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阳光· 小说

生命的阳光
  文/妍冰
  
  爱,是生命的阳光,爱是人间永远不会沉落的太阳!我想用这句话作为画外音来诠释小麦和少楠的感情
  可是,悲伤和眼泪都是真的,区别只是内在和外在,无形和有形。
  原本多么强大的少楠,最近竟然被女儿的身世彻底打垮了。
  
  小麦眼看着强大的少楠精神萎靡,身心疲惫,心痛不已又无能为力。她束手无策之中想到了远方的阿玉。她想从阿玉那里寻找安慰和力气,但又不忍对阿玉说,一是怕吓到阿玉,二是不忍把少楠的耻辱放大。可是不找阿玉聊一聊,怎样才能帮少楠度过这一道道心坎一个个劫难呢?况且,自己也快要撑不住了。
  清水港之后,因为自己的喜好,少楠二话不说,花十年时间倾情打造清风舍,然而,竟然打造出自己养了二十多年的女儿的生父!
  而揭开这个惊天秘密的人,竟然是小麦,小麦怎能不心痛万分!
  
  这天中午,小麦将家里事情交代给兰玉和李月她们,自己回到清水港,登上芙蓉台,拨通了阿玉的电话:
  “阿玉,在干嘛?我有事找你……”小麦哽咽着说不下去了。
  阿玉听着小麦有气无力的声音吓了一跳,马上问:
  “我在,我在,小麦,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你快说啊!”
  “阿玉,我要痛死了。”小麦哭了,哭得浑身发抖。
  “小麦,别哭,别哭,你慢慢说。不然,你等着,我和阿海马上去你那里,你等着我。”
  “阿玉,不,不用了,你那么远,我没什么事,你别来了。”
  “小麦,就这样说定了,我下午马上安排家里的事,今晚启程,你听话,好好的在清水港等我!”阿玉挂断了电话。
  小麦心里一阵暖,泪流满面。
  这边,阿玉马上打电话给阿海:
  “阿海,小麦那边应该出了什么事,刚刚接到小麦电话,她哭得一塌糊涂,说不成话,你现在马上订两张今晚去小麦他们那里的机票,我在家收拾一下,安排好家里的事,我们晚上就出发,怎么样?”
  “好!我马上订机票,你也不要太担心。我订了机票马上回家。”
  阿玉安排好家里的事,给女儿喜雨微信留言,告诉她自己和她爸爸要去江南小麦阿姨家,说不定几天,到时再联系。
  等阿海回来,二人草草吃过晚饭,就去机场快线乘大巴直奔机场。登机之前,阿玉给小麦发了微信,告知:自己和阿海乘坐的班机班次及起飞时间,让她不要多想,安心等自己,晚上见。
  直到上了飞机,阿玉心还在忐忑着,不知小麦家里到底出了什么事。阿海见阿玉心里不安,也不知如何安慰她,只能让她别多想,小麦不会出什么事。其实阿海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不知是少楠出事,还是小麦出事。只盼飞机飞快点,再快点。
  当晚十点,飞机飞抵萧山机场。阿玉正给小麦打电话,结果小麦的电话打进来了。告诉她,自己请了司机来接他们,现在出口等。
  阿玉和阿海赶紧去运输带等候取自己的行李箱,十分钟后马上赶向出口。
  就在出口处看到了一个男司机和小麦。
  阿玉跑过去,小麦也跑向阿玉,二人紧紧拥抱在一起。
  小麦再次泪流满面。伏在阿玉肩上,连声说:“阿玉,阿玉,你可来了!谢谢你!谢谢!”
  阿玉将小麦头搬过来,问:“小麦,你急死我了,到底怎么了?你快说啊!”
  小麦擦了擦眼泪,说:“我们先上车吧,回清水港再说,好吗?”小麦回头向阿海打个招呼,完全没有了以往的调侃和调皮,反倒令阿海特别不习惯,但是看小麦伤心和疲惫的神情,他也不便再说什么,就向小麦点点头,大家一起走向停车场,上了小麦他们的车,由司机开着,一路疾驰开向市里。
  很快,车到了清水港。
  
  小麦让司机开车离开,她带阿玉和阿海来到天然居文学会所,阿玉在门口看到那幅对联:
  客上天然居/居然天上客,不由得一下又有点走神,不过,瞬间阿玉就缓过神来,随着小麦走进去。
  小麦刚刚临走之前,已经安排人员在天然居准备了夜餐,并安排好了阿海阿玉的住处。
  小麦招呼阿玉和阿海:“阿玉,你们走得急,一定没吃什么,现在将就吃点,明天再好好安排你们。”
  “小麦,我们哪里吃得下,你到底怎么了,快告诉我们吧,你要急死我了!”
  “是啊小麦,少楠为什么没过来?是不是少楠出什么事了?”阿海也急着问。
  “是!是少楠出事了!”小麦眼泪再次抑制不住,说着哭出声来。
  阿玉走过去,把小麦的头揽过来,让她伏在自己身上,轻轻拍着小麦的头,说:“小麦,别怕,有我们在,你慢慢说,无论发生什么事,我们大家都是你的坚强后盾。”
  “少楠他……几乎要崩溃了!我实在不知怎么安慰他,我自己也要受不了了……”
  接着小麦将少楠女儿念清受伤,需要输血,结果因为血型暴露了她不是少楠亲生女儿的的事一五一十告诉了阿玉和阿海。
  尽管事先猜到小麦出事的各种可能,但是唯独想不到这种,阿玉和阿海一时愣住了。
  阿玉失言道:“啊!这种事谁能受得住啊,养了二十多年的女儿,竟然不是自己亲生的?发生这种事谁能受得住啊!”
  还是阿海沉着,冷静一会,他说:”小麦,这是一个特殊时期,少楠一时难以接受是正常的,可你不能这样!你这样少楠会崩溃的。”
  小麦听到阿海此言,尤其听到“崩溃”一词,才抽抽噎噎止住哭,但眼泪还是哗哗直淌。
  “小麦,我们来了,此刻少楠不在跟前,你不用压抑,你可以痛,你可以哭,如果哭出来你感到轻松的话,你就尽情哭吧!可是,在少楠跟前,你千万不能这样,明白吗?”阿玉忍不住流着眼泪对小麦说。
  “可是,我该怎样?我能怎样?出了这样的事,你让我怎样?我没办法怎样啊!阿玉。”
  “小麦,少楠现在哪里?今天太晚了,明天吧,明天一早你就安排我们和少楠相聚,最好在一个安静之处,只有我们四人,可以吗?”阿海说。
  “阿海,你有办法了?快告诉我们。”阿玉忙不迭问。
  “明天再说。”阿海卖起了关子。
  小麦慢慢镇静下来,点头答应:“好!好!那么你们早点休息,明天一早我和少楠开车过来,接你们去一个安静的地方。就我们四人。”
  
  待续
  21-6-29夜于石栏轩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在路上
下一篇:初心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