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你,像风走了八万里

  我爱你,像风走了八万里

  时逢乱世。

  据说,长安刚平定一场叛乱。皇室内斗,兄弟残杀。新主登基。

  皇城中,一日万变。

  江湖外,却是万年如一。

  我爱你,像风走了八万里

  潆州某地,有山。山中有医斋。医斋主人已过而立,长相俊逸。气度不凡。

  据街头老者说,也是退隐高人。

  厌了庙堂纷争,刀光剑影,于此静谧之隅,择一温山良水,设一茅屋草舍,采药读书,安度余生。

  他医术过人。

  但为人古怪,行事怪诞。

  照说,家徒四壁,檐无瓦,食无荤,那么清贫的日子,多赚点银两,也能换酒钱。

  他不要。

  他医人,极挑。

  有眼缘者,方医。

  医好了,无需银两,只需为他在山上种一株梅花

  若为大病,起死回生,种十株梅花。

  小病,种一株。

  我爱你,像风走了八万里

  日子久了,经他妙手回春,也治好了百来人。

  这些患者为感恩,皆来种梅。

  于是,满山皆梅,郁郁葱葱,腊月里梅雪相映,落英缤纷,如云似霭,是为无上盛景。

  我爱你,像风走了八万里

  他在江湖中有了别名:

  梅公子。

  而他的医斋,被称作“梅斋”。

  山峦得名为:“落雪山”。意为花开如雪,满山白头。

  我爱你,像风走了八万里

  一年又一年。

  他名声渐大,许多人不远万里,前来寻医。

  但并非总能如愿。

  有些商贾富人,哪怕许以百两黄金,求他治病,也绝不出手。

  只说,“人各有命,无能为力。”

  我爱你,像风走了八万里

  此时正值多事之秋,纷争不断。

  哪怕落雪山下,也偶有打杀。他因为与世无争,不染红尘俗事,倒换得一时清静。

  晨昏无恙。

  岁月无惊。

  我爱你,像风走了八万里

  因梅树多,渐渐也不愁吃穿用度。

  每年春时,青梅满树。他背了篓,一树一树地摘。到山下卖了,将铜钱扔进一只瓦罐。

  需要买物什,买酒,就从罐中取。

  一年大概用一罐。

  我爱你,像风走了八万里

  忽有一日,满山深秋,凉风阵阵,落叶蹁跹而飞。

  他从山下买酒归来,沿阶而上。

  暮色如墨,渐渐洇散。

  他听见柴门处有异响。

  细细一听,有呻吟声传来,连绵不断,极弱,又极惨。

  走近一看,有女子匍匐在地,一身是血。奄奄一息。

  我爱你,像风走了八万里

  走过去一看,方知受了重伤。

  身上有刀口,碎而深。

  有一刀几乎见骨。

  女子面容姣好,衣饰也华贵,不像粗鄙人家的女儿,倒像大家闺秀。也不知是遭了什么噩运,受此重创。

  他见不像恶人,决定施救。

  一日后,女子醒来。

  三日后,已能说话。

  七日后,已下地行走。

  半月后身子已初愈。

  朝夕照料,外加救命之恩,女子自然千恩万谢。为还恩,她入厨房,以巧手,替他烹一日三餐。

  我爱你,像风走了八万里

  南食北宴,东饮西酥,都在她的巧手之下,轮番儿出现。

  晨起时,桌上已有酥饼。

  薄,脆,削作梅花瓣,嚼作雪花声。

  他问:“此为何饼?”

  “梅花饼。”

  与市上卖的厚饼、馅饼、肉饼不同,以宿饼薄切,以梅花蜜薄涂,微糖作馅,再用猪油熯黄,反复炙烤。

  烤至色泽如金,香味弥漫,铺于木盘。

  吃一口,芬芳四溢。

  我爱你,像风走了八万里

  茶本不是什么好茶。是他不知何处买的陈茶,平时不喜,也不吃。

  浓苦如药,色深如血。

  但她化腐朽为神奇,将粗茶变佳茗。茶色如琥珀,举盏一啜,涩味全无,苦香翻卷,舌有余甘。

  一问,方知泡茶精髓,在水。

  湖水不可泡。会浊。

  井水不可泡。会辛。

  以山泉入茶,才清冽甘甜。

  她在晨光未现时,挑了桶,翻岩过溪,穿林越涧,去落雪山山顶的崖下,取山顶雪水所化的清泉。

  取回后,以砂罐烹茶。

  一滚便泡。

  一泡便饮。

  他这才知道,自己从前所吃的,都不叫饮食,而是果腹。

  我爱你,像风走了八万里

  他终于对她好了奇。

  “姑娘到底何人?”

  “奴家姓乔名羽,金陵人氏。”

  再一问,才知道,她本在太子府的膳房做女史,因兵变,太子一系,均被波及。她因出府采买,避过一劫。

  随后被追捕。

  到处奔逃。

  途中四处逃窜,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逃至落雪山附近,被小贼发现,抢了钱财,又欲劫色,她拚死挣扎,被砍了几刀。

  以为她已死,才悻悻离去。

  好在被人发现,抬至梅斋门前。

  经他之手,捡回一条小命。

  我爱你,像风走了八万里

  劫后余生的生,弥足珍贵。一日一新,一步一景。事事欢喜,日子均有光。

  她用了心,对待寻常小事。

  金菊开。她取金菊,制菊花酥。

  芋头熟。采芋捣泥,制芋丸。

  蟹黄之时,取了橙,剜去穰,将蟹膏肉填在其中。橙盖盖上。放在甑中,以酒水蒸熟,做成橙蟹。

  件件都是一绝。

  他吃得神魂颠倒,于篱前花下,饮佳酿,食珍馐,一时惬意无双。

  “此为神仙日子。”

  “公子开心,我也欢喜。”

  “你啊,似从天上来,”他看着她,半晌之后,补了半句,“暖我一时梦。”

  她羞色半隐,头微垂。

  “奴家的命是公子救的,如不嫌弃,愿一世服侍公子,伴左右,不离弃。”

  我爱你,像风走了八万里

  “我恐怕给不了富贵。”

  “不要富贵。”

  “给不了繁华。”

  “不要热闹。”

  举杯相迎。

  半盏生风,一杯忘世。

  月色朦胧中,不知今夕何夕。

  我爱你,像风走了八万里

  一月后,她去山下,寻了十株梅花。梅名为朱砂,花开似血。

  栽在梅斋一侧。

  随后向他道别。

  “奴家放心不下,想回金陵看看父母,如无恙,三月后回落雪山。”

  我爱你,像风走了八万里

  她到底有牵挂。

  担心父母年迈,无人照料,自己又逃亡在外,屡遭横祸,好歹也要报个平安。

  他担忧,“要不,我随你同行?”

  她笑,“此处到金陵,行程不过十来日,我回去探望一下父母,安置好家人,腊梅花开时,我定然返回。”

  “一言既出?”

  他以为她会说,“驷马难追”,不成想,她答:“生死不渝。”

  离开时,隐约有冬意。

  我爱你,像风走了八万里

  两行灰雁低飞,云沉沉。

  已有零星梅花早开。

  他取了三朵,簪于她的发间。

  落雪山静寂无声。

  唯鸟雀乱鸣。

  他站在柴门前,看着她渐行渐远,消失于梅林深处。

  我爱你,像风走了八万里

  此后他采药、行医、食饮,一如从前。

  日子却变了味,一天有一年长。

  食不是食。

  饮不成饮。

  粗茶淡饭,原本也能对付,如今却难以下咽。仿佛滋味大改。

  三月后。

  某个满月夜,三更时分,她站在门口,唤他:“公子,我回来了。”

  月色中,发黑如夜。

  笑容浅淡如谜。

  而那三朵梅花,不谢不萎,如离去时一样鲜妍。

  我爱你,像风走了八万里

  此时,晚风歇,梅花怒放,暗香浮动,枝头雪色纷扬。

  他迎进来。

  “你回来了。”

  “我说过,生死不渝。”她笑。

  “父母好吗?”

  “无妨,安置妥当,一切安好。”

  此后她留下来,服侍饮食起居。夜来铺被,晨起煮茶。

  恰逢梅花开,她为他烹梅宴。

  我爱你,像风走了八万里

  提篮摘花,洗净,过水一焯,沥干。

  切末制馅,揉粉打糕。

  梅花糕、梅花酥、梅花饼,一朵接一朵。

  若是红梅,色如胭脂,沥水后,点于糕、饼之上,白中一点红,如女子唇上轻染,艳丽动人。

  我爱你,像风走了八万里

  尘世冷意袭人,梅斋内外,却是繁花不断,花馔扑鼻。

  天冷,他这几日起得晚,肠胃喜清淡,她便以小米熬粥,揭盖前,将焯过的花瓣洒于粥上。

  “久食花粥,可成梅花仙?”他笑。

  “不会,会有花花肠子。”也笑。

  已经像是调情了。

  新雪已下,她扫下花尖雪,贮于陶罐中,一罐一罐,埋于梅斋地下,预备等到明年夏时,取出煎茶。

  也将鲜梅花存于瓶。

  摘半开花朵,佐炒盐,洒入,以箬叶密封。夏天取出,洗净,注入滚水。宛如初绽,颜色不改,犹在生时。

  又想了法子,以蜂蜜腌渍梅花,制成梅花蜜,冷冽沁甜,滋味无双。

  我爱你,像风走了八万里

  这些时日,二人饮青梅酒,食梅花宴。

  双目交织。

  她心中已有异样。

  酒至酣处,他从暗室之中,取了一柄剑,就着风雪而舞。身形如电,招式行云流水。

  她鼓掌欢呼。

  红尘已被风雪阻隔于千山之外。

  世事与他们再无瓜葛。

  我爱你,像风走了八万里

  这僻静一隅,只有一个退隐的男子,和一个避世的女子,相伴度日,不着一言。他舞剑已毕,回屋,于炉前继续酣饮。

  他问她,“可有愿望未实现?”

  “能在公子身侧,足矣。”

  窗外一弯雪上月,屋内一炉酒中春。良夜无声。

  他以为,再无波折。

  她以为,一生安稳。

  我爱你,像风走了八万里

  这次归来,她其实有异样的。

  一如既往的温柔。

  但太温柔。

  她染新妆,贴梅花钿,穿丝罗襦裙,摘花酿酒,扫雪煎茶,一日不停。

  纯良如水,温婉如花。

  他不再穿旧衣,进凉食。

  所经手的、经口的,都是用尽心意。

  我爱你,像风走了八万里

  她知冷知热,永无倦意。

  雪停后,他去山间寻猎物,一回家,发现她已悄无声息添了瓦,糊了窗,粉了墙,院子修了篱笆,灶前添了柴火。

  去采药,归来时,发现陶碗变玉碗。

  旧褥变锦被。

  地面也由泥地,变成青色金砖。

  他粗心,暂时只发现,梅斋愈来越舒心。倘若细心些,会发现屋子里太多物什,均已换新颜。

  问起来,只说,“从娘家带了些银两,置办了一些,公子可喜欢?”

  他当然喜欢。

  我爱你,像风走了八万里

  此后二人日日相伴,朝夕相处。

  春时,采梅子。

  夏时,从地底取梅花雪水,饮茶。

  秋时,采草药,浸白梅,做梅花馄饨。

  冬时,就着满山雪色,饮梅酒。玉碗盛来琥珀光。人间至乐,莫过于此。

  我爱你,像风走了八万里

  谁曾想,噩运很快来了。

  三年后,有御林军进山,捉拿他。

  称他是反贼。

  原来他也曾是太子一系,领三军,降乱除恶。

  但叛乱之前,他就因不喜当朝酷戾,权谋阴险,早早辞官远走,于这山水迷朦之处寻一林容身。

  内斗,他未参与。

  叛乱,他与之无关。

  不成想,还是不能成全。

  我爱你,像风走了八万里

  因为清剿余孽,他作为旧部,也被追杀。

  他并未执剑,一袭青衫,凛然而立。

  “在下已经归隐,无意于庙堂之事,也未参与政变,但求高抬贵手,放逐于江湖。”

  对方也是听命办事,不可能应允。

  为首的一个,剑芒一闪,已跃至他眼前。

  他移动身形,躲过一招。

  对方继续逼进,招式凌厉,剑气逼人。他没有办法。一伸手,折了一枝梅花,往前一刺。

  对方转过身来,一目已眇。

  只剩一个血窟窿,阴恻恻地对着他。

  我爱你,像风走了八万里

  其余人等,立即包抄上来,四面都是人,八面皆剑光。

  对阵间,梅公子渐渐落于下风。

  正担心自己将命丧于此,她于梅林出现,罗裙胜雪,轻轻一笑:“尔等未免欺人太甚。”

  取一捧梅花,往外一撒。

  花化齑粉,化尘,化雾。人人如痴如迷,不知身在何处。

  她娇叱一声:“回去。”

  一群人竟乖乖回。风雪乍起,雪意渐浓。之后,不知所踪。如同人间蒸发。

  我爱你,像风走了八万里

  雪停又后,他曾出去找。

  一无所获。

  百十号人,竟如同从未到来过,无声,无息,无印,无痕。

  我爱你,像风走了八万里

  他对她的身份大为惊奇。

  回答说,父亲曾教了些武艺,用以防身。

  其中一种武艺,就是催魂术——将药粉混入花中,看准风向,扬出,只要吸入,就会神魂颠倒,不由自主。

  他以为是幻术。

  她笑,哪来的幻术,无非手快,你来不及看清罢了。

  我爱你,像风走了八万里

  追他的,消失了。

  追她的,不见了。

  或许早已经忘了她吧。不过一膳房女官,不至于一直念念不忘。

  我爱你,像风走了八万里

  但二人没想到,不久,山下又有人来。

  已近年底。

  她听见远处有人声。

  抬眼一看,雪地之中,站着一女一子。

  女子有美貌,披红色昭君袍,立于雪中,如同天外来客。

  幼子大概五六岁,灵动可爱。

  “有人否?”

  她开了门,将他们迎进来。生炉,盛汤,递糕点,预备让二人饮食歇息。

  此时他从卧房走出,见二人。

  女子激动唤他:“夫君。”

  而幼童则扑上去,抱住他的腿:“爹爹。”

  他脸上由惊愣,转为喜色。

  “这是我孩儿?”

  “是,你走以后,我才发现已有身孕。”

  我爱你,像风走了八万里

  原来,他逃亡潆州之时,曾在一客栈歇脚。

  客栈主人,是一美貌新寡。可惜愁容满面,郁郁寡欢。

  他呆了一段时日,从同情,到生情,之后,某个夜晚,她进入他房中,钻进他的被褥,有了鱼水之欢。

  他本想留下来。

  但不久,听到叛乱消息,知道大事不好。若留,必然牵扯到她。一起离开,女人又无法舍弃客栈。

  只有道别。

  谁能想到,那几天的交合,令她有了孕。

  她一直央人打听他的下落。

  无人知晓。

  前段时间官兵进城,她知道有异事。

  再一问,知道追捕的叛军将领竟是他。毅然决然,带着孩子,翻山越岭,来落雪山寻人。

  我爱你,像风走了八万里

  见了方知,果真是他。

  皆大欢喜。

  说不尽的相思,道不尽的离愁。说到缠绵处,两人抱头痛哭。

  他喃喃着:“今生定不再负你们。”

  “不离不弃?”

  “不离不弃。”

  黄昏,她做好茶饭,唤二人就餐。

  还未踏近,就见窗纸之上,有一对相拥的影子。不知觉间,竟泪眼朦胧。

  我爱你,像风走了八万里

  入夜后,她收拾、清扫,为三人烧水沐浴。

  又为他们展被铺床。

  因知道他们将重归于好,也将翻云覆雨,手头的动作,哪怕只是拎被角,掖被单,也有千斤重。

  “被褥已铺,请安歇罢。”

  她退出卧房。

  外面风雪已停。

  冷月当空,遍地皎洁,空气冷彻肌骨。

  她坐立不安,不寐不眠。午夜时分,她披上斗蓬,在院中闲走。

  到他的窗下,隐约听见呻吟声。

  那样酣畅的呻吟,她一生,未曾发出过。他的怀,从未为她敞开过。

  她站在那里,百感交集,竟一动不动。

  我爱你,像风走了八万里

  三更时分,他起夜。

  看见院中有人,一身雪花,吓了一跳。

  “你为何不睡?”

  “公子,你看我曾种下的朱砂梅,已经开了。”声音幽然,如从地下传出。

  红梅如血,点点开。

  我爱你,像风走了八万里

  “天冷,快去就寝。”

  “可否陪我到梅林走走?”

  这是她第一次央求。

  也是最后一次。

  一路北风,梅影疏淡,雪意一望无际。

  她时不时回头,冷吗?

  他摇头。

  困惑地走着。

  她将自己的斗蓬解下,替他披上。继续前行。

  他有些烦了,“欲往何处?”

  我爱你,像风走了八万里

  梅林深处,她总算止步,回头,目光灼灼。

  “今日就想问公子,你心中有没有我?”

  他本想回,“今日好生奇怪”,到底忍住了。犹豫半晌,还是果断说:“我待你,如家人。”

  “不是恋人。”

  “不是。”

  她静默半晌,忽然凄然而笑。

  接着有泪流。

  再接着,天地有异相,人有异状。

  她泪落成血。

  血化红梅。

  一瞬间,红梅纷扬,满天赤色。

  皑皑雪光之中,愈发凄艳绝伦。

  我爱你,像风走了八万里

  他又吃惊,你,到底何人。

  她依然是她。

  只是,那年下山时,她一回金陵,就遇埋伏,父母早亡。她如同羊入虎口,被人一剑穿心,猝然死去。

  因与他有生死之约。

  也因心怀深情,魂魄依依不去。

  三月后,她还魂归来,回落雪山,伴他左右。

  天长日久,以为自己仍是生人,与他举案齐眉,朝朝暮暮,成凡俗夫妻。

  谁能想到,世事难两全。

  他心有所属,对她并无情意。

  于痛彻心扉之际,才思及身世,恍然明白,自己早已不在人间。

  我爱你,像风走了八万里

  一切不过她的痴念一场。

  不过大梦一场。

  醒时一无所有,心无所系。

  她大叫一声,“好苦......”声音凄寒,久久不散。

  伴着这缕声音,幽魂散去,如羽纷飞,如同从未到来过。

  那一瞬,沧海月明皆有泪的一瞬。

  那一瞬,千树万树梨花开又万念俱灰的一瞬。

  他站在原地,呆滞如石,静穆如古树。

  原来她因他而生。

  因他而来。

  很久以后,才悠悠醒转,这其中因果,这悲怆来回,竟是这样一场传奇。

  我爱你,像风走了八万里

  此后几十年,梅斋静好。

  他与妻、子相伴落雪山,看梅开梅落。岁月无忧,一生无事。

  我爱你,像风走了八万里

  朝中无人知晓他仍在人世。

  江湖也无人知晓他的来处。

  那几株朱砂梅,年年开得艳。雪一下,绽得如泣如诉。似有千言万语,借这赤色,要说与人听。

  很多年过去了。

  某一晚,梅斋有异香,如迷香,如香魂。

  他缠绵病榻已久,知道自己时日无多。

  医了一世人,医不好自己。

  妻子老了,儿孙跪在榻前,静默无声。

  他深知大限已至。

  回望一生,已无牵挂。所负的,只有一个人。

  回光返照之际,仆役送来美食。

  巨胜奴,贵妃红,汉宫棋,金乳酥,曼陀样夹饼,金铃炙,七返膏......

  满几琳琅,他一口未动。

  忽然睁开眼,虚弱地问:“有没有梅花酥?”

  众互视,没有。

  妻子忙交代:“快去做。”

  厨房开始和面、捣粉、揉馅、炼浆......烟火鼎盛,忙碌不已。一个时辰后,已做18种梅花酥,放在玉碟之中,一碟一碟呈上。

  满室酥香。

  他环视一圈,依然一口未动。

  “都不是当年的梅花酥。”

  我爱你,像风走了八万里

  午夜已至,烛影摇曳。

  恍惚间,门帘浮动。他睁眼望去,卷帘间,有一女子蹁跹而至。

  依然是当年容颜,依然是那袭白色丝襦罗裙。

  她从未老去。

  不像他,已满头霜雪。

  “公子。”

  她笑,款款而来,手中举一盘梅花酥。

  “听闻你想念,特来为你烹制。”

  他瞬间食欲大动。

  她拈了一块,递给他。他含住,缓慢咀嚼。

  唇间有春。

  齿间有风雪。

  舌尖梅花盛放,无边无际。

  我爱你,像风走了八万里

  四更时分,他离去。神容安详,仔细看时,唇边仿佛有笑意。

  满斋悲哭。

  但无人知晓,他已无憾意。

  我爱你,像风走了八万里

  窗外大雪纷飞。

  野史记载,那一场大雪百年不遇。雪化之后,山头红梅枯槁。人去梅凋,满山花落。

  此后,山河阒寂,人间百年太平。

  世人逐渐忘了,曾有一良医,种了满山梅。

  也不会记起,曾有鬓间簪梅花的女子,穿越生死而来,烹馔梅花宴,爱过一个人。

  只有梅花酥留了下来。

  ——梅间有人。

  人比花媚。

  深情掩于粥饭间。

  只是所有梅花酥,都不是那年的梅花酥......

  作者:周冲

  我爱你,像风走了八万里

我爱你,像风走了八万里来源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