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妈妈是姐姐


  人间有情天有情,清明节的天空也和失去至亲的人们同样悲伤,一起落下了思亲的泪珠。情深深,雨蒙蒙,水珠滴滴落在地面上,落在墓碑上,落在人心中。天阴阴,泪盈盈,呼天哭地祭亡灵。在王家庄北面大道旁的一个坟墓前,香火牵出剜心痛,祭品奉献至亲情,纸灰飞作蝴蝶白,泪血染成野花红。一个怀抱着婴儿的女人跪在墓前,手抚摸着墓碑,叫声娘,无应答,喊声爹,无回音,涕泪交流,哭得痛不欲生。一个从城里返乡扫墓的报社女记者路过这里,看见这个女人哭得可怜,就从轿车上下来,走到跟前,含着眼泪劝解说:“哭哭就算了,可别一直哭,若是哭回了奶,您的孩子可就遭罪了。”女人不听劝阻,还是哭得肝肠寸断。女记者厉声批评她:“你这个当妈的,可别吓着孩子,不能再哭了!”这个女人止住了哭声,抽泣着辩解:“我不是妈妈是姐姐,我是抱着弟弟来上坟。”女记者出于职业的习惯,看到姐弟之间的年龄差距如同母子,觉得里面大有文章,就下决心刨根问底,探出个究竟。女记者通过亲密交谈,使这个悬念最后揭晓了答案。
  原来这位姐姐名叫羊领群,现年二十五岁,从小就立下了为体弱多病的奶奶解除痛苦的决心,立志学医,长大后发奋读书,如今正在某中医药大学读研究生。这个弟弟乳名羊扎根,不到一周岁。今天是姐姐羊领群怀抱弟弟羊扎根来给爷爷羊永正、奶奶韩秀英和父亲刘砖头、母亲羊引弟的坟墓烧纸祭奠。一个失去了爷奶和父母的孤独女孩子,还上着学就需要抚养一个男婴,眼前困难重重,所以哭得特别悲痛。
  如此悲惨的起因,就是一封刊登在某市日报上的一篇报道。那是在2002年的春天,王家庄村外道路两旁的树木被砍伐一空,大树小树的尸体横七竖八地倒在路边,现场一片狼藉,惨不忍睹。某市日报的一位男记者觉得正是号召植树造林的时候,不分大树小树,全部砍掉,不是正常现象,就打电话向县林业局询问,回答说王家庄没有办理《林木砍伐许可证》。没有砍伐证,随便砍树违法,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345条盗伐林木罪,数量较大的,可以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单处或者并处罚金。男记者感到事态严重,就在当地进行了详细采访,拜访村里干部,个个都躲着不见面;询问过往群众,人人都摇头摆手,光笑不说话。
  王家庄是个三千多口人的大村子,绝大多数人都姓王,王氏家族人多势众,把持了村里的政权。一把手王黑虎四十八岁,腰粗肚大,满脸横肉,就是村里的“土皇上”,想到哪里就干到哪里。他对村里的群众铁腕高压;对顶头的上级却是百般巴结,经常进贡,关系拉得十分紧密。
  姓羊的在王家庄属于小门弱户,只有九户人家,在村里基本上没有话语权。羊领群的爷爷羊永正当时五十一岁,三世单传,妻子韩秀英,只有一个独生女儿羊引弟,招了个上门女婿刘砖头,生了个女孩羊领群。羊永正是个手艺超群的细木匠,在家里开了个家具作坊,收入富裕,新盖了一座砖瓦房,一家五口人的日子过得十分滋润。
  有道是乐极生悲,祸从天降,那一天羊永正从外村送家具回来,碰巧遇到了那个男记者。男记者拦住羊永正询问,为什么村里不办理砍伐证就乱砍树木?羊永正憨厚老实,实话实说:“砍树是为了弥补村里的招待费。俺村自己的树,村里一把手就是皇上,皇上叫砍就能砍,没听说还需要办理什么证。”
  男记者据此写了一篇报道,题目是《土皇上无法无天,路边树乱砍乱伐》,刊登在了某市日报上,引起了市委领导的高度重视,市领导打电话给县领导,县领导打电话给乡领导,要求立即调查,严格处理。
  王家庄的“土皇上”王黑虎使尽了浑身的解数,把卖树的钱花完了还不够,又挪用了很多钱,才算摆平了此事。他满肚子的气无处发泄,就暗中追查村里谁是给记者说了话的“内奸”,最后查到只有羊永正给记者说了一番话,就对羊永正恨得咬牙切齿,立即就派人扒破了羊永正的新房和院墙。
  羊永正告状到了乡政府,郎乡长说村里反映,羊永正的新房和院墙超过了批划标准,多占了集体的土地,村里秉公执法,属于正当行为;若再告状胡闹,就要追究刑事责任。气得羊永正嚎啕大哭,跪到了萧书记的面前。萧书记双手扶起了羊永正,拿毛巾给羊永正擦干眼泪,端来茶杯让羊永正坐到椅子上喝水,然后当着羊永正的面打电话严厉批评了王黑虎,命令王黑虎立即将羊永正家的新房和院墙恢复原状。羊永正感激涕零,纵情高呼:“萧书记真是萧青天”!
  羊永正走后,郎乡长铁青着脸对萧书记狠狠地说:“羊永正对咱乡造成了巨大的负面影响,差一点摘掉了咱俩的乌纱帽,对于这样的刁民不从严惩治,以后的局面就不堪收拾!”
  萧书记哈哈一笑说:“扒新房、推院墙对群众的影响不好,容易引起民愤,结果会适得其反。想找某个人的错处,只要用劲找,一找一大把。不如让有关执法部门严格按照法律法规来单单处理某个人,不但群众无话可说,而且本人也无法告状。”
  郎乡长笑了,伸出大拇指调侃说:“高,高,实在是高!我这个‘狠心狼(郎)’比不上您这个‘笑(萧)面虎’,佩服,佩服!”
  羊永正看着自家被村里修复好的新房和院墙,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正在对萧书记感恩戴德之际,电管所来查他家的电表了。电管所的人员说他家的“家具工厂”应该按照“工业用电”每度0.86元交电费,但一直按照“农业照明”每度0.56元交电费,现在理应补交五年来的差价与罚款。羊永正无话可说,为了继续用电,只好补交差价与罚款。第二天来的是税务所,要他补交税费与罚款。第三天来的是工商所,要他补交管理费与罚款。第四天来的是土地管理所,要他缴纳宅基地超标费与罚款。第五天来的是民政所,要他缴纳女儿因距结婚法定年龄还差两个月就办了结婚证的罚款……羊永正是个十分讲理的硬汉子,认为能花钱摆平的事就不算个事,不光掏空了自己的家底,而且还借了不少钱,一分不少地交足了各种差价与罚款。
  村里的“土皇上”王黑虎看杨永正硬气得很,就向乡里的萧书记作了汇报,乡里随即派下了“计生办”的大队人马。
  “计生办”的大队人马来到了羊永正的家里“现场办公”,说羊永正的女儿不到结婚年龄就结婚生女,应该重罚,并且当场办理了“独生子女证”,不准生育第二胎,如果怀孕,就必须流产结扎。否则,就会被罚得倾家荡产、人财两空。
  羊永正三世单传,给独生女招了个上门女婿,昼思夜想生个男孩继承香火;不幸生了个女孩,还想生育第二胎扭转乾坤,这一下断了他女儿生育的门路,他羊永正成了“绝户头”。他越想越气,躺在床上,半夜里胸闷得说不出话来。等到天明,他的妻子韩秀英叫他起床的时候,怎么也喊不应声,一拉他的手,方才发现他已经去世了。韩秀英本来体弱多病,丈夫去世塌了天,她日夜痛哭,悲伤过度,没等到埋葬羊永正,也脚跟脚随着丈夫去阴曹地府报了到。
  羊引弟在安葬罢父母之后,为了实现父亲羊永正要她生男孩不当绝户头的遗愿,就和女婿刘砖头领着六岁的女儿羊领群,带着木匠工具,在半夜里开着三轮车逃离了王家庄,当起了“超生游击队”,过起了颠沛流离的生活,最后隐藏到邻省的深山区里养家糊口。羊引弟的神经高度紧张,心理创伤难以弥合,患上了严重的焦虑性不孕症。在外流浪的那些年,无论丈夫刘砖头在夜里如何辛勤努力,羊引弟也没有怀上孕,更别提给女儿羊领群增添个小弟弟了。
  既然羊引弟在外地不能怀孕,实行不了生男孩的梦想。于是,一家三口人就又返回了难以割舍的故乡王家庄。十多年来,羊引弟在睡梦里都是自己在家里生了一个男孩子。
  近几年,计划生育初步取消,国家开放了“二胎”政策,而随着2020年的到来,国家生育政策有了进一步放宽的迹象,已经四十五岁的羊引弟没有了任何的思想顾虑,情绪特别兴奋,极其强烈的激情自愈了羊引弟的焦虑性不孕症,有心栽花花不发,无意插柳柳成荫,羊引弟竟然意外地怀孕了!
  羊引弟到医院做孕检,医生说她是高龄孕妇,会有很多严重的并发症,会对身体造成严重伤害,甚至会危及生命,劝她不必冒这个险。羊引弟为了实现父亲羊永正的遗愿,扬言就是拼了老命也要把这个胎儿生下来!
  羊引弟在整个怀孕期间都特别小心,老伴刘砖头把她当成了“国宝”谨慎伺候。所幸如愿以偿,九斤重的胖儿子羊扎根顺利降生。
  尽管孩子是健康生下来了,但高龄产妇羊引弟却是疾病缠身,出现了高血压、糖尿病等一系列产后并发症。五个月后,她血压过高又导致恶心呕吐,反复鼻出血,持续性剧烈头痛,被老伴刘砖头送进市里医院紧急抢救,被医院诊断为急性脑梗死。医生对刘砖头说,可以在静脉溶栓的基础上桥接介入治疗。如果行脑血管造影检查,费用大约在六七千块钱。如果造影发现是大血管性栓塞,需要行支架血栓治疗,费用大约在六七万块钱,除了医保报销一部分,自己负担大约在三四万块钱左右,要他赶快回家去筹措资金。
  刘砖头急忙赶回村里,骑着电动车到处借钱,心乱如麻,头脑恍惚,反应迟钝,在三岔路口不幸出了车祸,当场惨死。
  羊引弟得知老伴惨死后,痛不欲生,拒绝治疗,不配合输液,将输液管和吸氧管全部拔掉,不吃不喝,奄奄一息。她强撑着精神等到女儿羊领群从学校赶到面前后,就叮嘱女儿一定要把弟弟羊扎根抚养长大……话没说完,就带着对一双儿女的眷恋撒手人寰了。
  羊领群的已经在某省城大医院上班的男朋友得知她以后必须抚养弟弟,为了避免沉重的负担,就借口自己的父母不同意,写信给羊领群断绝了关系。
  二十五岁的姐姐羊领群怀抱着不满周岁的弟弟羊扎根,对报社女记者讲述了以上的家庭状况,女记者的眼泪也不住地往下流淌。
  女记者亲了亲男婴羊扎根的脸庞,为婴儿的姐姐羊领群擦干了脸上的泪水,鼓励她坚强起来,然后一步三回头,离开了这个令人伤心的地方。
  羊领群面对着爷爷奶奶和父亲母亲的墓碑说:“中央巡视组掀起了反贪腐风暴,已经把笑(萧)面虎和狠心狼(郎)之类的害民贼严厉制裁。现在的党和政府一切从人民的利益出发,不忘初心人为本,勤政爱民暖人心,出台的各项政策合民意,得民心,日子越来越好。敬请您们放心,我一定把弟弟抚养成人,让爷爷、母亲传承的血脉在王家庄顶门立户,光宗耀祖!”
  天清清,地明明,天地清明世道清;山清清,水明明,山水清明诉衷情;风清清,雨明明,风雨清明洗魂灵;头清清,心明明,昂首阔步向前行。雨幕渐渐消失,火红的太阳露出了慈祥的笑脸,和煦的阳光沐浴在羊领群的身上,羊领群的心里温暖如春。她坚信人生耻笑眼泪,只尊重奋力拼搏的志士。她抱着弟弟,沿着金光大道,坚定地向前走去……
  
  2021年4月26日星期一原创首发江山文学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