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蝉脱壳循迹记(二)

马强,熟悉的人,都叫他阿强,今年已经二十有六,出身于一个农村家庭,不知什么原因,父母身体健康,却生了一个相对老实一点的小马。

读书方面也在一般以下,所以,在乡下的学校读完了初中,业余时间,就混迹于社会,经常有人告诉他的父母,说:“小马又在外面群殴。”

小马初中之后,父亲一看他年纪还小,就让他上县城,读了一个汽车学校。说是学校念书,只是混二年,结果毕业之后,也没有找到好的工作,就进入了一个公司的包装车间工作,结果,工作之路,一直跟车间年轻的婆娘寻开心,弄得车间主任对他的印象很差。

车间主任没有办法管理他,说他几遍注意影响,他当面答应:“噢噢”,过了几天,又老毛病复发。

于是,这事告到了人事部门。

人事部门了角实情之后,让他另寻高就,说得好听一点,是让他自己打辞工报告,但小马虽然老实,要让他自己写这样的报告,他是断断地不肯。

于是人事部门的领导,找小马谈了一次话,让他注意在工作过程中,要思想集中,注意自己的形象,小马点头同意。

好在老马虽然没有多少文化,却在乡下学会了一手泥工好手艺,在城市化的滨江市,建筑业的巨大发展,让老马拥有了用武之地。

因为老马家农村的承包田,已经租给了种田大户,所以,他就在县城,专门给别人家里贴地砖,有时也会接一些工厂的小工地,积累了一些客户,也积累了一些资金,所以,阿强高中一毕业,老马就在县城,购买了一套大户商品房子,一家共计五人,就从乡下移到了城市居住,做起了城里人。

马强1.7的个子,身体有点胖,体重在150斤,除了智力比同龄的人稍差一点,另外,说话有点不清不楚,好像嘴巴内含有什么东西似的。有时,他要钻牛角尖,一旦自己精神一紧张,就会冲着别人吼叫越来,闹得面红耳赤,脑子一短路,在他工作的单位,他谁也不买帐。

熟悉他的人,都让着他,尽量不跟他一般见识,但一旦进入谈恋爱,他的马脚,就会很快露出来,让女方一时接受不了,及时跟小马止损分手。

小马一家还在乡下居住的时候,母亲就托人给小马介绍过对象,只是谈了一个多月,钱也是用了不少,最后,就是一拍两人散,各奔东西,随着小马年龄的不断增加,这谈对象之事,一直缠绕在小马父母的心上,成为一块心病。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