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一夜未归去找小三,但他不知道的是,他39岁的妻子怀孕了

  男子一夜未归去找小三,但他不知道的是,他39岁的妻子怀孕了

  第二天一早,老程刚开手机,不得了,滴滴答答蹦出来七八条短信,特别其中一条“收尸”吓坏了他,没顾上吃早饭,跟若琳匆匆交代了句,开车就回家了。心里想,有可能东窗事发了,被发现了几成?

  
跑上了楼,他叮叮当当开门,燕石马上从床上一跃而起,赤着脚跑出来,仇人相见,眼都红了,她在卧室门口就吼起来:“臭不要脸的东西,我就是太宽容了你,像你这样天天彻夜不归我就该劈头盖脸一顿骂!你昨晚死哪去了?”

  
她看她丈夫,不紧不慢地转身,掏烟,点上,吸一口,坐沙发上,徐徐喷出来,镇静得冤枉了他似的,“你就闹吧,没事找事,现在可是闲了。”

  
“我问你昨晚去哪儿了!”燕石不禁龇起了牙。

  
“有时晚了,我就在单位里……大老爷们总不能拴在老娘们的裤腰带上吧?男人在外应酬多,有什么办法,谁不知道闲着、早睡早起健身养生?有那条件吗?自己也烦着呢,人情社会,朋友要交,感情要联络,关系网要建立,各种事要亲力亲为,养家嘛。男人活着累,光这些事也头大着呢……”

  
反正这个意思吧,变着花样说,燕石一听就脑仁疼。“装B的东西,”燕石手指到他脑门上,“说那么多不着边的屁话,就是不说又找那个婊子在外鬼混!你摸摸良心你对得起这个家吗?恶狗改不了吃屎!不想过早说,离婚趁早啊!”
老程吐着烟圈不说话,不承认也不否认,开水烫过的猪似的,你有气紧着你说。

  
燕石一激动,泪就下来了,开始独角戏般的控诉,从“long long ago”开始,上次恶吵就是这样的过程:“在你二十多岁没钱没地位没品位、穿补丁裤子看不到前途、今天吃了明天不知去哪里吃的时候,谁下决心在陪你过日子?那可是一个女人一生中最美好的季节,你个狼心狗肺的东西,我真是看错了你!

  我以为你会珍惜,你曾指天发誓永远珍惜在你一无所有时一心一意陪在你身边的老婆!现在你还有什么话说?上次出轨我原谅你了,半年后你又旧病复发,你摸着良心说,你怎么对得起我?!怎么对得起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承诺?!你怎么对得起我为你付出这二十年的青春!贱骨头,你如何赔我!”

  
老程把脸扭向窗外,使她看不到他的表情,“二十年,对你是青春,对我就不是了?不都是一样过来的吗?我闲着了?今天的一切都是你自己置来的?”

  
燕石一下子跳起来,“你这是什么话,昧良心,今天的一切至少一半是我的,一半还多!不要脸的东西,还有脸说,你的青春能与我的比吗?我那时年轻、漂亮……”

  
“我那时也年轻啊,不漂亮也年轻啊!”

  
“我那时不嫁你这个东西,还有更多更好的选择,有可能落到现在人老珠黄时被人抛弃的下场吗?离婚,你得趁早啊!”

  
“你现在后悔不是晚了嘛,我再不是个东西,你就是看上我了,周瑜打黄盖,你愿打,我愿挨,说这些有什么用?再说,我什么时候抛弃你了?

  整天疑神疑鬼,这家庭主妇在家闲得没事干还就是可怕,把所有精力都用在跟踪我、研究我、审查和声讨我上了,我没有毛病才怪!人,是不能被放在显微镜下照来照去的,不是事的都成事了!”

  
“你个不要脸的东西还狡辩,我都亲眼看到你进那个小区两次,晚上,我非拿到你跟那个死姘头鬼混在一起的证据你才甘心吗?看不起你这敢做不敢当的臭大粪!”

  
老程叹一口气,实话实说了,“没错,我去了,人家才二十几岁……我觉得对不起她,安慰她一下,你想让我下半辈子活在悔恨之中吗?”

  
燕石心扑通扑通地跳,好像跳几下就要停摆了,脸像石化了般,然后皱成奇特的扭曲,歇斯底里,要把楼层掀翻了,“人家才二十多岁你觉得对不起她,我他妈三十九了你有觉得对不起我吗?我他妈不更需要安慰?!你他妈吃里扒外人神共愤的人渣,你下辈子不会活在对我的悔恨中吗?你还是人吗你?”

  
老程是个要脸面的人,这么吵让楼上楼下看笑话可不成,他提起衣服,“你冷静一下吧,下半辈子我们还是一起过,大喊大叫像什么样子?你都三十九的人了,不怕人笑话!”

  
在燕石发直的眼神中,她的丈夫从容出门了。以前争吵就是这样,也是他们达成的共识,在一个人大发雷霆之时,另一个千万不要再火上浇油,出去躲一躲,等事情平息了,再讲道理,该认错认错,该道歉道歉。

  让燕石失望的是,他不会给她道歉了,就是认错也不道歉。她坏了他的好事,阻止他干好事,就算这好事很无耻、荒谬,端不上台面,因为有那么多男人在干,存在即合理,他可以为“存在”的事认一下错误,但不会为“合理”的事而罢手不干,如果她阻止他,就损害了他的利益。所以他有理由不理会她,甚至摆脱她。

  
从他脸上,他的反应上,燕石看到了这种逻辑。这是第二次了,第一次时他不这样,他还知道害怕,知道羞愧,懂得悔恨,跪下请求她原谅,不原谅就不起来。那时他说想想这一辈子的开始那段,含辛茹苦,太不容易了,今天的一切都是那时一点一滴积累起来的,现在好不容易混到大半辈子了,闺女大了,该有的都有了,不该有的不会再有了,有也不想着要了,平平淡淡才是真,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就相持相扶到老吧,这就是幸福了!

  
明白人生、明白生活到那种层次的人又走回头路了,像吸毒的人,强制戒掉,发了誓重新生活,转了两个街,又与毒贩子接上头了,难道他真成了惯犯,心智结构已被毒品改变了?

  
她想追出去把他拽回来,问个清楚,不知为什么腿像灌了铅,一步也挪不动,胸腔里胀满了气般,顶住了喉咙,她张开嘴,却一个字也叫不出来,就斜斜地靠在沙发上,看着他刚离去的空寂的门,汗流出来了,眼泪也流出来了,嘴巴里浸满了凄惶的悲哀……
若琳去了医院,想拿到更有权威的检查证明。老程是个一本正经的人,背负两个女人的压力,你不能在十拿九稳之前喊“狼来了”,若不是真的,下次他就不太理会你了。

  
那是一家规模一般的区级医院,整个妇产科楼层都是络绎不绝的年轻女子,纤细的腰身,低落的细眉眼,大都捆绑着一个男人,脸色阴沉地走向下一个排队口,或干脆坐下来等待。有的女孩子哭了,无声中眼泪汹涌的那种,好好的妆容被冲得一塌糊涂,身旁的年轻男人胡乱安抚一下,见哄不好就手插进裤袋里倚着墙站着眼望别处。

  终于有女孩子大声哭起来,身边一个上了年纪的男人手忙脚乱地给她擦泪,却被她打骂。一个女护士适时从门里探出头,不无鄙夷的呵斥:“要哭外边!这么多人呢,这么大的人了,不知道收敛点……”

  
若琳下意识地想后面的话:“光想着鬼混快活了,没想到今天的惩罚吧?活该!”然后那一男一女、一老一少就拉着脸走过去了,在大庭广众之下被斥了,索性就到外面哭闹去,被压抑的滋味太难受了。后面老男人的脸色讪讪的,无可奈何的那种。若琳想,要是自己也落个打胎的下场,老程大概也就这个样子吧。

  婚姻中怀孕,再穷困潦倒也会想着把孩子生下来,即使不生,为人父母的悲痛也是掩藏不住的。自己的血脉,要被连根拔起,那是怎样一种刻骨铭心的悲伤,都不会像眼前看到的这样,埋怨,冷漠,仇视,松口气或恨不得扇对方耳光。这样的人生百态大概护士们看惯了,在职业便利中毫不掩饰自己的漠然和鄙视。

  
婚姻的安全感和责任的力量在关键时刻显现了,爱情,所谓的爱情,轻飘飘可疑的一抹暧昧,根本通不到婚姻的安全港,除了心灵的伤痛,它能给你带来什么?就因为爱情这个亘古不变的借口,男人女人都轻易打开了自己的身体,太过轻易地让自己填塞。

  因为男女平等这个根本虚伪的谎言,所有后果都让女人承受了,堕胎,身体由此受到伤害,下一个男人对她身体被使用过或被过度使用的厌恶和嫌弃,女人由男人这种态度得到的精神压抑……人们像精神分裂一样,为了生存,为了生活,为了某种安全感,或为了心中残存的一丝体面,疯狂而义无反顾地投入一个个形迹可疑的男人的怀抱。

  在性上,男人从来都是主动的需求者,能廉价得到当然乐此不疲,他不会为你的结局买单,社会也不会,就让你自作自受,让你自己为自己收拾残局。甚至,有些本质良善良只存一丝侥幸的情人或淘金者们,连妓女都不如,妓女除一个浪荡的名声外还能得到钱财的补偿,而这些吸食了爱情致幻剂的年轻女孩呢,用光鲜的肉体满足了更贪婪更没道德感的男人的胃口,从而让他们对女人更挑剔,更贪得无厌,更想免费获得;

  她自己却被压榨得神经兮兮,杯弓蛇影,失去了作为女人本该有的优雅从容和内心的平和。若琳知道,如果自己真的被老程抛弃,也逃不脱这个下场。近二十八岁了,没有男朋友,即使在中国最开放和最具包容精神的北京这个超大城市,也不可避免地沦为被人指点为“剩女”、婚姻市场上的“滞销货”。

  男子一夜未归去找小三,但他不知道的是,他39岁的妻子怀孕了

  中国人口多,年轻女孩雨后韭菜般一茬一茬地收割,年轻和年老的男人只要有条件都会把目光放在最新鲜水灵的那一茬上,年轻、单纯,至少意味着好骗,有不少还是处女,条件适合能当老婆的就收在麾下,不合适的玩几年之后以各种借口散伙。

  被抛弃后的女孩子年纪大了,满心创伤,即使好不容易抓到了婚姻,也被称为老公的男人质疑过往的经历,耿耿于怀于她的过去。中国男人内心深处对成为老婆的那个女人是有严重“洁癖”的,不仅现在和未来要属于他,不曾相识的“过去”也得为他保留,不然他会去外面寻找安慰,平衡一下自己内心的“亏处”,万一碰着了年轻的处女,说不定就要换老婆了。

  很多年轻的女孩子正在为成为别人老婆的替代者而不懈地努力着,这样的男人一般有一定的经济和支付能力,郎财女貌,都处在男人和女人最能体现其性别优势的时期,彼此非常合适。可能习惯了这种心态,也可能这种社会潮流太强大了,很多人都在这种习惯和潮流里游走。

  若琳不觉得自己这么做亏欠谁,反正不成功就亏欠自己了,如果原配离婚还能从老公那里理直气壮地分到财产,而她一旦被抛弃,就是白白搭上几年什么也不会得到,好处都让中间那个男人得到了,享受了几年齐人之福,最后可能装孙子似的悲伤地挤几滴猫尿,说些“我爱你,但是……”、“……下辈子再做夫妻报答你”、“她太能闹了,我离开她就死”之类的话,龌龊得连分手的责任都不肯承担,就匆匆走出了你的视线。

  
有时候……有时候……

  
黄金是黄色的,黄铜也是黄色的,于是人们见到明晃晃的一抹颜色就赶紧脱裤子,女人是不是脱裤子的速度太快了?或被爱情的甜言蜜语搞晕了?也许女人真的生存太艰难了,不管什么样的男人,只要许给自己一个未来,就把身体呈上?若琳不知道自己属于哪一个,悲哀是悲哀了,但让她打胎是不可能的,对不同的男人,孩子既可能是个累赘,也可能是个定时炸弹。

  
有护士叫她的名字。若琳机械地走进去,其实她是鄙视这帮白衣天使的,仗着有个好工作,逃脱了底层女人向上爬的艰辛命运,便在一旁自得地看起了别人的笑话。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自己老公哪天别让别人撬了,哼。女人之间倾轧挤兑起来,更是血淋淋不见硝烟的战争。

  
拿着挂了半天的号,接过一个小纸杯,到卫生间取了尿,交给一个冷着脸正眼也不瞧她的小护士。人家爱搭不理地甩出一句让她等着,她想问等多久,觉得又要无谓招来白眼,生生忍了下来,无聊地站着,像那些孤寂低落的女子一样。四五分钟后,那护士耷拉着眉眼叫她的名字,然后隔着小窗口扔回她的单子,“阳性。”

  
“对不起,请问什么意思啊?”她确定自己看不懂护士们潦草的鸟体字。

  
讥诮的声音仿佛从冰窖里传来:“怀上了!”

  【本文节选自《小三来了》,作者:阑珊,有删减;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