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原》原著毒哑冷秋月的冷先生:他,是腐朽文化下的好父亲

  每一个时代,都需要冷先生这样的好人。

  如果说朱先生是儒家文化的引领者,那冷先生就是陈忠实笔下儒家文化的践行者,白鹿原村所有凡尘俗子的救星,腐朽文化下的仁义之士。

  饥荒年代人吃人的残酷,女人沦为生育工具和男人玩具的现实,《白鹿原》大胆地描写了底层穷困人民的生活现状,人性的冷漠和社会的黑暗展现得淋漓尽致。

  冷先生的仁义无疑为这部作品增添了真善美的色彩,他身上有着淡泊名利的圣人气节,也有着传统思想禁锢的人间烟火气,这是时代赋予他的特色。

  《白鹿原》原著毒哑冷秋月的冷先生:他,是腐朽文化下的好父亲

  他,从不拜高踩低。

  他是白鹿原村有名望的医者,这除了和他高超的医术有关之外,还和他的人品有关。

  冷先生看病,不管门楼高矮更不因人废诊,财东人用轿子抬他或用垫了毛毯的牛车拉他他去,穷人拉一头毛驴接他他也去,连毛驴也没有的人他就步行去。

  只要是病人,在他眼中都是平等的,没有高低贵贱之分,这是一个医生最基本的道德操守,在那个还没有医德这个词的年代,冷先生做到了真正的医者仁心,

  他,不卑不亢。

  财东人给他封金赏银他照收不误,穷汉子给几个铜元麻钱他也坦然装入衣兜,穷得一时拿不出钱的人,他甚至连问也不问,等人手头灵活的时候给他送去。

  他有圣人的风骨,也有烟火气的世俗,反倒更显得真实。他是穷人和富人共同的救星,高尚的医德赢得了极高的威望。

  《白鹿原》原著毒哑冷秋月的冷先生:他,是腐朽文化下的好父亲

  他,是一个好父亲

  他的一生坦坦荡荡,却唯独欠了自己的女儿冷秋月,可他却是一个好父亲。

  他将自己的两个女儿一个嫁到了鹿家,一个嫁到了白家,他十分满意自己两个女儿的婚事。不是为了两家的财产,而是喜欢他们的儿子,也崇敬他们的家道德行,都是正正经经的庄稼人。

  当然,冷先生也存着自己的私心,作为一个外姓,想要在白鹿原生存,不管是白家还是鹿家,他都不能得罪,女儿婚事可以让他在白鹿原长久的行医。

  在那个时代,嫁女儿能够考虑到人品已经是非常不易的一件事情。田小娥的父亲是一个书生,是当地有名的秀才,还将女儿卖到了郭举人家中做小妾。对比之下,冷先生算得上是一个忠厚的父亲。

  《白鹿原》原著毒哑冷秋月的冷先生:他,是腐朽文化下的好父亲

  鹿兆鹏对这桩婚事的反抗是出乎人意料的,鹿子霖三媒六证为他定下了冷先生的大女儿,可是他突然不乐意了,不愿意接受传统封建式婚姻。

  鹿兆鹏是在鹿子霖的三个巴掌下和冷秋月完婚的,但是冷家对这一切毫不知情。

  当冷家的隐痛暴露在人前的时候,冷先生没有不顾女儿的处境,他甚至及时止损的重要性。所以他对鹿子霖说:“兄弟,你甭费心了,你给兆鹏说一句,让他写一张休书。”

  “旁人觉得被休了就羞得活不成人了,我觉得没啥,咱们过去咋样,往后还咋样。”

  这句话是冷先生全书中的高光时刻,他的身上有着一个普通父亲的光辉,甚至要比大多数父亲要更疼爱女儿。

  只是冷秋月终究是不幸的,冷先生的提议还是被鹿子霖拒绝了,因为鹿子霖担心舆论的风声对他家不利,生生的将冷秋月困在了鹿家的深宅大院。

  所以,我始终觉得鹿家才是冷秋月悲剧的元凶,和鹿兆鹏的婚姻为她带上了精神的枷锁,鹿家的深宅大院锁住了她的身体。

  《白鹿原》原著毒哑冷秋月的冷先生:他,是腐朽文化下的好父亲

  父母之爱子,则为之计深远。

  遇上这样一个女婿,按照常理来说冷先生应该是痛恨鹿兆鹏的。可是在鹿兆鹏遇到危难的时候,是他倾家荡产的也要救他。

  就连鹿子霖都不愿意救自己的儿子,因为兆鹏的身份给他带去了很多麻烦,他当着田总乡约的面,表明兆鹏被捕甚至被杀他都闭眼不理的言论。

  鹿子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将金钱和面子看成是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东西,兆鹏陷入危机,他拉不下面子去救,也舍不得将自己的积蓄全部投资在一个看不到希望的儿子身上,至少他是犹豫的。

  可是冷先生不一样,但是他的果敢和决绝就足以担得上仁义二字,他对鹿子霖说:“我准备倾家荡产,只要能救回我的女婿。”

  对田总乡约,他说了同样的话:“你想法子放人,我救兆鹏只认他是我女婿,我的女子从一而终,这是门风,我没有办法,就逼你想办法

  冷先生的大义实则是为女儿在鹿家争取到尊严和礼待,一个没有子嗣的女人,在婆家是会被人看不起的。但只要有冷先生在,冷秋月就不会被鹿家抛弃。

  救出鹿兆鹏之后,冷先生只有一个要求,给冷秋月一个娃娃,只要有了孩子,女儿在鹿家就可以待得下去。

  在有儿子的情况下,冷先生可以为出嫁女倾家荡产,只为鹿兆鹏给女儿一个娃娃。这次行动是冷先生为救女儿的孤注一掷,最终以失败告终,鹿兆鹏终究还是没有被打动。

  《白鹿原》原著毒哑冷秋月的冷先生:他,是腐朽文化下的好父亲

  他,毒哑了自己的女儿冷秋月。

  

儿媳不再喊叫,不再疯张,不再纺线织布,连扫院做饭也不干,三天两头不进一口饭食,只是爬到水缸前用瓢舀凉水喝,随后日渐消瘦,形同一桩骷髅,冬至交九那天夜里死在炕上。

  冷秋月就像一只含苞待放的玫瑰,还没来得及绽放就已经夭折,她的悲剧是无声的。作为父亲的冷先生,那么冷漠地给自己的女儿下药,像是一个没有感情的机器。

  陈忠实给他冠以“冷”姓,并在一开始就表明这是一个极其冷的人,可作为一个父亲,毒哑女儿是他能做的最后的事情,也许在倾家荡产救了鹿兆鹏以后,他就明白了女儿的处境。

  在无休止的寂寞和等待中,冷秋月终究还是疯了,她在白鹿原村到处喊着:“俺爸和俺好,俺爸和俺好”。

  作为父亲,冷先生是无奈的,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鹿家不答应休了她,鹿兆鹏也不愿意给女儿个娃娃,现在女儿又到处散播谣言。

  冷先生只有先下手为强,鹿子霖这样爱好面子的人,如果自己任其发展,将来冷秋月的结局不只是成为哑巴这样简单,更重要的是冷先生护不住女儿。

  《白鹿原》原著毒哑冷秋月的冷先生:他,是腐朽文化下的好父亲

  有一种保护,看似冷酷,实则却是变相的保护。

  时代的洪流之下,冷先生对女儿的保护无法大张旗鼓,这也是女性人物的悲哀。

  冷秋月最终死在了封建礼教的大山之下,这对她来说也是一种解脱。

  回首之时,作为父亲的冷先生也会后悔为冷秋月定下这一桩婚事,可是回归到起点,他也不没有为一己私利将女儿推入虎穴。

  错的是腐朽文化的侵蚀,错的是他无法接受新式思想的洗礼,无法破釜沉舟。可从始至终,他都扮演着一个好父亲的形象。

  冷秋月的悲剧从嫁进鹿家之时,就注定无法避免。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