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月台

月台

01
  从自己居住的城边村到娘家流花河,骑电动车也需要半个小时。月台这两年单独来往于婆家和娘家之间,有时一个月也要跑三五个来回。
  八十六岁的嘎嘎(gaga,荆楚一带外婆的发音,以下称婆婆)去年初冬在自家庭院里倒洗脚水时摔倒了。她卧床两个月后,柱起了拐杖才可以行走。婆婆现在走路的样子,跟刚学走路的小娃儿一样摇摇晃晃的,真叫人担心一根树枝一阵风都会把她绊倒。
  婆婆守了三十多年的寡。她像抱鸡母一样,张着翅膀把四个娃子护在肩臂下,再从土里刨点食把他们拉扯大。可嫁到流花河的大女儿,二十七岁时却因为生第三个孩子而死于难产。
  多少次婆婆搂着月台说,就是你这丫巴子呀!乡里下来女干部,非要把你妈弄到城里医院里去引产。你妈却听信了瞎子的胡言乱语,说这一胎肯定是个儿子。你比男娃都调皮,出娘胎时倒着来,先出一只脚,另一只脚被脐带子缠得死死的,去医院也来不及了……天啦!等我赶来时,床面前流了一大摊的血、你妈流了满脑壳的汗,她的两只眼睛一直到听见你的哭声才慢慢地合上了,合得严严实实的,再也睁不开了。
  这是四十年前,也就是八零年发生在长湖边流花河的一件大事。那天偏偏是八月十五,中午太阳很大,晚上月亮很圆。在婴儿落地啼哭的响午时分,流花河的好多大婶娘小媳妇都站在老徐家门口哭了。
  等到晚上男人从城里建筑队里赶回来时,看到的是家里白幔飘飘,女人已经摊放在堂屋冰冷的地面上。刚出生的比小猫儿大一点的、满脸红肉的女婴,包在一个半旧的包裹里,有气无力地“呜哇、呜哇一哇”地啼哭个不停。
  月台就是那个躲避着人们的眼目,在娘胎里发育成长、出世时让母亲难产而死、后来又被罚款的超生女婴。所以一直到她读初中了,她爹喝多了酒或者她做错了事,爹都会鼓着血红的眼睛骂她是个讨债鬼。
  每逢这个时候,月台就爬过流花河上的双木桥,跑到一里多地的大舅家去找婆婆。她挨挨擦擦地靠在外婆身边,躲过大舅母冷漠的眼光,勉强弄饱了肚子。等天黑的时候,她就悄悄地蜷曲在床档头,等婆婆。
  外婆不止一次地告诉她:你八字不差,命也是好命。八月十五生的,只是生女不逢午(时),养子不占子(时),女是阴,见不得天日。要是你那天是半夜里来的,那命可是好得不得了。婆婆先前并没有掉牙,嘴巴也不是那么瘪,只是她说不出不得了的命是怎么个好法。
  现在婆婆真的是很老很老了,老得分不清天地日月。每次月台去看她,她就会问一句:今儿几呀?月台就告诉她农历的初几十几或二十几,婆婆晃晃头说,知道了。
  婆婆脑壳上的白头发比黑头发多得多,仅剩的几缕黑头发,藏匿在缎子一样光滑的白头发里。有好多次,月台在太阳下帮婆婆剪头发时,都觉得她的头发像婴儿的初生毛发一样柔软。
  月台打量婆婆的时候,婆婆正用古怪的眼色盯着月台。她说,我是替你妈在活,你也是。月儿,你要活得好好的,你身上流着你妈的血,合着你妈的命啊!
  月台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然后从踏板车上卸下一个纸箱,里面有水果、一提牛奶、还有三斤多排骨。婆婆拐着两只脚,颤巍巍地走过来。看到这些好东西,她笑抿抿儿的,眼角两边的老年斑像褐色的花儿一样盛开了。
  大舅妈呢?
  姥姥说:小舅家请她去摘菱角。
  明天就是中秋节了。我大舅会给您打电话的。
  婆婆不以为然地说,一打晃,你都四十岁了,你妈要是在,半截身子也入了土。……你男匠说不定半夜又要开车回来的,他稀罕你,你明儿又过生日)。
  月台反诘道,您不是说男不过三(山),女不过四(寺)吗?他工地上忙得很。春哥要是去了,能帮着扛一肩膀,兴许他能回来。
  婆婆笑道:忙哦,男人们都出门忙着挣钱!把家里的一大摊子事往女人头上一丢,拍屁股跑了。一出门年把子才回来几天,女人们得在家守着熬着,……你在村子里从头走到尾,枪都打不到一个男的,都出门弄钱去喽!
  月台不作声,婆婆就说等你舅妈一会儿回来了,你吃了晚饭带点菱角回家去看看你二爹吧,胯巴远的路,车一滑就到了。
  婆婆说起了月台的二爹,说你妈走后,你爹天天抱着你,去二爹媳妇那讨口奶吃。奶不够,他就每天下水捞鱼摸虾,给女人催奶,后来又让自己的儿子吃米糊儿。也该你运气好,碰巧遇到了好人家……现在你二爹得了这个糊涂病。刚丢了筷子碗又喊肚子饿,屎尿都兜在裤裆里,唉,可害死你春哥了。
  月台是吃二妈的奶长大的,春哥比她大五个月,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流花河的疯老头是月台的亲二爹哩!
  每逢月台回来,婆婆的瘪嘴里就有说不完的话,她思路很清晰,说的话都是现实版的热乎乎的,一段一段的像说戏一样。她对月台的两个姐姐可没这么亲。
  月台在婆婆家吃过饭,大舅母用蛇皮袋扒了半袋子红菱角,放在车踏板上。月台朝她们扬扬手,就往流花河爹屋里头来。
  02
  太阳硬扎扎的还有些刺眼,柳树上的知了大声地重复地述说着夏天的炎热。谁家把刚收割来的稻垛放在门口晾晒,一头老牛歪着身子半卧在柳树下,不远处躺着一个又笨又重的石滚碌子,莫非这稻子还得靠牛拉石头来碾的?
  手机在挎包里叽叽地响,月台想,今天是周六,这个时候应该是小双从北京发来的信息。他一定是刚打完了一场蓝球,吃饱了饭,想妈妈了。
  月台十九岁嫁到街边头联合村的杨有利,二十岁生了一对双胞胎儿子。那是二零零零年,是千禧年。在乡政府做企业主管的公爹一高兴,在门前搭了个大彩棚,把儿媳的二十岁生日和俩孙子的满月酒一起摆,摆了两整天的流水席。席上鸡蛋糖果子随便吃,烟花炮竹和啤酒码得像山一样高。
  这大概就是婆婆说的,月台命好的一部份吧!
  月台的娘屋在流花河,离婆婆家不远。一条河从二十多户人家的屋外头穿过,爹和姐姐一家住村东头,二爹和春哥一家住西头。
  与其说是爹的家,还不如说是大姐的家。大姐二十二岁那年在家里招了女婿,两口子种三亩水田、承包了村里的一口鱼塘、每年养两头大肥猪,她把大妹嫁到长湖边一户养鱼的人家,又让月台读高中,要是她中途不辍学,大姐肯定会一直供她读下去的。
  月台十六岁那年不想读书了,她休学后到城里去打工。最开始是应聘到沙市中商百货去站柜台,不久就被分配到金六福的金子专柜卖金子。
  月台站在柜台里,眼眉儿清秀水灵、脸颊白里透红、腰身儿像风吹拂的柳树枝儿、要多好看有多好看!有个又高又帅的男孩子,本来是来买金子的,他往柜台前一趴,认出月台是他的初中的同班同学。
  男孩就是杨有利,二十岁,是乡办企业某铝合金厂的销信科长。他发现这个当年他不屑一顾的“丑小鸭”,居然出落得像月亮一样的美丽优雅。于是他每次骑着摩托车来接月台下中班。
  月台趴在他温热的后背,开始了她朦胧的初恋。
  半年多的时间过去了,有一次杨有利把月台接回了自己的家。他家的院子很宽敞,院子里停着他父亲的桑塔那、他自己跑业务的专用小骄车和一部摩托车。
  他俩结婚时,月台所佩带的金项链金手镯金耳环,全都是有利到金六福买的时装精品款,打的是七点五折。
  结婚后不久,男人把她搂在心窝子,告诉她一个惊天的秘密:那天他其实是想买一根白金手链,送给财务室厂长的千金、准备求婚用的。他在金柜看见了徐月台,他立马改变了主意,调转船头加足马力,向徐月台进攻。
  月台抿着嘴用双手捶着男人的胸脯,嗔笑着尖声叫道:好哇!原来你的第一个恋人不是我!我恨死你这个大坏蛋!
  时间像流花河的水无声无息的流淌着,一晃二十年就过去了。去年八月,他们家的双胞胎双双考取了大学,展翅高飞到同一座城北京去读书。
  这些年流花河却越来越窄了。月台清清楚楚地记得,七、八岁时她在河里摸螺蛳,被一条大蚂蝗缠住了小腿肚,那蚂蝗又滑又软,它用吸盘吸住月台腿上的肉,怎么拉也拉不下来。月台跳动着双脚,吓得大喊大叫涕泪俱下。
  春哥闻声赶来,帮她拍打着腿肚子,那条喝饱了血的绿花边褐色蚂蝗,终于恋恋不舍地滚落到草地上。春耕一边为她揩腿上的鲜血,一边为她擦脸上的眼泪,然后用单薄的双臂抱住月台颤抖的身子,月台把脸藏在春哥怀里,声音颤抖着:哥,弄死它……啊,好多血,呜呜……。
  那时的河面,春天飘着桃花瓣,秋天淌着紫色的楝花。河里有鱼有虾,河边有绿色的蒿苞和荷叶。小月台每天放学后,就光着脚,在河里摸螺蛳蚌壳,攒多了就提到沙市街上去卖。
  如今的流花河,河面疯长着水浮莲,河边漂浮着许多的树枝和垃圾。河里再也看不到摸螺蛳蚌壳、弄点钱补贴家用的孩子们了。在月台读高中那一年,乡政府重新开挖疏通了这条河,要不,它早就干枯断流了。千禧年下了很大的一场雨,流花河的河水猛涨,河面上稀稀拉拉的绿色的细荷梗,被河水浸泡着,只露出圆圆的叶子。
  那年月台结婚时,春耕在河边的木板跳上洗了手,他就背着背包行李去广东打工了。临走,他把身上的仅有的几百块钱都递给妈,要妈交给月台作为新婚贺礼。
  二妈明白儿子的心,只是她这些年一直把月台当女儿一样疼。有一年过中秋,她望着月亮抚摸着月台的细辫子说,我是你的妈,月亮也是你的妈!没妈的娃儿天照应,你长大了一定会找个好人家过好日子的呵!
  在二妈的心目中,还有比她儿子更好更强的人在等着月儿长大。
  那天月很圆,月儿趴在二妈的腿缝里睡着了。醒来,春哥和她并排睡在门外槐荫树下的竹床上。就在那天的睡梦里,月儿又一次梦见了妈妈。
  月台回家后,问爹,我妈长什么样?爹说,等你长成大人了,你就在镜子里找到她了。可他没等着月儿长大,半年后爹就给三个女儿找回了一个后妈。后妈嫁过来时,带着一个比月台大两岁的儿子。两个姐姐不久都改口叫她“妈”,月台却叫不出口。那个在心底里叫了一千遍一万遍的“妈”,就在她微微张开嘴唇时,却像鱼刺一样卡在喉咙里,卡出了几滴眼泪、卡得她直翻白眼珠。爹眼圈一红,伸手摸摸月台的后脑壳,轻轻地叹一口气。往后,爹不逼月台把新来的女人叫“妈”,他自己也从此不再叫她“讨债鬼”了。月台叫二妈叫得好顺溜,跟着春哥屁股头跑得好带劲。
  要是二妈还活着该好呵!三年前的冬天,二妈说心口疼想睡觉,睡着了就再也没有从床上爬起来。她的嘴唇和舌头被牙齿咬得稀烂,法医说她一定是拼命地呼救,却已经发不出声音来了。
  二妈走了一两年,二爹就变得疯疯癫癫的了。他到处找他的老巴(婆)子,有一次,二爹在水沟里的木板跳上洗手摆脚,结果一头栽进河里。被人救起来后,他说看见了老巴子在水里朝他笑。
  春耕再也在工地上待不住了,他得回来照顾爹。
  流花河的人都说,春耕在外头这么多年搞的几个钱,全丢他爹身上了:看病、吃药、还有药酒,钱像小石子一样,全打水漂儿了。这怎么能怪春耕的老婆出远门去打工呢?钱像化雪一样转眼化成一摊水,哪个当家的女人不心疼?最可气的是这个疯老头子有一次硬拉着儿媳妇的的袖子,非要拉她到床上去睡瞌睡。
  03
  春耕还在广东当工地时,有一次月台回娘屋时,和春哥在落花湾的一排房子后面的路上撞了个满怀。
  春耕问:你们还好吧?
  还好,只是有利他们的铝合金厂竞争不过福建老板,要垮掉了。哥,你把他带到广东工地上去吧!
  春耕连忙摇头,不行!搞建筑不晓得有多辛苦。他坐办公室跑业务的,哪里吃得了那份苦!不行的。
  月台撅着嘴埋怨:你是什么狗屁哥哥,听说你手下现在有二三十人哩!未必就多了我们有利一个?我知道……你就是一直记恨他。
  春耕眼睛一红,狠狠地剜她一眼,头也不回地走了。这一别,又是两年没碰到面。
  有利是自己跑到广东惠州找到了春耕的。他辞了工作,用一年的时间学会砌墙、贴地砖、刮瓷粉,春耕又手把手地教会他水电安装,吊天花板。三年后,有利就把春耕手下的四十多个工人盘到自己名下。他在惠州注册五十万元资金,成立了一家建筑装修公司。修高楼、建别墅、搞水电安装室内装修。
  流花河的女人们在家里闲得慌,把牙巴骨都嚼歪了:春耕和月台是吊在一根滕上的瓜呀,是吃一个奶头长大的。有利这个白眼狼!春耕留下他、教他本事,他倒好,连春耕的饭碗都抢了!唉!要是月台二妈还活着,还不得气死呀!
  有个年长的婶娘添盐加醋,她眨巴着积着眼屎的烂眼睛说:你们不知道吧?早些年头,月台也是被有利从春耕手里夺走的。
  月台到了大姐家,一地铁将军把着门,邻家翠花嫂说你爹妈两口子去儿子家看孙子了。你姐在村东头打麻将,顺带着吃晚饭,然后接着打下一场,你打她手机呀!
  打了,没人接,可能我姐没听见。
  可不是,麻将馆推进涌出的人,懒婆娘们不打牌都跑到那儿蹭口饭吃,吵得要死!01
  从自己居住的城边村到娘家流花河,骑电动车也需要半个小时。月台这两年单独来往于婆家和娘家之间,有时一个月也要跑三五个来回。
  八十六岁的嘎嘎(gaga,荆楚一带外婆的发音,以下称婆婆)去年初冬在自家庭院里倒洗脚水时摔倒了。她卧床两个月后,柱起了拐杖才可以行走。婆婆现在走路的样子,跟刚学走路的小娃儿一样摇摇晃晃的,真叫人担心一根树枝一阵风都会把她绊倒。
  婆婆守了三十多年的寡。她像抱鸡母一样,张着翅膀把四个娃子护在肩臂下,再从土里刨点食把他们拉扯大。可嫁到流花河的大女儿,二十七岁时却因为生第三个孩子而死于难产。
  多少次婆婆搂着月台说,就是你这丫巴子呀!乡里下来女干部,非要把你妈弄到城里医院里去引产。你妈却听信了瞎子的胡言乱语,说这一胎肯定是个儿子。你比男娃都调皮,出娘胎时倒着来,先出一只脚,另一只脚被脐带子缠得死死的,去医院也来不及了……天啦!等我赶来时,床面前流了一大摊的血、你妈流了满脑壳的汗,她的两只眼睛一直到听见你的哭声才慢慢地合上了,合得严严实实的,再也睁不开了。
  这是四十年前,也就是八零年发生在长湖边流花河的一件大事。那天偏偏是八月十五,中午太阳很大,晚上月亮很圆。在婴儿落地啼哭的响午时分,流花河的好多大婶娘小媳妇都站在老徐家门口哭了。
  等到晚上男人从城里建筑队里赶回来时,看到的是家里白幔飘飘,女人已经摊放在堂屋冰冷的地面上。刚出生的比小猫儿大一点的、满脸红肉的女婴,包在一个半旧的包裹里,有气无力地“呜哇、呜哇一哇”地啼哭个不停。
  月台就是那个躲避着人们的眼目,在娘胎里发育成长、出世时让母亲难产而死、后来又被罚款的超生女婴。所以一直到她读初中了,她爹喝多了酒或者她做错了事,爹都会鼓着血红的眼睛骂她是个讨债鬼。
  每逢这个时候,月台就爬过流花河上的双木桥,跑到一里多地的大舅家去找婆婆。她挨挨擦擦地靠在外婆身边,躲过大舅母冷漠的眼光,勉强弄饱了肚子。等天黑的时候,她就悄悄地蜷曲在床档头,等婆婆。
  外婆不止一次地告诉她:你八字不差,命也是好命。八月十五生的,只是生女不逢午(时),养子不占子(时),女是阴,见不得天日。要是你那天是半夜里来的,那命可是好得不得了。婆婆先前并没有掉牙,嘴巴也不是那么瘪,只是她说不出不得了的命是怎么个好法。
  现在婆婆真的是很老很老了,老得分不清天地日月。每次月台去看她,她就会问一句:今儿几呀?月台就告诉她农历的初几十几或二十几,婆婆晃晃头说,知道了。
  婆婆脑壳上的白头发比黑头发多得多,仅剩的几缕黑头发,藏匿在缎子一样光滑的白头发里。有好多次,月台在太阳下帮婆婆剪头发时,都觉得她的头发像婴儿的初生毛发一样柔软。
  月台打量婆婆的时候,婆婆正用古怪的眼色盯着月台。她说,我是替你妈在活,你也是。月儿,你要活得好好的,你身上流着你妈的血,合着你妈的命啊!
  月台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然后从踏板车上卸下一个纸箱,里面有水果、一提牛奶、还有三斤多排骨。婆婆拐着两只脚,颤巍巍地走过来。看到这些好东西,她笑抿抿儿的,眼角两边的老年斑像褐色的花儿一样盛开了。
  大舅妈呢?
  姥姥说:小舅家请她去摘菱角。
  明天就是中秋节了。我大舅会给您打电话的。
  婆婆不以为然地说,一打晃,你都四十岁了,你妈要是在,半截身子也入了土。……你男匠说不定半夜又要开车回来的,他稀罕你,你明儿又过生日)。
  月台反诘道,您不是说男不过三(山),女不过四(寺)吗?他工地上忙得很。春哥要是去了,能帮着扛一肩膀,兴许他能回来。
  婆婆笑道:忙哦,男人们都出门忙着挣钱!把家里的一大摊子事往女人头上一丢,拍屁股跑了。一出门年把子才回来几天,女人们得在家守着熬着,……你在村子里从头走到尾,枪都打不到一个男的,都出门弄钱去喽!
  月台不作声,婆婆就说等你舅妈一会儿回来了,你吃了晚饭带点菱角回家去看看你二爹吧,胯巴远的路,车一滑就到了。
  婆婆说起了月台的二爹,说你妈走后,你爹天天抱着你,去二爹媳妇那讨口奶吃。奶不够,他就每天下水捞鱼摸虾,给女人催奶,后来又让自己的儿子吃米糊儿。也该你运气好,碰巧遇到了好人家……现在你二爹得了这个糊涂病。刚丢了筷子碗又喊肚子饿,屎尿都兜在裤裆里,唉,可害死你春哥了。
  月台是吃二妈的奶长大的,春哥比她大五个月,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流花河的疯老头是月台的亲二爹哩!
  每逢月台回来,婆婆的瘪嘴里就有说不完的话,她思路很清晰,说的话都是现实版的热乎乎的,一段一段的像说戏一样。她对月台的两个姐姐可没这么亲。
  月台在婆婆家吃过饭,大舅母用蛇皮袋扒了半袋子红菱角,放在车踏板上。月台朝她们扬扬手,就往流花河爹屋里头来。
  02
  太阳硬扎扎的还有些刺眼,柳树上的知了大声地重复地述说着夏天的炎热。谁家把刚收割来的稻垛放在门口晾晒,一头老牛歪着身子半卧在柳树下,不远处躺着一个又笨又重的石滚碌子,莫非这稻子还得靠牛拉石头来碾的?
  手机在挎包里叽叽地响,月台想,今天是周六,这个时候应该是小双从北京发来的信息。他一定是刚打完了一场蓝球,吃饱了饭,想妈妈了。
  月台十九岁嫁到街边头联合村的杨有利,二十岁生了一对双胞胎儿子。那是二零零零年,是千禧年。在乡政府做企业主管的公爹一高兴,在门前搭了个大彩棚,把儿媳的二十岁生日和俩孙子的满月酒一起摆,摆了两整天的流水席。席上鸡蛋糖果子随便吃,烟花炮竹和啤酒码得像山一样高。
  这大概就是婆婆说的,月台命好的一部份吧!
  月台的娘屋在流花河,离婆婆家不远。一条河从二十多户人家的屋外头穿过,爹和姐姐一家住村东头,二爹和春哥一家住西头。
  与其说是爹的家,还不如说是大姐的家。大姐二十二岁那年在家里招了女婿,两口子种三亩水田、承包了村里的一口鱼塘、每年养两头大肥猪,她把大妹嫁到长湖边一户养鱼的人家,又让月台读高中,要是她中途不辍学,大姐肯定会一直供她读下去的。
  月台十六岁那年不想读书了,她休学后到城里去打工。最开始是应聘到沙市中商百货去站柜台,不久就被分配到金六福的金子专柜卖金子。
  月台站在柜台里,眼眉儿清秀水灵、脸颊白里透红、腰身儿像风吹拂的柳树枝儿、要多好看有多好看!有个又高又帅的男孩子,本来是来买金子的,他往柜台前一趴,认出月台是他的初中的同班同学。
  男孩就是杨有利,二十岁,是乡办企业某铝合金厂的销信科长。他发现这个当年他不屑一顾的“丑小鸭”,居然出落得像月亮一样的美丽优雅。于是他每次骑着摩托车来接月台下中班。
  月台趴在他温热的后背,开始了她朦胧的初恋。
  半年多的时间过去了,有一次杨有利把月台接回了自己的家。他家的院子很宽敞,院子里停着他父亲的桑塔那、他自己跑业务的专用小骄车和一部摩托车。
  他俩结婚时,月台所佩带的金项链金手镯金耳环,全都是有利到金六福买的时装精品款,打的是七点五折。
  结婚后不久,男人把她搂在心窝子,告诉她一个惊天的秘密:那天他其实是想买一根白金手链,送给财务室厂长的千金、准备求婚用的。他在金柜看见了徐月台,他立马改变了主意,调转船头加足马力,向徐月台进攻。
  月台抿着嘴用双手捶着男人的胸脯,嗔笑着尖声叫道:好哇!原来你的第一个恋人不是我!我恨死你这个大坏蛋!
  时间像流花河的水无声无息的流淌着,一晃二十年就过去了。去年八月,他们家的双胞胎双双考取了大学,展翅高飞到同一座城北京去读书。
  这些年流花河却越来越窄了。月台清清楚楚地记得,七、八岁时她在河里摸螺蛳,被一条大蚂蝗缠住了小腿肚,那蚂蝗又滑又软,它用吸盘吸住月台腿上的肉,怎么拉也拉不下来。月台跳动着双脚,吓得大喊大叫涕泪俱下。
  春哥闻声赶来,帮她拍打着腿肚子,那条喝饱了血的绿花边褐色蚂蝗,终于恋恋不舍地滚落到草地上。春耕一边为她揩腿上的鲜血,一边为她擦脸上的眼泪,然后用单薄的双臂抱住月台颤抖的身子,月台把脸藏在春哥怀里,声音颤抖着:哥,弄死它……啊,好多血,呜呜……。
  那时的河面,春天飘着桃花瓣,秋天淌着紫色的楝花。河里有鱼有虾,河边有绿色的蒿苞和荷叶。小月台每天放学后,就光着脚,在河里摸螺蛳蚌壳,攒多了就提到沙市街上去卖。
  如今的流花河,河面疯长着水浮莲,河边漂浮着许多的树枝和垃圾。河里再也看不到摸螺蛳蚌壳、弄点钱补贴家用的孩子们了。在月台读高中那一年,乡政府重新开挖疏通了这条河,要不,它早就干枯断流了。千禧年下了很大的一场雨,流花河的河水猛涨,河面上稀稀拉拉的绿色的细荷梗,被河水浸泡着,只露出圆圆的叶子。
  那年月台结婚时,春耕在河边的木板跳上洗了手,他就背着背包行李去广东打工了。临走,他把身上的仅有的几百块钱都递给妈,要妈交给月台作为新婚贺礼。
  二妈明白儿子的心,只是她这些年一直把月台当女儿一样疼。有一年过中秋,她望着月亮抚摸着月台的细辫子说,我是你的妈,月亮也是你的妈!没妈的娃儿天照应,你长大了一定会找个好人家过好日子的呵!
  在二妈的心目中,还有比她儿子更好更强的人在等着月儿长大。
  那天月很圆,月儿趴在二妈的腿缝里睡着了。醒来,春哥和她并排睡在门外槐荫树下的竹床上。就在那天的睡梦里,月儿又一次梦见了妈妈。
  月台回家后,问爹,我妈长什么样?爹说,等你长成大人了,你就在镜子里找到她了。可他没等着月儿长大,半年后爹就给三个女儿找回了一个后妈。后妈嫁过来时,带着一个比月台大两岁的儿子。两个姐姐不久都改口叫她“妈”,月台却叫不出口。那个在心底里叫了一千遍一万遍的“妈”,就在她微微张开嘴唇时,却像鱼刺一样卡在喉咙里,卡出了几滴眼泪、卡得她直翻白眼珠。爹眼圈一红,伸手摸摸月台的后脑壳,轻轻地叹一口气。往后,爹不逼月台把新来的女人叫“妈”,他自己也从此不再叫她“讨债鬼”了。月台叫二妈叫得好顺溜,跟着春哥屁股头跑得好带劲。
  要是二妈还活着该好呵!三年前的冬天,二妈说心口疼想睡觉,睡着了就再也没有从床上爬起来。她的嘴唇和舌头被牙齿咬得稀烂,法医说她一定是拼命地呼救,却已经发不出声音来了。
  二妈走了一两年,二爹就变得疯疯癫癫的了。他到处找他的老巴(婆)子,有一次,二爹在水沟里的木板跳上洗手摆脚,结果一头栽进河里。被人救起来后,他说看见了老巴子在水里朝他笑。
  春耕再也在工地上待不住了,他得回来照顾爹。
  流花河的人都说,春耕在外头这么多年搞的几个钱,全丢他爹身上了:看病、吃药、还有药酒,钱像小石子一样,全打水漂儿了。这怎么能怪春耕的老婆出远门去打工呢?钱像化雪一样转眼化成一摊水,哪个当家的女人不心疼?最可气的是这个疯老头子有一次硬拉着儿媳妇的的袖子,非要拉她到床上去睡瞌睡。
  03
  春耕还在广东当工地时,有一次月台回娘屋时,和春哥在落花湾的一排房子后面的路上撞了个满怀。
  春耕问:你们还好吧?
  还好,只是有利他们的铝合金厂竞争不过福建老板,要垮掉了。哥,你把他带到广东工地上去吧!
  春耕连忙摇头,不行!搞建筑不晓得有多辛苦。他坐办公室跑业务的,哪里吃得了那份苦!不行的。
  月台撅着嘴埋怨:你是什么狗屁哥哥,听说你手下现在有二三十人哩!未必就多了我们有利一个?我知道……你就是一直记恨他。
  春耕眼睛一红,狠狠地剜她一眼,头也不回地走了。这一别,又是两年没碰到面。
  有利是自己跑到广东惠州找到了春耕的。他辞了工作,用一年的时间学会砌墙、贴地砖、刮瓷粉,春耕又手把手地教会他水电安装,吊天花板。三年后,有利就把春耕手下的四十多个工人盘到自己名下。他在惠州注册五十万元资金,成立了一家建筑装修公司。修高楼、建别墅、搞水电安装室内装修。
  流花河的女人们在家里闲得慌,把牙巴骨都嚼歪了:春耕和月台是吊在一根滕上的瓜呀,是吃一个奶头长大的。有利这个白眼狼!春耕留下他、教他本事,他倒好,连春耕的饭碗都抢了!唉!要是月台二妈还活着,还不得气死呀!
  有个年长的婶娘添盐加醋,她眨巴着积着眼屎的烂眼睛说:你们不知道吧?早些年头,月台也是被有利从春耕手里夺走的。
  月台到了大姐家,一地铁将军把着门,邻家翠花嫂说你爹妈两口子去儿子家看孙子了。你姐在村东头打麻将,顺带着吃晚饭,然后接着打下一场,你打她手机呀!
  打了,没人接,可能我姐没听见。
  可不是,麻将馆推进涌出的人,懒婆娘们不打牌都跑到那儿蹭口饭吃,吵得要死!
  翠花嫂把孙子坐在大门口的水泥地上。那孩子约一年左右,穿着开裆裤,露出肥嘟嘟的小雀雀,一双小脚丫又厚又肉坨,两只手在地上乱抓。翠花嫂说小孩子要搭地气才长得快。
  月台蹲下来逗孩子玩,翠花嫂趁机往她屁股头塞把小板凳。她说:月儿姑,我嫁到流花湾时你还在读初中哦,一双大眼睛两条细辫子,好瘦,姐看了都心疼不是。
  月台不知她要说什么,点头。
  翠花嫂口若悬河滔滔不绝:我的娘啊!你这瘪肚子哪里像揣过双胞胎儿子的?要是早些年在田里挑草头(稻谷捆),这身壳子哪撑得起?……你脸上抹的什么?小脸又白又滑的像嫩豆腐!哦哟,听你姐说你男人给你买一套化妆品都是三千多……
  翠花嫂打住了,她朝四下瞅一瞅,低声细气儿地说:前些日子,我那口子打电话跟我说,说你家男人在小区里租了房子一个人住,说屋里安了空调还有电脑这些……
  月台笑了,我知道的!发视频我看了的呀!
  我男人还说,说有一天晚上他到你男人家去弄杯酒喝,他看见……屋里头有个女的,穿的好瓜溜哦,说那……小婆娘还不到三十岁!
  月台像被人抽了一巴掌,脸上的热血“腾”地一声往上涌,两眼直冒火花,脑壳里像短了路的电视机一片白花花的。过了好大会儿,她才缓了神色,讪讪地笑着:我们有利不是这样的人,他天天跟我打电话的。
  正好那地上的孩子爬过来,他扒着月台的手臂,两腿打着抖儿站起来了,他得意地望着月台笑。张开的小嘴巴里,涎水一滴滴地掉落在月台的衣服上。月台就问孩子的父母在武汉打工还好吧?翠花嫂回答说,我准备明年叫我们家虎子到他有利叔工地上去提灰桶子。到时候还不是要月儿姑出面帮着说几句,嘻嘻!
  月台心想,你就不怕有利把你儿子带坏了?
  月台说月亮都出来了,说完便骑上电动车,逃也似的离开。
  月台看见春哥正在鱼塘埂上挖洋姜。二爹挎着个篮子,把装得浅浅的泥糊糊的洋姜往家里提。
  二爹七十岁都喊得应了。他头发灰白,眉毛稀拉拉的,背是有些驼,但脸上还是光溜溜的、脸颊上还留有一些酡红,就像刚喝了酒一样。每逢他清醒的时候,是认得月台的。
  春哥的两层小楼房,差不多是流花河最早修建的楼房。这些年风吹雨淋又加上家里的一些变故,楼房已显得有些陈旧和晦暗了。有一根长铁丝,从一楼窗户一直牵扯到门口的杨树上,铁丝上搭着许多洗干净的衣服和床单。门口有两把褪了色的靠背木椅子和一条长板凳,月台从小长大,经常到二妈家来玩。这些椅子和凳子,她都坐着吃过饭或者写过作业。
  月台惊诧地发现,二爹把提回来的泥巴洋姜都堆在炒菜锅里。她大声吼道:哪个要你把它放锅里的?这要拉到街上卖钱的,没有钱你吃什么?春耕又不能去广东赚钱!你害死人了!
  二爹撇撇嘴就装出要哭的样子:春儿说晚上炒洋姜吃。
  月台翻他一眼,心里骂一句:神经病!
  从外面走进屋里来,屋里到处都是尿和屎的骚臭味。月台掩住鼻子向楼梯望一望,楼上是春耕儿子住的地方,今年那孩子到城里开了铺面做夜宵生意,顺便就住在那儿不回家了。
  月台见二爹还在撇嘴假哭,生气了:“你就不会到屋后头厕所里拉屎吗?我上次回来不是告诉你了吗?非得要把臭粑粑装裤子里?你肯定又拉了,好臭!吃得多拉得多。”
  没想到二爹听懂了。他突然扯着嗓子大声申辩:我上次掉茅坑里,差点浯(淹)死了。
  月台小声嘟囔道:你以为你是小老鼠,这么容易就死了?……你死了才好哩,活着害人!
  二爹没听见,他看见月台放在桌子上的菱角,高兴得像拣了金元宝的。
  怎么有这么浓的中药味?月台耸耸鼻子四处找,她在厨房墙旮旯里找到一个铸铁炉子。炉子火已经熄了,上面的药却还是温热的。这是谁喝的中药?这中药能治老年痴呆症?
  月台看见药罐子上盖着湿湿的牛皮袋纸。她用手把它掰开、展平,认出有“沙市雄伟男性专科中药袋”的字样。月台明白了,春哥,是春哥在吃中药!
  二爹见月台皱着眉,连忙讨好地跑过去告诉她:春儿说他肚子疼,不能怀娃儿了……
  月台鼻子一酸,眼泪水就在眼眶里打转儿。春哥,你才四十岁呀!你怎么啦?是被女人传染了性病,还是那东西……举不起来了?
  月台把湿纸皮重新盖好,她从随身小包里掏出一沓钱来,有一块、两块,五块的。她顺手递给二爹说:节俭点用呵,可不能再欠小卖部的钱了。嘁,雪糕有那么好吃吗?
  二爹见了一把钱,像小孩子一样跳起来,他一把将钱藏进裤裆里,嘿嘿地笑:我舍不得用,留着交给老巴子,我老巴子走亲戚去了。好好的一沓钱,一会儿就给他弄得臭哄哄的,月台五肚子火,恨不得踢他一脚解解恨。
  是的,翠花嫂说得不错,有利一定是在惠州租了房子、有了女人、金屋藏娇了。有一天晚上九点多,我打他电话他都没接。你这臭东西!端午节不是开车回来了吗?不是吃得饱饱的才出门的吗?
  04
  月台走到鱼塘埂上,她一看见春耕,喉咙里就仿佛有一口气被堵住了。她想哭,却哭不出来,咧嘴笑时,笑得比哭还费劲。
  她说,二爹把洋姜堆锅里了。
  你来了?他没把它倒到后头的河里就算不错了。给他点事做,免得他到处跑。春哥摇摇头继续说,没办法,他总能想着法子玩新鲜的。前几天一大早,他敲着瓷盆子满村子跑,喊每家出一个男的上堤挖河去,说流花河的水流不动了,臭死人。
  月台被逗得“扑噗”一声笑:他自己身上臭,反而说河水臭,这真是贼喊捉贼!
  她想起了炉子上的药罐子,笑声嘎然而止,哥,你……她的舌头转了一个弯,这话还真问不出口。哥,你……你刨了这么多洋姜?这些都还嫩着呢!还可以长几个月,过年时把它晒干了、用辣酱拌了、淋点芝麻油、又辣又脆又香。哦哟!摆在桌子上,比鱼糕鱼丸子都抢手。
  你男人前天半夜喝了点酒,打电话非要我把鱼塘埂上的洋姜都起了……
   春耕说时,举起胳膊擦脸上的汗。他的脸还是那么黑、手臂还是那么粗壮,跟月台说话时,眼睛里仍然像小时候一样闪烁着温柔的光。
  春耕见月台撅着嘴一脸的疑惑,他举手朝前一挥:这,这里,挨着我家的这两口鱼塘都归我了,承包期为十年,你男人帮我搞定了。大成子两佬口一年在惠州工地上搞十大几万的,鱼塘反正是空着。有利帮我垫了四万作为前五年租金,又请大成子吃饭喝酒签了字。嗬嗬,我现在有四口鱼塘喽,我可以安心在家照顾我爹了!
  这太好了!月台听了也很兴奋,她忍不住脱口而出:他这是还债,替我也是替他自己还良心债。
  你男人不欠我的。事实证明他比你哥有远见有本事,工程队迟早会落他手上,带着大家伙儿接工程多赚钱才是硬道理。
  月台说那挖洋姜干什么?莫非你要在堤埂上搭台唱戏?
  春耕嘿嘿地笑了。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去年过年有利要锯你家楼前的楝树,你护着不让砍。真是女人家头发长见识短……我刚才看见有蛇,月儿你小心噢!
  月台惊恐地朝四下看一看,一跳脚急慌慌地跑过去躲到春耕屁股头,哪里有蛇?哥!
  有!哥在这里,你别怕。
  有利曾对月台说过,南方有一种叫合欢的观赏树,又实用又好看,还耐得住严寒,一年四季常青。夏天里,红花像扇子一样开在枝桠上,不晓得多喜庆。我们把它运回来栽上,等它长大了,要是有的人家做了新房、或者工厂学校大面积的美化环境,看上了这些南方的观赏树,我们就有生意做了。
  去年月台舍不得锯门口的楝树,有利就笑她死脑筋,看春耕这架式,是要在鱼塘上栽满合欢树了。
  更令月台吃惊的是,春耕告诉她要拿最小的一亩大小的鱼塘来养蚂蝗。说那东西在中药里叫水蛭,专治淤伤积气筋络不痛,几年前我们听一个搞建筑的浙江人说起过。这次有利摸清了进货的地方、饲养方法和销售渠道,他还说过段时间请浙江老板来现场指导呢!
  月台想起那一次被蚂蝗咬得鲜血直流,春哥咬牙切齿地把那条大蚂蝗用竹片子翻过来,用火柴点燃一堆纸,把它烤得滋滋作响……
  三十多年就在哭哭笑笑中过去了。眼前的春哥,额头两边都有了白头发了,可他现在却要养蚂蝗了。
  天擦黑儿,月台要回家了。春耕眼里依依不舍,嘴上却不说。他找个塑料袋,装上两三斤洋姜,塞到她手上。说:我明天一早从鱼塘拉几条鲩鱼起来,你不是最喜欢吃油炸鱼丸子吗?我多做一些拿给你,说不定有利明天就到家了……你一晃都四十岁了,正好是八月十五生的,命真好呵!
  月台听了,咬住下嘴唇,含糊地笑一笑,有利终于出手帮春耕一把了。让流花河的女人们看一看,太阳就是从西边出来的!
  这时候,太阳和月亮都挂在天幕里,即将掉进黑暗里的落日把月亮染成了红色。月台心里隐隐作痛,翠花嫂的话还有土罐里的中药,都像石磨子一样磨得她心口痛。她走出十几步远,猛一回头,只见春耕像一座雕像屹立着。他光着两只黑黝黝的老赤脚,正挥动着古铜色的手臂,微笑着向月台告别。
  他的周边,有大大小小的几口鱼塘,鱼塘里波光粼粼;身后是散发着土腥味的黑土地,土地上长着洋姜、麦绿色的小树、蒲公英、还有狗尾巴草;二爹正站在离他不远的地方,高兴像个孩子似的,朝水里扔着小土块。太阳的余辉正好给这所有的一切镀上一层金边。
  到家门口了,手机响了。月台把车停下来,看见有利发来的一条短暂的信息:亲爱的老婆,你在哪?等我和兄弟们加个餐,就开车回家了。我好想家,想陪你过中秋,我要陪亲爱的老婆过一个美美的生日!
   月台撅起嘴用语音回了一句:谁稀罕你回来?你不是……在外面又,你不是在外面租了房子有了家吗?月台不能多说了,她只感觉鼻子发酸,喉头也哽噎了。
  月台推着车,走进自己家漂亮的奶白色的小洋楼。这是前年夏天,春耕拿着有利的设计图纸、带十几人回来做的四层楼。楼顶上,是红墙青瓦的∧形小屋,防晒又隔热;二至四楼的阳台是别致的半圆弧型,像月芽儿一样微微凸出,有利说这就是月台,是月亮休息的地方。
  公爹和婆婆住在一楼,院子里种满了红的绿的花花草草。柔和的灯光从窗口射出来,刺破夜的黑暗和寂静,引得墙角的飞蛾和萤火虫飞来飞去。楼前的那颗老楝树上方,一轮又大又圆的月亮挂在棟树枝上,月台笑了,它不声不响地跟着我回家了!
  月台不知道,子夜时分,月儿正圆,在广东境内临近韶关的高速公路上,一辆粤LXX…车牌的车主因疲劳驾驶、车速过快,一头撞上前面拖着钢板的大卡车上。小车司机头破血流,当场死亡。负责道路安全的交警,找到了车主的手机里“老婆”的联系电话,可打了几遍,对方手机都显示出关机状态。
  这天夜晚,月台感觉有点疲惫,于是她关了手机,可是还是翻来覆去难以入睡。
  月台昏昏沉沉地进入了梦乡,她梦见自己和一个男人睡在竹床上,男人用粗壮有力的手臂,搂着她的身体,他是多么激动又是多么有力呵!月亮从云层里穿过来,透过楝树枝照亮了他的脸,怎么是春哥?月台听到他的心蹦蹦直跳,泪水打湿了他的胸口……春哥没病,他好好的!有人向她走过来了。他走得很缓慢,慢得好像永远也走不到她身边似的。月台认出来了,是有利。他笑着,额头上盛开着一朵红色的合欢花,花儿开得正浓,红红的像血一样稠。
  月台睡在这个冗长的梦里,睡得昏沉沉的。月亮悄悄地隐到云彩里去,月亮隐去不久,东边最初的一抹晨曦就抵达了她家的月台。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