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疫情中的恋人

疫情中的恋人

这些逆行者守护的是生命与希望。正是这些普通平凡最美“逆行者”用实际行动守护着我们的健康,守护着人民的安危,守护着城市的平安。每一个时代都有每一个时代的英雄,病毒肆虐时,医生、护士、警察……他们在默默奋战,守护我们,护佑国家,他们无愧于新时代的英雄。是他们在危险之境中逆风而行,以自己的生命守护着我们的生命,让我们战胜了恐惧,克服了困难,看到了胜利的希望,让我们温暖、安定,心中有力量。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勇敢逆行的他们,谱写了一曲曲感人篇章。
  2020春节也像往常年一样,上班族们盼着年假期间和亲人团聚。未婚青年们在这年假里外出旅游,或者去见一见未来的婆婆或者岳母。李文齐盼着年假和女友刘珍珍回趟老家,也好让老母亲高兴高兴。每次母亲电话里总是催他赶紧找个合适女孩把终身大事办了,世间所有的父母也许都这样。
  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改变了往年探亲访友的习俗。武汉病的很重,全国人民都在努力抗击疫情,百姓忧心重重。
  
  一
  已经是农历腊月二十八晚上五点左右,李文奇从科室出来正准备去用餐,刚脱下白大褂,手机铃声响了那边是女友刘珍珍的声音:“文奇你今天看新闻了吗?武汉新冠肺炎疫情确诊病例剧增,而且向全国蔓延。据悉武汉已经封城,据说高速公路已经封了,大巴车已停运,想必我们去不了你老家了。”
  李文奇若有所思的说:“假如回不去那就留在城里,这场疫情来世凶猛,作为医务工作者的我们必须随时听从党的号召和调遣。”
  刘珍珍在电话那头说:“嗯!是的,你和我想法一样。我妈买了几斤螃蟹还有海鲜,说叫你晚餐到我家来吃。”
  “好的,只是辛苦阿姨了。”李文齐微笑道。
  眼见这趋势已经不能回去看望母亲,忍不住拿出手机给母亲打电话:“妈!今年可能不回家看您了,最近身体可好?”
  电话那头是老妇人的声音:“我挺好的,疫情我也听说了,不能回家没关系,只要都平安就好。疫情的来临这是谁也意想不到的,你妈没事儿,照顾好自己,等疫情向好给我把你女友带回来让妈看看也不迟。”老母亲一气儿就说了这么多。
  “等疫情过后我和珍珍一起去看您,没事儿尽量少出门儿照顾好自己。妈,珍珍打电话来让我去她家吃饭呢!”
  “那你赶紧去吧。”母亲在电话那边说。
  “妈,那我去了。”文奇说完挂了电话。
  他从医院出来到商场,未过门儿的女婿去女友家吃饭当然不能空着手,知道女友喜欢吃车厘子,未来的岳母岳父喜欢吃榴莲,人参果,各买了几斤带着。他一直喜欢步行,因为工作忙,很少有锻炼的机会,所以上下班一直是步行。
  李文奇毕业于南京医科大学是农民的后代,九零后青年,长得非常帅气。老家是江苏盐城某乡村人,父亲过早离世,是母亲含辛茹苦把两个孩子拉扯大,培养他读完大学。他还有个姐姐,已经出嫁。刻苦学习使他走出了农村。毕业后在上海某医院胸腔科已工作三年,在学校时就入了党,医院领导对他工作非常满意,工作很有上进心。刘珍珍是同医院的护士,上海本地人,独生女,白净的脸蛋上长着一双大眼睛,睫毛很长,笔挺的鼻梁下,长着樱桃样的小嘴,苗条的身材配着漂亮的脸蛋真是绝代佳人。
  他走到小区门口,见女友已经在那里等他,文奇心疼的上前握着她的手说:“大冷天儿的,干嘛出来接我,又不是不认识路。”
  珍珍牵着她的手说:“等来等去你还不来,菜都凉了,所以我就出来看看,其实我也刚出来。”
  两人牵着手走进电梯,文奇一进屋见为他准备的一桌子的美味佳肴说:“阿姨叔叔给你添麻烦了。”珍珍母亲笑着说:“哪里啊!你不来我还不高兴呢!”
  珍珍的母亲非常喜欢这位未来女婿,见文奇买了那么多水果还有营养品说:“以后来家里别买这么多东西,成家生娃大事儿还在后头呢!”
  珍珍的母亲是幼儿园老师,父亲是军人专业后在派出所工作,如今都已退休。二位老人为人都非常好,知道李文奇老家在乡下,所以非常体谅农村人的不易。
  桌上摆着一双公筷,珍珍父母亲不时地往文奇碗里夹菜,两只最大最肥的蟹早就放在他面前。珍珍有意逗母亲说:“妈您也太偏心了吧,我可要妒忌喽!”
  珍珍母亲又用公筷夹了一大块糖醋黄鱼放到文奇碗里风趣地说:
  “文奇可是你老公,你连老公都敢嫉妒?”文奇是个很文雅的男人,本来就有点拘束,叫她母子俩说的脸有点红。于是说:“阿姨别夹了已经吃不完了,谢谢!”
  这时文奇的手机铃响了:“文奇九点钟到医院开紧急会议,最好早点来。”这是院长的声音。其实文奇已经猜到会议的主要内容。
  吃过晚饭文奇和珍珍一起来到医院会议室,人员基本到齐。院长早就坐在那里等着还没到齐的人。
  会议晚上二十一点钟正式开始,院长向就坐的每一个人扫了一眼说:“疫情想必大家也都知道了,武汉已经封城。国家为了抢救那些新冠病人花去很大的人力、财力,武汉医院住不下大量病人,火速新建了雷神山、火神山医院。八十四岁的钟南山院士也已经赶往武汉。武汉医务人员不分昼夜的忙碌着,可依然是人手不够。作为医务工作者的我们必须前去支援。考验我们医务工作者时机到了,我院组织一支医疗队,医生三十七名、护士一百名,准备后天出发。自愿报名,不想去的不强迫。去武汉的明天休息一天,在家准备一下后天出发。”
  院长的话音刚落,会场立马听到一个非常响亮声音:“我是老党员,我去!”
  刘珍珍见是李文奇第一个报名,她看了看文奇说:“算我一个!”
  “我也去!”
  “我去!我去!”
  会场的气氛变得严肃而感人。院长被感动的眼睛似乎有些湿润,真看不出这些年轻人能有如此的高尚地情操。他激动地说:“危难之时,我院竟然有这么多逆行者挺身而出,不得不让我为之感动,我代表武汉人民、祖国谢谢你们。”他继续说,“这医疗队有我院副院长带领。愿你们一切顺利,一路顺风,凯旋而归!”
  医院逆行者们写了决心书,在决心书上按下一个个手印。
  
  二
  文奇怕母亲担心,没有提起自己要去武汉,因为母亲在乡下假如不提起,也许不会知道。女友刘珍珍肯定瞒不过去。那晚回家已经是快半夜,散会以后两人在外面漫步,他们牵着手没有太多的话,就这么默默的走,各自的心里都沉甸甸的。后来还是李文奇说让珍珍早点回家吧,免得父母惦记。分别时俩人紧紧拥抱在一起久久不舍分开。
  珍珍开门回来见母亲还坐在沙发上等她,并已经睡着。她轻轻地走到母亲身边,进房间拿过一床鸭绒棉被给母亲盖上,这时母亲醒了,睁开惺忪眼睛说:“快半夜了吧,医院开会肯定是与疫情有关的事吧!”
  她看着母亲日益增多的白发,想说的话又咽了回去说:“妈!不早了,还是去床上睡吧,别着凉感冒了。我也困了,早点睡吧。”
  珍珍洗漱完毕回到房间没有一点睡意,她不知到该怎么和父母说,不说吧,肯定瞒不住,说实话又怕父母为自己担心,又怕拖后腿。想来想去,硬是想不出两全其美的好办法。
  她忍不住又给文奇打视频电话:“文奇后天我们就要出发了,我就是不忍心让父母为我担心,你说我该咋办呢?“那边文奇好长时间没答复,停顿了好大一会儿才说:“要不你就说医院派你去北京学习深造一段时间?这样他们会为你高兴,更不会为你担心,这样说你看行吗?”珍珍高兴地说:“我怎么就没想到呢!行!就这么说。谢谢你,赶紧睡觉吧!晚安。”
  珍珍一觉醒来,已经是上午九点多钟,母亲早已把早餐准备好,说:“饿了吧!妈给你买了你最喜欢的生煎饺子。”珍珍起床洗漱完毕,拿起一个生煎饺子咬了一口,说:“妈!我明天要出远门儿,医院领导让我去北京学习一段时间。”由于在说谎,说话时不停的观察着父母脸上表情。
  珍珍的父亲喜欢看书,放下手里书说:“疫情如此严重,还能有培训班学习?”
  母亲似乎很相信地说:“疫情再严重该干嘛,还要干嘛呀!”
  珍珍应合着母亲说:“就是嘛,该学习还得学习是啊,”
  父亲似乎明白了什么不再言语。她就这么瞒天过海先糊弄好母亲再说。
  因为母亲一直身体不太好,所以珍珍实在不忍心让母亲为她担心。文奇早在学校就入了党,而且是班级的高材生。而自己只是护士学校毕业,在前一个月也提交了入党申请书。她非常爱文奇,做为他未来的妻子,怎能甘心落后于丈夫呢!
  早饭后珍珍说要去商场,想买些出门儿用的生活用品,母亲硬是要一起去,说北方天气冷要给女儿买件大衣。珍珍推辞不掉,于是娘俩一起来到商场。母亲给女儿买了好多平时喜欢吃的零食。
  珍珍知道母亲平时过日子非常节俭,可对女儿花钱总是这么大手大脚,于是说:“妈别买了我的衣服够多得了,我给你买件羽绒服吧!”
  母亲连忙说:“不要!买的太多家里也放不下,假如你再买我可生气了!”
  她无奈之下只能听母亲的。于是来到卖男士大衣处,珍珍给文奇挑选了一件羊绒大衣。母亲看在眼里,乐在心里。原本想提醒女儿给女婿挑选一件,没等她开口女儿已经在买了,她当然高兴。
  娘俩回到家已经是午餐时间,珍珍打电话给文奇:“文奇还没吃饭吧!午餐过来吃吧!我给你买了件大衣,不知是否合适,假如不合身,我立马去换!”
  这会儿文奇也在整理出门儿的衣物,听见手机响起赶紧拿起手机:“我也在整理东西,好多饭馆也都关了门儿,买回了几包泡面收拾完后准备吃泡面呢。”
  珍珍有点生气地说:“大男孩儿就是不懂保养身体,总吃泡面会营养不良的,收拾完了赶紧过来吧。”
  文奇感激地好想亲珍珍一下说:“嗯好!就来。”
  文奇这次啥也没买,还是步行,于是按响了女友家的门铃。当他一进门珍珍就迫不及待得让他试穿她买的那件大衣。笔挺羊绒大衣穿在他那标志的身段,再加那英俊的脸庞,那真叫帅气。未来的岳父岳母打量着文奇,心想,我女儿真有眼力,咋挑到这么完美的女婿呢,看着女婿老夫妻俩笑得合不拢嘴。这顿午餐没人提起疫情,其实珍珍的父亲心知肚明,他早已猜到了女儿出远门儿的原由。这顿午饭特别是珍珍的母亲非常开心,气氛温馨和谐看不出半点异常。
  下午文奇一直在女友家。吃过晚餐两人感觉无聊于是出去走走,小区、街道没有了往日的喧嚣,饭馆大多也都关了门。曾经时常堵车的马路也只是偶尔有几辆车路过。路灯依然可怜巴巴地矗在两旁,无论有人没人经过,它依然在完成自己职责。
  他们走走停停,珍珍搂着文奇的脖子说:“我俩前去武汉不一定有时间碰面,你必须照顾好自己。”
  文奇把珍珍搂得更紧说:“你也一样,护理工作不比医生轻松,我们都要好好的回来!”
  珍珍在他怀里似乎有点哽咽地“嗯”了一声。这时文奇感觉珍珍手好凉,随即把自己外套脱下给她披上说:“我们回去吧,你的手好凉。”
  那一夜珍珍没让他回医院宿舍……
  
  三
  2019的大年三十,这所医院不再像往常年一样,除了值班医生其他医护人员休息三天。
  而今这些自愿报名的医生、护士写下了一份份请战书,摁下一个个手印,由副院长带领三十七名医生一百多名护士的医疗队往武汉进发。临出发时他们唱起了国歌,那高昂歌声久久回响中华大地。他们就是最美逆行者,肩负的是职责与担当,应对疫情毅然奔向这场没有硝烟的战场。
  李文奇被分派在新建的医院,草率的吃过午饭,全副武装立马投入“战斗”。病人源源不断。对新冠病毒感染者的治疗当中,也是摸着石头过河,边救治边摸索经验。他们眼见病人的离世,手足无措,内疚难过,感觉是那样的无能为力。他们更加忘我的加倍努力,不断总结经验中西医结合,努力救治每一个病人,哪怕有一点点希望都尽力抢救。
  日子一天天过去,在他们的辛苦努力下,病人死亡率越来越少,他们为之兴奋高兴,却忘记了自己。为了节省时间和防护服,一天吃两顿饭,一天工作十几个小时,这期间没有大小便时间,每个在院的医护工作者都穿着纸尿裤,更没时间和女友家人联系。有时为了抢救病人,一连几天不能休息,疲惫不堪就穿着防护服坐着就睡着了。每到晚上下班吃饭,贴身的衣服都是湿透的。像这样逆行者唯独中国才有,这是世界上是独一无二的。
  李文奇和刘珍珍这对恋人虽然在一个医院里,来了已经一个多礼拜没曾有时间联系过。穿着臃肿的防护服、防护罩。每天疲惫不堪。他们忙得忘记了时间,忘记了自己,忘记了所有一切。心里都是病人,每治好一个病人出院他们为之高兴开心的像孩子一样。
  几个礼拜一晃而过。又是疲惫不堪的一天,文奇疲惫的回到宿舍,拿起手机打开,见母亲一连串打了很多电话,他实在不忍心不回电话,怕母亲担心而急坏身体。此时已经是晚上七点多钟,装着意若无其事地给母亲打电话:“妈你还好吗?过年我没回家,又想儿子了吧!一连串打给我那么多电话。”这些逆行者守护的是生命与希望。正是这些普通平凡最美“逆行者”用实际行动守护着我们的健康,守护着人民的安危,守护着城市的平安。每一个时代都有每一个时代的英雄,病毒肆虐时,医生、护士、警察……他们在默默奋战,守护我们,护佑国家,他们无愧于新时代的英雄。是他们在危险之境中逆风而行,以自己的生命守护着我们的生命,让我们战胜了恐惧,克服了困难,看到了胜利的希望,让我们温暖、安定,心中有力量。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勇敢逆行的他们,谱写了一曲曲感人篇章。
  2020春节也像往常年一样,上班族们盼着年假期间和亲人团聚。未婚青年们在这年假里外出旅游,或者去见一见未来的婆婆或者岳母。李文齐盼着年假和女友刘珍珍回趟老家,也好让老母亲高兴高兴。每次母亲电话里总是催他赶紧找个合适女孩把终身大事办了,世间所有的父母也许都这样。
  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改变了往年探亲访友的习俗。武汉病的很重,全国人民都在努力抗击疫情,百姓忧心重重。
  
  一
  已经是农历腊月二十八晚上五点左右,李文奇从科室出来正准备去用餐,刚脱下白大褂,手机铃声响了那边是女友刘珍珍的声音:“文奇你今天看新闻了吗?武汉新冠肺炎疫情确诊病例剧增,而且向全国蔓延。据悉武汉已经封城,据说高速公路已经封了,大巴车已停运,想必我们去不了你老家了。”
  李文奇若有所思的说:“假如回不去那就留在城里,这场疫情来世凶猛,作为医务工作者的我们必须随时听从党的号召和调遣。”
  刘珍珍在电话那头说:“嗯!是的,你和我想法一样。我妈买了几斤螃蟹还有海鲜,说叫你晚餐到我家来吃。”
  “好的,只是辛苦阿姨了。”李文齐微笑道。
  眼见这趋势已经不能回去看望母亲,忍不住拿出手机给母亲打电话:“妈!今年可能不回家看您了,最近身体可好?”
  电话那头是老妇人的声音:“我挺好的,疫情我也听说了,不能回家没关系,只要都平安就好。疫情的来临这是谁也意想不到的,你妈没事儿,照顾好自己,等疫情向好给我把你女友带回来让妈看看也不迟。”老母亲一气儿就说了这么多。
  “等疫情过后我和珍珍一起去看您,没事儿尽量少出门儿照顾好自己。妈,珍珍打电话来让我去她家吃饭呢!”
  “那你赶紧去吧。”母亲在电话那边说。
  “妈,那我去了。”文奇说完挂了电话。
  他从医院出来到商场,未过门儿的女婿去女友家吃饭当然不能空着手,知道女友喜欢吃车厘子,未来的岳母岳父喜欢吃榴莲,人参果,各买了几斤带着。他一直喜欢步行,因为工作忙,很少有锻炼的机会,所以上下班一直是步行。
  李文奇毕业于南京医科大学是农民的后代,九零后青年,长得非常帅气。老家是江苏盐城某乡村人,父亲过早离世,是母亲含辛茹苦把两个孩子拉扯大,培养他读完大学。他还有个姐姐,已经出嫁。刻苦学习使他走出了农村。毕业后在上海某医院胸腔科已工作三年,在学校时就入了党,医院领导对他工作非常满意,工作很有上进心。刘珍珍是同医院的护士,上海本地人,独生女,白净的脸蛋上长着一双大眼睛,睫毛很长,笔挺的鼻梁下,长着樱桃样的小嘴,苗条的身材配着漂亮的脸蛋真是绝代佳人。
  他走到小区门口,见女友已经在那里等他,文奇心疼的上前握着她的手说:“大冷天儿的,干嘛出来接我,又不是不认识路。”
  珍珍牵着她的手说:“等来等去你还不来,菜都凉了,所以我就出来看看,其实我也刚出来。”
  两人牵着手走进电梯,文奇一进屋见为他准备的一桌子的美味佳肴说:“阿姨叔叔给你添麻烦了。”珍珍母亲笑着说:“哪里啊!你不来我还不高兴呢!”
  珍珍的母亲非常喜欢这位未来女婿,见文奇买了那么多水果还有营养品说:“以后来家里别买这么多东西,成家生娃大事儿还在后头呢!”
  珍珍的母亲是幼儿园老师,父亲是军人专业后在派出所工作,如今都已退休。二位老人为人都非常好,知道李文奇老家在乡下,所以非常体谅农村人的不易。
  桌上摆着一双公筷,珍珍父母亲不时地往文奇碗里夹菜,两只最大最肥的蟹早就放在他面前。珍珍有意逗母亲说:“妈您也太偏心了吧,我可要妒忌喽!”
  珍珍母亲又用公筷夹了一大块糖醋黄鱼放到文奇碗里风趣地说:
  “文奇可是你老公,你连老公都敢嫉妒?”文奇是个很文雅的男人,本来就有点拘束,叫她母子俩说的脸有点红。于是说:“阿姨别夹了已经吃不完了,谢谢!”
  这时文奇的手机铃响了:“文奇九点钟到医院开紧急会议,最好早点来。”这是院长的声音。其实文奇已经猜到会议的主要内容。
  吃过晚饭文奇和珍珍一起来到医院会议室,人员基本到齐。院长早就坐在那里等着还没到齐的人。
  会议晚上二十一点钟正式开始,院长向就坐的每一个人扫了一眼说:“疫情想必大家也都知道了,武汉已经封城。国家为了抢救那些新冠病人花去很大的人力、财力,武汉医院住不下大量病人,火速新建了雷神山、火神山医院。八十四岁的钟南山院士也已经赶往武汉。武汉医务人员不分昼夜的忙碌着,可依然是人手不够。作为医务工作者的我们必须前去支援。考验我们医务工作者时机到了,我院组织一支医疗队,医生三十七名、护士一百名,准备后天出发。自愿报名,不想去的不强迫。去武汉的明天休息一天,在家准备一下后天出发。”
  院长的话音刚落,会场立马听到一个非常响亮声音:“我是老党员,我去!”
  刘珍珍见是李文奇第一个报名,她看了看文奇说:“算我一个!”
  “我也去!”
  “我去!我去!”
  会场的气氛变得严肃而感人。院长被感动的眼睛似乎有些湿润,真看不出这些年轻人能有如此的高尚地情操。他激动地说:“危难之时,我院竟然有这么多逆行者挺身而出,不得不让我为之感动,我代表武汉人民、祖国谢谢你们。”他继续说,“这医疗队有我院副院长带领。愿你们一切顺利,一路顺风,凯旋而归!”
  医院逆行者们写了决心书,在决心书上按下一个个手印。
  
  二
  文奇怕母亲担心,没有提起自己要去武汉,因为母亲在乡下假如不提起,也许不会知道。女友刘珍珍肯定瞒不过去。那晚回家已经是快半夜,散会以后两人在外面漫步,他们牵着手没有太多的话,就这么默默的走,各自的心里都沉甸甸的。后来还是李文奇说让珍珍早点回家吧,免得父母惦记。分别时俩人紧紧拥抱在一起久久不舍分开。
  珍珍开门回来见母亲还坐在沙发上等她,并已经睡着。她轻轻地走到母亲身边,进房间拿过一床鸭绒棉被给母亲盖上,这时母亲醒了,睁开惺忪眼睛说:“快半夜了吧,医院开会肯定是与疫情有关的事吧!”
  她看着母亲日益增多的白发,想说的话又咽了回去说:“妈!不早了,还是去床上睡吧,别着凉感冒了。我也困了,早点睡吧。”
  珍珍洗漱完毕回到房间没有一点睡意,她不知到该怎么和父母说,不说吧,肯定瞒不住,说实话又怕父母为自己担心,又怕拖后腿。想来想去,硬是想不出两全其美的好办法。
  她忍不住又给文奇打视频电话:“文奇后天我们就要出发了,我就是不忍心让父母为我担心,你说我该咋办呢?“那边文奇好长时间没答复,停顿了好大一会儿才说:“要不你就说医院派你去北京学习深造一段时间?这样他们会为你高兴,更不会为你担心,这样说你看行吗?”珍珍高兴地说:“我怎么就没想到呢!行!就这么说。谢谢你,赶紧睡觉吧!晚安。”
  珍珍一觉醒来,已经是上午九点多钟,母亲早已把早餐准备好,说:“饿了吧!妈给你买了你最喜欢的生煎饺子。”珍珍起床洗漱完毕,拿起一个生煎饺子咬了一口,说:“妈!我明天要出远门儿,医院领导让我去北京学习一段时间。”由于在说谎,说话时不停的观察着父母脸上表情。
  珍珍的父亲喜欢看书,放下手里书说:“疫情如此严重,还能有培训班学习?”
  母亲似乎很相信地说:“疫情再严重该干嘛,还要干嘛呀!”
  珍珍应合着母亲说:“就是嘛,该学习还得学习是啊,”
  父亲似乎明白了什么不再言语。她就这么瞒天过海先糊弄好母亲再说。
  因为母亲一直身体不太好,所以珍珍实在不忍心让母亲为她担心。文奇早在学校就入了党,而且是班级的高材生。而自己只是护士学校毕业,在前一个月也提交了入党申请书。她非常爱文奇,做为他未来的妻子,怎能甘心落后于丈夫呢!
  早饭后珍珍说要去商场,想买些出门儿用的生活用品,母亲硬是要一起去,说北方天气冷要给女儿买件大衣。珍珍推辞不掉,于是娘俩一起来到商场。母亲给女儿买了好多平时喜欢吃的零食。
  珍珍知道母亲平时过日子非常节俭,可对女儿花钱总是这么大手大脚,于是说:“妈别买了我的衣服够多得了,我给你买件羽绒服吧!”
  母亲连忙说:“不要!买的太多家里也放不下,假如你再买我可生气了!”
  她无奈之下只能听母亲的。于是来到卖男士大衣处,珍珍给文奇挑选了一件羊绒大衣。母亲看在眼里,乐在心里。原本想提醒女儿给女婿挑选一件,没等她开口女儿已经在买了,她当然高兴。
  娘俩回到家已经是午餐时间,珍珍打电话给文奇:“文奇还没吃饭吧!午餐过来吃吧!我给你买了件大衣,不知是否合适,假如不合身,我立马去换!”
  这会儿文奇也在整理出门儿的衣物,听见手机响起赶紧拿起手机:“我也在整理东西,好多饭馆也都关了门儿,买回了几包泡面收拾完后准备吃泡面呢。”
  珍珍有点生气地说:“大男孩儿就是不懂保养身体,总吃泡面会营养不良的,收拾完了赶紧过来吧。”
  文奇感激地好想亲珍珍一下说:“嗯好!就来。”
  文奇这次啥也没买,还是步行,于是按响了女友家的门铃。当他一进门珍珍就迫不及待得让他试穿她买的那件大衣。笔挺羊绒大衣穿在他那标志的身段,再加那英俊的脸庞,那真叫帅气。未来的岳父岳母打量着文奇,心想,我女儿真有眼力,咋挑到这么完美的女婿呢,看着女婿老夫妻俩笑得合不拢嘴。这顿午餐没人提起疫情,其实珍珍的父亲心知肚明,他早已猜到了女儿出远门儿的原由。这顿午饭特别是珍珍的母亲非常开心,气氛温馨和谐看不出半点异常。
  下午文奇一直在女友家。吃过晚餐两人感觉无聊于是出去走走,小区、街道没有了往日的喧嚣,饭馆大多也都关了门。曾经时常堵车的马路也只是偶尔有几辆车路过。路灯依然可怜巴巴地矗在两旁,无论有人没人经过,它依然在完成自己职责。
  他们走走停停,珍珍搂着文奇的脖子说:“我俩前去武汉不一定有时间碰面,你必须照顾好自己。”
  文奇把珍珍搂得更紧说:“你也一样,护理工作不比医生轻松,我们都要好好的回来!”
  珍珍在他怀里似乎有点哽咽地“嗯”了一声。这时文奇感觉珍珍手好凉,随即把自己外套脱下给她披上说:“我们回去吧,你的手好凉。”
  那一夜珍珍没让他回医院宿舍……
  
  三
  2019的大年三十,这所医院不再像往常年一样,除了值班医生其他医护人员休息三天。
  而今这些自愿报名的医生、护士写下了一份份请战书,摁下一个个手印,由副院长带领三十七名医生一百多名护士的医疗队往武汉进发。临出发时他们唱起了国歌,那高昂歌声久久回响中华大地。他们就是最美逆行者,肩负的是职责与担当,应对疫情毅然奔向这场没有硝烟的战场。
  李文奇被分派在新建的医院,草率的吃过午饭,全副武装立马投入“战斗”。病人源源不断。对新冠病毒感染者的治疗当中,也是摸着石头过河,边救治边摸索经验。他们眼见病人的离世,手足无措,内疚难过,感觉是那样的无能为力。他们更加忘我的加倍努力,不断总结经验中西医结合,努力救治每一个病人,哪怕有一点点希望都尽力抢救。
  日子一天天过去,在他们的辛苦努力下,病人死亡率越来越少,他们为之兴奋高兴,却忘记了自己。为了节省时间和防护服,一天吃两顿饭,一天工作十几个小时,这期间没有大小便时间,每个在院的医护工作者都穿着纸尿裤,更没时间和女友家人联系。有时为了抢救病人,一连几天不能休息,疲惫不堪就穿着防护服坐着就睡着了。每到晚上下班吃饭,贴身的衣服都是湿透的。像这样逆行者唯独中国才有,这是世界上是独一无二的。
  李文奇和刘珍珍这对恋人虽然在一个医院里,来了已经一个多礼拜没曾有时间联系过。穿着臃肿的防护服、防护罩。每天疲惫不堪。他们忙得忘记了时间,忘记了自己,忘记了所有一切。心里都是病人,每治好一个病人出院他们为之高兴开心的像孩子一样。
  几个礼拜一晃而过。又是疲惫不堪的一天,文奇疲惫的回到宿舍,拿起手机打开,见母亲一连串打了很多电话,他实在不忍心不回电话,怕母亲担心而急坏身体。此时已经是晚上七点多钟,装着意若无其事地给母亲打电话:“妈你还好吗?过年我没回家,又想儿子了吧!一连串打给我那么多电话。”
  母亲似乎有些委屈的说:“你在忙什么呢,打你那么多电话都不接,往常年大年初一,你总是忘不了打电话给妈拜个年,可今年没有。我担心你是否生病了,或者是遇见其他事儿了。”
  听母亲这么一说,感觉对不住母亲于是继续说谎道:“我女友去北京学习培训,她母亲生病只能我帮着去医院伺候着,所以把打电话向母亲拜年给忘了,妈儿子给您拜个晚年。”几句话就把母亲给逗乐了。
  由于母亲好久没听到儿子的声音,拿着手机不肯放下继续说:“我未来的亲家女儿出远门儿,你就应该多帮照应着点儿。我挺好的别惦记。你还记得咱家邻居张二婶吗?她没了,心脏病,唉……”母亲还在电话里继续唠叨,文奇已经困得不行,手机不知啥时候滑落在地上,就这么靠着凳子,还没洗漱就和衣睡着了。
  母亲听着那边没有回音于是:“文奇咋不搭理我呢,喂!喂!”无奈的母亲只能失望的放下手机,少不了一阵胡思乱想。他实在太疲劳了,这一觉醒来已经是凌晨四点钟。
  
  四
  自打来到武汉某医院的珍珍,像换了个人似的,显得成熟了很多。初来时有不少患者离世,让她的神经似乎面临崩溃。长这么大从未见过如此多的生离死别,她为此深感无助,欲哭无泪。每天穿防护服时间长达十几个小时,里面的衣服全被汗水湿透。这些都不算什么,只要有患者病情好转,她感觉是那样快乐。
  她每天穿梭在多个病房挂水、插管子忙的没有一刻停歇。有一次,有位患者大妈年龄和她母亲差不多大,就是不配合治疗,不肯挂水吃药说治不好不如干脆不治,省得活受罪。珍珍苦口婆心地劝说像对自己母亲一样,直到那位大妈配合治疗为止。
  由于长时间的穿着防护服防护罩,肉体长期潮湿,她身上脸上长了很多小疙瘩,每到早上上班,都要涂抹一些治疗湿疹的药膏然后再穿防护服。这些她都不在乎,只要护理的病人病情好转,她就感到是莫大的安慰。
  那天她一进病房,忽然听见那位大妈叫她:“闺女多亏你我好多了!”
  珍珍在那位大妈病床前停下说:“大妈其实你的体质蛮好的,等病好了好好享受天伦之乐。”
  那位大妈紧紧握着珍珍带着手套的手,另只手从枕头底下拿出早就写好的住址说:“等疫情过去,闺女一定要到我家玩几天,大妈请你吃武汉最出名的好菜。这是我家的电话和住址。”说着大妈已经满眼都是感激的泪水。
  珍珍接过大妈递过来的小纸片道:“大妈,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只要您尽快好起来比啥都强。”大妈感激的泪水不停地流。
  珍珍刚走出病房,听见走廊里几位护士边走边走议论着:“怎么会晕过去了呢!但愿不是被感染。”
  珍珍停下脚步。另一位护士又说:“据说是上海医疗队姓李的医生。”
  听到这话,珍珍心好像被针狠狠地刺了一下。可是为了工作没顾得上多问,在心里默默的为男友李文奇祈祷平安。
  她依然忙碌着,心想到晚上下班后给文奇打个电话。也许是自己胡思乱想,上海医疗队姓李的医生有好几个呢,不过无论是哪一位但愿不是被感染。她一边忙碌着心里默默地祈祷。
  终于到了晚上下班时间,她匆忙的脱去防护服,迫不及待的打开手机给文奇打电话。那头总是无人接听,她的心一下子被揪了起来。连续打了几次依然无人接听。她急了再次穿上防护服回到医院打听文奇在哪里。
  正好遇见院长连忙问道:“您好院长!见李文奇医生了吗?”
  院长不知道他俩的关系,问道:“找他有事吗?他病了,已经做了核酸检测在79号病房。”
  她脸色一下就变了,直奔79号病房。也许是着急,再加太过疲惫感觉眼前模糊不清,仿佛天地都在旋转。再也迈不动步子……
  当她醒来时已经躺在病房床上。院长还有医疗队的同事都围在病床边,院长见她醒来说:“李文奇检查结果已经出来,是重度感冒再加过度劳累,引发高烧休息几天就好了。”
  珍珍立马坐了起来说:“我去看看他!”
  院长安慰道:“他没事儿了,你也需要好好休息,赶紧去更衣室把防护服换了,吃点东西早点休息,明天你也必须仔细检查。我还有好多病人需要去看看。”说着离开了病房。
  珍珍看着院长疲惫的身影感慨万千。院长已年过半百依然不分昼夜地工作着,在这特殊时期,他无论多辛苦疲惫都在努力顽强的坚持着。
  第二天院长要她做核酸检测,忽然看见一个非常熟悉的背影,由于穿着防护服戴着防护罩也许听力差一点。她轻轻的喊他一声似乎没听见,珍珍快步追过去问道:“你好利索了?”
  “不就是重感冒嘛!没事儿了,医护人员都忙成这样,我实在歇不住不发热了,吃了药已经好了必须投入工作。”文奇若无其事的说。
  珍珍怜惜的看了他一眼说:“记着吃药哦,我忙得都没时间去看你,不会怪我吧。”
  “怎么会呢!特殊时期抢救病人是重中之重,我得去忙了保重!”说完文奇朝珍珍微笑着摆了摆手,离开走廊走进病房。
  
  五
  珍珍的父亲每天看着电视上的报道,知道女儿有多忙多累,为女儿是逆行者的一员而深感到骄傲,也在为她担心。母亲依然误认为女儿是去北京深造学习,多次打电话给女儿都没接,她疑惑的问:“她爸,珍珍去学习已经一个多月了,竟然没给我一个电话,你说是不是她水土不服生病了?”
  他怕妻子担心女儿说:“如今女儿已经长大有男朋友了,有点时间还得和男友交流,哪有那么多时间和你说话呢!”珍珍母亲想想也是,于是不再追问。不过依然有点放心不下,因为离家已经一个多月,她竟然没曾接过一次电话。
  院长要珍珍休息几天,等检查结果出来以后再说。自那天见到文奇,心里不再有压力,不过不知为何总感觉没力气。想起医护人员忙碌地身影,想起院长疲惫的眼神,她依然坚持上班。每逢有病人痊愈出院感觉有莫大的成就感,再辛苦也都会忘得一干二净。
  她忍不住去查一下化验结果是否已经出来,核酸检测呈阴性其他一切正常,只是自己怀孕了。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仔细再看了几遍。被这突如其来的孩子弄得心里七上八下,论说怀孕是件好事,可是真不是时候啊。原本想2020年假回趟老公的老家,认识一下未来的婆婆,然后回来再领结婚证,可被这突如其来地疫情给耽搁了。领导知道自己有孕在身肯定得让她提前回去,这可怎么办呢。于是,她不知所错,心里顿时成了一团乱麻。
  “小刘,你到我办公室来一下。”院长从病房出来说。
  她正不知如何是好,心想把自己地想法不妨和院长说说,也许院长能同意她的想法。
  于是她来到院长办公室,见院长已经在办公室等她。
  珍珍微笑着问道:“院长您找我有事儿?”院长看着珍珍说:“你的化验单想必你已经看过,我院和医疗队必须对你母子健康负责,明天你就回上海吧。”
  珍珍已经有了思想准备说:“才一个多月,没有任何反应,回上海我也要上班,在这里也是上班,这里缺少人,就这么让我回去,心里非常不踏实,我一定要和我们医疗队一起回上海,明天我照常上班,还有我护理的那些病人我不放心。”她说着眼睛红了。
  院长低头寻思了一会儿说:“你最好和你老公商量一下再做决定。医院暂时的确人手紧,可也不能让一个孕妇担这风险啊!”
  这时院长的电话响了:“院长,二十六号病房五号病床病人非常危险。”
  院长一边回话放下电话:“知道了!”没顾得上和珍珍多说,直奔直二十六号病房。
  珍珍本来就穿着防护服,于是回到更衣室把防护罩手套戴好全副武装,也来到二十六号病房。见五号病床病人大约五十岁左右,痛苦使得脸部肌肉扭曲,护士医生都在为他忙碌着,自己也参加了抢救病人的行列。
  几天来珍珍依然没有休息,院长拿她没办法。又是一天的下班时间,整天忙的没时间和文奇联系。今天在院长和同事们的催促下提前一小时下班。她准备给母亲打个电话,给文奇发段信息,因为这时间文奇还没有下班。
  她终于拨通母亲的视频电话:“妈,想我了吧!”
  这边母亲见是女儿打来视频电话,激动高兴地说:“珍珍都一个半月了,侬奏啥不给妈一个电话,妈担心死了,没生病吧!”
  珍珍听到母亲的声音,也有些激动,说:“妈,我蛮好的别惦记,你看比以前胖了很多呢。”
  母亲满脸都是笑,风趣地说:“有了男朋友竟然把老妈给忘了,啥时候回来呀?”
  “我也说不准,估计再有一个多月差不多了,妈,你和爸在家别太节俭,多保重身体,文奇有电话了。”珍珍不敢多言语,怕说多了漏了嘴儿,说完挂断了母亲的电话。
  她感觉有些疲劳,倒了杯开水喝了想眯一会儿,这一睡下就到了晚上八点多钟。
  文奇听同事说珍珍怀孕了,心想珍珍咋就不和我说呢,于是打了珍珍的语音电话,一直没人接,他急了以为是珍珍不舒服,于是脚步急促的赶到珍珍宿舍,进来一看珍珍睡得好沉,文奇也没叫醒她。估计肯定还没吃晚餐,于是帮她打来晚饭,怕凉了用被子裹上,就这么静静的等着。
  珍珍翻了个身醒了,见文奇坐在她的床边道:“几点啦?你怎么在这里?”
  文奇没直接回答她的话,把打来的晚饭打开说:“都八点半了,晚饭我打来了还没凉赶紧吃吧!”
  珍珍也许早饿了,感激地看了他一眼边吃边说:“谢谢!我的确有点饿了。”
  文奇看着她故意装生气地说:“我说珍珍同志,你怀孕了我可是听同事说的这不符合常规呀!”
  珍珍咽了一口饭菜说:“原本想今晚和你说来着,老妈那里都一个多月没打电话了,给妈打了个电话。打完电话感觉犯困躺下就睡着了,以前没这样容易犯困,也许是这小东西给害的。”
  “要不你还是提前回上海吧!身怀有孕体质差别太要强。”文奇怜惜的看着她说。
  珍珍原本以为老公能支持她一起完成任务一同凯旋而归。哪承想他竟然和院长说的话一个样。
  珍珍有点生气地说:“原以为你肯定支持我继续留在这里,等疫情向好我们一起回去,你倒好和院长的话一个味儿!听妈说她怀我的时候什么活都一样干,下班回家做饭洗衣,那时哪有洗衣机啊!怎么到我们这一辈都娇贵了呢!”
  文奇听了她地一席感觉也在理,心想记得母亲曾说起,怀着他时还照样在地里干活呢。
  当然这话不能说出口,要不珍珍会更是来劲。他装出无奈样子说:“好吧!那就照你的意愿做,不过假如感觉身体不适,要提前和我联系,你可不能阻挡我提前做爸爸哦!”
  珍珍有点不耐烦地说:“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婆婆妈妈的了,肚子里的娃也是我骨肉,我会好好保护他的。”
  那天晚上这对恋人的话题一直是围绕疫情中的病人,议论几号病床病人有所好转,几号病人需要重症护理等等,努力救治每一个新冠病人。当然他们也非常想家,可是做为新一代的医护工作者,舍小家顾大家,全心全意救治每一位病人是他们的神圣使命。
  文奇自从那天和母亲打电话后睡着了,再后就通了一次电话,不敢视频,因为他没和母亲说起他早就在武汉。这对恋人都在善意的说谎目的就是怕家人为自己担心。
  珍珍依然每天忙碌着,也许是站立的时间过长地缘故,小腹时常隐隐作痛,可她依然顽强的坚持着不当回事儿。院长和同事们每天都催她提前下班。
  在千辛万苦中迎来了四月,在这期间最使她高兴的是那些痊愈出院地病人。还有那位大妈。大妈出院时满含热泪,拉着珍珍的手说:“闺女!假如没有你大妈早就不在了!记得疫情过后一定要来我家玩几天。”珍珍微笑道:“好的有机会一定来武汉旅游,照顾病人是我的职责”大妈慢慢地站起来,朝送她的所有医护人员深深地鞠了一躬。
  治好出院的病人越来越多,新增病例越来越少,医护人员在千辛万苦中迎来了柳暗花明。
  
  六
  2020的春天似乎来得很慢,每个人都在期盼着春暖花开疫情向好。由于早出晚归的忙碌,看不到树叶鼓起嫩芽,看不到春花绽放。四月,医院已经没有了新增病人,很多地区新增病例已经清零。
  由于没有了新增病例,医护人员不再有开始那样忙碌辛苦,他们终于可以松口了气。好消息接二连三。四月八日武汉解封,全国大部分地区疫情向好,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在白衣战士的顽强努力下取得了全面胜利。
  四月的春天夜晚微寒,春风里似乎带着花的馨香。这对恋人在场突如其来的疫情中都表现的如此顽强无私。特别是珍珍身怀有孕硬是没有退缩。曾几次感觉小腹疼痛难忍,瞒着老公院长偷偷配来保胎药边吃边工作。
  没有了新增病例,原先的病人不断痊愈出院。上海的这支医疗队负责人想再观察几天,假如无新增病例将返回上海。
  武汉医院的白衣战士和上海来到医疗队成员,共同奋战了几个月建立了深厚的感情,像一个战壕的战士,临别时依依不舍,相互留下手机号。不舍的泪水挂满脸颊,他们亲热地拥抱着。
  即将告别奋战了几个月的武汉,心里酸酸的说不出啥滋味。汽车上贴满欢送医疗队的标语“武汉人民永远铭记您,像白衣战士致敬。”交警整齐得站立两旁,武汉百姓拿着欢送小红旗,含泪来为驰援的医疗队送行。
  李文奇和刘珍珍坐在车里从车窗口往外看,激动的泪水早已挂满脸颊。那位大妈由儿子搀扶着来到珍珍的车窗口。她泪如泉涌,紧紧地拉着珍珍的手说:“闺女辛苦了,这几个月真是难为你了,有机会一定要来武汉,武汉人民永远记得在这场疫情中你们付出。”
  这会儿,珍珍早已泪水满面,激动地说:“我们都是炎黄子孙龙的传人,武汉人民有难相互支持是应该的。”
  汽车缓慢前行,有位新冠痊愈地武汉市民竟然跪在医疗队汽车的旁边,满含感激地泪水两手十合,嘴里念叨着,“祝白衣战士一路顺风,一生平安,武汉人民永远铭记你们。”场面是那样的感人,送行和离别的脸上都挂满泪花,这样地场面只有中国才有。孩子们唱起《听我说谢谢你》这首歌。在这感人至深的场面中,汽车承载着白衣战士缓缓离开武汉。
  几个月不回家感觉亲切又陌生,走到自家门口已经想不起门锁的密码,于是用指纹打开了房门。正好父母都在家。珍珍一下子抱住母亲像孩子般哭了。母亲依然蒙在鼓里说:“你不早点打电话回来,我和你爸也好去接你,怎么在北京学习的不顺心?”
  珍珍擦着泪水说:“我从来没离家那么长时间过,我想家,想爸妈了!”
  母亲心疼地说:“我女儿瘦了,回来妈好好给你补一补。”父亲微笑道:“是瘦了不过,感觉我女儿成熟了很多。”
  已是做晚餐时间,母亲和女儿亲热一阵就想着去准备晚餐。珍珍见母亲准备做晚餐,于是说:“晚上我和文奇出去吃,要不爸妈也一起去吧!”
  老夫妻俩对眼看了一下父亲说:“我们就不去了,你们年轻人好久没在一起吃饭了。在一起好好聊聊,我们加在中间不方便。”
  珍珍一边洗脸换了件衣服说:“爸妈那我出去吃饭,等回来我有话和二老商量。”
  
  七
  几个月过去,他们终于回到了上海。院长决定回来的医护人员休息两天再上班。这对恋人手牵着手来到曾经那样宁静的街头,此刻的上海已恢复了往日的车水马龙。
  李文奇看着珍珍深情的说:“亲爱的,你辛苦了,在这场疫情中身怀有孕,竟然选择坚持留下,而且没有让未出世的孩子受一点委屈。”
  珍珍开玩笑地说:“等孩子出世后你问问孩子在我肚子里是否受了委屈?”珍珍心想我可是隔三差五的吃保胎药。
  文奇看着她又说:“明天你必须做产检,这是最重要的事!”
  “嗯好,你不说我也想去检查一下,我们必须对孩子健康负责。”她看着文奇说。
  他们见一家饭馆儿已经开张营业,于是两人边走了进去坐下。
  文奇拿起菜单扫了一遍问珍珍:“你想吃点啥?”
  珍珍拿过菜单点了几个菜,灯光下,文奇含情默默的看着妻子说:“我们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回老家一趟,去认识一下婆婆,然后领结婚证把喜事办了。没房子暂时先租着住,反正不能挺着大肚子办婚礼。”
  珍珍被他说的噗嗤一下笑了说:“那倒是!我妈说办婚事就在我家不用租房子,妈就等着抱大外孙呢。”珍珍想了想又说,“假如阿姨感觉孤单想孙子就来上海住,反正我家房子还不算小。”
  文奇故意板着脸说:“都快做妈妈了,还不改口?”
  她调皮得动作有点嗲的点了一下文奇的鼻子,说:“等回你老家见了面,我自然就叫妈。”
  很快点得菜热气腾腾的端上了桌,俩人好久没这样坐在一起吃饭了。他们盘算着婚礼如何办,孩子给起个啥名字。
  晚饭感刚开始,突然文奇的手机铃响了。他像往常一样平静的打开手机,是姐姐带有哽咽的声音:“文奇,咱妈走了!呜呜……你赶紧回来吧!”电话那边姐姐还在抽泣。文奇顿时感觉浑身的血液一下子凝固了。
  珍珍见文奇神色不对,赶忙问:“文奇怎么了?怎么了?”
  文奇半天说不出话。珍珍连忙接过文奇的手机:“喂请问您是……”
  那边文奇姐姐哭着说:“我是姐姐,母亲突发脑溢血抢救无效走了!呜……呜……你是文奇的女友吧!”
  珍珍回话:“是的,我是你弟媳妇。人死不能复生,姐姐你要保重啊!明天我们就回去!”珍珍得知这消息不知如何是好。
  文奇感觉胸口似乎压着一块巨石,喘不过气来,两眼发直。珍珍看着文奇不知所措,紧紧地抱住文奇说:“你哭出来吧,哭出来会好受些,你这样我好怕。”
  文奇一头扎进珍珍怀里像孩子一样嚎啕大哭,男人的哭声像是把大地都震撼了,那种悲伤哀嚎让珍珍揪心地痛。
  桌上的菜一动没动,服务员见此情形问道:“把所有的菜帮您打包带回行吗?”珍珍点了点头。
  文奇哭过一阵冷静下来说:“我母亲也许知道了什么,太多的胡思乱想,忘记了吃药,她一直是舒张压偏高。曾经她一连串打给我那么多电话,由于忙碌没有回她几次,因为以前不是这样的。有次在通话中我竟然睡着了,你说她能不胡思乱想吗?都怪我瞒着她去武汉,要不也许不会这样。”说着眼泪又涌了出来。
  珍珍看着文奇伤心成那样说:“你懂医学脑溢血病因很多,妈已经走了别总是这样责怪自己,妈在天上也盼我们健康的活着,振作起来好好生活努力工作。才是我们以后应该做的。”
  文奇无意中看到珍珍鼓起得小腹,不忍心再让她看着自己揪心,强忍住悲伤擦着眼泪说:“我们回去吧!明天我必须回老家为母亲送葬,你有身孕就别去了,再说我们家乡的习俗,没过门儿的媳妇不能给婆婆送葬。”
  珍珍见他悲痛有些缓和,揪着得心稍微放松一些。她站起身来想去拿打好包的菜,突然小腹一阵疼痛,怕让文奇看出来,咬着牙又坐了下来。文奇见她脸色不好赶忙扶住说:“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珍珍坐了会儿说:“没事儿,小家伙在调皮。”
  文奇愧疚的看着珍珍说:“明天产检我不能陪你了,自己多注意身体。把母亲的丧事办完立马就回来。”
  “就在本院,做产检很方便,这你不用担心。”珍珍说着话,缓慢地再次站起身来。
  文奇没有去医院宿舍,两人一起回到珍珍家里。已经是晚上八点多钟,珍珍的父母都还没睡,见他们都回来说:“怎么剩下那么多菜?”文奇强作笑容,和二老打过招呼和珍珍直接走进房间。
  母亲随之跟了进去,听珍珍说了原由。她叹了口气说:“文奇啊!人已经走了,节哀顺变吧,人生就是这样,谁也不知后面将要发生什么,我也是做母亲的,母亲无论在哪里都希望自己的儿女健康平安长命百岁,遇见什么事儿饭总是要吃的,我去把你们带回来的饭菜热热,多少吃一点。”
  文奇回来一头扎进珍珍的房间,用毯子蒙着脸无声的泪尽情地流。珍珍父母手足无措,看着女婿如此伤心,知道劝也没用,只能靠他自己慢慢的从悲伤中走出来。
  那晚文奇夫妇都没吃饭,天还未亮他早早的起床,和院长打了个电话说明原由,请了几天假。这时岳母已经把早餐准备好,她知道今天女婿必须回趟老家。
  文奇喝了杯牛奶吃了个鸡蛋感觉没啥胃口,他忽然似乎想起什么说:“妈珍珍已经怀孕三个多月了,明天我得回老家办丧事孕妇不能去。她还必须及时做产检,珍珍就拜托您老照顾了。”
  “你放心去吧!自己多保重。事已如此,再伤心也不能挽回你妈的生命,珍珍都和我说了,等你妈过了五七就把你们的婚事办了,珍珍的身子太重穿婚纱不好看,婚房你不用操心。,”岳母坐在沙发上一边给未出世的外孙织着毛衣说。
  这会儿珍珍已经醒了见文奇在收拾行李说:“要不我和院长请个假和你一起去吧!我就是感觉不放心。”
  文奇怜惜得看着珍珍说:“假如你没怀孕肯定一起回去,我才不管那些老家的风俗呢。有身孕的人最好不去那场合,在家别惦记我,照顾好自己,照顾好咱爸妈和我儿子,我还要去宿舍拿些换洗衣服”
  文奇说着拉起行李箱打开了房门,珍珍赶紧洗了把脸说:“我和你一起去宿舍。”文奇推辞也没用,珍珍执意要去。
  两人从医院宿舍又来到车站,分手时她眼睛红了。难以想象文奇见了过世的母亲会伤心成什么样子,分别时珍珍深情地看着文奇说:“人死是不可挽回的事,你就是伤心的大病一场,母亲也不能复活,她在那边也不希望你如此伤心。”
  文奇吻了她一下说:“照顾好自己,把母亲后事办了立马就回来,有事和我打电话。”
  火车缓缓启动,目送载着爱人远去的火车,她长长地叹了口气……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辰溪的往事岁月
下一篇:传奇驴队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