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桌山恋

桌山恋

退休闲着,情寄山水,走遍名山大川,每到一处,传达着我的游记散文,望着大自然美景,远离凡尘,回归自然的本性,万籁复归的心态,澄净品类之感,隐于恬淡,归兮无尘,足也。
  ----题记
   今日外地美女作家周静从省城赶来约我前往桌山,她说那儿有一处山谷美极了,我便一口答应陪她前往,可天已黑尽,她开着豪华越野小车随山路而行,一路溪水格外清韵,潺潺的声音衬托着山间的幽静,月色久久不愿离去,恰到好处的倾临着溪水缓缓而行的盘山公路无辆穿行,一会儿就到了那儿,在农家小屋前,一株幽兰依水而居,在月光下畅意清修,我笑着对她说,是啊,这离城三十公里的森林公园脱离尘世的烟火,我俩在这儿冲泡这两杯清茶,在这夜风中看天,看空旷的夜,这是难得的享受。
  看着飞鸟站在树上,高出尘世间,好悠闲,回想那年,我同小叶来这儿,在这深山空谷中,我对小叶说,这就是我的尘世,在属于我的凡尘里凝望夏浅、盼望秋来。我是一株只有你所知的幽兰,生长在人间的一处空谷里,淡淡的盛开,依山静,临水幽。之所以是空谷,因为人迹均少,唯有飞鸟常来,所以我带着我的遥望携你飞出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的喧器城市,来看这儿,说是桃花园,胜似桃花园的清静世界。
  突然间周静打断了我美好的回忆,她说每年游客纷至踏来主要是来赏花,其实这青山处到处皆同,我点了点头,却又补上一句,但花却……随手摘下一株鸽子花对她说。这花之所以美丽,是因为有喜欢的人欣赏;就像我恋上了小叶,我就觉得她美丽,是因为我心赏着喜欢的人。我在夜里常听到鸽之花的歌声,音脆里袅娜着一股清香的味道,唇滋着古朴抑或淮芳,婉约成一曲空濛的洁净,勾勒着禅隐的生活。我隐在那片室香里,缱绻着寂寞,伴着风儿对饮着天露,一半清醒,一半醉,就像你懂得,便知道我的心思,所以约我连夜赶来。
  那年我与小叶相爱,与我相交4年的周静远离了我。为了成全我同小叶,她辞去县委宣传部的工作去了蒙古大草原当了流浪诗人。她这一走,就查无音讯,四年后的一天晚上,我打开电视,在全国诗歌颁奖会上,突然出现的她,使我万分激动,她诵读她荣获一等奖的《鸽子花,我永远与你相陪》她轻吐的声音,总能洁雅出生命的真色,不娇作,不张扬,能溶进读者的心房,触及原始的味道。会使你不由自主的念想,她唇角轻仰,俊俏着脸庞;冲击着人世间假装着的谦谦君子,她咏着鸽子花的高洁,赋一词幽兰花香,于桌山空谷中幽然绽放
   她多情,多愁,多心,正如当初诗坛老前辈所预言,她一定是位好诗人,她咏出鸽子花一生羁旅之后隐居在深山里,带着满腹诗书化身为寻求自己自由开放为一株幽兰。万水千山远,我听得出,诗中结尾处所说:“你还会与我今生初见,还原一身属于你的女子。我的诗句,都会有你的名字。”
  电视上, 她理了下额前的头发丝又诵读起来,“天上云舒云卷,或聚或散,简略着属于谁的流年。花,也有凋零的时候,别等到我的美丽把透明的溪水染黄。你若来,我又怎会让你看到我的憔悴,以及斑斓的模样。那些沉淀在水里的情义,你若喜欢,便取走吧,我把记忆全部给你,留下一桩未了的心愿悄悄在空谷里搁浅,愿来世化作女儿身,试着去西子湖畔,寻你。”
   自那以后,每年四月鸽子花开,我都来到桌山,寻找残留在风中的鸽子花芳香。不见故人面,但见故人心,她临走时每一个眼神,浅浅着我的诗意,铭刻在心。
   记得那晚,我俩站在珙桐树下。我心中哀叹;“你若离开,请将脚步迟缓,让我偷偷多看你一眼,记住你的失落与伤感。潺潺水为墨,皎皎月为章,此生只读这一篇。”
  第二年我同小叶结了婚,无能小叶对我怎么好,可春夏或秋来,始终怀揣一份牵挂,望着空旷的夜,星星何时繁华。
  不久,我与小叶大吵一场,离家出走,去了蒙古,踏遍了一望无涯的茫茫草原,可周静已去了法国。我遥望草原的朦朦夜色,携着我的梦,行尽天涯。
  那些年,孤身一人在铁路上打工,在酒店端盘,又做过家教。春去冬来,看到柳树吐枝,小草萌生,周静她可知茸草沾满的露水,是我撒下的泪,小树飘散的晨雾,是我回旋在幽谷里的叹息。本是朦胧的山谷,飘溢着赋予着我恋她的诗情画意。
  在外漂泊多年,乡愁缠于一身,又回到家乡,伏在双老墓前,抱头痛哭,孩儿不孝,深感愧疚,进了桌山小学任教,一放学,自个儿静默在空谷里,思寂着属于我的忧乐,隐去人间所有烦恼。
  一天,从县上调来一位女教师,叫马梦雪。她同我一样也爱诗,上完课,她做饭,我洗菜,夜晚我俩在空谷寂静的操场上坐着,幽兰伴着晚风,任子夜的温度穿进思想的孤独,互相哀叹,她为谁,念,我又为谁,思。
  花开花落,过了一春又一春。
   一天晚上,公社书记悄悄梭到梦雪窗前,偷偷瞧,我也从右边爬到窗前,月光射了进屋,夜是清凉,寂静,明亮的。正窗子前面,有一排剪顶的树,一边是黑暗的,一边是银色明亮的。在这黑暗的树边是一个有露水闪光的屋顶,下面就是梦雪住的屋子。我悄悄伏在窗前,屋里顶灯已关,只是床头台灯亮着。梦雪在朦朦胧胧的弱光里。我看到了她的侧面,穿着一件乳白色的紧身衣,她两手抱在胸前,凝然不动。在这样的光线里,给我的感觉是,似剪影又非剪影,似雕塑又非雕塑。
  更令我惊奇的是,她从小提包内取出一件东西置于忱头前,尔后伏身低头,使眼睛和口鼻紧贴那物件,一动不动。隔一会,她才将那包:小东西装进提包内,抽了口气,才静静的躺下。她的姿势使我联想到舞台上莎士比亚悲剧《奥赛罗》里的苔丝德蒙娜……
  我仿佛看了一幕哑剧,心中不免慨叹,生活真是奇妙,世界有如万花筒,梦雪也许什么也没做,我也许一样也没猜出,这就叫隔膜……
  一天晚上,梦雪突然问我:“羊书记怎样?”
   我不知怎的?心中一阵酸痛,对她说:“你与他相交就知道了,对他,我不太了解。”
  
   “五一节”正当梦雪要与羊书记举行结婚登记时,一个披头散发女人手提菜刀冲进教室,我见情况不妙,赶紧上前阻拦,被那女人砍伤我右膀,鲜血直流,梦雪扯掉上衣与我包扎,边哭边叫同学们去找校长。
   原来那女人是羊书记妻子,因没文化,又不爱打扮,所以……
   后来我与梦雪一同考上公务员去了城里,同在县委办公室,临走时,一群小学生紧紧抱住我和梦雪号啕大哭.
   一年后,我同梦雪举办了婚礼,同学们全都来了.
   当证婚人贾书记宣布婚宴开始时,
   周静突然出现在大伙眼前……
  
   她双手递给我一本十月杂志社为她刚出版的诗集《桌山恋》,掉头走出大厅……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