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血剑》:一腔痴情,满腹仇怨,何红药的爱与恨

  作者:咖啡里的云

  声明:原创文章,禁止转载,抄袭必究!

  《碧血剑》:一腔痴情,满腹仇怨,何红药的爱与恨

  金庸先生的书里,像何红药这样为了一个不值得的男人而痛苦一生的女子不少。

  比如《神雕》里的李莫愁,《笑傲》里的岳灵珊,她们都在一个对自己无比薄情的人身上付出了太多,最终葬送了自己。

  何红药的故事,妖艳动魄,令人不忍卒读,而对于这个角色,更多的,还是同情。

  从开始时的一个心机叵测,一个心甘情愿,到结束时的一个至死不屈,一个至死不悟。

  明明几段话就诉尽的故事,却让人深陷其中不可自拔。

  细细想时,又止不住地叹息。

  何红药对爱的执着追求并没有错,但这种爱已然成了一种罪过、一副枷锁,让自己和所爱的人都无限痛苦。

  何红药,很好地诠释了“飞蛾扑火”的悲哀与凄厉。

  《碧血剑》:一腔痴情,满腹仇怨,何红药的爱与恨

  夏雪宜注定是要辜负何红药的。

  怪只怪,造化弄人,让何红药遇上了那个不属于她的他。

  少不经事的她,曾怀着一颗纯洁善良的心灵,为了那个一见倾心的情郎付出了一切,只求得到他一句“此生不负”的诺言。

  何红药对夏雪宜爱地死心塌地,不惜舍弃了到手的五毒教教主的地位。

  只可惜那个她眼中英俊潇洒的少年,早已被复仇的烈焰吞噬了心灵,他待何红药的情感,不过是一件实现复仇大计的工具,从没有付出过半点真情。

  夏雪宜利用何红药并一再辜负她,致使何红药由爱生恨,发誓要让夏雪宜痛苦一辈子。

  《碧血剑》:一腔痴情,满腹仇怨,何红药的爱与恨

  何红药的一生,被永无止境的仇恨和报复所控制着,其实不过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她在让夏雪宜付出惨痛代价的同时,也剥夺了让自己重生的机会,于是何红药没有一天是快乐的、幸福的。

  如果何红药能够早点看清,亦不必在这个苦海里执迷不悟,最终不仅迷失了本来善良单纯的自己,断送了大好青春花样年华,还葬送了自己的一生。

  爱情啊,真是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它才是世间最毒的毒药,一旦沾上,无可救药。

  真正的爱情,必然要因为欣赏,因为惊艳,因为爱慕,因为心中无时无刻不出现的悸动和欢喜,而不该是因为感动,因为愧疚,因为责任,因为世人的眼光。

  所以,夏雪宜对温仪的情深不移,便注定了他对何红药的负情薄幸。

  《碧血剑》:一腔痴情,满腹仇怨,何红药的爱与恨

  万妙山庄,初次相逢,一见倾心。

  夏雪宜那一浅浅一笑,彻彻底底地击垮了摆夷女子何红药的少女心。

  一眼望去,便已是无处可逃的孽。

  何红药生活在彩云之南,百花深处,也曾娇俏可人,也曾众星捧月。

  只因一念情动,何红药便不顾及门派的清规戒律,冒天下之大不韪,盗去了本教三大至宝,更对夏雪宜以身相许。

  何红药显然是付了真心的,可夏雪宜呢?

  他只是为了复仇的阴暗的金蛇郎君,他只为得到那兵器去了结他的一己之仇怨。

  说到底,夏雪宜只是逢场作戏罢了。

  至于爱情,夏雪宜对何红药更是分毫没有的。

  偷了宝物以后,夏雪宜只是轻轻抱了何红药,便去报仇,没有丝毫留恋。

  《碧血剑》:一腔痴情,满腹仇怨,何红药的爱与恨

  而自从夏雪宜走后,何红药只能日日思念,夜夜盼望。

  何红药为夏雪宜触犯了教规,被罚深入蛇窟,受万蛇咬啮之灾,导致容貌尽毁,满脸伤疤,相貌凶恶。

  不仅如此,她还得乞讨三十年,不许偷盗一分一文,不许接受江湖同道中人的周济。

  绮年花龄,枉自成灰,满面风霜,满心凄怨。

  在世人眼中,此时的何红药不再是娇甜的少女,而是慌乱的疯妇。

  死去的,不只是昔年那个率性美丽的姑娘,还有那天真的心,那场一败涂地的爱。

  即便如此,何红药依然执迷不悟,念念不忘那初见的一时悸动,那洞中的片刻温柔。

  她说:

  

我给成千上万条蛇咬成这个样子,被罚讨饭三十年,那都是我心甘情愿的。那日我带他去毒龙洞,这结果我早想到了也不能说是他害我的。他对我负心薄幸,但我对他却是一往情深。

  《碧血剑》:一腔痴情,满腹仇怨,何红药的爱与恨

  何红药穷其一生,一心想去寻找她的夏郎,想把情郎从敌人手里解救出来,找个僻静角落静静度过一生。

  多么漫长的一段时光,漫长到使一个妙龄少女变成了惹人嫌遭人弃的老太婆。

  读到此时,当初的我特别无语,何红药为何会以为,如今这样丑怪恐怖的自己,还能和夏雪宜在一起呢?

  为什么何红药会以为自己既为夏雪宜受过这样的苦难,他就一定会用同样的深情来偿还?

  后来终于明白,何红药不去寻找夏雪宜,还能怎样?

  她的人生,在遇到夏雪宜的那一瞬间,便已经换行重写,所有前世的记忆,只剩那个眉目清秀的翩翩少年。

  《碧血剑》:一腔痴情,满腹仇怨,何红药的爱与恨

  于是,何红药人生最大的不幸,是终于找到了他。

  此时的夏雪宜,被温家五老挑断筋脉,武功全废,已经是一个废人了。

  何红药救走他,并带着他去华山求救,她想即便是搭上自己的性命,也定要救他。

  但她不小心闻到他身上专属于女子的香味,看到他随身携带的温仪的发簪之后,终于崩溃了。

  她要夏雪宜说出那女子的名字,并用刺荊一鞭一鞭地狠狠抽打他。

  可无论何红药如何折磨,他都不说,他说他从来都没有真心喜欢过她,他只不过是逢场作戏而已。

  这就是夏雪宜,这就是金蛇郎君的本性,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一分一毫都勉强不得。

  哪怕亏欠了何红药这样多,夏雪宜也一句道歉半句温存的话都不曾有过。

  《碧血剑》:一腔痴情,满腹仇怨,何红药的爱与恨

  夏雪宜对温仪的挚情厚意让人感怀,同时他对何红药的刻骨冰凉又令人感叹。

  刻骨的恨让何红药将夏雪宜的膝盖骨削断,从此一代大侠金蛇郎君彻底成了一个连生活都不能自理的废人。

  她对他一往情深,为他容貌尽毁,受尽折磨,也心甘情愿。

  她只希望他多看她一眼,如果他曾经对她动过心,哪怕只是一秒钟,他也觉得值得。

  可是,当她被万蛇噬咬的时候,他却沉浸在她人的温柔乡中。

  她为他万劫不复,为情所困一生,到头来还不如李莫愁,好歹两情相悦过。

  何红药焉能不恨?

  我用生命爱你,你为何视我如芥子?

  她只能把她浓浓的爱意转化成为疯狂的怨恨,如果不恨他,她不知道她还能怎么办,唯有恨他,她才能将自己和他联系起来。

  《碧血剑》:一腔痴情,满腹仇怨,何红药的爱与恨

  何红药对夏雪宜爱了一辈子,也恨了一辈子。

  所以,当何红药得知了夏雪宜的死,她不惜刨开坟墓,找到尸骨,疯狂亲吻。

  可惊、可叹、可怖。

  人生的最后关头,夏雪宜还在为温宜着想,本来依着他的坚韧个性,只要还有一口气在,绝不会轻易选择自sha的。

  如果没有何红药,就算他武功尽失,双足被打折,他夏雪宜爬也会爬着去找温仪的。

  可他再也无法保护心上人了,因怕何红药跟踪他,找到温仪后对她痛下毒手,夏雪宜宁愿选择自sha。

  何红药,金庸小说中单恋角色的典型,跟游坦之有得一比。

  那种典型的“我爱你爱得死去活来,可你就是不爱我”,为了爱将自己燃烧尽了,也换不来所爱之人的一点怜惜。

  何红药的一生,也只有这样三场戏——毒龙洞私定终身,山洞伤心肠断,以及最后歇斯底里的死亡。

  何红药为夏雪宜半生流离,生不如死,但他终究是她一生唯一的爱恋。

  《碧血剑》:一腔痴情,满腹仇怨,何红药的爱与恨

  夏雪宜对何红药没有真正付出过什么,他只是长了一张令人着迷的脸,然后说了几句好听的话,何红药便沦陷了。

  何红药的付出太过轻率,在夏雪宜看来,她不过是贪他皮相的随便女人而已,这也就奠定了夏雪宜潜意识里的不屑。

  别说爱和珍惜了,夏雪宜甚至从来没有尊重过何红药。

  夏雪宜行为前卫,贞操观却老派得很。

  所以,温仪最触动夏雪宜内心的时刻,其实正是她宁愿玉碎的那一撞,从而收获了夏雪宜一生的爱情。

  《碧血剑》:一腔痴情,满腹仇怨,何红药的爱与恨

  同时,夏雪宜不爱何红药,也因为何红药与自己太过相似。

  他们天性都不坏,却同样被仇恨扭曲得不成样子。

  如果不是因为那场惨绝人寰的灭门惨剧,夏雪宜绝对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可他偏偏就变成一个sha人不眨眼的恶魔。

  夏雪宜不爱自己,那个被侮辱被损害被放逐的少年,他也憎恨后来狠辣决绝的自己,这种内视的眼光投射到何红药身上,就只剩一个词叫蔑视。

  面对何红药,夏雪宜就像面对自己体内的那个毒瘤,只有温仪这样纯洁善良的女子才是他唯一的止痛良药。

  《碧血剑》:一腔痴情,满腹仇怨,何红药的爱与恨

  夏雪宜对何红药其实谈不上感情“背叛”,如果一定要说“背叛”,夏雪宜也只是背叛“信诺”(他曾对何红药说要归还五毒教三宝),而非背叛爱情。

  自始至终,夏雪宜并没有要求何红药什么。

  两大瓶蛇毒,五毒教三宝,甚至她清白的身子,都是何红药主动给的,没有半丝勉强。

  在夏雪宜眼中,何红药只不过是他一次不需要负责也不需要花心思的艳情,事过之后就两相忘怀。

  夏雪宜错的,不过是没有拒绝罢了。

  所以夏雪宜从来不觉得“辜负”了何红药,但他错看了一个女人的痴情与疯狂,从而使自己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碧血剑》:一腔痴情,满腹仇怨,何红药的爱与恨

  其实在爱情的世界里,何红药和温仪都是孤独的。

  一个孤独在表,一个寂寞在里。

  她们都痴痴地守护了自己的爱情数十年,她们都不知道自己所爱的人已经在华山顶上悄然湮没。

  那些漫长的日子里,温仪苦苦忍受,独自等待,高墙深处,她将自己开成了一朵自由行走的花。

  温仪所有的爱与坚持,是真正的无怨无悔,更不会随意迁怒旁人。

  一个人孤独、落魄,甚至四面楚歌的时候,也许才是最能考验出其人生境界的时候。

  这也是温仪最可贵的品质。

  《碧血剑》:一腔痴情,满腹仇怨,何红药的爱与恨

  面对孤独,面对失去,面对痛苦,面对身边所有人的不理解,不是所有人都能如此淡然,如此坚强。

  有的人静默坚守,有的人哭天抢地,还有的人向无辜的旁人泄愤。

  同样只拥有过短暂的温存,同样是在最美的时候以身相许,同样遭遇世人的冷眼嘲讽。

  温仪对夏雪宜只有爱,当年她怀有身孕,寄人篱下,在娘家忍辱偷生,抚养青青长大。

  多年后她还可以神情温柔地叹一句:

  

我,早就不姓温了。

  得知夏雪宜不在人世后,温仪晕倒在地,最终死于叔父的刀下。

  温仪死时是笑着对女儿说:

  

他没怪我,他心里仍然记着我,想着我,而今我是要去见他了......

  《碧血剑》:一腔痴情,满腹仇怨,何红药的爱与恨

  何红药对夏雪宜除了爱还有深深的怨与恨。

  她忍受得了万蛇咬噬之痛,忍受得了花容月貌毁之一旦,忍受得了三十年的乞讨生活,却忍受不了夏雪宜的无视和不爱。

  多年后何红药见到温青青,还是满心的怨毒,提及夏雪宜时,咬牙切齿从外到内都是满满的恨意。

  得知夏雪宜的下落,何红药再次入得山洞,抱着他的骨骸,一会儿哭一会儿笑,最后一把火烧了个干干净净,连同她自己,着了他的机关算尽。

  何红药死前对着夏雪宜的尸骨乱叫:

  

好,好,我本来就要跟你死在一起,那最好,好极了!

  自始至终,何红药都迟了一步。

  哦,不 ,不是的,何红药其实从来都没有走进过夏雪宜的世界。

  枯唇沁血,大恸难禁。

  对于何红药来说,既然“生不能同衾”,那么“死能同穴也好”,可悲可叹。

  《碧血剑》:一腔痴情,满腹仇怨,何红药的爱与恨

  温仪和何红药虽同样为夏雪宜而死,但在夏雪宜心中,她们的地位却是大相径庭的。

  夏雪宜死了嘴里还喊着温仪的金钗;对何红药则是布下陷阱用毒粉让她殒命。

  夏雪宜的故事其实主要就是通过温仪和何红药的回忆构成的。

  无论三人生时有多少爱恨情仇,恩恩怨怨,最后随着一声巨响一同被葬于华山洞底,灰飞烟灭仍然纠缠不休。

  其实我们无法评判谁的好与坏,爱情的世界原本没有对错,有的只是谁爱谁多一些,甚至纯粹的爱与不爱。

  何红药的一生,太像一个被人世惩罚的寓言,香、艳、毒、辣、苦,五毒俱全。

  如果没有夏雪宜,她该活得像蓝凤凰,在遥远边疆,做一个风情万种的女子。

  当然,并没有如果。

  《碧血剑》:一腔痴情,满腹仇怨,何红药的爱与恨

  我想,最后的最后,何红药应该与温仪一样,不曾后悔遇见过夏雪宜,情到深处无怨尤。

  否则那口口声声说恨他入骨的何红药,在见到夏雪宜遗骨时却忍不住温柔地一遍遍低唤“夏郎”,见到他口中紧紧咬着温仪的发簪时,仍旧如少女般牵动了嫉恨愁苦的万般思念。

  当毒素散发出来的时候,出身于五毒教的何红药瞬时领悟,却一面骂着他“好狠的心”,一面竟心甘情愿地抱着他的遗骨,贪婪地呼吸着毒药的气息,一点点让自己的生命随爱情一同流逝。

  也好,何红药就这样香消玉殒,这一生的恨怨嗔苦也就一同逝去了,就可以结束她那从春流到夏,从秋流到冬,如此周而复始无尽头的泪与血。

  何红药啊,她饮的是相思,是哀愁,是颠覆,是离恨,但到底还是甘之如饴。

  这样凄惨的何红药,最后竟也是求仁得仁的欢喜。

  《碧血剑》:一腔痴情,满腹仇怨,何红药的爱与恨

  何红药对爱情的理解太过偏激,就像《神雕》里的李莫愁。

  从本质上来说,这二人都是占有欲极强且极为高傲的理想主义者。

  一旦事与愿违,她们就变得疯狂,特别容易走极端,走极端到残忍狠毒、不择手段的地步。

  她们都不会从自身找问题,都不会及时调整自己的性格,都学不会放手,都执迷不悟。

  金庸笔下其实有很多原本单纯善良的女孩,遭遇情感的背叛而伤痕累累。

  但大多数其实并没有因此而变成性格偏激的女魔头。

  比如段正淳的一位夫人和五位情人,除了康敏,其他人都没有像何红药和李莫愁这样走极端。

  她们有的默默承受、就得选择放手、有的选择原谅。

  《碧血剑》:一腔痴情,满腹仇怨,何红药的爱与恨

  我这么说,绝不是为夏雪宜开脱,他对何红药的渣无可辩驳。

  只是,人生啊,你永远不知道自己会遇到什么人,什么事。

  如果幸运,一生平安顺遂,遇到良人,相互爱慕,彼此懂得,携手走过这一世的风风雨雨,固然是好。

  可大部人,是的,大部人的人生,都不会是一帆风顺的,一定会遇到这样那样的挫折、痛苦、背叛,甚至是绝境。

  何红药最终固然也算是求仁得仁。

  可我们呢,活在当下的我们,就算你遭遇了“人间不值得”,请一定相信,你永远值得。

  毕竟,恨和报复是把双刃剑,如果可以的话,还是豁达一些,让自己过得轻松点吧。

  《碧血剑》:一腔痴情,满腹仇怨,何红药的爱与恨

  ~END~

  (图/网络)

  作者:咖啡里的云

  一直一直

  在文字的陪伴中倾诉一颗不曾叛离的心

  坚信成长才是女人最终的归宿

  愿你能在我的文字里感受到温暖和深情

  碧血剑:温仪,让夏雪宜的乖张狠戾、孤傲绝情,全都化成了绕指柔

  《碧血剑》夏雪宜:爱者至爱,恶者至恶,笑骂任由人,红尘我自行

  七星海棠再毒,亦“毒”不过程灵素的噬骨痴情

  天不老,情难绝,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我姓郭,单名一个襄

  人至中年,历经无数,再读《倚天》,终于看懂了张无忌的过人之处

  书剑∣霍青桐:皑如山上雪,皎若云间月,闻君有两意,故来相决绝

  笑傲江湖任盈盈∣心头的朱砂痣终会褪色,我信你终将与我笑傲江湖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