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新婚之夜

新婚之夜

所有热闹都散尽后,房子里终于只剩我和她。
   灯光照耀着崭新的家具,有种水晶的光泽。我闻着淡淡的混合了甲醛的木香,竟然微微有些熏醉。朦朦胧胧的气氛里,她仰靠在沙发上,很随意的样子,任由瀑布般的柔发散开。这个女人将来就实实在在是我的人了,从今天开始,但,但会一起到最后生命的结束吗?想到这里我苦笑了一下。
  身为丈夫,我鼓起勇气走了过去。以前每次近距离靠近她,都是靠荷尔蒙的壮胆,这次是可以理直气壮了。但等挨在她身边坐下后,我发现竟然还是隔了十公分距离,不禁为自己的懦弱而羞愧。于是又挪了挪屁股,让自己的皮肤紧挨着她。尽管隔着两个人的衣服,但身体温度还是真真切切感受到了。一种巨大的幸福感让我不知南北,这个让我永远都觉得陌生的女人,是那么美。白皙的皮肤,弯弯的柳叶眉,小巧的鼻尖,尤其是那一双清澈而又动人的眼睛,曾让多少男人为此神魂颠倒。
  她对我的举动没有任何反应,只是很熟练地从我兜里掏出烟来,含在饱满的嘴唇里。我很不情愿地“啪”的一声给她点燃。我的新娘子此时享受地眯起眼睛,把烟雾箭一般射向天花板。
  “少抽一点,对身体不好。”
  她讽刺地瞟了我一眼,我下意识缩了缩两个手指头。
  “别想着管我,以前我也抽。我要明确说一点,结婚并不代表什么。不高兴的话,你完全可以做一个人的家主。”她扬了扬烟卷。
  “你赢了!”
  说实话,此时我确实想的是,以后带妻子出去,一群哥们看到她抽烟时的惊讶。我潜意识里觉得,凡是携带突出身体的物件,似乎都是男人才能有的特权。自己女人在众人面前抽烟,这会让我很没面子。
  “不,是你赢了。”她吐出了一团烟雾,也许是抽得太狠,她连声咳嗽起来。我赶紧轻轻拍打她的后背,她起身面向梳妆台坐下。
  “今天开始,你是真正的赢家。”她顿了顿接着说,“知道我什么时候学会抽烟的吗?以前你也没问,而我也没想过对你说这个。而今晚,我很想说说……是在我懂得爱情的时候,那是我的回忆。”她望着青蓝色的盘旋物,缓缓地说。
  顿了顿她却又说:“想一想,我的感情经历其实和很多爱情故事也差不多。有点自我陶醉的唯美,有点心里的小划痕。故事情节也没有什么波澜起伏,跟别人说了也不会觉得这是个好故事。”她把烟扔在地上,用脚踩了踩,“是的,那只是一个故事罢了。也许明天,也许是什么时候,我再对你说吧。今晚,似乎不是讲故事的好日子。”
  我盯着并没有被她踩到的火星,知道她刚刚对我打开的一条门缝,又被她关上了。
  “谁都有回忆,那么你与我结婚,是不是因为想忘掉那个回忆?”我说。
  她眼睛不眨地望着我:“你知道我有过爱,从一开始就知道。所以……”她沉默,这沉默恰恰是最好的回答。
  我无话可说,良久,我掏出烟来“啪”地点燃。然后忽然想起什么似地对她扬了扬。她摇头,于是我把烟放在茶几上。
  “我也有过曾经的爱情。”我说。
  “你以前可没说过。”她语气明显不快,这让我突然想笑,气氛有些滑稽。她见我开心地看着她,有点莫名其妙。但瞬间就明白了为什么,然后她忽然哈哈大笑起来。笑的很大声,我知道,这是藏在心里很久的情绪,正随着笑声排解了出来。
  而受她传染我也笑,并很开心地笑。等我俩各自笑够了,一起叹了口气。
  “咱们说一下以后的事情。”她突然坐直了身子,“传统家庭方式其实是很沉重的,双方父母像绳子,捆绑得人喘不上气。而真正的日子是两个人的事情,完全和长辈们是沾不上边的。你知道在我家里,我是独女,一直以来我父母都把我当做独立个体来看待,所以他们是不会过多干预我婚后生活的,我希望你父母也是这样。”
  说到这里,她静静等我回答。
  “你知道我父母都在山区,并且我有弟弟守在他们身边。另外他们是不会习惯城市生活的,所以这点是没问题的。”我说。
  “那么,我们接着说下一个方面,两个人的日子,过着过着就像是主仆关系,但我不会服从你,你知道我的性格,而我也不喜欢你任何事上都依赖我的决定,那样我会觉得很累。”她走过来拿起烟点燃接着说,“而你我之间究竟有多大契合度,我很没把握,说实话,我之所以同意结婚,是因为一来觉得你人挺好的,二来更多是因为累了。”
  “他是不是结婚了?”我突然打断她的侃侃而谈,直觉告诉我这场谈判她想要用咄咄逼人的姿态,达到一个目的。至于目的是什么,很明显,是想依然保持爱他的情感而和我共同生活。这很可笑,我必须明确提醒这一点。
  但她就像根本没听到我说话,继续讲着她的理论:“如果是夫妻可在事业互补,或者理想上有共同点的话……也许婚姻是美满的。而如果整天彼此,不,是你怀疑这个怀疑那个。那么以后的日子会频繁吵架,我想你不希望那样的。”她眯起眼睛看着我,这咄咄逼人的话语让我很尴尬。
  见我不做声,她继续说:“还有一种就是搭伙过日子,这样家庭很多。这完全取决于你,我无所谓,怎么样?”
  “你觉得我和你结婚是为什么?”我很不适应她那种居高临下的腔调。
  “真实原因只有你知道。”她的眼神开始有些游离不定。
  “以什么目的结婚,就会相对应选择你刚才说的那几种类型的婚姻状态,其实我的答案很明确,但毕竟有很多事情不确定,我想,这个答案也许我会用一辈子来告诉你。”
  “你这句话让我想起了林徽因。”她笑了,目光多了一些妩媚。其实我俩都知道,我刚才的话已经说出了答案。
  “爱情,哦!好像婚姻的概念就是爱情的消失,今天这个夜晚我突然发现,爱情可以是和我无关的事了。婚姻很奇妙,我只是觉得床边多个人而已,原来是一条绳索捆绑了自己。”她继续喃喃自语,“其实我也不知道刚才说的什么,有个哲学家说过‘女人是最接近上帝的动物’,也许刚才我在替上帝胡言乱语吧!”
  她忽然激动起来,去客厅拿了一瓶红酒:“作为绅士,你应该给我倒酒。作为我的男人,你应该给我倒酒。但这个家里,你我此刻都是中性人。来!喝了这杯。”
  听着她在电脑上找到的萨克斯曲,看着她在暧昧的灯光下,端着酒杯尽情地扭动腰肢。也许是我那穷乡僻野的家乡,带给我的根深蒂固的观念,也许是我太把自己看成是个男人。我感觉眼前一切都是在演戏,是嗨了药后虚幻的罗曼蒂克。
   她迈着猫步走过来,跨在我的腰部,搂住我的脖子说:“我不但以前爱过,并且已经不是……你不能介意。这样的话,我就可以是你的女人了。”
  我感到脸发烫,说不上什么滋味。此时我并不想再将那个话题重复起来。我说:“对于你的过去,我只是一个看客。但对于将来,我也是主演之一,如何演好这场戏,取决于你自然也取决于我。我想你是不会想目前有孩子的,所以这场夫妻情感剧,是短时间剧终?”
  她突然哈哈大笑起来:“怎么个剧终?”
  “或者离婚,或者是等有了孩子。”我语气不冷不热,用行动告诉她我的心情不好。
  她搂住我的脖子,腰顺势在我胯部扭动了一下。妩媚的眼睛带着寒冷,直直地盯着我:“这么说,你有离婚的想法了?真讽刺,这是人家的新婚之夜呢。”
  我把她扶起来,自己站了起来。说实话刚才她的举动,让我一点感觉都没有。她后退一步,昂着头像一只将要撕碎我的母豹。
   “生活要是想通了也简单,想不通的话要多复杂有多复杂。”
  “你想凑合过,我想认真对待婚姻。这是区别,这取决于你!”我说。
  “不,取决于你!”她说。
  “你!”
  “你!”
  “你!”我再一次轻轻地重复。
  “你你你你,你……”她嘟着红艳艳的嘴唇,像个,像个什么?突然我感到晕得厉害,一天的劳累外加红酒的作用,现在酒劲上来了。我一下子把她抱起来扔在床上。她愤怒地吼了一句:“你干嘛!”就被我狠狠地压了下去……
  在一番激烈的动作后,我沉沉地睡了。迷迷糊糊里她说:“明天我要去公司,你也要去。我会对员工说这是我的司机加保镖,另外还是兼职的副总经理。”
  我很小声的“嗯”了一声,嘴角上扬。无论身体还是心情,终于得到了巨大的满足。
  
  朋友和我刚说完这个故事,他妻子就带着女儿回来了。见我在,她嗔怪的对老公说:“你这人,家里来了客人也不告诉我一声。我也好顺便买点熟食回来。”
  朋友说:“一会儿我这个兄弟就要走,他很少在外面吃饭。”
  “那怎么成,到家了不吃饭就走?”
  这是他嘴里那个新婚之夜怪异的妻子吗?我一阵恍惚。
  出门后,朋友又一次嘱咐我要把它写出来。但说实话,我到现在还认为我这个朋友是在编……太扯了。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