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站台

站台


  管教拿出钥匙,啪——铁锁打开,接着,咣——铁门推开。我被推进了那扇铁门里,身后传来管教冰冷的声音:“再仔细检查一下,看身上藏没藏违禁品。”
  咣——铁门从身后关上,皮鞋的咯噔声离去。我背对铁门,看见屋子里的一张大通铺。上面一床床被子紧挨着,被子里齐刷刷抬起好多个脑袋,一双双或好奇,或嘲笑,或冷漠,或同情,或幸灾乐祸的眼睛看着我。
  我逐一扫视,然后鄙夷地笑了。
  “你笑什么?姚玉花,让她站到台子上,脱衣服‘仔细’检查。”说话的是个一脸横肉的中年妇女,那个叫姚玉花的女人从她身边坐起,麻利地跳下床,笑嘻嘻地走过来,招呼笔直站在地下的两个女孩:“过来帮忙脱衣服。”
  那两个女孩走过来,把我推上了“台子”。我看着只有一个台阶高的“台子”愣怔,一双手上来,抓住我的衣摆往上拽。我打掉她的手,狠狠盯住她的眼睛吼道:“你再动动爷的衣服试试?”
  冰冷的尾音还没落地,啪——一声脆响,即刻,脸上就火辣辣的。姚玉花甩甩手,忽略掉我的存在,依旧笑嘻嘻地对不知所措的两个女孩说:“继续。”
  半小时后,我“挂”在监室的墙上抖个不停。九月的冷水澡,笤帚刷在身上的刺痛感,挂在墙上的垂直造型,还有我反抗时留在身上的青紫痕迹等,把我6年来的戾气洗刷掉了大半。
  “火车已经进车站,我的心里涌悲伤……”音乐响起,睡在通铺上的人,随着舒缓低沉的乐声爬起床,我也被看管的两个女孩帮忙站直了身体。
  “去让她刷马桶。”那个一脸横肉的女人没有看我,对姚玉花交代了一句,如皇太后一般地伸展手。姚玉花嗯了一声,拿起一件衣服,替“皇太后”穿上,转身笑嘻嘻地对规规矩矩站着的两个女孩说:“听到没有,把规矩讲给她。”
  “呐,这是刷马桶的,马桶要刷够半小时,马桶上不能有半点污渍,马桶里不能发出一点点的异味,刷完冲够30桶水,然后出去学习。”胖一点的女孩把一个连刷头带牙刷把,总共一寸半长的牙刷递给我,一拉同伴的手,就去铺床了。
  半小时后,我从“台子”上的那个蹲式马桶边走出来,把套在手指上的牙刷取下来,揉了揉酸疼的腰,怒气在心房里一点一点地酝酿。
  “行了,让她站直身体,值一班二班的人听着,2点之前不能让她睡觉,这段时间,一定要看好她。”晚上9点30分,姚玉花摸着被我抽过的,尚留指痕的脸,笑嘻嘻地看着第二次挂在墙上的我,对全监室的人发出命令。
  没有人反驳,包括我。
  “火车已经进车站,我的心里涌悲伤……”那首《车站》很合时宜地响起。我想不通,为什么看守所的起床号和熄灯号都是这样伤感的曲子,或许——
  “铺床。”
  姚玉花的一声喊,吓没了我或许以后的或许,整齐坐在小橙子上的12个人,同时站起,收凳子的收凳子,拉被子的拉被子,站着的站着,井然有序。一股子悲凉从心间升起,令6年来没有落过一滴泪的我,眼睛湿润。
  七天后,一个和我年龄相仿,叫做海涛的女孩,接替了我在“台子”上的作业,我荣幸地接过姚玉花递过来的两块抹布,一日几次,随脏随擦,把监室的水泥地擦得油光铮亮。看着海涛眼里的不甘,我露出了七天来的第一个笑脸。
  “宁小兰,提审。”一个月后,坐在监室小院里“认真”学习的我,懵懂地跟着管教走出了院子。
  院外的高墙上铁丝网密布,武警背着抢来来回回走动。院里一片枯黄,久违的阳光照在身上,暖融融的。
  “叫什么名字?”
  “宁小兰。”
  “出生年月日。”
  ……
  “程式化的问询,我都有了免疫力,还问。”我认真配合办案人员做笔录,机械性地回答着我都记不清已经问过几次的案发经过,心在暗笑。从14岁离开家,6年来,这样的开场白不在少数,我又不是没经历过,吓唬谁呢?
  唉!14岁,那个时候,我还在沙城中学读初中。要是没有认识李虎,我这会儿又会在那儿呢?或许已成了别人家的媳妇,也或许在某个城市的工厂里打工,谁知道呢!但绝对不会在看守所,也不会在上学。
  “走上这条路,后悔吗?”我问自己。
  
  二
  那天放学后,我急匆匆地往家赶,不小心就碰到了停在学校门口的一辆摩托车的排气管上。
  “你眼瞎了,走路不看着点?”
  我揉着腿站起身,拍打了一下身上的土,看着站在我面前,大我十几岁的青年,本来想骂一句的,但他痞里痞气的样子,我有些怕,就白了他一眼,走开了。
  “我让你走了吗?”
  “嗯?”
  他挑了挑眉毛,甩了甩只有一寸长的头发,向我走过来。我一看他不是好人,没等他走过来,已经跑出去老远。
  第二天中午放学后,我低头匆忙走出校门。这么些年来,我都是放学就回家。我们家住在郊区,农田地离家比较远,父母上地干活,中午在地上随便吃点东西,我得赶着回家给弟弟做饭、喂猪什么的。想想别人家的孩子,再想想自己,唉!闹心啊。
  “小妮子,你跑啊,怎么不跑了?”听到这个声音,浑身的鸡皮疙瘩就起来了,闹心的事也被吓回腔儿了。
  “不就碰了一下你的排气管吗,我的腿也碰青了。”我使劲掰着他抓住我胳膊的手,心里害怕,嘴上没忘反驳。
  “嘴还蛮辣的吗?”痞子青年边说话,边想着把我的另一只手也抓住。我看情况不对,扭头一口咬在他抓我的手上,他吃疼后微一松手,我挣脱他的手,撒腿就跑。
  几分钟后,我又被抓住了。我的小短腿终究没能跑过他。
  “救——命——”
  抓住的瞬间,我就喊了,可救字刚出口,嘴就被捂住了,命字从他指缝里漏出,只有我能听得到。
  我的嘴被一块湿哒哒地,像餐巾纸一样的布给堵上,他像提小鸡一样把我提到了那辆摩托车上,轰——一声,痞子青年加大油门就冲出了校门口。
  半小时后,我被带到了沙城的一个小区,小区里高楼林立,痞子青年又像抓小鸡一样,把我连拉带托地提溜进了一栋楼的六层。
  那一晚,我被他折磨的死去活来,从女孩变成了女人。
  “我叫李虎,以后你就是我的女人,如果你敢告诉你的家人,我就把你拉出去买了,还把我和你的视频传到网上,让你家人同学看到。”李虎扬了扬手机,从我身上爬起来,拉过枕头垫在床头靠上去,摸出一支烟啅在嘴角,挑了挑眉毛,不顾我身体的疼痛,一把拉过我,往我的脖子上戴了一条金项链说:“以后跟着我,吃香喝辣少不了你的,乖乖听话……”
  三天后,我跟着他来到了与沙城相邻的那座城市,住进了据说是这座城市最豪华的酒店。
  入夜11点,我跟随他走出酒店,走进夜色。
  二线城市的夜生活很丰富,歌厅的门头上,装饰灯照射出一圈一圈旋转的灯影,光怪陆离的广告词,街上三三两两的行人,还有一对对情侣从我身边走过,路灯的光晕落在身上,有很柔和的质感,让我忘记了三天来的惧怕与疼痛。
  他“牵”着我的手,走进一条条小巷,小巷有宽有窄,宽点的有三两盏路灯,窄点的一片黑暗,走10多分钟都没个人影。
  “记住这些巷子的路线,明天我们骑摩托车过来。”我很怕,紧紧抓着他的手,更不敢问他,为什么要记住这些小巷的路线。
  第二天晚上11点多,李虎用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摩托车带着我,停在我们去过的那条小巷里。小巷里没有路灯,我们瞬间就被黑暗吞噬。
  “哒——哒——哒——”,高跟鞋的音符敲破夜的安宁,黑暗里出现一个影子。
  “记住,我开灯骑车过去,你把那人胳膊上挎的包抢到手后,立即上车。”我不敢反驳,手有些抖。
  感觉到我在害怕,他转过头看着我。我看到了他嘴角的那一丝阴笑,吓得赶紧点头。他骑车慢慢靠近那个影子,然后用腿碰了碰我的腿。
  打开灯的瞬间,我被一抹暗红吓到了。心跳的厉害,村子里的奶奶从小给我们讲的一些,关于红衣女子在夜里活动的不好的传说,一下子就占据了我的心,我迟疑了又迟疑,就是不敢下车。
  “下去。”片刻过后,李虎眼看着那抹暗红惊吓过后,有朝前跑的矛头,他又像抓小鸡一样,把我抓下了摩托车。我鼓足勇气跑向了那抹暗红,用力把那个穿着红裙子的女人胳膊上挎的包一抓。女人发出一声尖叫,然后跌倒在地。大半夜的,忽然间串出一个人,女人是真的吓着了。我很顺利地抢走了她的包,完成了此生抢劫生涯中的第一票。
  那夜,李虎把抢到的钱都给了我,我看着那厚厚的一踏钱,又想起了在家的那些闹心事。也在那夜,我决定断绝与家人的所有联系。
  以后的三年,我跟着他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有失手过,也被打过,但从没被公家人抓住过。
  
  三
  “这是我的哥们,从现在起,你跟着他,他会安排好你以后的生活。”三年后的一天,李虎带来一个人。他把我“安排”给了那个人。
  听着他的安排,我有了不好的预感。
  “你想利用完我后,就把我卖了,你这个混蛋。”听到李虎让我跟那个人走,是个人都知道又会发生什么,尤其,跟他三年,我会不知道他的尿性?我跑过去就想抓烂他那张痞里痞气的脸。
  还没跑到他跟前,就被他的哥们抓住了胳膊,我还想挣扎,他使劲一拉,把我按倒在了床上。
  “最近风声紧,这行不好干了,换个生意干干。”李虎云淡风轻地说完,看了我一眼就走出去了。
  一小时后,我浑身青紫地上了那个人的车,来到了春风不度的玉门关。
  玉门,终止了我抢劫的生涯。但却令我踏进了另一个深渊。
  “从现在开始,你就在这儿上班,工资加提成,相信你能胜任的。”带我来的那人,轻佻地眼神从我身上离开,摸出一根烟叼在嘴角对我说。
  魔指王朝是一个洗浴中心,十几个年龄不一、妖娆风骚的女人走过来,上一眼下一眼地打量我。
  “和她们熟悉一下,怎么开展工作,领班会一一指导你。”带我来的人指了指年龄比我大一倍的精致女人,看都没看我一眼,就走出了魔指王朝的那扇看起来很古旧的门。
  我在领班的带领下,开始接待各式各样的“客人”。直到身体出现各种不适,李虎来了。
  他扔给我一张银行卡:“里面钱不多,拿去治病,病好了继续过来上班,如果不好,就自生自灭吧!”
  看着李虎面无表情地离开,心脏部位传来一阵刺痛。
  
  四
  在一个起风的午后,我站在嘉峪关的城楼上,面对无垠的戈壁和无情打在脸上的风沙,我的眼前金戈铁马跑过。我发出一声阴笑,血雨腥风无非朝代更替,18年的岁月,经历过血与雨的洗礼,在此告别这个看不透的红尘,渺小如我,心有不甘又能如何?
  我抬脚踏上城墙上的垛口,向着家乡的方向倒去。
  “醒来了,想吃点什么?”睁开眼的几分钟内,我醒不过神来。茫然看了看所处的环境,雪白的屋顶,雪白的床单被褥,手上插着输液针头,身边陪着一个不算陌生的陌生人。
  我知道,我又一次被拉回了现实。
  “你是我接待了多次的客人,你可别告诉我,是你放不下我,才演的这出深情剧。”我面无表情地对那个对我来说是陌生人的陪伴者说。
  听到我这样大胆的话,他吓着了,看了看邻床的病人,伸手就捂住我的嘴:“姑奶奶,这儿还有病人呢,你就不能挑个时间地点说吗。”
  我拨开他的手:“挑个时间地点?是那个时间那个地点呢?你来‘做客’的时候,可是从不挑时间地点的。”想到他在床上对我的百般“照顾”,我就想一巴掌给他“照顾”过去。刚一动身,手臂传来钻心的疼。
  “真是个烈性子,我喜欢。”他坏笑着按住我的手:“这样的性子怎么会屈居人下呢,嗯?”他看着我呲牙咧嘴的样子,另一只手从随身带来的包里摸出一枝烟吊在嘴角。
  看我安静了下来,他放开按住我的手,叮——打火机吐出微弱的火苗,把烟点上,他鼓着腮吐出一圈一圈的烟雾,喽喽嘲笑在病房里弥漫。“你‘壮烈’的时候,我正好在城楼上散步,慢了那么一步,拉住了你的衣角,减缓了下坠的速度,所以,你的胳膊受伤了。”
  “谁要你来拉的,你以为我会感激你,做梦吧。”我鄙视地看着他的嘴脸。我可不会相信,一个40多岁还接连到洗浴中心找刺激的男人,会没有所图地对一个卖淫女付出深情。
  “NO,你错了,18岁,多好的年龄,怎么就想这样轻易放弃生命呢?”轻缈的烟雾从他嘴角一点点溢出,他抓着我的手,像抓着情侣的手一样摩挲着:“选择跟我合作,强大自己,你就不会再做这样没脑子的事了,你想想,你死了,你的过去就能洗得了吗?真傻。”
  “怎么合作?我除了这一身治不好的病外,还有资本让你费此大力来救?”我看着他那张欠揍的脸,不无嘲笑地问他。
  “好好养病,等你出院的时候我来接你。”他答非所问,探头探脑地看了看医院的过道,把烟头摁灭扔到垃圾筒里,拿起包走出了病房的门。
  
  五
  风从沙漠吹来,一波一波地热浪在街头左冲右突,高楼遮挡了风的走向,风恼怒地把热源留下,然后从楼的缝隙里悄悄溜走。11岁左右的小女孩,背着书包在冷饮店的门前徘徊了好久。我站在我与那个“救我”的男人合开的洗浴中心门口,看着这个面善的小女孩,一幕一幕的往事,在心头回漩。一
  管教拿出钥匙,啪——铁锁打开,接着,咣——铁门推开。我被推进了那扇铁门里,身后传来管教冰冷的声音:“再仔细检查一下,看身上藏没藏违禁品。”
  咣——铁门从身后关上,皮鞋的咯噔声离去。我背对铁门,看见屋子里的一张大通铺。上面一床床被子紧挨着,被子里齐刷刷抬起好多个脑袋,一双双或好奇,或嘲笑,或冷漠,或同情,或幸灾乐祸的眼睛看着我。
  我逐一扫视,然后鄙夷地笑了。
  “你笑什么?姚玉花,让她站到台子上,脱衣服‘仔细’检查。”说话的是个一脸横肉的中年妇女,那个叫姚玉花的女人从她身边坐起,麻利地跳下床,笑嘻嘻地走过来,招呼笔直站在地下的两个女孩:“过来帮忙脱衣服。”
  那两个女孩走过来,把我推上了“台子”。我看着只有一个台阶高的“台子”愣怔,一双手上来,抓住我的衣摆往上拽。我打掉她的手,狠狠盯住她的眼睛吼道:“你再动动爷的衣服试试?”
  冰冷的尾音还没落地,啪——一声脆响,即刻,脸上就火辣辣的。姚玉花甩甩手,忽略掉我的存在,依旧笑嘻嘻地对不知所措的两个女孩说:“继续。”
  半小时后,我“挂”在监室的墙上抖个不停。九月的冷水澡,笤帚刷在身上的刺痛感,挂在墙上的垂直造型,还有我反抗时留在身上的青紫痕迹等,把我6年来的戾气洗刷掉了大半。
  “火车已经进车站,我的心里涌悲伤……”音乐响起,睡在通铺上的人,随着舒缓低沉的乐声爬起床,我也被看管的两个女孩帮忙站直了身体。
  “去让她刷马桶。”那个一脸横肉的女人没有看我,对姚玉花交代了一句,如皇太后一般地伸展手。姚玉花嗯了一声,拿起一件衣服,替“皇太后”穿上,转身笑嘻嘻地对规规矩矩站着的两个女孩说:“听到没有,把规矩讲给她。”
  “呐,这是刷马桶的,马桶要刷够半小时,马桶上不能有半点污渍,马桶里不能发出一点点的异味,刷完冲够30桶水,然后出去学习。”胖一点的女孩把一个连刷头带牙刷把,总共一寸半长的牙刷递给我,一拉同伴的手,就去铺床了。
  半小时后,我从“台子”上的那个蹲式马桶边走出来,把套在手指上的牙刷取下来,揉了揉酸疼的腰,怒气在心房里一点一点地酝酿。
  “行了,让她站直身体,值一班二班的人听着,2点之前不能让她睡觉,这段时间,一定要看好她。”晚上9点30分,姚玉花摸着被我抽过的,尚留指痕的脸,笑嘻嘻地看着第二次挂在墙上的我,对全监室的人发出命令。
  没有人反驳,包括我。
  “火车已经进车站,我的心里涌悲伤……”那首《车站》很合时宜地响起。我想不通,为什么看守所的起床号和熄灯号都是这样伤感的曲子,或许——
  “铺床。”
  姚玉花的一声喊,吓没了我或许以后的或许,整齐坐在小橙子上的12个人,同时站起,收凳子的收凳子,拉被子的拉被子,站着的站着,井然有序。一股子悲凉从心间升起,令6年来没有落过一滴泪的我,眼睛湿润。
  七天后,一个和我年龄相仿,叫做海涛的女孩,接替了我在“台子”上的作业,我荣幸地接过姚玉花递过来的两块抹布,一日几次,随脏随擦,把监室的水泥地擦得油光铮亮。看着海涛眼里的不甘,我露出了七天来的第一个笑脸。
  “宁小兰,提审。”一个月后,坐在监室小院里“认真”学习的我,懵懂地跟着管教走出了院子。
  院外的高墙上铁丝网密布,武警背着抢来来回回走动。院里一片枯黄,久违的阳光照在身上,暖融融的。
  “叫什么名字?”
  “宁小兰。”
  “出生年月日。”
  ……
  “程式化的问询,我都有了免疫力,还问。”我认真配合办案人员做笔录,机械性地回答着我都记不清已经问过几次的案发经过,心在暗笑。从14岁离开家,6年来,这样的开场白不在少数,我又不是没经历过,吓唬谁呢?
  唉!14岁,那个时候,我还在沙城中学读初中。要是没有认识李虎,我这会儿又会在那儿呢?或许已成了别人家的媳妇,也或许在某个城市的工厂里打工,谁知道呢!但绝对不会在看守所,也不会在上学。
  “走上这条路,后悔吗?”我问自己。
  
  二
  那天放学后,我急匆匆地往家赶,不小心就碰到了停在学校门口的一辆摩托车的排气管上。
  “你眼瞎了,走路不看着点?”
  我揉着腿站起身,拍打了一下身上的土,看着站在我面前,大我十几岁的青年,本来想骂一句的,但他痞里痞气的样子,我有些怕,就白了他一眼,走开了。
  “我让你走了吗?”
  “嗯?”
  他挑了挑眉毛,甩了甩只有一寸长的头发,向我走过来。我一看他不是好人,没等他走过来,已经跑出去老远。
  第二天中午放学后,我低头匆忙走出校门。这么些年来,我都是放学就回家。我们家住在郊区,农田地离家比较远,父母上地干活,中午在地上随便吃点东西,我得赶着回家给弟弟做饭、喂猪什么的。想想别人家的孩子,再想想自己,唉!闹心啊。
  “小妮子,你跑啊,怎么不跑了?”听到这个声音,浑身的鸡皮疙瘩就起来了,闹心的事也被吓回腔儿了。
  “不就碰了一下你的排气管吗,我的腿也碰青了。”我使劲掰着他抓住我胳膊的手,心里害怕,嘴上没忘反驳。
  “嘴还蛮辣的吗?”痞子青年边说话,边想着把我的另一只手也抓住。我看情况不对,扭头一口咬在他抓我的手上,他吃疼后微一松手,我挣脱他的手,撒腿就跑。
  几分钟后,我又被抓住了。我的小短腿终究没能跑过他。
  “救——命——”
  抓住的瞬间,我就喊了,可救字刚出口,嘴就被捂住了,命字从他指缝里漏出,只有我能听得到。
  我的嘴被一块湿哒哒地,像餐巾纸一样的布给堵上,他像提小鸡一样把我提到了那辆摩托车上,轰——一声,痞子青年加大油门就冲出了校门口。
  半小时后,我被带到了沙城的一个小区,小区里高楼林立,痞子青年又像抓小鸡一样,把我连拉带托地提溜进了一栋楼的六层。
  那一晚,我被他折磨的死去活来,从女孩变成了女人。
  “我叫李虎,以后你就是我的女人,如果你敢告诉你的家人,我就把你拉出去买了,还把我和你的视频传到网上,让你家人同学看到。”李虎扬了扬手机,从我身上爬起来,拉过枕头垫在床头靠上去,摸出一支烟啅在嘴角,挑了挑眉毛,不顾我身体的疼痛,一把拉过我,往我的脖子上戴了一条金项链说:“以后跟着我,吃香喝辣少不了你的,乖乖听话……”
  三天后,我跟着他来到了与沙城相邻的那座城市,住进了据说是这座城市最豪华的酒店。
  入夜11点,我跟随他走出酒店,走进夜色。
  二线城市的夜生活很丰富,歌厅的门头上,装饰灯照射出一圈一圈旋转的灯影,光怪陆离的广告词,街上三三两两的行人,还有一对对情侣从我身边走过,路灯的光晕落在身上,有很柔和的质感,让我忘记了三天来的惧怕与疼痛。
  他“牵”着我的手,走进一条条小巷,小巷有宽有窄,宽点的有三两盏路灯,窄点的一片黑暗,走10多分钟都没个人影。
  “记住这些巷子的路线,明天我们骑摩托车过来。”我很怕,紧紧抓着他的手,更不敢问他,为什么要记住这些小巷的路线。
  第二天晚上11点多,李虎用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摩托车带着我,停在我们去过的那条小巷里。小巷里没有路灯,我们瞬间就被黑暗吞噬。
  “哒——哒——哒——”,高跟鞋的音符敲破夜的安宁,黑暗里出现一个影子。
  “记住,我开灯骑车过去,你把那人胳膊上挎的包抢到手后,立即上车。”我不敢反驳,手有些抖。
  感觉到我在害怕,他转过头看着我。我看到了他嘴角的那一丝阴笑,吓得赶紧点头。他骑车慢慢靠近那个影子,然后用腿碰了碰我的腿。
  打开灯的瞬间,我被一抹暗红吓到了。心跳的厉害,村子里的奶奶从小给我们讲的一些,关于红衣女子在夜里活动的不好的传说,一下子就占据了我的心,我迟疑了又迟疑,就是不敢下车。
  “下去。”片刻过后,李虎眼看着那抹暗红惊吓过后,有朝前跑的矛头,他又像抓小鸡一样,把我抓下了摩托车。我鼓足勇气跑向了那抹暗红,用力把那个穿着红裙子的女人胳膊上挎的包一抓。女人发出一声尖叫,然后跌倒在地。大半夜的,忽然间串出一个人,女人是真的吓着了。我很顺利地抢走了她的包,完成了此生抢劫生涯中的第一票。
  那夜,李虎把抢到的钱都给了我,我看着那厚厚的一踏钱,又想起了在家的那些闹心事。也在那夜,我决定断绝与家人的所有联系。
  以后的三年,我跟着他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有失手过,也被打过,但从没被公家人抓住过。
  
  三
  “这是我的哥们,从现在起,你跟着他,他会安排好你以后的生活。”三年后的一天,李虎带来一个人。他把我“安排”给了那个人。
  听着他的安排,我有了不好的预感。
  “你想利用完我后,就把我卖了,你这个混蛋。”听到李虎让我跟那个人走,是个人都知道又会发生什么,尤其,跟他三年,我会不知道他的尿性?我跑过去就想抓烂他那张痞里痞气的脸。
  还没跑到他跟前,就被他的哥们抓住了胳膊,我还想挣扎,他使劲一拉,把我按倒在了床上。
  “最近风声紧,这行不好干了,换个生意干干。”李虎云淡风轻地说完,看了我一眼就走出去了。
  一小时后,我浑身青紫地上了那个人的车,来到了春风不度的玉门关。
  玉门,终止了我抢劫的生涯。但却令我踏进了另一个深渊。
  “从现在开始,你就在这儿上班,工资加提成,相信你能胜任的。”带我来的那人,轻佻地眼神从我身上离开,摸出一根烟叼在嘴角对我说。
  魔指王朝是一个洗浴中心,十几个年龄不一、妖娆风骚的女人走过来,上一眼下一眼地打量我。
  “和她们熟悉一下,怎么开展工作,领班会一一指导你。”带我来的人指了指年龄比我大一倍的精致女人,看都没看我一眼,就走出了魔指王朝的那扇看起来很古旧的门。
  我在领班的带领下,开始接待各式各样的“客人”。直到身体出现各种不适,李虎来了。
  他扔给我一张银行卡:“里面钱不多,拿去治病,病好了继续过来上班,如果不好,就自生自灭吧!”
  看着李虎面无表情地离开,心脏部位传来一阵刺痛。
  
  四
  在一个起风的午后,我站在嘉峪关的城楼上,面对无垠的戈壁和无情打在脸上的风沙,我的眼前金戈铁马跑过。我发出一声阴笑,血雨腥风无非朝代更替,18年的岁月,经历过血与雨的洗礼,在此告别这个看不透的红尘,渺小如我,心有不甘又能如何?
  我抬脚踏上城墙上的垛口,向着家乡的方向倒去。
  “醒来了,想吃点什么?”睁开眼的几分钟内,我醒不过神来。茫然看了看所处的环境,雪白的屋顶,雪白的床单被褥,手上插着输液针头,身边陪着一个不算陌生的陌生人。
  我知道,我又一次被拉回了现实。
  “你是我接待了多次的客人,你可别告诉我,是你放不下我,才演的这出深情剧。”我面无表情地对那个对我来说是陌生人的陪伴者说。
  听到我这样大胆的话,他吓着了,看了看邻床的病人,伸手就捂住我的嘴:“姑奶奶,这儿还有病人呢,你就不能挑个时间地点说吗。”
  我拨开他的手:“挑个时间地点?是那个时间那个地点呢?你来‘做客’的时候,可是从不挑时间地点的。”想到他在床上对我的百般“照顾”,我就想一巴掌给他“照顾”过去。刚一动身,手臂传来钻心的疼。
  “真是个烈性子,我喜欢。”他坏笑着按住我的手:“这样的性子怎么会屈居人下呢,嗯?”他看着我呲牙咧嘴的样子,另一只手从随身带来的包里摸出一枝烟吊在嘴角。
  看我安静了下来,他放开按住我的手,叮——打火机吐出微弱的火苗,把烟点上,他鼓着腮吐出一圈一圈的烟雾,喽喽嘲笑在病房里弥漫。“你‘壮烈’的时候,我正好在城楼上散步,慢了那么一步,拉住了你的衣角,减缓了下坠的速度,所以,你的胳膊受伤了。”
  “谁要你来拉的,你以为我会感激你,做梦吧。”我鄙视地看着他的嘴脸。我可不会相信,一个40多岁还接连到洗浴中心找刺激的男人,会没有所图地对一个卖淫女付出深情。
  “NO,你错了,18岁,多好的年龄,怎么就想这样轻易放弃生命呢?”轻缈的烟雾从他嘴角一点点溢出,他抓着我的手,像抓着情侣的手一样摩挲着:“选择跟我合作,强大自己,你就不会再做这样没脑子的事了,你想想,你死了,你的过去就能洗得了吗?真傻。”
  “怎么合作?我除了这一身治不好的病外,还有资本让你费此大力来救?”我看着他那张欠揍的脸,不无嘲笑地问他。
  “好好养病,等你出院的时候我来接你。”他答非所问,探头探脑地看了看医院的过道,把烟头摁灭扔到垃圾筒里,拿起包走出了病房的门。
  
  五
  风从沙漠吹来,一波一波地热浪在街头左冲右突,高楼遮挡了风的走向,风恼怒地把热源留下,然后从楼的缝隙里悄悄溜走。11岁左右的小女孩,背着书包在冷饮店的门前徘徊了好久。我站在我与那个“救我”的男人合开的洗浴中心门口,看着这个面善的小女孩,一幕一幕的往事,在心头回漩。
  “想吃什么,姐姐给你买。”我走向那个小女孩,摸了摸她的头说。
  “这个。”小女孩指着冷饮店里的一个雪糕杯说完,忽然回头看了看我,又像意识到了什么:“不要了,我又不认识你。”说完她警惕地看了看我,又看了眼冷饮店里的那个雪糕杯,走了。
  “不行,我得跟过去看看,她长得可真像那个人。”我这样想的时候,脚步已经鬼使神差地跟着这个小女孩走到了马路对面。潜意识里,总觉得这个小女孩的身上,有我想知道的一些事情。
  小女孩走进了马路对面的小区,然后奔跳着走到了一个迎着她走过来的男人身边,再然后,我看到了一张熟的不能再熟的面孔。那个男人接过小女孩的书包,又宠溺地摸摸她的头,牵着小女孩的手,走进了一栋楼的某个单元。
  眼神忽而模糊,心跳加速,我如复活的魔鬼,按住刺疼的心,我看到了我嘴角的獠牙,狠狠刺向了猎物的心脏……
  
  六
  “叫什么名字?”
  “宁小兰。”
  “出生年月日?”
  ……
  审询完后,我在笔录上签字,摁手印。
  刑警看着满手是血的我,眼神里装着好多个不可思议。“20岁,你的经历如一场戏,我们会逐一调查取证,你再想想,还有没有需要补充的,随时叫我们。”
  咣——一声门响,审询室里剩下了我一个人。我如释重负。从此,红尘与我,再无挂碍。
  
  七
  囚车缓缓驶出,停在看守所门前。我从囚车的小窗里看出去,风雪交加,把天地装扮成一幅苍茫的画卷。风雪中站着好多人,一一从我眼前掠过。
  无论春夏秋冬,看守所的门前,无一例外都会汇聚好多人,探视的,会见的,送钱买物的,探听信息的等。
  与我一同送去女子监狱的海涛,满眼泪水,拼命抓住囚车的铁丝网,对着车外的一对中年男女哭。我投去不屑的眼神。我不喜欢这种虚伪的哭,同监室呆了四个月,知道车内的人不可能真正地忏悔,也知道车外的人不一定就是为她哭,我在看着他们的时候,觉得他们好可怜。
  收回目光,我直视囚车的前方。一辆警车斜斜地停在囚车边,我被警车里下来的那个人吸引。
  “戴着手铐的李虎,进来真好。”我看着他,回报给他一丝阴笑,不管他现在看不看得到。
  
  八
  我进来时,也戴着手铐,指尖还残留着李虎身上的血。
  李虎迟我四个月进来,我想,他在病床上的四个月,一定受了不少的心理折磨,不比我好那儿去,至少,他从此以后,就不是真正的男人了。
  想想都开心。
  “其实,他一开始就不是男人,被我砍掉的代表男人的那条根,跟了他这么些年,真的好不值。”我腹诽。
  只是,可惜了他的女儿小英子,那个11岁的女孩。我只给她买了一个星期的雪糕杯,就成为了我洗浴中心的“工作人员”。
  我如法炮制,李虎当初怎样对我的,我就怎样对小英子。所不同的是,在小英子的眼里,我就是她的“亲姐姐”。直到一年后,小英子如我一样,身体出现了各种不适,被她妈妈发现。
  然后,李虎找到了我。
  “你还真的有能耐,今晚8点,万豪酒店不见不散,如果不来,后果你自己想。”李虎在我的洗浴中心放下这几句狠话后,抬眼看着我。我看到了他满眼的猩红色,满意地笑了。
  晚上8点,我踩着落日的最后一丝余辉,走进了万豪酒店的门。
  “请问几位,有预约吗?”服务员很热情地迎上来,笑脸问我。
  “V09,前面有一位先生过来。”
  “这位小姐姐跟我来。”我跟在服务员的身后,感受着有钱人的优越感,嘴角溢出一丝嘲笑。
  “哼,你还真敢来,有点胆量。”刚进V09的门,李虎唰地就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丢掉他的痞子气,正色且狠戾地对我吼道。
  我看着他眼中的煞气隐现,正了正脸色:“从被你出卖的那天起,我就发誓,如果我不死,一定会让你付出代价。”我的手握在衣兜里伸缩刀的按钮上,眼中的戾气不输他。
  “小英子才11岁,她什么都不懂,你为什么对她下手?”
  “你也知道她什么都不懂?我一直以为,什么都不懂的是你。”李虎被我的话呛住了,愣怔了几秒,一伸手抓住我的衣领。我一个没防住,被他扯到了怀里,接着,他反手掐住了我的脖子。我在快要窒息的瞬间,从兜里掏出伸缩刀,刺向了他的小腹。
  温热的液体从他小腹流进我的手心,李虎睁大眼睛看着我,他有些不可思议,掐着我脖子的手也有些松了。
  我想挣开他的手,挣扎中,手中的刀从他的小腹划向了下体。我意识到这个的时候,心头一亮,不顾一切地挣开了他掐住我脖子的双手。他手中失去了控制的对象,倒了下去。
  “咳咳咳——”我坐在地上摸着被他掐过的脖子,咳了半天才恢复过来。听到李虎捂着下体在地上滚动呻吟,我阴笑着握紧了那把滴血的伸缩刀,一个虎扑,在他的根儿部位狠补了几刀,直到门外的人听到动静,推门进来……
  
  八
  离别的伤心泪水滴落下
  站台边片片离愁涌入我心上
  ……
  耳边再度响起这首听了无数次的《车站》,我忽然明白为什么看守所把起床号和熄灯(虽然看守所从没熄过灯)号都设置成这首歌了。人生就是在无数个知名或不知名的站台上载起梦想,起步、落幕,再在无数个这样的站台上看着别人起步、落幕,同样的站台,承载不一样的人生,如我,如海涛,如李虎,也如囚车外站着的那些好多心态不一的人,还有——
  “小兰,小兰——”囚车缓缓起步,车窗外一对中年夫妇双手擦抹着眼睛,头发被飞雪染白。他们追着囚车的窗户,看向我。我别过头,和许多个接见日一样,拒绝他们的探视。
  他们,是我的父母。寻找六年后,相见,我是罪犯,他们,还是老老实实的农民。一辈子面朝黄土背朝天,怎么也不会想到,有朝一日,他们会踉跄在囚车前,无助,懵懂,痛哭,祈祷……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