  “旺哥,我年前就回去了,孩子她姥爷姥姥希望我在老家找个人嫁了……”娇小的身影,一张瓜子脸,快五十的女人了,却有着一双秋水般明净的眼睛。淑静,一个精明能干的女人,不知何时竟然占据了德旺的心。他惶恐、渴望;他逃避着,却又想和她长久地生活在一起。
  “爸爸,啥时给我找个妈。”在外地上大学的儿子惦念着他,徬晚时打来电话又说起这事,让他快点找个老伴儿。
  儿子令他骄傲,学习好,身体壮,重点高中毕业后,考上了京城的一流大学,学医的。想到儿子,德旺就再次陷入对往事的回忆。他和妻青梅竹马,两小无猜,长大后白手起家,感情极好。妻高挑的身材,柳叶弯眉,是富强镇里的一个大美人儿。婚后多年不育,三十岁时才怀上,生下儿子后大出血而撒手人寰,德旺的心碎了,他发誓此生不再娶。
  他开了家服装店,这是他和妻曾经共同经营的。
  儿子今年22岁。妻离开了他这么多年了,无数次夜里,他梦见她,还是那么年青漂亮,对他笑,对他嗔,醒后他无限的惆怅与孤寂,长夜难眠,他开始抽烟;白昼无趣,失意、孤独,他学会了喝酒。亲友劝他再娶,他不,他坚决不给儿子找后妈。多年过去,他习惯了独身。
  “德旺,你也该娶一个媳妇了,……”儿子考上大学那年,他常常感到巨大的孤独,午夜梦回,月洒清辉,他忽然很想身旁有一个女人,陪伴他,安抚他,那一年他五十好几岁了,他开始渴望一个实实在在的女人。有一次他做梦,梦到妻子,妻说“德旺,你太不容易了,忘了我吧,再娶一个……”
  那一夜,他忽然感到自己老了,他需要现实的陪伴,醒来后,他落泪了。
  
  二
  月亮高高地悬挂在夜空,星星眨着眼,夜深了,赵淑静没有睡意,她想起了十年前的那个晚上。
  那晚,也是这样美的月色,淑静在唐山开滦医院陪着丈夫。她的老公得了绝症,抢救了数次,生命垂危,家里的积蓄已经花光了。丈夫王大贵神情忧郁,他看着妻子,坚决地说“我的病也没啥指望了,不想再治了,我去后你和两个孩子可咋过啊?!”,说着说着他哭了,他拉过妻子的手,抚摸着 “……你再找一个吧,只要他人品好,对咱孩子好,我也就瞑目了……”
  大贵,清水湾里最强壮的男人,四十多岁却没了。
  这么多年淑静至今没有再嫁,白天她辛苦地忙碌,干农活,农闲时做小买卖补贴家用。前些年她想死去大贵,一到夜晚,总是难以入睡,她默默念着大贵的名字,眼泪止不住地流着,好不容易睡了,朦胧间仿佛感觉大贵就在身边,惊醒后更加难以入睡,她很快就患了“神经衰弱”的毛病,靠吃安眠药度过长夜。
  三年前,淑静的两个女儿先后考上了大学,她一个人没着没落。她有一个姨表姐在城里开饭馆,生意很兴隆。淑静人勤快,又很会做菜,表姐就招呼她去餐馆里帮忙。就这样,她来到了城里。
  
  三
  转瞬,已是冬天。那夜,天空飘着雪花,德旺来到了位于富强镇东边的“盼盼”餐馆。入冬以来,服装店生意一直很好,他一个人打理有些顾不过来,招聘一个店员也没啥必要,他期待着有一个人和他一起打理,于是他想起了淑静。三年了,他一空闲就光顾这家餐馆,除了喝酒,就是觉得自己越来越离不开这个叫淑静的女人了。
  “德旺叔,你这些天很忙吧?”一个年青的服务员和他亲热地打招呼“叔,还是老规矩吧,来几两山庄老窖啊!”
  “嗯嗯,再来一盘油闷大虾,一盘儿小炸鱼,再加两个小菜。”德旺熟练地点菜。
  德旺是餐馆里的常客,他喜欢吃海味,更喜欢喝这个店里常备的山庄老酒,据说是皇家窖藏酒,这个酒喝了不上头,绵柔,醇香,女人喝了都没事,真是好酒啊,越喝越上瘾。
  淑静做的油闷大虾,色香味俱佳,德旺很喜欢吃。淑静性格温顺,说话都没个大声音,这大岁数了,和男人说话还爱红脸。好女人如同好酒,总是让人上瘾。德旺刚见淑静第一眼就感到这女人很亲切,好像在哪里见到过。时间长了,渐渐熟络起来,心中对她居然有些依赖,几天不见,心里就感到空落落的。淑静对他很友善,偶尔还和他开几句玩笑,有时还应邀陪他喝一杯窖藏酒。淑静不喝白酒,但也喜欢上了这种酒,喝完后满面娇羞,德旺很心动。
  下雪了,入冬的第一场雪,四十八岁淑静今夜没去餐馆,她感冒了,吃了药早早就躺在床上。此刻,她在思念一个人,说出来脸红,她在想德旺。这个比她大六岁的男人,身体很结实,性子也好,认识三年多了,感觉很不错。想起丈夫的嘱托,想到自己过的冷冷清清,总住在表姐家也不是一回事,也应该有自己的家了。表姐两口子总是劝她,有合适的就再找一个吧。快八十的老爸老妈也总是对她唠叨个不停,劝她赶紧再成个家,他们入土后也会心安。德旺看起来很喜欢她,有一次还送给她一件漂亮的羊绒衫,她不好意思要,德旺却非得给,说“你皮肤白,穿红毛衫更好看!”,她当时就羞红了脸,慌乱中她偷窥德旺,发现这家伙一脸的真诚,瞬间她感动了,赶紧背转过身子,用手擦去泪花。
  
  四
  腊月初,一股寒流袭卷了唐山大地。气温骤降,德旺这几天感冒得厉害,整日里茶饭不思,勉强守在服装店,好在因为天冷,来店里的顾客寥寥无几,他正好修养。这天临近中午,淑静来到服装店,她听人说德旺感冒了,怕他一个人懒怠做饭,就从饭馆里带来了热气腾腾的水饺,素三鲜的,德旺很激动,他热辣辣的目光看着淑静,淑静这次没有躲避,也温情脉脉地看着德旺。
  “旺哥,快趁热吃吧,这才几天不见都胡子拉碴的了。”说完,淑静背过脸去,一会儿又回转头,把卫生筷子递给德旺。
  “妹子,你帮我……你就在这里干吧,咱俩儿一起管这个摊子……”,忽然间德旺紧紧地攥住淑静的手,真诚地说。
  外面风声大作,屋子里却温暖如春,淑静低下头思忖着,久久地没有回答。
  “妹子,哥岁数大了,哥……”,德旺一时着急,也许是由于感冒了,脑门上冒着汗,淑静情急之间用手给他擦汗,她看着德旺,看着他花白的头发,沧桑的脸,很心疼。德旺看着淑静眼角深深的鱼尾纹,也一阵心疼,他再次攥紧淑静的手,感觉这手虽然粗糙,却是热热乎乎的,那么温暖。他明白眼前这个女人带着两个孩子过了这么多年,着实不容易。以后他要用心疼爱她。
  “妹子,你如果中意哥,就……”德旺恳求着,脸红通通的。
  “嗯,……”,淑静低下头,满脸娇羞,犹如少女,德旺激动地一把把她拥抱到怀里。
  两个人商量好,年前淑静就帮德旺卖衣服,她要照顾好德旺哥,给他洗衣、做饭……
  时间过得总是很快。过了几天,他们到民政局拉了结婚证,找了几个亲朋好友置办了一桌酒席,办了一个简单的婚礼。
  天气寒冷,淑静没有邀请清水湾的亲人们参加她的婚礼,她和德旺商量好,春节要回清水湾过,他们要带上三个孩子。
  
  五
  2018年的春节,清水湾老李头家里格外热闹。
  老李头老两口脸上乐开了花,老闺女淑静带着德旺、两个外甥女和一个帅小伙(德旺的儿子)一路坐着的车早早来到他们的身边。淑静给娘家人带来了许多春节礼品,有吃的、有穿的、有用的。德旺带来两箱山庄老窖,他早已经和大舅哥约好,今年春节在一起尽情地喝几杯。
  德旺给俩老人行礼,老人家高兴,还给了“见面礼”,看着新姑爷,老李头两口子越看越喜欢,吩咐儿子儿媳赶紧准备饭菜。
  临近中午,屋子里洋溢着幸福欢乐,一大桌子的美味佳肴,男女老少都斟满山庄窖藏美酒,大家共祝两位老人“福如东海,寿比南山”,两位老人举起酒杯和孩子们共饮。
  清水湾的春节,天气依然很冷,可屋子里却暖意融融,德旺和淑静这对中年夫妻,在大家的祝福声中脸上绽放出幸福的笑颜,他们再次喝了交杯酒,两人深情凝视着对方,久久地久久地……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满地樱桃
下一篇:爱的痕迹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