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初心

初心

【一】
  两周熬下来,小李的心始终悬着!
  校长老王告诉新来支教的小李:“前段时间有个犯罪团伙被打掉了,但头目和剩下的几个漏网之鱼没抓着,可能藏在这一带,所以没事尽量别出门。”
  “嗯,知道了。这事我在路上听说过,听说还有个警察因为这事儿要被判刑,结果逃跑了……当时没听完整,这是怎么回事儿啊?”
  老王叹了口气说:“被开除的那个张警官可是个好人哩,听说他立了好多功,一个人可以空手撂倒两三个汉子,以前来我们这办案时,还给我们学校捐过款。从那以后,他每隔三个月便会给咱学校汇款。”
  “哦……”小李感觉本来离他远远的新闻故事,一下子来到了他的跟前,“那他为什么被开除?”
  “好像是收了坏人几千万的好处,人赃并获。哎……”老王指着墙上的相框说,“这是他捐款那年跟孩子们的合影。”
  小李略微端详了一番,只见这张警官将近一米八的个子,魁梧而结实,约摸四十出头的样子。瘦瘦的国字脸在孩子们中间显得尤其黝黑,但写着一脸正气,眉目清秀,略显严肃的眼神清澈而干净,脖子上系着红领巾,两手轻轻地搭在两边孩子们的肩膀上,远远看去,那伸开的双手加上结实的身板,在孩子们身后站成了一堵厚实的墙。可是这么优秀的一个警察说变就变,真是人心难测啊!
  “也许是个误会,等查清楚了就没事儿了。”小李安慰着说。
  “哎,但愿能够如此吧!”老王吧嗒了一口旱烟,说:“李老师,你看看这几天找个时间去县上把手续办齐当,可别误了发工资。”
  “嗯,过两天就去办。”
  其实小李心里清楚,现在这社会越来越现实,优秀又如何?立功又能怎样?大多数人都向往着热闹繁华的都市生活,有几人能守得住清贫和寂寞?越来越多的人们被“市场化”的今天,又有几人能在巨大的利益和诱惑面前守住自己的初心?也许很多人都会变的吧!自己告别城市里的安逸生活来这山沟沟支教,虽然也怀着奉献青春、挥洒汗水的激情,但其实并非那么纯粹,因为其中还夹杂着蹭国家政策好处的成份。他来之前就已经想好了,干满两年就回去。
  
  【二】
  这天,小李在县城办手续耽搁了一下,回学校时天色已晚,半路上内急,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虽然害怕,但也只好硬着头皮进树林子里。刚刚站定,隐隐听见有哭声传来,若隐若现,似有似无,吓得小李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当他壮着胆子寻至一块大石头时,眼前的情形吓得他两腿一软,差点跪在了地上。只见微弱的夜色下出现一大一小两个人影,大的那个歪倒在地上,能约摸看出这是一个中年男人,脸上好像有血渍,手里紧紧地抓着一串木质佛珠手链。坐在旁边的小女孩头发零乱,见到有人过来止住了哭泣,双手撑地本能地向后退缩。小李走过去询问情况,小女孩一直瑟瑟发抖,问不出只言片语。
  想必是父女俩遭遇歹徒,躲避至此吧。救人要紧,管不了那么多了。瘦弱单薄的小李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把中年男人弄到旧皮卡车上,打开随车携带的简易药箱,借着手机的灯光帮他处理伤口。中年男人头上和面部的伤应该是打斗时留下的,左肋上有一处枪伤,所幸只穿透了皮肉,没有伤及要害。
  “停车!”车开了不到一里路,中年男人苏醒过来。
  忙活了半天,这一叫把小李给叫清醒了,因为他到现在还不能确定这个男人是好是坏。若是坏人,那么自己岂不成了救蛇的农夫了吗?想到这里,小李感觉到后背发凉,额头冒汗。
  “请你把这孩子交给警察,还有这个,很重要,切记!”中年男人把手里的那串木质佛珠手链解开,拿出头一颗珠子后又系好,把它交给了小李。中年男人说话的声音虽不大,但其中透着一股让小李难以违抗的力量。
  砰——,那人关门而去。小李愣了一下也赶紧跳下车,想弄清楚怎么回事,可那人已不见踪影,无奈之下只好掉头赶往县公安局。一路上小李拿着木质佛珠手链左看右看,没发现什么特别之处,心想这或许跟小女孩的身世有关吧。只是,他觉得这个中年男人有点眼熟,好像在哪见过,又一下子想不起来。
  
  【三】
  两天后,小李要去隔壁村找人商定修缮学校的事儿,本来校长老王的意思是下午不上课早点去,趁天黑之前赶回来。他担心乌龙湾一带最近不大太平,尤其是晚上。但小李坚持上完课去,这便算了,放学时王二狗跟同学打闹,脚被课桌磕破了,待小李背着他到卫生院上完药回来,天也很快黑下来了,这让老王心里感觉更加不踏实。
  总算出发了,经过乌龙湾时,浓稠的夜幕将他们罩得严严实实,有点透不过气来。车正开着,小李发现前面不远处的山凹里有手电光忽闪,夹杂着几个人影。咦,荒山野岭的这么晚怎么还有人?一丝不祥的预感略过。正想着,车已开到他们跟前,被几块大石头挡住了去路。
  “下车!下车!”突然一伙人围了过来。
  小李抡起胳膊挡了挡手电光,看见几个蒙面大汉,手里拿着手枪。只是其中一个大汉的身材轮廓有点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但借着忽闪的手电光看不清楚。前面不远处还停着一辆白色小轿车,右前轮已陷进了沟里,车头杵在地上。小李已猜到,他和老王不是第一个被劫的。
  果然,被带进一个山洞后发现,地上还绑着一个女人,借着微弱的灯光可以看出,女人的身材相貌娇好,只是头发蓬松,左脸上留着乌青的指印,破了的嘴唇边挂着血渍,嘴里塞着一团袜子。看见他们被带进来,她并没有如电影里演的那样,使命地挣脱呜呜地企图叫喊。从她惊恐的眼神里可以感觉到,她一定是被他们打怕了,吓坏了。
  小李正思忖着,一个劫匪熟练地把他和老王身上值钱的东西都洗劫了一遍——其实也就那三千块维修校舍的订金,然后再分开绑起来。这时,那个胖劫匪将手伸向女人,满脸横肉抖动着,露出淫邪的笑声。这时,一个大个子劫匪靠了过去,小声说:
  “二哥,我们还是等大哥到了再行处置吧,紧要关头,咱可别因小失大!”大个子说。
  胖匪扭头看着大个子,狐疑的脸上表露出不痛快。大个子又赶紧笑着解释说:“二哥你想,大哥让我们费了这么大周折拿住这女人,咱可千万不能整出啥意外啊,上次三哥就是因为……”
  “行了,别说了!”胖匪愤怒地打断了他。
  想起老三的死,胖匪气得咬牙切齿,这两天想来想去感觉还是有很多疑惑。老三是胖匪从老家带出来的,跟着大哥一起闯荡江湖快二十年了。前两天他让老三带着一帮人去村里“补充粮草”,结果只剩大个子一人活着回来。听大个子讲,是因为老三见女主年轻漂亮企图强奸,还准备杀男主人灭口,男主人引爆自家酒窑同归于尽!对于大个子的说辞,胖匪是不信的,可还没找出把柄,只能伺机跟他算账,当务之急还是先逃出去要紧。
  想到这里,胖匪转回身来拍了拍大个子的肩膀,挤出笑容说:“兄弟,你说的有道理。好好干,我和大哥都很欣赏你!”
  “这还要多谢二哥栽培!”大个子陪笑,又若无其事地小声问:“大哥啥时跟我们汇合起程?”
  “现在风声紧,得先等她老爷子都安排好了。”胖匪用嘴噜了噜角落的女人,顿了顿又说:“具体时间我也不知道,等大哥通知就行了。”
  大个子对话的声音很小,但小李越听越觉得耳熟,再加上他那高大、结实和笔挺的身板,对,他就是自己上周在树林子里救的那人!这个发现让小李很庆幸,至少有救命之恩在前,他的生命安全应该是无虞的。想到这里,小李放轻松了许多。小李又想,都说这帮人杀人劫掠坏得很,可从大个子的眼神看,怎么也不像一个坏人,况且,他还救过那个小女孩。或许,有的坏人也有善心,有时也会做好事吧。
  这天半夜小李被一脚从梦中踢醒,这帮劫匪在收拾东西,看来是要出逃了。
  “动作都给我麻利点儿!你们两个抄上家伙断后。”胖匪拍了下大个子,“兄弟,你待会把那娘们儿带上,看紧点儿。”
  过了一会,洞口出现两个人影,打头的戴一副眼镜,手里拄着拐杖。后面跟着的两个人手里拿着长枪。小李想,这个戴眼镜的应该就是他们的大哥了。
  一大帮子人在山路上绕了十五六分钟,快到马路上了。
  “哎呦,好汉,我想拉肚子,能不能给个方便?”老王哀求着说。
  “拉什么拉!想耍花样,找死吗?”一个劫匪恶狠狠地凶骂道。
  “不对,好像有什么味儿!”胖匪用手电一照,老王的裤子有点湿了,捏着鼻子挥挥手说:“让他去吧,反正也没带他们走。”
  这时小李发现自己好像也憋不住了,紧紧捂住肚子,两脚夹的紧紧地往前挪,却不敢说。
  “你要拉滚到旁边去拉,别拉裤子里恶心老子!”胖匪对小李吼道。听到这话,小李一边道谢一边钻进了旁边草丛里。
  到了大马路边,胖匪用手电对着车上晃了晃,车上的司机马上跳下车,又把商务车侧拉门全打开,意思是只有他一个人。司机并不高大,但动作非常干净麻利,又是点头又是挥手,跟这边打招呼。
  一个小弟摸过去检查完车辆,招手示意老大可以上车。马路的外侧是一道很高的坎,胖匪招呼老大小心翼翼地准备上车,大个子带着女人跟在后面,其余几个小弟一边警戒一边退向车辆。突然,大个子顺手把女人推向马路外侧的高坎下。
  “不好——”
  随着胖匪失声的叫喊,大个子一个前蹬腿已将胖匪蹬趴在地,司机从驾驶室闪身出来将其两手后背铐住。这边大个子又一个箭步进到老大身后,手里的匕首已同时架到了老大的脖子上,向其余几个劫匪喝斥道:“都不许动!”
  就在这时,几道巨大的灯光撕破漆黑的夜幕,齐刷刷地照向现场,照的劫匪们几乎看不清楚东西,除了马路两端数台警车灯,随之而来的还有高音喇叭里警察的喊话声……
  
  【四】
  小李被一名年轻的警察带到了指挥车前。
  “报告张队长,您看要找的人是不是他?”
  眼前的面孔和笔挺的身板让小李感觉很熟悉,但又不敢确定——他是不是之前在树林里被他救过的那中年男人,当时还有一个小女孩。不对,他应该是劫匪中的那个大个子……
  “你好!李老师,让你们受惊吓了!”张队长的话打断了小李混乱的思绪,敬完礼上前双手握住惊愕未定的小李,激动地说:“李老师,非常感谢你为我们及时传送情报,你可立了大功了!”
  “你……认识我?”小李疑惑地问。
  “你在把我从树林里救出来时,我还不知道你是谁,只知道你是个好人。当你帮我把小女孩和手链送到公安局时,我便知道了你的名字!”
  原来,三个月前张队长潜入敌方当卧底。就在两天前,因匪徒抢劫百姓财物后见色起意,企图强奸杀人,张队长果断亮剑与匪徒搏斗。搏斗过程中,匪徒的手雷不小心引爆了酒窑,张队长扑倒小女孩并将其带着隐藏至附近的树林里隐藏起来。所幸当时都只受了不同程度的伤,警方为了掩护张队长的身份,对外宣称除了一名抢劫犯逃脱,其余人员均已在爆炸中死亡。但这事还是引起了犯罪分子的怀疑,若不提前收网,张队长可能会有危险。还好当时遇见了小李,不仅救了张队长一命,还把那串藏着情报的佛珠送到了警察手里,让警方得以顺利地提前收网。
  “那你还没谢我为你治伤呢!”弄清楚事情的原委后,小李轻松地开起玩笑来。
  “要谢!要谢!只是大大小小的伤对我们刑警来说已是家常便饭,习以为常了,竟忘了为这事儿跟你道谢!”
  “原来你收坏人几千万然后又逃跑都是假的啊?”
  “收他们的钱是真的,不然他们怎么会信我呢!但是等结案后钱就要捐出去了,你支教的学校也有份,呵呵。”张队长开心地笑着说。
  “张警官,那么多钱你有没有心动过?”
  “说实话,看着那么多钱说不心动是假的。其实,干了二十几年,跟犯罪分子作斗争的同时,也在跟自己斗争,每时每刻都在告诫自己,要守住自己的初心和使命。我做到了!”
  “你刚才把那个女同志从那么高的坎上推下去,她没事吧?”
  “李老师放心,下面有消防充气床垫,舒服得很!为了防止在斜坡上划伤,还专门设置了帆布滑梯。一切都是提前布置好了的。”张队长笑了笑,不好意思地说,“包括你们拉肚子,也是之前给你们喝了泄药,好让你们半路上暂时脱离他们,确保安全。情急之下没别的办法,还望李老师见谅啊。”
  临别时,张队长把那串手链送给小李:“这个跟你有缘,留个纪念吧!”
  “你当时为什么自己留了一颗?”
  “那颗珠子里有定位和联络装置,不留下,组织上哪找我去。”
  小李手里拿着浸润着张队长血汗的手链,静静地望着逐渐远去的警车队伍,只见那闪闪的警灯照亮了原本黑暗的道路。他现在明白了,即便社会越来越现实,即便灯红酒绿里无处不藏着诱惑,仍然会有很多人是不会被改变的。他的眼前又浮现出站在孩子们身后的那堵黝黑而厚实的墙。或许,两年后自己也不一定那么着急回去。一个念头悄悄地在他的心里生起……
  
【一】
  两周熬下来,小李的心始终悬着!
  校长老王告诉新来支教的小李:“前段时间有个犯罪团伙被打掉了,但头目和剩下的几个漏网之鱼没抓着,可能藏在这一带,所以没事尽量别出门。”
  “嗯,知道了。这事我在路上听说过,听说还有个警察因为这事儿要被判刑,结果逃跑了……当时没听完整,这是怎么回事儿啊?”
  老王叹了口气说:“被开除的那个张警官可是个好人哩,听说他立了好多功,一个人可以空手撂倒两三个汉子,以前来我们这办案时,还给我们学校捐过款。从那以后,他每隔三个月便会给咱学校汇款。”
  “哦……”小李感觉本来离他远远的新闻故事,一下子来到了他的跟前,“那他为什么被开除?”
  “好像是收了坏人几千万的好处,人赃并获。哎……”老王指着墙上的相框说,“这是他捐款那年跟孩子们的合影。”
  小李略微端详了一番,只见这张警官将近一米八的个子,魁梧而结实,约摸四十出头的样子。瘦瘦的国字脸在孩子们中间显得尤其黝黑,但写着一脸正气,眉目清秀,略显严肃的眼神清澈而干净,脖子上系着红领巾,两手轻轻地搭在两边孩子们的肩膀上,远远看去,那伸开的双手加上结实的身板,在孩子们身后站成了一堵厚实的墙。可是这么优秀的一个警察说变就变,真是人心难测啊!
  “也许是个误会,等查清楚了就没事儿了。”小李安慰着说。
  “哎,但愿能够如此吧!”老王吧嗒了一口旱烟,说:“李老师,你看看这几天找个时间去县上把手续办齐当,可别误了发工资。”
  “嗯,过两天就去办。”
  其实小李心里清楚,现在这社会越来越现实,优秀又如何?立功又能怎样?大多数人都向往着热闹繁华的都市生活,有几人能守得住清贫和寂寞?越来越多的人们被“市场化”的今天,又有几人能在巨大的利益和诱惑面前守住自己的初心?也许很多人都会变的吧!自己告别城市里的安逸生活来这山沟沟支教,虽然也怀着奉献青春、挥洒汗水的激情,但其实并非那么纯粹,因为其中还夹杂着蹭国家政策好处的成份。他来之前就已经想好了,干满两年就回去。
  
  【二】
  这天,小李在县城办手续耽搁了一下,回学校时天色已晚,半路上内急,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虽然害怕,但也只好硬着头皮进树林子里。刚刚站定,隐隐听见有哭声传来,若隐若现,似有似无,吓得小李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当他壮着胆子寻至一块大石头时,眼前的情形吓得他两腿一软,差点跪在了地上。只见微弱的夜色下出现一大一小两个人影,大的那个歪倒在地上,能约摸看出这是一个中年男人,脸上好像有血渍,手里紧紧地抓着一串木质佛珠手链。坐在旁边的小女孩头发零乱,见到有人过来止住了哭泣,双手撑地本能地向后退缩。小李走过去询问情况,小女孩一直瑟瑟发抖,问不出只言片语。
  想必是父女俩遭遇歹徒,躲避至此吧。救人要紧,管不了那么多了。瘦弱单薄的小李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把中年男人弄到旧皮卡车上,打开随车携带的简易药箱,借着手机的灯光帮他处理伤口。中年男人头上和面部的伤应该是打斗时留下的,左肋上有一处枪伤,所幸只穿透了皮肉,没有伤及要害。
  “停车!”车开了不到一里路,中年男人苏醒过来。
  忙活了半天,这一叫把小李给叫清醒了,因为他到现在还不能确定这个男人是好是坏。若是坏人,那么自己岂不成了救蛇的农夫了吗?想到这里,小李感觉到后背发凉,额头冒汗。
  “请你把这孩子交给警察,还有这个,很重要,切记!”中年男人把手里的那串木质佛珠手链解开,拿出头一颗珠子后又系好,把它交给了小李。中年男人说话的声音虽不大,但其中透着一股让小李难以违抗的力量。
  砰——,那人关门而去。小李愣了一下也赶紧跳下车,想弄清楚怎么回事,可那人已不见踪影,无奈之下只好掉头赶往县公安局。一路上小李拿着木质佛珠手链左看右看,没发现什么特别之处,心想这或许跟小女孩的身世有关吧。只是,他觉得这个中年男人有点眼熟,好像在哪见过,又一下子想不起来。
  
  【三】
  两天后,小李要去隔壁村找人商定修缮学校的事儿,本来校长老王的意思是下午不上课早点去,趁天黑之前赶回来。他担心乌龙湾一带最近不大太平,尤其是晚上。但小李坚持上完课去,这便算了,放学时王二狗跟同学打闹,脚被课桌磕破了,待小李背着他到卫生院上完药回来,天也很快黑下来了,这让老王心里感觉更加不踏实。
  总算出发了,经过乌龙湾时,浓稠的夜幕将他们罩得严严实实,有点透不过气来。车正开着,小李发现前面不远处的山凹里有手电光忽闪,夹杂着几个人影。咦,荒山野岭的这么晚怎么还有人?一丝不祥的预感略过。正想着,车已开到他们跟前,被几块大石头挡住了去路。
  “下车!下车!”突然一伙人围了过来。
  小李抡起胳膊挡了挡手电光,看见几个蒙面大汉,手里拿着手枪。只是其中一个大汉的身材轮廓有点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但借着忽闪的手电光看不清楚。前面不远处还停着一辆白色小轿车,右前轮已陷进了沟里,车头杵在地上。小李已猜到,他和老王不是第一个被劫的。
  果然,被带进一个山洞后发现,地上还绑着一个女人,借着微弱的灯光可以看出,女人的身材相貌娇好,只是头发蓬松,左脸上留着乌青的指印,破了的嘴唇边挂着血渍,嘴里塞着一团袜子。看见他们被带进来,她并没有如电影里演的那样,使命地挣脱呜呜地企图叫喊。从她惊恐的眼神里可以感觉到,她一定是被他们打怕了,吓坏了。
  小李正思忖着,一个劫匪熟练地把他和老王身上值钱的东西都洗劫了一遍——其实也就那三千块维修校舍的订金,然后再分开绑起来。这时,那个胖劫匪将手伸向女人,满脸横肉抖动着,露出淫邪的笑声。这时,一个大个子劫匪靠了过去,小声说:
  “二哥,我们还是等大哥到了再行处置吧,紧要关头,咱可别因小失大!”大个子说。
  胖匪扭头看着大个子,狐疑的脸上表露出不痛快。大个子又赶紧笑着解释说:“二哥你想,大哥让我们费了这么大周折拿住这女人,咱可千万不能整出啥意外啊,上次三哥就是因为……”
  “行了,别说了!”胖匪愤怒地打断了他。
  想起老三的死,胖匪气得咬牙切齿,这两天想来想去感觉还是有很多疑惑。老三是胖匪从老家带出来的,跟着大哥一起闯荡江湖快二十年了。前两天他让老三带着一帮人去村里“补充粮草”,结果只剩大个子一人活着回来。听大个子讲,是因为老三见女主年轻漂亮企图强奸,还准备杀男主人灭口,男主人引爆自家酒窑同归于尽!对于大个子的说辞,胖匪是不信的,可还没找出把柄,只能伺机跟他算账,当务之急还是先逃出去要紧。
  想到这里,胖匪转回身来拍了拍大个子的肩膀,挤出笑容说:“兄弟,你说的有道理。好好干,我和大哥都很欣赏你!”
  “这还要多谢二哥栽培!”大个子陪笑,又若无其事地小声问:“大哥啥时跟我们汇合起程?”
  “现在风声紧,得先等她老爷子都安排好了。”胖匪用嘴噜了噜角落的女人,顿了顿又说:“具体时间我也不知道,等大哥通知就行了。”
  大个子对话的声音很小,但小李越听越觉得耳熟,再加上他那高大、结实和笔挺的身板,对,他就是自己上周在树林子里救的那人!这个发现让小李很庆幸,至少有救命之恩在前,他的生命安全应该是无虞的。想到这里,小李放轻松了许多。小李又想,都说这帮人杀人劫掠坏得很,可从大个子的眼神看,怎么也不像一个坏人,况且,他还救过那个小女孩。或许,有的坏人也有善心,有时也会做好事吧。
  这天半夜小李被一脚从梦中踢醒,这帮劫匪在收拾东西,看来是要出逃了。
  “动作都给我麻利点儿!你们两个抄上家伙断后。”胖匪拍了下大个子,“兄弟,你待会把那娘们儿带上,看紧点儿。”
  过了一会,洞口出现两个人影,打头的戴一副眼镜,手里拄着拐杖。后面跟着的两个人手里拿着长枪。小李想,这个戴眼镜的应该就是他们的大哥了。
  一大帮子人在山路上绕了十五六分钟,快到马路上了。
  “哎呦,好汉,我想拉肚子,能不能给个方便?”老王哀求着说。
  “拉什么拉!想耍花样,找死吗?”一个劫匪恶狠狠地凶骂道。
  “不对,好像有什么味儿!”胖匪用手电一照,老王的裤子有点湿了,捏着鼻子挥挥手说:“让他去吧,反正也没带他们走。”
  这时小李发现自己好像也憋不住了,紧紧捂住肚子,两脚夹的紧紧地往前挪,却不敢说。
  “你要拉滚到旁边去拉,别拉裤子里恶心老子!”胖匪对小李吼道。听到这话,小李一边道谢一边钻进了旁边草丛里。
  到了大马路边,胖匪用手电对着车上晃了晃,车上的司机马上跳下车,又把商务车侧拉门全打开,意思是只有他一个人。司机并不高大,但动作非常干净麻利,又是点头又是挥手,跟这边打招呼。
  一个小弟摸过去检查完车辆,招手示意老大可以上车。马路的外侧是一道很高的坎,胖匪招呼老大小心翼翼地准备上车,大个子带着女人跟在后面,其余几个小弟一边警戒一边退向车辆。突然,大个子顺手把女人推向马路外侧的高坎下。
  “不好——”
  随着胖匪失声的叫喊,大个子一个前蹬腿已将胖匪蹬趴在地,司机从驾驶室闪身出来将其两手后背铐住。这边大个子又一个箭步进到老大身后,手里的匕首已同时架到了老大的脖子上,向其余几个劫匪喝斥道:“都不许动!”
  就在这时,几道巨大的灯光撕破漆黑的夜幕,齐刷刷地照向现场,照的劫匪们几乎看不清楚东西,除了马路两端数台警车灯,随之而来的还有高音喇叭里警察的喊话声……
  
  【四】
  小李被一名年轻的警察带到了指挥车前。
  “报告张队长,您看要找的人是不是他?”
  眼前的面孔和笔挺的身板让小李感觉很熟悉,但又不敢确定——他是不是之前在树林里被他救过的那中年男人,当时还有一个小女孩。不对,他应该是劫匪中的那个大个子……
  “你好!李老师,让你们受惊吓了!”张队长的话打断了小李混乱的思绪,敬完礼上前双手握住惊愕未定的小李,激动地说:“李老师,非常感谢你为我们及时传送情报,你可立了大功了!”
  “你……认识我?”小李疑惑地问。
  “你在把我从树林里救出来时,我还不知道你是谁,只知道你是个好人。当你帮我把小女孩和手链送到公安局时,我便知道了你的名字!”
  原来,三个月前张队长潜入敌方当卧底。就在两天前,因匪徒抢劫百姓财物后见色起意,企图强奸杀人,张队长果断亮剑与匪徒搏斗。搏斗过程中,匪徒的手雷不小心引爆了酒窑,张队长扑倒小女孩并将其带着隐藏至附近的树林里隐藏起来。所幸当时都只受了不同程度的伤,警方为了掩护张队长的身份,对外宣称除了一名抢劫犯逃脱,其余人员均已在爆炸中死亡。但这事还是引起了犯罪分子的怀疑,若不提前收网,张队长可能会有危险。还好当时遇见了小李,不仅救了张队长一命,还把那串藏着情报的佛珠送到了警察手里,让警方得以顺利地提前收网。
  “那你还没谢我为你治伤呢!”弄清楚事情的原委后,小李轻松地开起玩笑来。
  “要谢!要谢!只是大大小小的伤对我们刑警来说已是家常便饭,习以为常了,竟忘了为这事儿跟你道谢!”
  “原来你收坏人几千万然后又逃跑都是假的啊?”
  “收他们的钱是真的,不然他们怎么会信我呢!但是等结案后钱就要捐出去了,你支教的学校也有份,呵呵。”张队长开心地笑着说。
  “张警官,那么多钱你有没有心动过?”
  “说实话,看着那么多钱说不心动是假的。其实,干了二十几年,跟犯罪分子作斗争的同时,也在跟自己斗争,每时每刻都在告诫自己,要守住自己的初心和使命。我做到了!”
  “你刚才把那个女同志从那么高的坎上推下去,她没事吧?”
  “李老师放心,下面有消防充气床垫,舒服得很!为了防止在斜坡上划伤,还专门设置了帆布滑梯。一切都是提前布置好了的。”张队长笑了笑,不好意思地说,“包括你们拉肚子,也是之前给你们喝了泄药,好让你们半路上暂时脱离他们,确保安全。情急之下没别的办法,还望李老师见谅啊。”
  临别时,张队长把那串手链送给小李:“这个跟你有缘,留个纪念吧!”
  “你当时为什么自己留了一颗?”
  “那颗珠子里有定位和联络装置,不留下,组织上哪找我去。”
  小李手里拿着浸润着张队长血汗的手链,静静地望着逐渐远去的警车队伍,只见那闪闪的警灯照亮了原本黑暗的道路。他现在明白了,即便社会越来越现实,即便灯红酒绿里无处不藏着诱惑,仍然会有很多人是不会被改变的。他的眼前又浮现出站在孩子们身后的那堵黝黑而厚实的墙。或许,两年后自己也不一定那么着急回去。一个念头悄悄地在他的心里生起……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