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象樱花下

象樱花下

早春多雨的江南,寒拓寺的樱花早早便开了。
  她踩着濡湿的小径,走进寺里。小沙弥告诉她,静空正在教授佛经,暂时不必打扰。她微微地点头,在寺里后院的小室静静地坐了下来。小沙弥给她沏了一壶桂花茶,她端坐着细细地品起来。
  寺里的樱花怕是已经开了,她想去看看。
  昨晚下了一夜的雨,一路花香满径。
  她还记得,七岁那年寒拓寺的樱花次第盛开,粉白粉白的花蕊俏然枝头,美不胜收。她随母亲来寺里敬香,趁母亲不注意,她偷偷地溜了出去。
  在后院的放生池,她遇到了在那儿的小静空。
  她好奇地走近他:“你在做什么?”
  小静空“嘘”了一声:“这是一个小孩捉的蝌蚪,我拿寺里的菜蔬换了过来,瞧,它们游得多开心啊?”他说着,自己禁不住笑了起来。
  “哇,真的好多的小蝌蚪!它们会变成青蛙吗?”
  “嗯,我想一定会的,寺外的水中,就有好多小蝌蚪,夏天的晚上,它们叫得多响亮啊!”
  “你叫什么名字?”
  “静空。”
  她记住了这个叫静空的小和尚,每次来寺里,她都会跑去找他玩。
  青梅竹马,她长大了才明白。
  十五岁,他们一口气爬到了山顶,俯瞰那座掩映在绿水青山中的小小县城。
  她递给少年静空一支快要融化的冰糕。
  “你为什么当和尚?”
  “寺里的方丈治好了娘的病,没收钱,娘就让我进寺里做和尚,我是老小,算是报恩。”他尝了一口冰糕,甜味让他瞬间回味不已。
  “你会还俗吗?”
  “这个嘛,没想过。”
  她吃了一口冰糕,问道:“冰糕好吃吗?”
  他边吃边回答:“很好吃呢。”
  她甜甜地笑了。
  她喜欢樱花雨,缤纷得像冬日飞舞的雪花,一片一片的,随风飘零。
  今天,她又看到了一场樱花雨,如梦似幻,她心里的期待。
  今天,也是她想向静空表白的日子。对一个年轻的和尚表白,她的嘴角不由露出浅浅的微笑。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他应该会非常惊讶吧?他会接受还是拒绝呢?
  她感觉他也有那么一点点喜欢自己吧。
  那么,就在这樱花下见证自己的爱情吧!爱,没有谁对谁错,是一见钟情或是日久生情,只要彼此相爱,有情人终成眷属。
  他是和尚,那又如何?可以还俗嘛。
  门“吱呀”一声开了,她知道静空在小室没有见到她,就知道她一定来到了这里,在这最美的樱花时节。
  脚步声渐渐近了,她的心颤动起来。
  静空踏着落英缤纷的石板路,石板青翠、靛蓝、曜黑,那是岁月漂洗过的色彩。
  他忽然驻足,身畔吹过一丝柔情的、冷凌的风,仿佛还夹杂着山乡旷野的气息,他想起了那些破碎的时光记忆,记忆里,是他和她的过往,点点滴滴。
  清风徐来,花自盛开。
  他走近她,轻轻地、温柔地抚去几片洒落在她发间的粉白花瓣,她浑然不觉。
  “还以为你忙,走不开。”她轻启唇,她以为的,没有责备他的意思。
  “读完经,又和师父说了会儿话。”他坦言。
  “你看,樱花雨。”她有些说不出口,偷偷瞟向他的俊颜。
  “嗯,看到了,很美。”他看着她说,他的眼是那么的深邃,仿佛一湾黑黑的深潭。
  他们都忽然沉默了,时间也在一刹那凝固了,世界停止了呼吸。
  她深吸一口气,不敢再看他,鼓足了勇气,脸红耳热,心也由于紧张跳得异常快速。
  “静空,我——我喜欢你!”她想说让他还俗,可她的舌头像打了结。
  静默,只有风吹过树梢的声音,樱花雨无声无息,此时她的世界也雪落无声。
  他的心动了,但只有一瞬,像流星划过璀璨的星空,回眸,一切已是云淡风轻。
  “我是出家人。”他终于开口。
  “不是可以还俗吗?”她怯怯地。
  “师父在教我医术,也准备推介我去佛学院,说日后,他老人家想要我继承他的衣钵,我娘也想我留在寺里。”他有计划的未来,但没有想过还俗,结婚之类。
  她忽然间有爱而不得的悲戚,温热的泪在眼眶里打转,但始终不曾落下。
  她看了一眼落樱花,转身离去,没有再说什么。
  那美丽、炫目的樱花雨,如斑斓的蝴蝶在尽情飞舞,红尘万丈,飘零何方?
  “小鹿……”他轻唤,走向她。
  她没有回头。走着,走着,她的脚崴了一下,虽然路如此平坦。
  他急忙搀扶,她轻轻地推开他的手:“不用你扶!”
  就那样,她抚着疼痛的脚一步一步消失在他的视线里。
  那背影娇小、单薄、倔强、落寞。
  他站在樱花下,风吹拂着僧袍,他的泪,潸然而下……
  这是一个黄昏,雷雨阵阵,夜沉沉。
  她却选择这样一个雷雨的黄昏去寒拓寺。
  卡其色风衣,卡其色帽子,她的身形明显更瘦了,仿佛一个纸片人,一阵清风似乎都能将她吹走。
  伞,轻盈地握在她的手中,她那般潇洒、自由地行走在天地间。
  古刹斑驳的红木门紧紧地闭着,她用力地拍打寺门,手中的伞随风而去。
  “嘭、嘭、嘭”,撬动世界的声响。
  衣帽很快被雨打湿了,她不管不顾,仍用力拍门。
  “静空,静空,你开开门,我要见你,我……我是小鹿啊,静空,你开门呀!”
  一个小沙弥打开了门,擎着伞。
  “女施主,静空去佛学院了,不在寺中,你快回去吧!”
  “不,他一定在里面,你让我进去,求求你了!”
  “静空他真的不在,你还是赶紧回去吧!”
  “你让他出来见我,他不愿见我吗?”
  住持在一个僧人的撑伞搀扶下来到了寺门。
  “静空去佛学院进修了,你回去吧。”
  雷雨交加,电闪雷鸣,她失落着一颗心走进了雨中,任冰冷的雨水淋湿自己,还有那一颗破碎的心……
  后院门外的那人早已泣不成声,他没有走出一步的勇气,一念之间,世事渺远,山水永诀。
  冬去春回,潮来潮往,岁月绵延不绝,看花开赏花落,月月年年。
  这一天,上寒拓寺敬香的小女孩托小沙弥转了几样东西给静空。
  静空隐隐感到一丝不安——一卷精装的佛经,一串凤眼菩提子的手链和一封精美的信笺。
  是小鹿吗?她已经好久没有来寺里了,在那场拒绝她的雷雨之后。
  他颤抖着打开了信,娟秀的手写体字:
  静空:
  当你看到这封信时,我或许已经不在这世上了。
  我罹患癌症,在那次樱花下的见面之后,被检查出,已是晚期。
  那个雷雨的黄昏本想去寺里见你一面,不想,我们没有见成。
  我们没有在一起,你也没有还俗,这似乎是冥冥之中命运的安排。
  好想再看一眼寺里的樱花啊,还有那绚美的樱花雨,但是这只能是一种奢望了。
  佛说,每个人所见所遇到的都早有安排,一切都是缘。缘起缘灭,缘聚缘散,一切都是天意。
  静空,你相信来生吗?如果真的有来世,还希望能遇到你。
  和你,携手再去看那一片花海……
  再和你,相守等一树一树的花开……
  小鹿绝笔!
  他心痛不已,泪水早已湿了信笺……晨风中,他仿佛又见到了那张甜甜的笑脸:“静空,我是小鹿啊!”
  繁花深处,他听到了花开的声音……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秋水
下一篇:恐惧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