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过婚》:

《过婚》:


  中国农村的“剩男”越来越多,据一项小范围的不完全统计,平均每个村就有9个男孩娶不上媳妇。这还只是30岁以上的,28岁上下的适婚单身男人更多,这其中还包括很大一部分在城市里工作但没有在城市里定居的。其实这个问题早就有学者在研究,以前有专家给出了一个很残酷的答案,原因就一个字:“穷”。可是就算如此,城市里的姑娘没几个愿意嫁入农村,农村里的女孩依然在寻找城市里的男人成亲。很多农村的女人说“宁跟城市渣男,不嫁农村富户”。对于婚姻,我们也许该有新的考量和认知。
  1
  跌进腊月,父亲就打电话问我,春节啥时候放假?
  我说,还早呐!咱现在有车了,回去方便。周末没事儿回去转一圈。
  父亲说,有车也不是烧水,油怪贵,甭瞎跑了!旭东腊月二十七过好(老家娶媳妇叫过好),想用用车,你早回来两天?
  这回咋没听见动静,可过好了,寻哪儿?我问。
  拉马店哩!
  中!我二十五回去!
  腊月二十五一大早,我开车不到四十分钟就回了老家。想想自己都感慨,有车真方便,过去坐公交回趟家,得两个多小时。
  上午,我开车载着三叔、旭东,由媒人带着去女方家里送好(主要是商量一下接亲的路线和活动安排)。到了女方家里,我才知道,女方比旭东小三岁,今年三十二,离婚,带了两个孩子。结婚后,两个孩子也要带过来。上个月领证的时候,已经顺路把孩子的户口迁过来,在村里小学也报了名,开过年就要在村里小学上学了。
  这个情景倒是让我有点诧异。晚上回去问父亲,旭东咋找了一个离婚的,还带两孩子?
  父亲说,能找着这样的已经不错了!现在农村根本就没有小姑娘,不管上学上成没上成,都进城了。就是搁城里商场卖衣服,也没有人愿意回农村,更不要说在农村找对象了。咱村里从二十多岁到像你跟旭东这么大的,等着找对象的,没有二百个,也有一百五十个。关键是连个说媒的都没有。现在,去人家小闺女儿家里提亲,一般三个硬条件:第一,不管是市里还是县里要买好房子;第二,结婚前买一辆车;第三,彩礼不少于十八万八千八百八十八。就恁三叔家那条件,前两条不说,光是彩礼他都拿不出来。这个媳妇人家只要八万彩礼。旭东不赶紧定下,后边还有好几家等着呢!现在困在农村的,都不敢挑剔人家长相,连这样离了婚的带着孩子都有好些人抢,毕竟农村条件还是不如城里啊!
  腊月二十七结婚那天,全家人倒也喜气洋洋的。不过看大伯家的许昌的笑容却是苦涩的。
  2
  娶妻生子,天经地义!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娶妻已经是如此的艰难了。因为堂弟旭东的婚事,三叔的头发已经全白,三婶的腰,也弯的脑门都快杵地上了。每每看见三叔的脸,就能让人想起一个字:难!每每看见三婶艰难的从地上费力而又倔强的扬起脸的时候,想到的肯定就是:真的太难了!
  真的太难了!
  旭东是三叔家的老大,和我同岁。今年一样的三十五,属牛的,生月比我小两个月。堂妹旭然已经出嫁十多年,孩子都上初中了。小时候,我们还没有分家,一家人都住在老宅子里。我们一起玩泥巴,一起下沟追兔子。夏天中午,我们一起约好了,等大人睡觉的时候,一起去河里游泳,摸河蚌。虽然旭东比我小,但是我记得那时大多是他领导着我,我是他永远的副队长。
  后来我们一起上学,一起放学。再后来我们家和三叔都批了新的宅基地,盖了新房子才住开,老宅子留给了大伯。但是我们还是一起上学,一起放学。有时候天黑了,我和旭东也不回家,我妈和三婶差不多每天都能准确无误的在生产队的老场院的牲口棚里,抑或麦秸垛里,揪着耳朵提回家吃饭。
  再后来,我们一起考上了乡中。
  再后来,我又考上了县里的高中,旭东没考上。
  再后来,我又考上了城里的大学。旭东就跟着我爸和三叔去城里的工地上干小工了。
  再再后来,我毕业后在城里有了工作,后来又东拼西凑的买了付了首付,买了房子。然后东挪西借的缴了彩礼,定了亲。再后来,拆东墙补西墙的结了婚。还好工作稳定,三年后,我还清了房贷以后的所有的借款。在父母百般催促下生了儿子。日子不算好,至少算不孬的那种。前几天,还全款买了车。以后从城里回38公里的老家,再也不用先坐公交,再倒两趟乡村小巴了。
  父亲挺满意,我也挺满意。三叔挺羡慕!逢人总说:咱这农村孩子,想翻身唯一的一条路,就是上学,不上学弄啥也不中。你看看俺老二家的旭方,就是因为上了大学,日子比俺旭东和老大家的许昌都强。
  3
  许昌原来起名的时候,大伯起的是“旭昌”,后来上户口的时候,派出所户籍登记是个二杆子。老家附近有个市,名字叫许昌,所以顺手就给写成了“许昌”。
  许昌是大伯家的老大。比我和旭东大七岁。上学读书还不胜旭东。那时候,李连杰演的电影《少林寺》正火遍大江南北,城市乡村。很多人受其影响,发誓要到少林寺学武术,大哥许昌就是其中万千少年之一。初中二年级的时候,打死也不上了,闹着要去少林寺学武术。大伯几顿皮带勒下来,不但没有把大哥打回学校,反而把大哥给打的离家出走了。
  一个人从家里偷了三十块钱,拿了几件换洗衣裳,塞到一个破包里就出发了。因为从我们老家到少林寺坐车,那时,只要一块五。稍微心硬一点的,骑自行车去也就两个小时。
  大哥外边晃荡了半个月,蓬头垢面的回来了。据说是,在少林寺门口跪了三天,人家没收。结果学校再也没回去,武术也没有学成。在家里晃荡了几年,就去学了开车,自己没关系,联系不到活,给被人开车跑运输。跑了一年多,说是太累了,一开几天几夜不下车,吃喝拉撒都在车里,闻着那味儿,吃不下。再来叫他去出车,死活不肯去。又没有别的手艺,就这么天天闲逛。
  大伯家条件算是好的,因为大伯有手艺。从小学的木匠,那些年在城里给人装修房子,挣了不少钱。大哥结婚的时候,虽然比我只早了十年,但是那时进城的人还不算多,农村还有很多的适龄姑娘,所以没费啥劲儿。
  但是结了婚也不是上了保险。结婚还能离婚,不离婚还能玩失踪。大嫂就是属于玩失踪的哪一种,具体去哪儿了,谁也不说。大哥大约应该是知道大嫂的去处的,但是这种揭伤疤的事儿,谁也不好意思去问。
  结了婚大伯就给大哥大嫂划了宅基地,分开来过日子。大哥是个怕出力,又没有手艺,眼高手低的,日子自然过得熬煎。刚开始那几年大嫂,倒没有什么活泛的心眼儿,还给大哥生了一个丫头,一个小子。结婚十多年了,大哥依旧没啥长进。别人家都楼上楼下电灯电话了。大哥家还是分家时大伯给盖得几间平房。大嫂天天指桑骂槐的也不管用,后来村里来了推销保健品的,有男有女的一大群人,第二天大嫂就找不着了。算起来也失踪差不多好几年了。
  4
  大嫂失踪的时候,侄子六岁侄女四岁,都上着幼儿园。大哥去大嫂娘家找过,娘家人死活都不承认。咬死了说,不知道人去哪儿了。大哥闹得凶了,丈母娘就躺地上寻死觅活的耍赖:俺们闺女嫁给你了,你把人给弄丢了,现在上俺们家要人,俺们找你们家要人才对!你赔俺们闺女!你赔俺们闺女!你赔俺们闺女!呜呜呜……干打雷不下雨的干嚎!
  刚开始几年,大哥还去找找,后来索性再也不去“自取其辱”。只要大哥不去丈人家闹,丈人家里也不来找。过了几年,两家也就不来往了,婚也没离,人依旧找不着。
  两个孩子大伯大娘给带着。如今侄子已经高中了,侄女上初中,成绩都还不错。大伯也算看见点希望。大哥算是彻底的破罐子破摔,破褥子改棉袄,破棉袄又改袜子,一朝不如一朝。一个人依旧住在分家时大伯给盖得几间平房里,每日早上睡到“自然醒”,起来的时候还依旧能闻见满身的酒气和刺鼻的劣质烟草。四十多岁的人,看上去比我爸还沧桑。
  旭东的妇唱夫随的小日子算是过上了,但是听父亲说,也不那么安生。说是勺子哪有不碰锅眼儿的,但是日子久了,不是勺子破,就是锅碎。
  旭东媳妇今天要吃这个,明天要吃那个。刚开始还尽量给惯着,时间长了家里的经济就有点受不了,于是媳妇就开始摔桌子打板凳的甩脸子。三叔三婶人家以前还要强做笑颜。媳妇在家里啥也不干,每日就是门口盘腿打坐的,说说闲话。衣服还要三婶头拱着地,一盆盆的给人家洗。三叔三婶知道娶这个媳妇多么不容易,还值着人家跟旭东生下个一儿半女的,也只能忍气吞声的背地里默默流流眼泪。
  5
  旭东的媳妇慧艳,包括三叔三婶旭东在内的一家人把媳妇“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当做“祖宗”的一样供着,最终还是没留下。
  回家看父母的时候,三十几岁的旭东完全没有三十几岁的样子,更没有娶媳妇带来的喜悦。代之的是满脸的疲惫和沧桑。
  慧艳进门没多久,就要行政、财政一把抓了。行政权可不是选举权之类的,所谓的行政其实就是话语权,家里谁说了算的问题,绝对不能马虎,这个问题其实都不用争,只要慧艳说出来的,还不跟圣旨一样好使,别说旭东不敢放个屁,就是三叔三婶都被儿媳妇“教育”的低眉顺眼的。
  财政,就是家里的收入,谁来管的问题。毫无疑问慧艳也毫不客气的统管了。旭东的烟从十七的利群,降到八块的红塔山,因为没有更便宜的了。酒,也只有闻着别人喝得时候,蹭上几口,解解馋份儿。
  在外人看来,慧艳的做派,着实有些过分,太欺负人,但是一家人都打落了牙齿往肚里吞,只要媳妇不说离婚,不跑路,一家人宁愿当菩萨一样供着。
  一家人的忍辱负重终究还是没有捂热了慧艳这块原石。最终还是闹着离婚了。
  事情的起因是,带来的两个孩子上幼儿园,一直闲在家的媳妇也不想出去打工,就想在镇里开个店子,想来想去也没什么好项目,最后决定开个花艺店,只因为自己有兴趣。
  慧艳的家庭地位和性格都是说一不二,一家人都必须得支持她,不然就要怎么怎么地。
  娶慧艳的时候,家里把房子翻新了一下,积蓄就差不多花光了,八万的彩礼,几乎都是借来的。彩礼塌下的饥荒刚刚提上偿还的日程,慧艳就提出要自己开店。
  “启动资金”是旭东和三叔三婶几乎跪“借”来的,因为旭东打工的工资还不够媳妇和孩子消费,两个孩子的特长班、幼儿园都是选最贵的。
  婚前只打过工,没有做过生意的慧艳,毫无经营经验;再者,在镇子上开花店,几乎没有消费群体,客户源不足,但凡有点想法的都进城了,留下来的除了老弱病残,就是好吃懒做的闲汉。结果没开到半年,就坚持不下去了。
  现在一家人真是钞票做衣服,浑身是债。
  旭东为此烦不胜烦,因为没办法给父母交代,就抱怨了几句:“在农村开花店,脑子里进水了!网上的生意真那么好做,还轮到到你?”
  慧艳不乐意了,大吼一声:“离婚!!!”
  旭东也不是没有脾气的人,气不过:“离就离,谁不离,谁是王八羔子!!!”
  慧艳当天就带着两个孩子回了娘家。
  6
  三叔和三婶把旭东狠狠的数落一个晚上:“娶这个媳妇做多大难,你不知道,你还谁不离,谁王八羔子!你就是个王八羔子,你把人家气走了,真跟你离了,你咋过?”
  “这媳妇虽然是二婚了,但是彩礼才要八万,你可着咱们这片打听,还有没有这个数的彩礼?”
  “现在谁家结婚,没有买车。最低要求都是不是电动的就行。咱就给人家买了一辆电动车,人家就跟咱了,你还有啥不满意?”
  “农村人想娶媳妇,就算一家人住在农村,城里也得有房,最好还得是女方的名字。慧艳没跟你要求在城里买房子,这都是咱烧高香了,你还说硬气话,你高低去把慧艳哄回来!?”
  ……
  旭东蹲在地上一声不吭。任凭三叔三婶老两口子朝死里日骂,死活不肯去找慧艳说句软话,再去把媳妇哄回来。在旭东心里,这些道理都懂,也不是放不下身段去给慧艳服个软儿。只是觉得这种日子实在过不下去了。日夜看不到希望的煎熬,比彻底的心灰意冷还可怕。
  腊月二十三,马上又要过年了,我正忙着置办岳父家的,父母家的,我们自己家的年货,以及过年串亲戚的礼品,接到了旭东打给我的电话。
  “二哥,你有空没有,我想去寻你说点事儿?”
  “我回去寻你吧?我捎着酒菜,晚上叫上咱大哥,咱弟兄三个喝点”我从电话里听出了旭东的落寞,以及难以述说的苦涩。去年年前过完好,今年一年的种种,我回家看望父母的时候,也差不多都听说了。我知道旭东不是怕出力的人,也不是轻易服输的人,更不是笨人,但是生活依旧还是这么艰辛。
  没有一点一技之长,靠打工,赚得的那点钱,也就够一家人的吃喝拉撒。
  父母已经为他的婚事操碎了心,借遍了可以借钱的亲戚,但是娶了媳妇,又咋样?不过是多了几个花钱的人罢了。
  下午下班,我给媳妇打了一个电话,说村子里有事儿,我回去一趟,晚上不回来了。媳妇嘟囔了两句,便挂了电话。虽然不乐意,但是毕竟受过高等教育,素质还是有的。
  中国农村的“剩男”越来越多,据一项小范围的不完全统计,平均每个村就有9个男孩娶不上媳妇。这还只是30岁以上的,28岁上下的适婚单身男人更多,这其中还包括很大一部分在城市里工作但没有在城市里定居的。其实这个问题早就有学者在研究,以前有专家给出了一个很残酷的答案,原因就一个字:“穷”。可是就算如此,城市里的姑娘没几个愿意嫁入农村,农村里的女孩依然在寻找城市里的男人成亲。很多农村的女人说“宁跟城市渣男,不嫁农村富户”。对于婚姻,我们也许该有新的考量和认知。
  1
  跌进腊月,父亲就打电话问我,春节啥时候放假?
  我说,还早呐!咱现在有车了,回去方便。周末没事儿回去转一圈。
  父亲说,有车也不是烧水,油怪贵,甭瞎跑了!旭东腊月二十七过好(老家娶媳妇叫过好),想用用车,你早回来两天?
  这回咋没听见动静,可过好了,寻哪儿?我问。
  拉马店哩!
  中!我二十五回去!
  腊月二十五一大早,我开车不到四十分钟就回了老家。想想自己都感慨,有车真方便,过去坐公交回趟家,得两个多小时。
  上午,我开车载着三叔、旭东,由媒人带着去女方家里送好(主要是商量一下接亲的路线和活动安排)。到了女方家里,我才知道,女方比旭东小三岁,今年三十二,离婚,带了两个孩子。结婚后,两个孩子也要带过来。上个月领证的时候,已经顺路把孩子的户口迁过来,在村里小学也报了名,开过年就要在村里小学上学了。
  这个情景倒是让我有点诧异。晚上回去问父亲,旭东咋找了一个离婚的,还带两孩子?
  父亲说,能找着这样的已经不错了!现在农村根本就没有小姑娘,不管上学上成没上成,都进城了。就是搁城里商场卖衣服,也没有人愿意回农村,更不要说在农村找对象了。咱村里从二十多岁到像你跟旭东这么大的,等着找对象的,没有二百个,也有一百五十个。关键是连个说媒的都没有。现在,去人家小闺女儿家里提亲,一般三个硬条件:第一,不管是市里还是县里要买好房子;第二,结婚前买一辆车;第三,彩礼不少于十八万八千八百八十八。就恁三叔家那条件,前两条不说,光是彩礼他都拿不出来。这个媳妇人家只要八万彩礼。旭东不赶紧定下,后边还有好几家等着呢!现在困在农村的,都不敢挑剔人家长相,连这样离了婚的带着孩子都有好些人抢,毕竟农村条件还是不如城里啊!
  腊月二十七结婚那天,全家人倒也喜气洋洋的。不过看大伯家的许昌的笑容却是苦涩的。
  2
  娶妻生子,天经地义!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娶妻已经是如此的艰难了。因为堂弟旭东的婚事,三叔的头发已经全白,三婶的腰,也弯的脑门都快杵地上了。每每看见三叔的脸,就能让人想起一个字:难!每每看见三婶艰难的从地上费力而又倔强的扬起脸的时候,想到的肯定就是:真的太难了!
  真的太难了!
  旭东是三叔家的老大,和我同岁。今年一样的三十五,属牛的,生月比我小两个月。堂妹旭然已经出嫁十多年,孩子都上初中了。小时候,我们还没有分家,一家人都住在老宅子里。我们一起玩泥巴,一起下沟追兔子。夏天中午,我们一起约好了,等大人睡觉的时候,一起去河里游泳,摸河蚌。虽然旭东比我小,但是我记得那时大多是他领导着我,我是他永远的副队长。
  后来我们一起上学,一起放学。再后来我们家和三叔都批了新的宅基地,盖了新房子才住开,老宅子留给了大伯。但是我们还是一起上学,一起放学。有时候天黑了,我和旭东也不回家,我妈和三婶差不多每天都能准确无误的在生产队的老场院的牲口棚里,抑或麦秸垛里,揪着耳朵提回家吃饭。
  再后来,我们一起考上了乡中。
  再后来,我又考上了县里的高中,旭东没考上。
  再后来,我又考上了城里的大学。旭东就跟着我爸和三叔去城里的工地上干小工了。
  再再后来,我毕业后在城里有了工作,后来又东拼西凑的买了付了首付,买了房子。然后东挪西借的缴了彩礼,定了亲。再后来,拆东墙补西墙的结了婚。还好工作稳定,三年后,我还清了房贷以后的所有的借款。在父母百般催促下生了儿子。日子不算好,至少算不孬的那种。前几天,还全款买了车。以后从城里回38公里的老家,再也不用先坐公交,再倒两趟乡村小巴了。
  父亲挺满意,我也挺满意。三叔挺羡慕!逢人总说:咱这农村孩子,想翻身唯一的一条路,就是上学,不上学弄啥也不中。你看看俺老二家的旭方,就是因为上了大学,日子比俺旭东和老大家的许昌都强。
  3
  许昌原来起名的时候,大伯起的是“旭昌”,后来上户口的时候,派出所户籍登记是个二杆子。老家附近有个市,名字叫许昌,所以顺手就给写成了“许昌”。
  许昌是大伯家的老大。比我和旭东大七岁。上学读书还不胜旭东。那时候,李连杰演的电影《少林寺》正火遍大江南北,城市乡村。很多人受其影响,发誓要到少林寺学武术,大哥许昌就是其中万千少年之一。初中二年级的时候,打死也不上了,闹着要去少林寺学武术。大伯几顿皮带勒下来,不但没有把大哥打回学校,反而把大哥给打的离家出走了。
  一个人从家里偷了三十块钱,拿了几件换洗衣裳,塞到一个破包里就出发了。因为从我们老家到少林寺坐车,那时,只要一块五。稍微心硬一点的,骑自行车去也就两个小时。
  大哥外边晃荡了半个月,蓬头垢面的回来了。据说是,在少林寺门口跪了三天,人家没收。结果学校再也没回去,武术也没有学成。在家里晃荡了几年,就去学了开车,自己没关系,联系不到活,给被人开车跑运输。跑了一年多,说是太累了,一开几天几夜不下车,吃喝拉撒都在车里,闻着那味儿,吃不下。再来叫他去出车,死活不肯去。又没有别的手艺,就这么天天闲逛。
  大伯家条件算是好的,因为大伯有手艺。从小学的木匠,那些年在城里给人装修房子,挣了不少钱。大哥结婚的时候,虽然比我只早了十年,但是那时进城的人还不算多,农村还有很多的适龄姑娘,所以没费啥劲儿。
  但是结了婚也不是上了保险。结婚还能离婚,不离婚还能玩失踪。大嫂就是属于玩失踪的哪一种,具体去哪儿了,谁也不说。大哥大约应该是知道大嫂的去处的,但是这种揭伤疤的事儿,谁也不好意思去问。
  结了婚大伯就给大哥大嫂划了宅基地,分开来过日子。大哥是个怕出力,又没有手艺,眼高手低的,日子自然过得熬煎。刚开始那几年大嫂,倒没有什么活泛的心眼儿,还给大哥生了一个丫头,一个小子。结婚十多年了,大哥依旧没啥长进。别人家都楼上楼下电灯电话了。大哥家还是分家时大伯给盖得几间平房。大嫂天天指桑骂槐的也不管用,后来村里来了推销保健品的,有男有女的一大群人,第二天大嫂就找不着了。算起来也失踪差不多好几年了。
  4
  大嫂失踪的时候,侄子六岁侄女四岁,都上着幼儿园。大哥去大嫂娘家找过,娘家人死活都不承认。咬死了说,不知道人去哪儿了。大哥闹得凶了,丈母娘就躺地上寻死觅活的耍赖:俺们闺女嫁给你了,你把人给弄丢了,现在上俺们家要人,俺们找你们家要人才对!你赔俺们闺女!你赔俺们闺女!你赔俺们闺女!呜呜呜……干打雷不下雨的干嚎!
  刚开始几年,大哥还去找找,后来索性再也不去“自取其辱”。只要大哥不去丈人家闹,丈人家里也不来找。过了几年,两家也就不来往了,婚也没离,人依旧找不着。
  两个孩子大伯大娘给带着。如今侄子已经高中了,侄女上初中,成绩都还不错。大伯也算看见点希望。大哥算是彻底的破罐子破摔,破褥子改棉袄,破棉袄又改袜子,一朝不如一朝。一个人依旧住在分家时大伯给盖得几间平房里,每日早上睡到“自然醒”,起来的时候还依旧能闻见满身的酒气和刺鼻的劣质烟草。四十多岁的人,看上去比我爸还沧桑。
  旭东的妇唱夫随的小日子算是过上了,但是听父亲说,也不那么安生。说是勺子哪有不碰锅眼儿的,但是日子久了,不是勺子破,就是锅碎。
  旭东媳妇今天要吃这个,明天要吃那个。刚开始还尽量给惯着,时间长了家里的经济就有点受不了,于是媳妇就开始摔桌子打板凳的甩脸子。三叔三婶人家以前还要强做笑颜。媳妇在家里啥也不干,每日就是门口盘腿打坐的,说说闲话。衣服还要三婶头拱着地,一盆盆的给人家洗。三叔三婶知道娶这个媳妇多么不容易,还值着人家跟旭东生下个一儿半女的,也只能忍气吞声的背地里默默流流眼泪。
  5
  旭东的媳妇慧艳,包括三叔三婶旭东在内的一家人把媳妇“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当做“祖宗”的一样供着,最终还是没留下。
  回家看父母的时候,三十几岁的旭东完全没有三十几岁的样子,更没有娶媳妇带来的喜悦。代之的是满脸的疲惫和沧桑。
  慧艳进门没多久,就要行政、财政一把抓了。行政权可不是选举权之类的,所谓的行政其实就是话语权,家里谁说了算的问题,绝对不能马虎,这个问题其实都不用争,只要慧艳说出来的,还不跟圣旨一样好使,别说旭东不敢放个屁,就是三叔三婶都被儿媳妇“教育”的低眉顺眼的。
  财政,就是家里的收入,谁来管的问题。毫无疑问慧艳也毫不客气的统管了。旭东的烟从十七的利群,降到八块的红塔山,因为没有更便宜的了。酒,也只有闻着别人喝得时候,蹭上几口,解解馋份儿。
  在外人看来,慧艳的做派,着实有些过分,太欺负人,但是一家人都打落了牙齿往肚里吞,只要媳妇不说离婚,不跑路,一家人宁愿当菩萨一样供着。
  一家人的忍辱负重终究还是没有捂热了慧艳这块原石。最终还是闹着离婚了。
  事情的起因是,带来的两个孩子上幼儿园,一直闲在家的媳妇也不想出去打工,就想在镇里开个店子,想来想去也没什么好项目,最后决定开个花艺店,只因为自己有兴趣。
  慧艳的家庭地位和性格都是说一不二,一家人都必须得支持她,不然就要怎么怎么地。
  娶慧艳的时候,家里把房子翻新了一下,积蓄就差不多花光了,八万的彩礼,几乎都是借来的。彩礼塌下的饥荒刚刚提上偿还的日程,慧艳就提出要自己开店。
  “启动资金”是旭东和三叔三婶几乎跪“借”来的,因为旭东打工的工资还不够媳妇和孩子消费,两个孩子的特长班、幼儿园都是选最贵的。
  婚前只打过工,没有做过生意的慧艳,毫无经营经验;再者,在镇子上开花店,几乎没有消费群体,客户源不足,但凡有点想法的都进城了,留下来的除了老弱病残,就是好吃懒做的闲汉。结果没开到半年,就坚持不下去了。
  现在一家人真是钞票做衣服,浑身是债。
  旭东为此烦不胜烦,因为没办法给父母交代,就抱怨了几句:“在农村开花店,脑子里进水了!网上的生意真那么好做,还轮到到你?”
  慧艳不乐意了,大吼一声:“离婚!!!”
  旭东也不是没有脾气的人,气不过:“离就离,谁不离,谁是王八羔子!!!”
  慧艳当天就带着两个孩子回了娘家。
  6
  三叔和三婶把旭东狠狠的数落一个晚上:“娶这个媳妇做多大难,你不知道,你还谁不离,谁王八羔子!你就是个王八羔子,你把人家气走了,真跟你离了,你咋过?”
  “这媳妇虽然是二婚了,但是彩礼才要八万,你可着咱们这片打听,还有没有这个数的彩礼?”
  “现在谁家结婚,没有买车。最低要求都是不是电动的就行。咱就给人家买了一辆电动车,人家就跟咱了,你还有啥不满意?”
  “农村人想娶媳妇,就算一家人住在农村,城里也得有房,最好还得是女方的名字。慧艳没跟你要求在城里买房子,这都是咱烧高香了,你还说硬气话,你高低去把慧艳哄回来!?”
  ……
  旭东蹲在地上一声不吭。任凭三叔三婶老两口子朝死里日骂,死活不肯去找慧艳说句软话,再去把媳妇哄回来。在旭东心里,这些道理都懂,也不是放不下身段去给慧艳服个软儿。只是觉得这种日子实在过不下去了。日夜看不到希望的煎熬,比彻底的心灰意冷还可怕。
  腊月二十三,马上又要过年了,我正忙着置办岳父家的,父母家的,我们自己家的年货,以及过年串亲戚的礼品,接到了旭东打给我的电话。
  “二哥,你有空没有,我想去寻你说点事儿?”
  “我回去寻你吧?我捎着酒菜,晚上叫上咱大哥,咱弟兄三个喝点”我从电话里听出了旭东的落寞,以及难以述说的苦涩。去年年前过完好,今年一年的种种,我回家看望父母的时候,也差不多都听说了。我知道旭东不是怕出力的人,也不是轻易服输的人,更不是笨人,但是生活依旧还是这么艰辛。
  没有一点一技之长,靠打工,赚得的那点钱,也就够一家人的吃喝拉撒。
  父母已经为他的婚事操碎了心,借遍了可以借钱的亲戚,但是娶了媳妇,又咋样?不过是多了几个花钱的人罢了。
  下午下班,我给媳妇打了一个电话,说村子里有事儿,我回去一趟,晚上不回来了。媳妇嘟囔了两句,便挂了电话。虽然不乐意,但是毕竟受过高等教育,素质还是有的。
  晚上回到家,把车停在自己家门口,把车上给父母准备的年货卸下来,然后跟父母打个招呼,直接拎着半路边上带回来的酒菜,去了大哥许昌家。路上又给旭东打了个电话,让他到大哥家里汇合。
  7
  大哥的,院子在村子的最北边,我也很久没有来过了。
  结婚时的木门只剩了一扇,另外一扇大哥说是拆下来当了床。结婚时的床,据说是欠人家酒钱,被村里开小商店的人拉走了。
  走进大哥的院子,冬季里枯萎的蒿草,比平房的窗台子还高,一下子走进去,不知道是野兔还是老鼠的几只黑不溜秋的,都有尺把子长的“家养”野生动物,受惊之后,四散奔逃。
  我喊了几声“大哥!……大哥!……大哥!……”
  屋子里才有一个沧桑的,浑浊的声音搭话:“谁呀?”
  “我,旭方!”
  “你咋回来?”屋子里淅淅索索的声音,过了好一会儿大哥许昌才晃悠着出来。仍旧一身的酒气扑鼻。
  “快过年了,也不忙,叫上旭东,咱弟兄三个一起喝点儿!”
  我准备进屋,大哥却磨磨蹭蹭的不肯往屋里让,我自己伸手一搭已经分不清颜色,油腻的,有的地方还被老鼠咬破了露着棉花的棉门帘,一股子说不上的味道恶臭一下子把我顶了出来。我朝屋子里扫了一眼,昏暗的角落里用砖头支着的一张门板上,蜷缩着一床和门帘一样已经看不出颜色的一团东西。剩下的就是满地的酒瓶子,连个凳子、马扎之类的坐具都没有。
  正在不知进退的时候,旭东也到了,旭东知道大哥家里的摊坼,就打圆场说:“走吧,去我那里吧?!”
  “……”看出了大哥在犹豫,旭东赶紧说:“慧艳带着孩子回娘家了,就咱三个随便折腾!”
  刚坐下,只喝了两杯,旭东的话匣子就收不住了。说着话眼泪也止不住的下来了。
  “过好一年多了,咱们一家人把慧艳当少奶奶一样供着,一家人跟欠她多大恩情似的,我自己受点委屈,我认了,让父母跟着自己低声下气的,真是看不下去……”
  “这一年,我跟她商量,要个孩子,她一会儿说,带来的两个还小,再缓缓,一会儿身体不好,再调养一段,反正不管咋说,就是不给我生……”
  “不叫她开店,她非要开,她是做生意的材料?我和恁三叔三婶求爷爷告奶奶的借了几万块,一下子叫她咣当的一个子都没剩……”
  “你盘算清楚,离婚,再娶将会更难,甚至可能再也娶不上。和好,就是咬着牙继续过下去,……”其实,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合适,站在局外人的角度,我不知道旭东得内心想法,实在没有什么好建议。
  大哥,自始至终酒一杯跟着一杯下,但是就一句话:“一个人多美了,想吃啥吃啥,想喝啥喝啥,受那窝囊气干球!”
  8
  旭东终究还是离婚了。
  三叔三婶见人就唉声叹气的,在村里的路上走,头也埋的更低了,仿佛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亏心事似的。
  旭东倒是没有低人一头的感觉,在他看来,不过是结了一场婚,欠了十几万的外债罢了。用他的话说就是,就当叫人骗了一下子,用不了几年就还完了。
  一个人去城里找了一个送快递的活儿,让父亲不要再去建筑工地佝偻着腰码砖了,不能说是安享晚年,至少不用天天低三下四的伺候“太皇太后”和两位“格格”。
  据说慧艳,离婚不要三个月,就又结婚了,彩礼要了十几万,一个比她还小两岁的男人欢天喜地的娶了回去。“男人离婚越离越害怕,女人越离越胆大”,看来不是虚言。
  有一次在镇上给父母的有线电视缴费,还碰上再再婚的慧艳,大大方方的叫了我一声“哥”,看着吃的红光满面,更加虎背熊腰的样子,就知道少奶奶的日子舒心的很。
  至于我的日子,依旧不咸不淡。每日朝九晚五,接孩子,做饭。周末的时候,偶尔带老婆孩子逛逛商场,逛逛公园。偶尔也开车回老家看看父母。给父母带点水果,牛奶啥的,惹来父母亲的一阵埋怨:又乱花钱,家里啥都有,别在城里买这些东西,又贵又不实用!偶尔也去妻子的娘家看看。偶尔夫妻间也吵几句嘴,冷战上几天。仿佛天伦之乐。
  晚上偶尔也会失眠。一个人偷偷的拉开窗帘,看着窗外长长的一串路灯,到处都是灯火辉煌的样子,感觉熟悉而又陌生。再看看身边睡着的女人——我的妻子。不高不矮,不胖不瘦!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人一个女人。微微的打着呼噜,神态安详。这就是幸福吗?
  我是该庆幸:我撞了狗屎运,考上了大学,从农村逃离,有了如今的工作,有了如今的家庭呢?还是该庆幸:我没有好吃懒做,好高骛远,眼高手低的毛病呢?或者该庆幸:我跟上了时代的影子,做上了别人眼里的自己呢?
  也许我该早点睡觉,明天还要早起。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除夕迷案
下一篇:果然,辛巴又出事了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