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二根筋

二根筋

二根筋
  在电话里,她和他约定,星期天,准许他首次去她家拜见准岳父母大人,并告知:她也为他准备了进门礼物,不用他操心,只要把仪表修饰一下。
  他好生兴奋又担心,这回能妥吗?
  他来自农村,寒窗苦读,22岁本科毕业分进一家大型国有企业。在车间已锻炼了三年,评过先进生产者和劳模,26岁提升为科长,大伙包括领导对这后生的评价是:人品好人也帅气,工作出色事业心强,就是搞对象一根筋,不是因对方提出的条件太实不存商量余地而吹,就是因对方与他约会常因只记了工作误点而散对姑娘无半点灵活性。升科长后,那不断飞来的彩燕因发现此处不是筑巢之所,又都一只只飞走了。他也不气,叹,人各有志,鸟各有巢。能织成情网的线非一般材质的。三度恋人飞走之后,提出不再为个人问题耗废精力了。他依旧将事业工作原则当作他人生进取的目标。开会蹲点、加班、写论文、值班查岗。新一代桃花源中人,不知有汉,无论魏晋也。
  28岁这年,他在车间蹲点抓安全生产促产品质量。又有一张情网在他身边悄悄织开了。开始他一点不知情。是树的枝叶把藤引过来的。一天,他因突发急病,累倒在车间不省人事,工人们急得手足无措,有人就要打电话通知调度室,是她大步上前,探查后说:“甭慌,先不要惊动四方,他是因劳累过度,天热中了暑,快拿我的工具包来,里面有霍香正气水,再弄杯冷水来,替他刮刮砂,这个我会……”果然,经她在休息室大胆处置后,半个时辰就解除了危机。这事使他经久不忘,且发现她是又一个来追他的未婚女子,上过大专,长相靓丽,纯工人家庭后代。
  这次急病之后,他发现自己掉进了她织的情网且网得很紧。工作完,二人总要在一起多呆一会儿。深夜的厂区,除了机器的轰鸣声,很空寂。他和她常骑着单车才离开厂区沿着林荫大道回家。一路上,他们谈人生、谈理想、谈工作、谈学习,也谈他前三次恋爱失败的事儿。她问他:“后悔么?”他扬头而答:“不是知己悔又何来……”她又问他:“我是知己,你肯定?!”他含糊说:“当然,有人说,我不懂女人,一根筋呢。”她笑答:“心肝正气,不乏柔肠就行。”他乜眼,她坏坏地笑,自己也笑笑。
  今天,好喜的他放下电话后想,明天星期天,正好休息,晚上去理个发,洗个澡,搞个大扫除,改变下“刺猬”形象(头发胡子有些长),去见准丈母娘。他正要做准备,桌上的电话又响了。怎么,她还有事要交待?他听完电话,眉头微微皱了一下,不过很快又舒展开了。原来,晚上处理个人事情的计划要推翻了。一个值班领导生了病,请他帮忙顶替。这类事对他很平常,他是单身嘛!当心灵的天平上失去一个砝码时,他会很快找到一个新的合适的砝码加上去平衡。
  深夜三点,火炉似的大地依然余热未散。他叫着小A去全厂查岗。三班操作室,是他的她当班的地方,在四楼,去不去?走到主控室门口他犹豫了!小A劝:倒班工人挺辛苦,个别睡岗脱岗难免,查几个主要岗位就行了。有些地方让他睁只眼闭只眼绕过去。他到底没听,说:“化工生产,怎一个严字了得!“他还是进去了。果然,三人主控室只二人当班,该当班的她不在,问了下情况不明。他在记事本上记下了时间岗位,凌晨四点一刻,××脱岗。准备星期一碰头会上和盘端出。扣罚她当月奖金并通报批评。他作好情网再被撕破的准备。
  星期天二人相约的事,他不去神想了,巡检毕不到七点食堂买了两个馒头一碗稀饭吃了,准备回宿舍睡觉。路上手机响了,是她打给他的,约他马上赶去他的工作室,语气怪怪的!
  “吹吧!这一关我始终过不了的!”见了面,他主动对她歉意地说。
  “小包公,懂味就好……除了扣罚奖金通报批评,还要不要当面教训几句,以显你的铁面无私!”她的樱红小嘴噘得高高,水汪汪的大眼却滴溜溜地在转。“准备打一辈子光棍吧!眼见为实,我算是认清了你哩!”
  他这时只说:“没关系,没关系,我不是为自己!”稍停他又说:“希你能够理解,没事我走了!”接着他夺门而出。
  “回来,亲我一下再走!傻冒!”她突然冲他的背影发出咯咯的笑声。他一惊,似乎明白了什么又什么也没明白,回转身说:“你神经病了,想要耍我么!”“不,昨晚我是故意的,跟带班领导先打过招呼的,你查岗时,我就躲在柜子后面呢,没想,你真是一根筋。我敬佩你,爱你,如果当干部的都像你,就不愁工厂办不好,效益上不去……。”她说着打开小柜,“给,酒和点心早替你准备好了,拎着吧!还有一套新西服,试试看。上午去理个发洗个澡,睡个觉,下午两点,我去你宿舍找你。我爸妈也会给你加分的!”
  工作室内就他二人。她待他穿试西装后,踮起脚跟亲了他一个:“我也是一根筋呢,比你小两岁,等到今天,不讲门当户对,不图地位金钱,只图有事业心的正气男人呢!你出现了……”
  他的内心翻腾了,眼眶湿了。他张开双臂,紧紧地把她抱在怀里!难得幽默道:“看来,我们的心有灵犀里都需要对方的那根筋啊……”
  “你还蛮坏!”她在他怀里咯咯地笑“是你偷走了我的那颗心,咱们二根筋才进到一家门里了哩……”
  “那是,那是……”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